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鬼物再现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257 2019.07.23 21:03

  朱鸟出现的时候,陆安人停了下来。

  那时朱砂还活着。

  朱鸟破碎的时候,他开始回头往无名巷弄跑。

  那时朱砂还活着。

  大爆炸掀起的时候,他离得很近了,但被某位司察拦住不能靠近。

  那时朱砂还活着。

  清冷剑光刚刚亮起的时候,他抓住司察的疏忽,溜了进来。

  那时朱砂还活着。

  现在,他终于来到这里了。

  可是,朱砂已经死了。

  ……

  有人说过,人生就是无数的相逢与别离,相逢越多,别离越苦。

  陆安人和朱砂认识不过半天时间,见面也只这一次,为什么此时却觉得心头很苦?苦得说不出话来,苦得想把心肺都呕出来。

  原来,若要离不苦,只能不相逢。

  ……

  何子清丢了一颗治疗药丸给沈向晨服下,落到陆安人身边,伸手想要握住他的手。

  陆安人下意识想把手缩回来。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这么做了。

  何子清微微一愣,玉手在半空中微微停顿,最终也收了回去。

  她看向跌坐在地的陆安人,没有说话。

  陆安人低着头,不想抬头去看何子清,当然,他也不敢。

  他认识最后那道剑光,当初从罗修手中救下他的,就是这道剑光。

  那时那道剑光虽然也很清冷,但他被光围着,就觉得很暖啊,可是此时此刻,他甚至能感受到何子清温热的呼吸,却也觉得冰冷彻骨。

  “她是鬼物。”片刻后,何子清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你不该如此。”

  陆安人明白她的意思,朱砂是鬼物,是人族死敌,死不足惜,更何况她身上确确实实背负着五条无辜生命。

  这他也知道啊,可是还是难过。

  “对不起。”陆安人轻声说,“我做不到。”

  他轻轻捂住自己的胸口,失声道:“这里,很痛。”

  何子清不能理解,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她转身走到废墟中,拔起自己的剑,然后又走了回来,在陆安人面前蹲下。

  “呲啦”

  她反手持剑,在自己右手心上划过。

  滚烫的鲜血横流。

  陆安人大惊,连忙抓住她的手,急道:“你,你,你这是做什么?!”

  何子清任由陆安人抓着自己的手,任由鲜血滴落在地面,微微蹙着眉头问道:“你说痛,我不明白,但我想弄明白,现在我有点明白了。”

  “你……”陆安人半晌说不出话来,最终颓然地耷下双肩,垂着头,“为什么……我总是让和我有关的人受苦呢……楚秋失踪、沈队长受伤、朱砂死了、你,你也是这样……”

  何子清不顾伤势,反握住他的手,双眸温柔地要滴出水来:“只要在你身边,受再多苦,也是甜。”

  “子清……”

  ……

  “嗖”

  不远处落下几道人影,为首者正是和何子清一同来到世界的纪元明长老,身后跟着三位扈从。

  纪元明扫视了一圈,看到何子清,脸色微微一变,瞬身来到身前,急切道:“子清,你受了伤?!”

  “皮外伤,不碍事,纪爷爷不用担心。”何子清摇摇头,示意自己无事。

  纪元明脸色缓和下来,他当然看得出来何子清的伤确实只是皮外伤,当下也不再担心,抬头望着正在清理战场的司察们,目光最终落在坐在不远处闭目调息的沈向晨身上。

  此时齐俊等人正有条不紊地清理着战场,顺带安抚附近群众,确认相关赔偿事宜。

  何子清察觉到纪元明的目光,猜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她起身,拉起陆安人,柔声说道:“一切都结束了,你身上还有伤,我送你回医院。”

  陆安人下意识点了点头,余光扫到沈向晨的背影,那背影不知为何除了疲惫还有一些落寞一些复杂,甚至……在微微颤抖。

  陆安人想起自己漏了一些事情,便对何子清说道:“等下,我有事想跟沈队长说一下。”

  在神秘的春秋会上,少年龙歌曾说过罗修和朱砂来金城是为了某件物品,刚才朱砂也确认过陆安人就是他们的目标,二者结合不难得出结论,自己身上藏有某件他自己都不知晓的物品!

  就是这件物品,引起了这一切的悲剧。

  陆安人不是什么蠢人,若他真的身怀什么能够引起鬼族大能注意的东西,自然尽早找出来比较好,否则……自己恐怕永远不得安生。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管是沈向晨还是何子清等人,似乎都对这两个线索一无所知,他想把这两件事告诉沈向晨,借助司察们的专业力量找出他身体里潜藏的那件物品。

  “什么事?”

  但出乎陆安人意料的,何子清并没有放手让他去找沈向晨,而是抓得更紧了。

  陆安人有些疑惑,却也没细想,说道:“我有一点线索,去找沈队长,我一起告诉你们。”

  “不用叫他了,就在这里说吧。”纪元明转过身来看向他,花白的眉毛微微蹙起,整个人不怒自威。

  “为什么?”陆安人问道,“沈队长是这起案子的负责人,更是我们金城的司察队长,不告诉他……有些不妥吧。”

  “我是清北何家的三长老!”纪元明绷着脸说道,“你小子虽弱,但也应该有点见识,应该知道清北何家是什么样的地方。别说你一个小小的金城司察队长,就算是你们煌国的最高领袖,也得给我何家三分薄面!”

  “纪长老。”何子清皱眉道。

  看了何子清一眼,纪元明重重叹了口气,对陆安人说道:“如果你不想说,那就和子清走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陆安人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此时终于起了疑心。

  没我的事了?

  那就是说还有事?

  还有什么事?

  “纪长老,金城还有鬼族?”陆安人问道。

  “鬼族?”纪元明的脸色一瞬间冰冷起来,喝道,“小子,谁给你的胆子称它们为‘族’?”

  “子清,带他走!”

  何子清向陆安人靠近一步。

  陆安人心中警惕顿生,连忙看着何子清说道:“子清,你要做什么?我不走!”

  何子清柔声道:“安人,跟我走吧,接下来的事,你不想看到的。”

  “接下来的事?”陆安人心头一惊,某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看着何子清的眼睛认真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子清,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如果你把我打晕,我……我……”

  我……我……又能真的怎么办呢……好气……

  ……

  就在这时,一股难以克制的强大阴寒气息冲天而起!

  鬼族!

  还有鬼族!

  陆安人下意识望过去,整个人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那股阴寒气息的来源,竟是沈向晨。

  “麻烦!”纪元明站到陆安人身前,没好气道,“让你走不走,现在你想走也晚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不如我

不如我

第二更,求收藏啊~

2019-07-23 21: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