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几时烟火美,那时更美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201 2019.07.22 12:00

  从朱砂的视角来看,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给了她一个扑面的拥抱。

  她眼神微微一滞,竟忘了躲闪。

  洋娃娃准确地砸在朱砂脸上。

  然后,像水一样渗透入她脸庞之内。

  朱砂猛地回过神来,却未察觉到体内有何异样。

  陆安人眼看着洋娃娃隐没入朱砂体内,却没见到产生什么效果,心里头也正疑惑着。该死的溪枫,这洋娃娃看着挺神奇,怎么没用啊!

  朱砂张口喝问。

  但她突然感觉整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仿佛慢了下来,简单的一个张嘴动作却像嘴里被塞入了某种机械装置一般,只能一点一点打开,动作十分不流畅。

  “你,做,了,什,么?”朱砂的声音就像是在地面上钉钉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坑,怪异至极。

  同时,她扼住陆安人咽喉的手臂也麻木僵直起来,手指似乎也变成了木偶手指一般,“嗒嗒嗒嗒”,用不上力。

  陆安人察觉到她的异样,二话不说全力运起自身所有灵气,化作一团火焰朝朱砂身上轰去。

  这只是最基本的火球,并没有什么强大可言。

  被某种神秘力量限制住的朱砂想要躲避,若是平时,这种程度的攻击她自然可以轻松避开,但此时此刻她的身体都仿佛变成了小孩子手中的模型玩具,只有几处大关节可以简单转动,根本做不出任何灵活的动作,更别说躲避什么攻击。

  “轰!”

  火球砸中朱砂,熊熊燃烧的火光照亮漆黑的巷弄。

  朱砂的手下意识微微松开,陆安人趁机挣脱开来,身子一矮,便从朱砂身旁翻滚出去,毫不犹豫朝巷弄口跑去。

  五秒钟之后,他顺利地跑到了巷弄口。

  他没有听到身后传来任何追赶声。

  于是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小巷深处,熊熊的火焰中,只能看见那个女鬼僵硬移动四肢的影子。

  最基本的火法伤不了她,但因为那神秘洋娃娃的效果,她也走不出火焰。

  陆安人望着眼前火光中的朱砂,这道身影渐渐和之前川江之上被沈向晨施展的火龙卷包裹的罗修身影重合,分不清谁是谁。

  可能对于他们二鬼来说,早已不用分谁是谁。

  陆安人突然转身,冲着火焰大声喊道:“朱砂!”

  火焰中的鬼影似乎艰难而又机械地抬了下头,望向陆安人。

  年轻男人微微低头沉默,火光映着他额前的刘海,在男人清秀的脸上投下一片阴霾。

  “对不起。”他轻轻说,接着猛地抬头,大喊,“下一次,我做鬼族,你做人族!”

  他说的是“鬼族”,不再是“鬼物”。

  而鬼族,自然算是万族之一,与其他族群平等。

  陆安人引燃了火光,司察队很快就会赶过来,到时……朱砂必死无疑。

  所以他要说那句“对不起”。

  但其实要说对不起的,还有多少人?

  陆安人深吸一口气,转身,奔入黑夜中。

  他不会知道,在他跑出巷弄之后,火焰中心朱砂紧绷的嘴角突然上扬,弧度很顺滑,哪有一丝僵硬?

  这一笑,便泯了恩仇。

  ……

  陆安人在狂奔,沿着黑夜中的街道狂奔。

  胸膛里心跳如擂鼓,他只觉得有一口浊气在自己胸腹间不断积郁,却吐不出来,只有奔跑才能稍稍缓解。

  夜空里不断有流星从他头顶划过。

  陆安人知道那不是流星,而是司察人员。

  他想停下脚步,却知道自己不能。

  一旦停下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不回去。

  所以他只能奔跑。

  不断地,向前奔跑。

  ……

  安静的夜被一团火重新唤醒。

  沈向晨带着司察队队员很快赶了过来,司察人员立刻封锁了永丰街整条街道,并设置人员安抚此间居民,保护其人身安危。

  脸色苍白的沈向晨站在无名巷弄的一侧屋顶上,气息牢牢锁住火光中的鬼影。

  何子清站在沈向晨的对面,她感受到这里有陆安人残留的气息,所以有些疑惑。

  这头鬼物的实力比之前那只更强,陆安人……怎么逃得掉?这火只是最基础的火,为什么鬼物不冲出来?难道她被陆安人禁锢在火焰中了?

  “你们的封锁,都准备好了么?”火焰里传出朱砂的声音,冷漠、平静、毫无畏惧。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微微一愣,难道你在等我们布置好?你难道不知道今日你已无生还希望了吗!?

  沈向晨低头沉默着,从楼顶上朝前迈出一步。

  轻轻落在地面上。

  他周围的空气悄悄躁动起来,火焰颗粒若隐若现。

  “哗!”

  朱砂右手一挥,环绕周身的火焰随风消逝,她款款走了出来。

  沈向晨看着她,问道:“为什么?”

  朱砂依然是一副人类女人的美丽模样,她捋了捋颊畔长发,轻笑反问:“什么为什么?人与鬼,不就是不死不休?我杀了几个人,又如何?”

  “我问的不是这个。”沈向晨说道。

  “那是什么?”

  沈向晨说道:“为什么没杀他?”

  朱砂目光下移,落在面前的青石板上,说道:“我大意了,没想到他有宝物护身。”

  “可你早已挣脱了控制。”沈向晨低沉说道。

  “够了。”朱砂摇头,然后抬头,目光中仇恨毕现,“有些事还是不说破的好。沈向晨,你杀了我丈夫,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丈夫?

  很多人都听到了这个词,站在稍远地方的齐俊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鬼物也有夫妻?

  “动手。”何子清突然说。

  沈向晨动了。

  嘹亮的火鸟啼鸣再次响彻夜空,朱鸟现世,扑杀阴秽。

  这是沈向晨击杀罗修时的招式,此时出现在眼前,朱砂的眼睛都红了,无穷无尽的黑雾从她体内涌出来,就像是她无穷无尽的悲伤。

  “哈哈哈哈哈!”她红着眼,疯狂般地笑起来。

  脚下猛地重踩地面,朱砂飞了出去,双手交错于胸前,十指指甲锋利且长,像是十柄利刃。

  朱鸟庞大,朱砂渺小。

  二者于夜空中相撞,朱鸟扑打双翅,像之前包裹罗修一样将朱砂困在双翅之中,欲以真火将其炼化!

  但下一刻,沈向晨脸色骤变,周身气流激荡而起!

  无数道纵横交错的剑光闪现在黑夜里,庞大的朱鸟硬生生被切成无数碎片!!!

  火雨飘飞,像一场盛大的烟火。

  朱砂从火雨中急速俯冲,十指如剑。

  她眼神坚毅,双颊有泪。

  ……

  那一夜,我答应为你留下,答应做你的妻,你开心地带我靠近人类世界。

  我们坐在树梢上,看了一场世上最美的烟火。

  比今晚的更美,美三千倍。

  “等我。”

  她闭上眼,轻轻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