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新的日记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143 2019.08.02 12:00

  玲珑抬头望了一眼高大的御座,看到那里端坐着一道威严高大的身影,想起上次聚会的事情,连忙恭敬地低头,微微欠身道:“玲珑拜见王尊,拜见溪枫大人。”

  另一边的龙歌也跟着行礼。

  陆安人有些奇怪地看了长眉老人一眼,台阶下的龙歌和玲珑好像都没有发现御座前多了一个人。

  长眉老人耷拉着眼皮,并没有说什么。

  溪枫示意二人坐下,可以开始交流。

  一向寡言少语的龙歌今天看起来有些着急,甫一落座就斟酌着开口道:“王尊,溪枫大人,我发现了两页消息。”

  “很好。”溪枫点点头。

  接着龙歌按照之前玲珑所做的那样,从神秘的火焰仪式里召唤出两页黄皮纸。

  溪枫招了招手,黄皮纸晃晃悠悠飘到陆安人面前。

  溪枫朝陆安人挑了挑眉。

  陆安人连忙接过两页纸,捏住泛黄的两张纸。

  纸上再次亮起光芒,一行行字迹开始显现,说明这两页纸是真的。

  一旁的长眉老人也微微抬头,眯眼看了过来。

  “这就是你一直在找的信息吧……溪枫。”

  溪枫没有理他,伸长脖子凑过来开始阅读纸上的信息。

  “六月十八日,墨灵城的河堤又裂了,洪水灌入城中,淹死民众无数。我再一次失败了,望着城中漂浮的千万尸体,什么时候死亡也会降临到我头上呢?”

  “七月三日,陛下的旨意到了,虽然陛下对我依然信任,但是朝中弹劾我的人日益增多,陛下还能再信我多久?不管多久,我都要坚持下去,我要治水,我一定要拯救所有人!”

  “七月十日,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治水的关键不应该是堵,而应该是疏,是疏!这次我一定能够成功!”

  ……

  治水?

  陆安人一愣,脑中回想起历史课本上相关的一些知识。

  传说在方外世界的古时,除了发生过天和时代的火灾外,还有一场毁灭世界的水灾,但关于该次水灾的记载相对较少,而且不同国家的神话传说更不相同,有的说当时天神下凡以一根神柱定住了江河湖海,稳定了水域,也有记载说人类根本没有找到治水的方法,整个世界都被洪水吞没,只有少数人靠着巨大的船只幸存下来,重新繁衍成现在的人类,就连现在世界上的陆地也是从那时重新生成的。

  众说纷纭

  但同样的,没有一种说法有明确的证据可以验证。

  再一次的,陆安人知道手上这张羊皮纸是这个世界远古时期某位伟人或者说神人留下的笔记,和之前的羊皮纸一样,能够震惊整个世界。

  只不过……写这张羊皮纸的人明显和之前那位不是同一个人,水火两次天灾绝对也不会在同一时期发生。

  可是生活在两个不同时代的人,为什么会都选择用同样的羊皮纸记录下这些事情呢?又为什么……羊皮纸里留下的信息只有他能看呢?

  陆安人感觉自己隐隐约约接触到了什么,但又不甚明了。

  “下一张。”早已等得不耐烦了的溪枫开口催促道。

  陆安人连忙收回思绪,翻开下一张羊皮纸。

  “军营里的生活很苦,但也很充实。上次营里大家比射箭,我射得最快最准,十夫长夸我厉害,我很奇怪那立着不动的死靶子哪有山里野兔跑得快?不过我还是很得意,去和刘大显摆,他撇撇嘴擦着腰间的弯刀,说男人太快有什么好得意的……我不太明白,但他又不愿意告诉我。真是气人,等下次回家我要问问月娥,我们村就她最爱读书了,懂的肯定比刘大多。”

  ……嗯,我知道这张羊皮纸是谁写的了……

  虽然没写日期,但我知道就是你!

  是那个杀熊给姐夫看的小叔子!

  不过我有点好奇了,你最后到底有没有问月娥那个问题……

  陆安人默默想着,脸上却不动声色。

  “我们被困在这山谷里半个月了,援军还没有来,活着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也要撑不下去了,过了今晚,还有明晚吗?”

  “五月十五,月圆,我们的援军终于到了!我和刘大得救了!赞美月娥!一定是她在为我祈祷!”

  ……小伙子你没救了。

  陆安人默默看完了这张羊皮纸,他不知道在漫长的世界历史长河中有多少人留下了这样的羊皮纸,但幸运的是,这张和上次看到的那张看起来出自同一人之手。

  简单地总结一下,大约在天和皇帝的时代,有一个男孩出生某座山里,有个姐姐,年纪轻轻便成了村里最好的猎人,暗恋隔壁常叔家的女儿月娥,后来大概是走出山村参军入伍。

  嗯,大概便是这样,只是这页日记同样没有写下清楚的日期,让人难以推测是在天和多少年,火灾是否降临了人间。

  但看起来,这傻头傻脑的小猎人似乎和月娥还真有戏……

  陆安人看向溪枫,溪枫若有所思地收回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会儿,他回头看向台阶下的龙歌,说道:“是我想要的东西,龙歌你做的不错。”

  龙歌微微颔首,随即有些激动地说道:“溪枫大人,我有个请求。”

  溪枫看了他一眼,说道:“上次我记得你想要《龙在野》的第一式,我说可以用五页消息来换,这次你给了两页,还差三页。”

  龙歌低下头,犹豫片刻后说道:“溪枫大人,我想说的正是此事,我想知道,嗯,我是否可以先得到《龙在野》的第一式?剩余的三页我一定会后续补给您,或者,或者您可以提其他我可以做到的任何要求。”

  龙歌一口气说了很多,说到最后语气微微颤抖,整个人都在压抑着情绪。

  陆安人看着他,心想《龙在野》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竟然对龙歌如此重要。

  长眉老人也远远看了龙歌一眼,若有所思。

  溪枫没有立刻回答。

  就在龙歌感觉没希望身体健健僵硬的时候,他听到溪枫的声音:“此事自然由王尊做主。”

  陆安人一愣,心想这事怎么到我头上来了?

  他看了看台下满怀希望小心翼翼抬头的龙歌,又看了一眼身旁喜怒不表的溪枫,壮着胆子说道:“当然可以啊。”

  不出意外,他的声音又没有立刻传出去。

  他叹了口气,静静数了三秒。。

  神秘空间上响起与他音色相同但气质浑然不同的威严嗓音。

  “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