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阳光依旧温暖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053 2019.07.27 13:48

  沈向晨抬起头。

  有实无名的师徒二人四目相对。

  沈向晨面色很平静,他已经没有力气做多余的表情了,只有眼神里柔光流转。

  齐俊的面部表情就要丰富得多,又是蹙眉又是咬嘴唇,又是瞪眼又是苦思,愣是半句话没说出来。

  “来。”沈向晨说道。

  齐俊略微挣扎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不该再听一个鬼物的话,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顺着栏杆挪动,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楼梯边,都挪到这里了哪里还有停下的道理?

  干脆低头小跑下来。

  齐俊看了看坐在一边的陆安人,心中想着队长为什么要把他也带来?

  “阿俊。”沈向晨对他说道,“我的事,后面你问安人,现在你跟我来。”

  陆安人起身,扶着沈向晨起来。

  “谢谢。”

  齐俊微微一愣,猜到了什么,眼眶瞬间红了。

  他抹了抹脸,心中不断说服自己,他是鬼物他是鬼物,我不能难过我不能难过,只是……这破房子怎么看着挺好这么漏风啊?

  “安人你留在这,齐俊扶我下。”沈向晨说道。

  齐俊想犹豫,但手已经伸出去扶住沈向晨的身体。

  这一触碰他才知道现在沈向晨的身体到底有多冰冷孱弱,似乎只要一根手指轻轻一碰,他就会倒下去。

  他揉了揉脸,扶着沈向晨走向地下室。

  ……

  陆安人独自坐在空荡的客厅里,望着漆黑的窗外,想着这两三天里发生的事情,想着沈向晨说的话。

  直到窗外的漆黑里出现了一丝微光,沈向晨和齐俊才从地下室回来。

  齐俊的眼眶通红,显然哭过一场,但目光却不再像之前那样迷茫彷徨,相反有了新的光芒,只不过这种光芒此刻正被巨大的悲伤吞噬着。

  齐俊示意陆安人扶着沈向晨,自己则将整张沙发扛起来搬到窗前放下。

  沈向晨坐了下去,目光灼灼地望着窗边微微发亮的光。

  “快到了。”他轻声说。

  陆安人和齐俊在他两边坐下,都默然不语。

  沈向晨继续说道:“安人,我希望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没有给你带来困扰。”

  “队长……”

  沈向晨说道:“即使面对黑暗,也要心怀光明。”

  “就像这漆黑的夜,终究会迎来黎明的。”

  陆安人想了想,认真说道:“沈队长,我会去理解。”

  “嗯。”沈向晨点点头,又对齐俊说道,“阿俊,刚才我与说的已经很多了,你的修为还太弱,很多事情还没能力去做,但也要努力去做。”

  齐俊揉了揉脸,但依旧苦着脸,哽咽道:“队长,我……我知道的,可,可,可我跟谁去学呢……”

  “跟他学。”沈向晨笑道。

  “他?”

  “我?”

  陆安人和齐俊都愣住了,一个是因为没想到,另一个也是因为没想到。

  “嗯,后面你们就会明白的。”沈向晨没有说太多,而是对陆安人说道,“安人,希望你能多帮帮阿俊。”

  “队长,我……”齐俊想说,但又不忍在这种时候说。

  陆安人经过一开始的疑惑,现在大概有点反应过来了,沈向晨可能想到了自己和何子清之间的关系,而何子清是清北何家的继承人,有这层关系在,只要稍微给予齐俊一些帮助,想在金城立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两界协议里说万族理应共融,但现在看来,还太难了。”沈向晨又说道,“我很喜欢这人世间,但……好像这个世界不太喜欢我。”

  他伸手搭在两位年轻人的肩膀上,说道:“身为鬼族,这一生都没为鬼族做过什么,相反还杀了同族,不知道死之后他们会不会怪我……”

  “所以死之前为鬼族做些事吧,如果以后真的有万族共融的一天,我希望……鬼族也是其中之一,希望……你们能帮我做这件事。”

  ……

  “你们看,朝阳出来了。”沈向晨突然说,努力挺直了身体,身子微微前倾。

  “好美啊……”他说。

  陆安人和齐俊两人也抬头看去,窗外的山的尽头,朝阳正如每个清晨那般升起。

  暖光照在三人身上,很暖很美。

  “确实好美……”齐俊转头,微微一愣,身体耷拉下去,“可是队长你再也看不到了啊……”

  陆安人连忙回头。

  阳光下的沈向晨,斜斜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笑。

  他苏醒时见到的第一道风景是阳光,最后一道也是阳光。

  他很满足。

  所以他可以去睡了。

  阳光下,他的身体渐渐飞舞成沙。

  陆安人瞬间视线模糊起来,眼前的光便氤氲成了水。

  “队长……”

  他无力地低下了头。

  ……

  沙发上只剩下陆安人和齐俊两个人。

  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光芒彻底笼罩了两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齐俊沙哑地吃力说道:“真是的……明明要死了,还要说这么多话……少说点话多活一会儿不好吗,非要这么喜欢说教……”

  陆安人没有说话。

  师傅说完了,自然该轮到他的徒弟说些话。

  徒弟像师傅,很正常,也很好。

  齐俊拍了拍脸,双手手肘搁在膝盖上,头深深低下。

  “你以前老跟我说什么‘克服自身缺点甚至是缺陷的人才能被人认可’,我以前只以为你是在讲些大空话,现在我才真的明白,是不是太晚了……”

  沈向晨一直在压抑着本能,一直在克服着种族带给他的缺陷,只是在此之前,谁能想到他的话有这层意思呢?

  “你要是还在,一定会说‘只要能明白,永远不晚’之类的话吧……”齐俊喃喃说着,“你说的那么多道理,我花了这么久才懂了一条,还有那么多……我要用多久呢?”

  “看来我还得在这个荒唐的世界活很久啊……”

  “嗯,正好你还有事情让我去做,这事可不容易……”

  “算了,反正我听你的话听惯了,你要我做,我就去做呗……”

  “……”

  陆安人看到齐俊脚下的木板上湿润起来。

  他抬起头,看向窗外的阳光。

  阳光依旧温暖。

  岁月依旧无情。

  齐俊突然扭头看向陆安人,严肃说道:“楚秋在这里,你想见他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