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讲个故事给你听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397 2019.07.21 22:11

  “我并不叫陶曼柔,我的真名叫朱砂,我永远是他的朱砂。”陶曼柔说道。

  ……

  大概在联合历483年前后,朱砂在一片黑暗中醒来,沉睡前的记忆还没恢复,只有刻在灵魂深处的本能促使她挣脱那片黑暗,寻着活物的气息来到地面上的一片丛林。

  刚刚苏醒还极度虚弱的她无法只能被本能驱动,冲着地面上看到的第一个鲜活生物扑了过去,吸尽其生气,那种让灵魂颤栗的舒爽感令她一发不可收拾,她在丛林里疯狂进食,寻找着对她吸引更大的生物。

  终于,丛林里来了一个人,人类充沛的生气牢牢攥住了她,她毫不犹豫地袭杀过去。

  最后关头,一道身影冲出来将她狠狠按在地上,阻止了她。

  那是她未来的丈夫,一只男鬼。

  男鬼名为罗修,比朱砂早苏醒十五年,已经恢复了智慧,明白当前世界的形势,若朱砂杀了人,人类很快就会追查到这里,到时朱砂一定活不成。

  罗修不想她死,便只能出手拦下她,并将朱砂封印在丛林深处的山洞里,帮助朱砂遏制补充生气的本能。

  整整十年,朱砂才慢慢恢复神志,终于能够靠自己的意志克制本能。罗修并不想和人妖魔三族有所牵连,便劝朱砂和他一起永远呆在山林中,朱砂也早已对罗修生了情愫,自然答应。

  二鬼虽然能大体克制本能,但本能总有忍不住的时候。每到这时,二鬼就在丛林里击杀一些动植物补充生气,也都是点到为止,绝不滥杀。

  通过这样的隐忍和低调,二鬼竟然真的没有被人妖魔三族发现,在这片未知丛林里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如果没有那件事,我想我们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家。”朱砂的声音很平静,但陆安人却能清楚地听出她话中的悲伤,因为她长长的指甲已经狠狠抓入地面。

  联合历505年左右,突然一只强大的鬼物出现在罗修和朱砂面前,要求他们为族群效力,击杀人族某位修行者。

  罗修和朱砂自然不愿,但对方的强大超乎二鬼想象,二鬼不得已只能答应。

  来到人类社会,充裕而又密集的生气对二鬼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吸引,朱砂虽然修为比罗修略强,但在心境意志上并不如罗修,险些克制不住自己大开杀戒。

  关键时刻,又是罗修拦住了她。

  罗修不惜将自己体内的生气输给朱砂帮她克制欲望,全然不顾自己体内生气流逝带来的欲望攀升。

  最后朱砂平静了下来,但是罗修却几乎陷入疯狂,坚如磐石的意志和灵魂本能的激烈冲撞竟让他最后选择……自杀!

  ……

  听到这里,陆安人心头一凛,对罗修心起敬意。

  “后来呢?”他问道。

  朱砂看了他一眼,说道:“后来我封住了他的行动把他藏了起来,找到要杀的人族修行者,把他活捉带到了罗修面前。”

  朱砂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看向陆安人的目光显然在说——后面的事情你应该猜得到。

  陆安人自然猜到了。

  那种情况下的罗修,恐怕只有生气才能救他吧……既然那位人族修行者总是要死的,那不如用他的生气来把疯狂边缘的罗修拉回来。

  片刻后,陆安人缓缓点头,沉重说道:“确实……也只有如此了。”

  虽然这么说对同为人族的那位遇害修行者很不敬,但……那时的朱砂和罗修,又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朱砂冷冷一笑道:“若是你说的这话被你们族里的人听到,你猜你会是什么下场?”

  陆安人却只是惨然一笑,问道:“后来呢?你们既然答应杀一个人族修行者,就会答应帮杀无数个人族修行者。”

  朱砂说道:“确实如此,我和罗修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又有把柄在他手中,只能一次次听他命令,在这十几年里不断袭杀人妖魔三族修行者。”

  “但是!”

  朱砂急速说道:“每一次执行任务,我们都坚决只杀任务目标!除了不得不杀的目标,罗修和我,没有杀过其他任何一个人!!!”

  “这样……还不够么?”

  她的语气突然低落下来,眼神出现了短暂的迷茫。

  她喃喃着说:“这样……还是不够活下去么……我们只是想……卑微地活下去啊!”

  陆安人无言以对,二鬼那么多年不被追查到一方面是因为二鬼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二鬼对任务手段的竭力克制。然而站在陆安人的立场,他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

  但是突然间他想起一事,低沉问道:“等等……你说你们从不滥杀无辜,那为什么这一次你们先是杀了乔北,又要来杀我,最后竟然又害了五条无辜人命!”

  “还有,和乔北一起的楚秋在哪……咳咳……”

  “砰!”

  陆安人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朱砂单手扼住咽喉,直接狠狠推撞在背后的砖墙上,咳出大口鲜血。

  朱砂几乎贴着他的脸,目光阴冷至极。

  “我们不想杀人的,我们一开始只是抓些牲畜来补充生气,我们不想杀人的!”

  牲畜……一刀屠宰场失踪的牲畜果然也是他们抓走的。

  “那……是为什么?”陆安人虽然处境极其危险,但却不是特别害怕,就像他刚才说的,知道了鬼物和人妖魔三族一样有血有肉有家也有爱之后,他就不觉得鬼物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相比较于自身的处境,他此时更想知道一切。

  所以当他看到朱砂的眼神突然变得自责愧疚起来时,他心中的疑惑更甚了。

  “怪我……都怪我……”朱砂眼帘低垂,声音充满自责,“如果不是我把,把,把他送我的礼物弄丢了的话,他肯定不会那么着急伤心的,就更不会……更不会失控杀掉那个流浪汉的……”

  “而如果没杀那个流浪汉,他就不会自责地把自己打成重伤!”

  “他不受伤,杀你的时候又怎么会失手?!又怎么会被沈向晨杀害!?”

  朱砂面容突然扭曲起来,眼神被仇恨塞满!

  “他死了,我还苦苦克制自己做什么?!”

  “他死了,我要你们这些人替他陪葬!!“

  “他死了,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

  朱砂浑身黑雾不安分地翻滚起来,一如她此时整个人的情绪。

  但她布满仇恨的眼神里还留着最后一丝平静,她对陆安人说:“好了,故事讲完了,作为罗修和我最后一次的目标,你可以死了。”

  “朱,朱砂……”

  “死吧!”朱砂满目血红,凝掌为剑,便要刺下。

  ……

  陆安人知道最危险的时候来了,容不得再去细想任何其他事。

  他是可以死在朱砂手里,不亏。

  但他不想死。

  那便要用尽一切力气自救。

  问题在于,他和朱砂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要怎么自救?

  他挣扎中的手臂无意间碰到自己胸口位置。

  那里有些凸起,有些软。

  他想起那里放着溪枫送他的洋娃娃生日礼物。

  “女人……祸水祸水啊……”溪枫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电光火石般在脑中闪过。

  陆安人想也不想。

  掏出洋娃娃朝朱砂脸上砸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