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你有前世吗?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174 2019.08.15 22:05

  日暮时分,陆安人和楚秋从地道里走了出来,若无其事地汇入前往地铁站的人流中。

  至于楚依,现在还没有到可以能让她出来的时候。

  楚秋双手枕在脑后,仰头望着被夕阳烧着通红的晚霞,视线里偶尔有几只普通飞鸟飞过,更多的是法器,或者被修行者驯服的奇珍异兽。

  “明天的实践考核,有把握吗?”他随口问道。

  “还行吧。”陆安人耸耸肩,笑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

  “出意外也要过。”楚秋直视着火红的天空,轻轻说道。

  陆安人一愣,随即咧嘴一笑,伸手揽过楚秋的肩头,揶揄道:“明白,我要是不通过,谁给你做榜样?”

  “滚一边去。”楚秋撞开陆安人,“你啥时候能不只在我面前皮?”

  二人已经走到地铁口,楚秋停下脚步扭头望向陆安人说道:“好了,滚回去吧,明天发挥不好的话就别来见我。”

  陆安人点点头,说道:“放心吧,其实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那最好咯。”楚秋伸拳锤了陆安人一下。

  突然天空中划过一道绚烂的紫色光芒,迅疾如电,瞬间就从天空一侧划向另一侧,浩荡的剑意吸引地面上所有人都抬起头来。

  “不知又是哪位高手来金城了?”

  “管它呢,只要他们不随便掉下来就成……”

  “你说啥呢,以为高手都和你一样,飞都飞不好?”

  “那谁说得准呢,万一酒驾了呢?”

  ……

  周围传来行人们的窃窃私语,有调侃,也有羡慕。

  楚秋的目光跟随紫电划落向天际,黑色的瞳孔里映出漫天晚霞,他紧了紧双拳,轻声说道:“总有一日,我会比他们更强。”

  陆安人看着他的眼睛,点头道:“嗯,会的。”

  ……

  和楚秋告别之后,陆安人没有再做任何停留,乘坐地铁等公共交通回到了位于江淮区的家。

  今天不是周末,陆彦和陆安怡没有那么早回家,养母徐静君也知道陆安人明天的实战考核十分重要,吃过晚饭后也没有询问陆安人今天的理论考试感觉如何,只是让他安心准备明天的考核。

  只是她刚才吃饭时有意无意的目光和半天没有见少的饭碗说明她心中并不平静。

  陆安人趁着徐静君洗碗的时间走进厨房劝慰了养母两句,便准备回房间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推开房门,入目只见一团墨黑,没等陆安人反应过来,一股强大的吸力就将他吸入房间。

  房门在身后“砰”地关闭。

  陆安人旋转着几乎要摔倒,却感受到身下突然出现了一团墨色的云团,柔软地托住了自己。

  他回过神来,看到一位笼在漆黑墨袍中的老人正坐在自己的窗边。

  老人的道袍胸口绘着一柄干净利落的长剑标记,上刺天,下破地。

  陆安人现在知道,这是天琅宗的剑徽。

  陆安人只认识一个天琅宗的人,便是从大陆前来世界归剑的老剑修程默。

  “程……程前辈?……”陆安人有些惊讶,对方为什么会来到自己的房间?

  说起来最近自己的房间好像老是有不速之客……男的女的,是人的不是人的都有……

  “呵呵,冒昧拜访,主人赎罪。”须发皆白的老剑仙站了起来,道袍下摆滑落脚边,程默带着和蔼的笑容对陆安人抱了一拳。

  “不敢当不敢当。”陆安人受宠若惊,连忙闪到一侧躲开程默的礼节,微微弯腰搀扶住老人家的手臂,说道,“程前辈,您坐,您坐。”

  程默也不客气,重新坐在之前所坐的地方。

  陆安人老老实实把椅子搬到床边,对着程默恭敬坐下。

  “不用这么拘谨。”程默摆摆手说道,“我这次来,只是因为时日不多,想最后找个熟悉的人聊聊天罢了。”

  熟悉?……老前辈我们其实只见过一面……

  陆安人伸手挠了挠头,附和着说道:“前,前辈,不会的……你,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等等,我说了啥?

  啊我说的这是什么话啊,人家既然是来归剑的,那肯定是走完了所有申请流程,身体状况早就被确认过,自己还说什么“会好起来的”……再说了归剑是一件何等高尚的事情,怎么被自己这么一说倒显得有点悲哀了?

  陆安人有些窘迫。

  “呵呵……”程默却毫不在意,说道,“小家伙,你肯定在想我是不是老糊涂了,明明只见过一面,哪来什么熟悉?”

  “前辈……”

  程默盯着陆安人的眼睛,眼眸突然转沈,声音也似乎变得低沉起来。

  “可是……你真的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吗?”

  这话落在陆安人耳中,他突然一惊,回想起了一个瞬间。

  那是在接待大楼推开程默房门的一瞬间。

  那个瞬间陆安人似乎看到了一柄宽厚沉重的巨剑在眼前游过,对,是“游”的感觉,不是“飞”,也不是“飘”。

  微微一愣,陆安人回到了现实。

  确实如程默所说,自己在那一瞬间从巨剑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

  那一丝熟悉太过淡薄,以至于若不是程默提醒,陆安人早已经忘了。

  不过虽然想了起来,但以陆安人目前的眼界和境界,并不能想通也不能解决。

  “这……”

  程默微微一笑,下意识朝后靠了靠,陆安人连忙起身把自己的抱枕垫到老人身后。

  程默靠着抱枕,微笑说道:“你境界尚低,可能不会注意,等日后你到了我这种层次,就会明白这世界的一切背后都是有原因的,正如你们世界常说的那两句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你我未曾谋面,却能熟悉,这本身已是不寻常。”

  “老夫一生行事讲究顺心意,既有不寻常,又时日无多,自然要来找小友一聊究竟。”

  陆安人心中有所明悟,修行者到了一定境界之后确实会产生很多玄而又玄的感觉,这些感觉不容忽视,因为那是你与天地日月越发契合后所得到的能力,是真正的神通。

  只是……自己真的和程默没见过啊……

  难道又是歩泽?

  陆安人觉得只能是歩泽了……五百多岁的何子清都见过歩泽,更不用说生命走到尽头的程默老剑修了。

  只不过……歩泽的事情,自己要怎么说?

  便在这时,老人缓缓开口了:“我查看过小友的命轮,确实只有二十年年纪,老夫这二十年里并未来过世界。”

  “老夫临死前想冒昧问一句,小友你是否……命有前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