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歩泽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133 2019.08.01 12:00

  神秘空间。

  听着面前老人的回答,溪枫甚至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慢悠悠说道:“我就算不告诉你,你不也知道了?”

  长眉老人没有再跟溪枫在这件事上纠缠,半耷拉着眼皮,迈开小步子走到溪枫身旁,一屁股坐在御座之上,用臀部将溪枫的腿往里推了推,佝偻着背。‘’

  “你干什么!这是你坐的地方吗?!”溪枫睁开眼,气急败坏。

  长眉老人挪了挪姿势,淡淡道:“你能躺着,我坐会儿怎么了?我很累的好不好?”

  他说着“累”,便真的有些困顿地抬起衣袖揉了揉眼睛。

  只是轻轻揉眼,就有星光一般的晶莹颗粒从他眼中洒落,不是泪,就是真的光点,他的眸子里更是仿若两片浩瀚的星空,群星都在其中闪耀。

  眼落星辰,这是什么境界?

  溪枫看了老人一眼,竟然罕见地没有反驳他,撇了撇嘴,将双腿往御座的里面塞了塞。

  老人坐得更舒服了,他好像很久没有坐下过了,于是又挪了挪屁股,满屁股坐在御座上,闭着眼,呼吸悠长,神情放松。

  溪枫没有打扰他,因为他知道老人真的很累。

  两界互通的这五百年里,要说谁最累,非老人莫属。

  所以就算他要占着御座一大半,小小地休息一会儿,溪枫也不会说什么。

  ……

  时间快速流逝,约莫十分钟后,长眉老人的眼皮动了动,缓缓睁了开来。

  “快起来,时间到了。”溪枫已经站在御座左边,白了他一眼说道。

  “哦……”长眉老人慢慢站了起来,走到御座右边,与溪枫相对。

  神秘空间的浓雾海洋开始翻滚起来,灰色的雾气深处就像有头鲸鱼在游动,搅动着整片雾海。

  御座的台阶下方,椭圆形的长桌重新从地面升起,两侧各有圆椅。

  御座上方突然开始出现一道漩涡,强劲的涡流将周围雾气都吸了过来,溪枫和长眉老人的衣服猎猎作响。

  片刻之后,陆安人的身影从漩涡中出现。

  他再一次来到了这片神秘空间。

  感受到屁股下熟悉的冰凉感觉以及看到面前无穷无尽的浓雾,陆安人微微一愣后明白过来。

  首先他看到了溪枫,然后看到了溪枫对面站着一位陌生的长眉老人,老人的衣服颜色和这里的浓雾很像,须发的颜色也和雾气很像,似乎整个人就是雾气所化。

  除了那双蕴含着星辰流转的眸子。

  “你……您……是谁?”陆安人下意识觉得这位老人可能是自己有史以来见过最强大的存在,不知道处处透着神秘的溪枫有没有老人强,但更奇怪的是陆安人感受不到老人身上有任何气息外放,就像在小区锻炼广场上见到的一位普通的晨练老人。

  长眉老人也在看着陆安人,眼眸里出现了怀念、放松、欣喜等一系列眼神,最后他笑道:“好久不见,阿泽。”

  “阿泽?”

  陆安人一愣,随即心跳加速。

  阿泽显然不是他的名字,也不是他的外号,考虑到自己有前世以及老人的年龄……陆安人猜想这个“阿泽”可能和他的前世有关!

  溪枫瞪了老人一眼,双手交错于胸前,没好气说道:“他现在叫陆安人,我都跟你讲过了,还能记错?你是不是真的老了啊?!”

  长眉老人微微一笑,说道:“抱歉。”

  陆安人却追问道:“前辈,你也认识我的前世?他叫阿泽?”

  溪枫拍了拍额头,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没想这么早告诉你的,但现在也无所谓了,他说的确实是你的前世,你的上一世……名叫歩泽。”

  “歩泽?”陆安人心情震颤,他今晚本就想搞清楚一些前世的事情,但没想到竟会这么顺利。

  他暗暗在心中反复念着这个名字。

  突然,这整片空间颤抖起来,浓雾外围亮起难以压抑的光,即使隔着浓浓的雾气也让人觉得眼睛刺痛,遥远的地方似乎还有隐约的钟声在飘扬。

  “这里还没有忘了它的主人。”长眉老人微微抬头,眼神里怀念之意越发浓郁。

  片刻后钟声暂歇,光芒敛去,空间重归平静。

  陆安人却还没有平静下来,随着他念出那个名字,他身体里的血液开始失了控一般地疯走,脑壳剧痛欲裂,一幅幅支离破碎的画面闪过脑海,他努力想抓住其中某一幅,却没法做到。

  他只能隐约地看到每个画面里都有一个男子,男子的脸看不清,但他就是知道那就是他自己的脸。

  男人的脸上总是带着一丝斜斜的浅笑,或站在山巅,或卧于松间,或挥斥纵天下,或伏于美人膝……

  那脸是他的,但那种气息那种气质,不知超出陆安人多少里。

  他知道,那就是歩泽。

  越拉越多的信息片段涌入他的脑海,却什么也理不出来,就像一团团乱麻被人硬生生塞入脑海,明知是宝藏,却在开启之前要被砸死。

  “啪”

  长眉老人伸手轻轻按在陆安人的肩膀上,他的手白的近乎透明。

  陆安人浑身一颤,一切不适骤然消失,他喘着粗气,清醒过来。

  “是我疏忽了。”老人说道,“你现在的境界太弱,无法承受觉醒的记忆,我不该提的。”

  陆安人平息着心跳,没有说话。

  他虽然暂时没能理解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他确认自己脑海里多了些东西,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感受到……歩泽很强。

  不像面前的长眉老人,陆安人只能猜测他很强,但歩泽的气息他却能完完全全感受到,正因为能感受到,所以才震撼,那是比天高,比海阔的可怕境界!

  相比之下,现在的自己……连沙漠里的一粒沙都算不上。

  那样的境界,一定能做很多事,保护很多人吧,甚至就算要保护这整个世界的人也有可能吧!

  “我……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事。”陆安人低声说道。

  长眉老人重新将白的接近透明的手缩回衣袖里,没有开口。

  溪枫拍了拍手,说道:“那种人的事有啥好好奇的?比你差远啦,他一点也不靠谱的。”

  陆安人正欲再问,溪枫便打断了他:“诶不说了不说了,先开会!”

  说着,他伸出小手朝着浓雾抓了两下。

  两片绚烂的礼花在空中绽放,两道人影缓缓出现在下方的长桌旁。

  陆安人认了出来。

  那是玲珑和龙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