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意难平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199 2019.07.29 12:00

  离开了墓园,楚秋和陆安人告别,独自回金马桥洞那个只剩他一个人的家。

  陆安人原想一起跟去,但楚秋说他想一个人静一静,让陆安人放心,他不会做任何傻事。

  叹了口气,嘱咐他要和自己随时保持联系,三天后别忘了一起去接楚依,然后看着楚秋的身影落寞萧索地消失在道路尽头,陆安人这才低头搜了下从这里去市人民医院的路。

  他今天好不容易才让医院给他放了半天假。

  这两天他受了不少伤,尤其是面对朱砂的时候,旧伤还未好又添新伤,导致他现在的状态其实并不好,若不好好调养,恐怕会影响到两个月后的修行者资格证书考试。

  所以即使陆安人再不情愿,这几日也得乖乖呆在医院调养。

  更何况,还有家人和何子清在一旁监督,他想跑也跑不了。

  家人倒还好,陆彦要上班,陆安怡要上学,徐静君本来是要天天陪着陆安人的,但当何子清第五次出现在医院里的时候,老母亲的嘴角便有了神秘的笑容,除了晚上来守夜外很少会来医院,将白日陪伴陆安人的时间全都交给了何子清……

  正这么想着,手机响了。

  陆安人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何子清的声音:“你那边结束了么?准备回医院了。”

  “……结束了。”

  “好的,出了公墓大门,直走五百米,左拐再走两百米,路口右拐七十米就是地铁站,我就在这里等你。”何子清说道,“十分钟,能到么?”

  陆安人默默关掉了刚查了一半的地图导航,说道:“好的好的,我马上到。”

  ……

  走到第二个路口的时候,还没右拐,陆安人就已经看到站在不远处地铁口的何子清。

  他微微放慢了脚步。

  不得不说,何子清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都万中无一,此时此刻只是简简单单提剑站在台阶上,并没有任何气息外放,就吸引了周围无数人的目光,但是,她清冷的目光使得没有人敢靠近她一步,所以整段台阶很奇怪地分为了左右两半,一半人来人往,一半只她一人。

  微风轻拂,她的青丝与青剑上的剑穗都在风中微微飘动,凌尘仙子,不外如是。

  她看到了陆安人,清冷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的浅笑。

  整个冬天便仿佛开出了温暖的花。

  险些有人因这一笑而碰撞、摔倒。

  陆安人的头却更低了。

  何子清当然好,只是太好了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压力,每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要感受周围人聚焦的目光,这让他有些不适。

  “今天感觉怎么样?”何子清问道。

  “挺,挺好的,已经感觉不到痛了。”陆安人说道。

  “嗯,走吧。”何子清很自然地牵起他的手,走入人流。

  人流自动分开一条路。

  ……

  地铁上的人不是很多,陆安人和何子清站在一个角落,周围自然地留出了一些空间。

  陆安人低头刷着手机。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各个媒体针对案件的始末都进行了多方位全面的报道,但依然陆续有各种各样相关的新闻文章占据着各大媒体头条。

  “知人知面不知心!鬼物潜伏金城数十年终被击杀!”

  陆安人微微一愣,数十年?罗修和朱砂来金城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吧……

  他点了进去。

  只扫了几眼,陆安人的眼睛顿时红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原来这篇文章写的不是罗修和朱砂,而是沈向晨。

  沈向晨是鬼物的消息终究还是没能掩盖住,毕竟当时在场的人太多了,其中难免有心思狭隘之辈,事实上这件事情流传的速度远比罗修与朱砂快得多——金城百姓对这两名鬼物没什么印象,但对心心念念守护了他们二十多年的沈向晨自是“加倍关心”。

  等到司察部门想要封锁消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不仅如此,有人从沈向晨入手,开始将矛头指向司察部门,司察部门负责着整个金城的安危,但是却让一个鬼物藏身其中二十多年,甚至还让其坐上了司察总队长的位置,不可谓不失职。

  这种失职在民众们的眼里,渐渐演变成了司察部门别有居心,整个金城哪里还有什么安全可言?没几日城里就几乎要发生游街罢工等事。

  于是司察局里终于出现了一些声音。

  这些声音起初只有一两道,但后来渐渐凝成了一股绳。

  他们说。

  为了稳定局势,司察局应该尽早撇清和沈向晨的关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司察局长潘国强发了好几次脾气,急白了头,这么多年沈向晨的付出都在他眼里,他哪里狠得下心来,齐俊已经被他事先软禁起来,否则以他的暴脾气,事情只会越来越糟。

  没有潘国强发话,自然没人敢正面抹黑沈向晨。

  但民意越来越激烈,终于引起了金城上层的注意。

  城主一道问责书发了下来,潘国强便从局长椅子上走了下来,搬出了城郊的别墅,回了老家。

  新任局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发文痛斥沈向晨。

  随后,全民讨伐。

  沈向晨瞬间从神坛跌落深渊。

  黑白颠倒。

  ……

  陆安人握着手机的手瑟瑟发抖,这些日子他几乎都在医院安心疗养,虽然听到些风声但总觉得公道自在人心,哪里会想到会变成这幅模样?

  “鬼物沈向晨,杀人夺舍,又害人父母,处心积虑加入司察部,妄想颠覆整座金城,用心何其险恶!”

  “年仅七岁的儿童啊,鬼物残忍地将其杀害并夺舍了他的身体,小编想问,鬼物没有良心吗?良心不会痛吗?!”

  “十二岁的时候,鬼物又变作强盗,血腥杀死养育他五年的原沈向晨父母,小编又想问,鬼物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处心积虑加入司察部门,私下贪赃枉法,探查我人族资料,小编还想问,鬼物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哦是小编我错了,鬼物根本就没有良心这种东西!”

  “鬼族是恶魔,是魔鬼,该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这,这,这……

  陆安人脑袋“嗡嗡”作响。

  他压抑着怒气看了一眼文章的作者——“小厮趣谈”。

  好像有点熟悉?

  这时,地铁到站,上来一位搂着漂亮女孩的中年大叔,浑身酒气,脸上粗大的毛孔反着油光,搂着姑娘的手腕上带着金灿灿的表。

  “阿紫,我早就跟你说过,沈向晨那不是个好东西,你崇拜他干啥呀……”

  “你看我没说错吧,他是个鬼物!”

  “鬼物是什么?那就是个渣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