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我心所爱是人间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879 2019.07.19 12:00

  联合历521年1月16日,早晨。

  陆安人从睡梦中醒来,这一晚睡得不错,没有鬼物出现在房间,也没有喜怒无常的小男孩闯进梦中,一切都很寻常平淡,就像过去二十多年的每一晚。

  陆安人舒缓了一下筋骨,胸口的伤势自然还没好,但借助药物和支架已经不影响正常活动。

  穿好衣服,从上锁的抽屉最里面拿出那款华派30,他点亮屏幕看了一眼,没有小可爱的信息。

  他将华派30放入外套内侧口袋里,然后拿起自己那款同样是华派但却是两年前普通机的华派P10——同样没有楚秋的消息——接着他像往常一样走出房门。

  走到客厅时,他感觉到了某种不一样。

  徐静君没有像往常一样招呼他坐下吃饭,而是独自坐在沙发中聚精会神地刷着手机,眉眼里满是忧愁,甚至没觉察陆安人的到来。

  饭桌上除了陆安人那份碗筷还没动过,其他三份都已经吃完了,但吃得比往常少,而且正常时候徐静君是不会放任吃好的碗筷摊在桌上而不及时清洗的。

  出事了。

  陆安人想着,在母亲身边轻轻坐下,柔声问道:“妈,出什么事了?”

  徐静君回过神来,笑了笑,把手机递给陆安人,自己起身收拾碗筷,“身体感觉怎么样?出大事了,你看,这事从早刷到现在了……唉,作孽啊……”

  一边说着,徐静君一边进了厨房。

  陆安人低头看向屏幕,脑袋“嗡”地一声炸开。

  鲜血!

  干枯!

  死亡!

  “惨!我市金马桥小区一家五口一夜之间惨遭毒手!”

  “尸体被吸干,鬼物无疑!金城到底有多少鬼物?!”

  “五条人命!司察们在做什么!?”

  ……

  金城司察总局,紧急议事大厅。

  金城一共九个行政区,有九位副局长和九位司察副队长管辖,此时十八个人全员到齐,人人如临大敌。

  会议最上首坐着金城现任司察总局局长潘国强,他也是上任司察总队长,正是他亲手把总队长的位置传给了沈向晨。

  沈向晨坐在潘国强右手处,脸色苍白,抿着唇,双手握着一杯热茶。

  白气蒸腾。

  “耻辱!”

  潘国强猛地拍桌,滚烫的茶水从沈向晨的杯子里溅出滴落在他手上,他却浑然味觉。

  潘国强今年六十四岁,明年就能光荣退休,谁想在最后一年却遇到了这种事,处理不好的话几十年的兢兢业业都要付诸东流,退休后人们一定会记住这件事,所以也难怪他现在脸色冷若冰霜,国字脸上有些花白的八字眉几乎拧成一股绳。

  坐在椭圆长桌旁的十九人,以及站在众人身后的众多金城优秀司察们,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大多低头咬牙不语。

  确实太耻辱了,昨天全城各大媒体哪个不在往死里夸金城的破案效率和治安优秀?刚夸完啊,脸上的笑还在耳朵根哪,就出了这事,还一死就是五个!

  脸疼不?

  疼!

  火辣辣地疼!

  “啪”

  一声脆响,沈向晨手中茶杯爆裂开来,碎片激射而出,幸好在场众人都是身经百战之人,或避或挡,无人受伤。

  白瓷碎片落在地上和桌上。

  茶水洒在那双有些苍白的手上,微红。

  所有人都看向沈向晨。

  如果要说昨天哪个人被媒体夸得最多捧得最多,那一定是沈向晨,其他人最多只能算是沾光。

  站得越高,摔得也就越疼,所以他也必定是场上压力最大的人。

  沈向晨低着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平静,似乎刚才握碎杯子的人不是他。

  但正是这份诡异的平静,说明他内心有多么不平静。

  他沙哑着开口:“是我的疏忽,关于这件事情,我负全责,散会后我立刻着手调查。”

  听到这句话,不少人心中松了口气,紧绷的脸色松弛了些,这种时候有个人敢于背锅那对其他人来说无疑能够减轻太多压力了,甚至有个别人想着本就是你沈向晨的疏漏,你不背锅难道让其他人背锅?

  这么想着的人一个个都微不可查地调整了下坐姿或站姿,暗中挺直了腰背,也敢抬眼看人了。

  站在沈向晨身后的齐俊毕竟年轻气盛,见沈向晨主动把所有责任揽了过来不由心中不平,向前一步就开口道:“局长,这事我们是有责任,但怎么也不能是全责啊……这金马桥小区是马副局长和王副队长管辖的,他们……”

  “闭嘴!”沈向晨猛地怒喝,回头冷冷看了齐俊一眼,此刻他脸上哪还有平时的温淡,只有凌厉、肃杀、无情,“没有一点规矩!”

  齐俊被震得微微一颤,张了张嘴,咬牙退了回去。

  沈向晨回过头,起身立正,行了个煌国军礼,正色道:“恳请局长让我全权负责这起案件,一周内……不,三天之内,我一定斩杀这头鬼物!”

  三天?

  齐俊有些急,这鬼物的作为显然是为之前死去的鬼物报仇,他们之前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金城隐藏着两头鬼物,若这鬼物有心隐藏,三天时间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但是……齐俊看着面前沈向晨笔直的身影,强忍着没有开口。

  “三天……”潘国强微微沉吟,他确实非常愤怒,但沈向晨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看着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三天时间太紧张了,他并不想让沈向晨独自承受所有压力,“三天时间,你确定可以?”

  “可以。”沈向晨却没有看潘国强一眼,自然没看到潘国强眼神中的深意,他只是目视前方,仿佛他的正义就在前方,“三天之内,我一定完成任务。”

  “若三天之内不能完成,我自愿辞去金城司察总队长一职!”

  “另外,”沈向晨转向潘国强,目光清澈,“关于我晋升的申请书,我申请延期提交,等此案彻底结束后再议。”

  短短三句话,便赌上了一切。

  潘国强看着沈向晨的目光,嘴唇微动,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缓缓起身,深深地与其对视,并行军礼。

  继而全体起立,对沈向晨行军礼。

  “辛苦了。”潘国强真诚地说。

  “为人民服务!”沈向晨回以军礼。

  ……

  散会,各区副局长和副队长豪不耽搁地赶回各自的区域,他们虽然不直接参与对鬼物的抓捕,但同样必须全力协助沈向晨,并在此期间保持所负责区域的绝对安全,再出状况,严惩不贷!

  整座金城进入警戒状态,警戒公告很快下发到各个街道,网络上也将公告置顶,没有特殊行动证者禁止御空飞行,晚上十点后关闭一切娱乐场所,禁止筑基期以下修行者独自出行,建议筑基期修行者最好结伴,鼓励金丹强者协助作战。

  全城森严,能够笼罩全城的巨大屏障缓缓开启,淡金色的光幕从金城四周升起,缓缓汇聚向空中的同一点。

  公告发出后,会议室里只剩下沈向晨一个人,他站在窗前,看着全城屏障启动,刚刚准备抽根烟,突然扶墙轻声咳嗽起来。

  前天的战斗,他看起来没什么事,但那鬼物临死前的自爆,终究还是伤到了他。

  齐俊敲门走了进来,沈向晨重新站直了身体。

  齐俊满脸愤恨:“队长,我不痛快。”

  “哪里不痛快?”

  “手不痛快,脚不痛快,心不痛快,哪里都不痛快!”齐俊恨恨道,“斩杀鬼物的是您,为什么最后被谴责的也是您!?要我说,您就不应该继续管这事,他们一个个能的,不长手不长脚吗?!”

  “阿俊。”沈向晨望向窗外。

  窗外是高楼大厦,窗外是车水马龙,窗外是人世间,窗外是他最爱的地方。

  “你为什么成为司察?”沈向晨轻声问,“是因为荣誉还是因为权力?”

  “是为了承担责任还是为了推卸责任?”

  “是为了保护人们还是为了跟别人怄气?”

  齐俊挠挠头,知道队长的说教又开始了,“我……我当然是为了保护他们啊,而且我……我也不是在推卸责任。”

  沈向晨微微一笑,说道:“我都不是。我是因为喜欢,喜欢这人世间,喜欢这人间百态。因为喜欢,所以……我不允许别人破坏它。”

  “队长……”

  “所以,这是我喜欢做的事,自然我就要去做,别人怎么想与我无关,不是我爱的东西我也不在乎。如果你以后也遇到喜欢的人或事,那么也一定会拼命守护的。”沈向晨转身,拍了拍齐俊的肩膀,“走吧,开始行动。”

  齐俊点点头,最终还是没忍住多问了一句:“队长,你的伤……”

  “无妨,时间不多了。”

  “是。”

举报

作者感言

不如我

不如我

周末快乐~

2019-07-19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