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所谓的实践项目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02 2019.08.17 23:15

  “无极……”

  陆安人眼前世界开始旋转,仿佛黑夜包裹了他,紧接着无数光点星辰般在面前飞舞,一道虚无缥缈的银色人影出现在视线最中心。

  银色人影似乎有一种吸引力,吸引着陆安人的视线牢牢凝聚在他身上。

  漆黑的星空下,银色人影从虚空中抽出一把剑,开始挥舞。

  剑光抖动,漫天星辰也随之舞动。

  源源不断的身形剑招涌入陆安人脑中,脑中嗡嗡作响,身形微微颤抖。

  “这……这是……”

  银色人影猛然转身一剑挥来。

  陆安人眼前一白,失去了意识。

  ……

  等到陆安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横躺在自己的床上,身上盖着条被子。

  他坐起来,发现窗户不知何时已经被关上了。

  眼前微微一晃,丹田处传来一丝微弱的灼热感。

  陆安人低头内视,愕然发现自己丹田里多了一柄墨色宽厚小剑,剑柄上纹路古奥,难以言明。

  这……正是之前在陆安人想象中闪过的那柄重剑。

  黑色重剑像一艘小船一样游荡在陆安人丹田中,晃晃悠悠的,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反倒给陆安人带来一种久违的通畅舒适感觉——这一个多月他憋着五气境巅峰不破境,时时刻刻人都处在有些尴尬的状况下,但此时此刻随着黑色小剑的游动,一缕一丝的微弱气息散发到四肢百骸,竟将那种肿胀的感觉消去了大半,而偏偏不影响陆安人的境界。

  “好神奇……”陆安人喃喃自语,看向那柄黑色宽剑,“这柄剑……是程前辈的剑么?”

  但他转念又想起这一个月里某次新的中秋宴会上,由于玲珑小姐还是没能确定自己要选择哪家宗门,于是龙歌又解释了更多关于四大宗门的事情。

  其中他提到对于天琅宗来说,人是会更迭的,但是剑只要不完全损坏,就会一直传承下去。老的修行者死前会将陪伴自己一生之剑还到剑阁,等待有缘后辈再次从剑阁中将其取走。

  即使某些天琅宗强者遇到特殊情况无法赶回天琅宗还剑,他也会找一人在自己死后将佩剑送回天琅宗,但凡有想独吞者,天琅宗会以全宗之力围剿。

  千万年来,天琅宗天才辈出,但在还剑这件事上,无一例外。

  程默虽是这一辈天琅宗的长老,也不可能有任何额外特权。

  程默来世界归剑,归的是他一身修为灵气,而且经过了两界相关部门的重重审核,陆安人猜测他在来世界之前肯定已经把佩剑还到了天琅宗剑阁,那么自己丹田里的墨色宽剑便不可能是程默的佩剑。

  这样才对嘛……

  陆安人明显松了口气,要是程默真的因为那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就把自己的剑送给他,那以陆安人的性格自然觉得受之有愧,甚至觉得自己会辱没宝剑,心理压力不知道要有多大,实战考核都可能受到影响。

  “不是就好……说起来我除了五套基本法啥也不会啊……怎么耍剑?”陆安人挠了挠头,“耍贱?这楚秋比较合适。”

  “所以话说回来……这柄黑色宽剑是什么呢?不是程前辈的佩剑,可却是和我看到的那柄剑一模一样……等等,《无极》……程前辈不是说给了我一个什么《无极》吗?”

  “可是《无极》听起来像个功法名字吧……和这柄剑有什么关系?”

  “嗯……我能控制它么?”

  念头至此,丹田中的黑色宽剑微微一颤,剑尖微抬,微微弯曲,似乎下一秒就要弹簧一样窜出去。

  别!

  陆安人连忙收起念头,小剑重新垂下,平稳地倒在丹田里,继续缓缓游荡。

  陆安人松了口气,刚才那一瞬间他似乎觉得只要自己念头所指之处,此剑就会激射而去,斩断一切阻碍。

  锋利!

  平整!

  就是这把剑的感觉。

  “这……”陆安人有些动容,“如果我真的能使用这柄剑,中级资格证考试无疑更有把握了!”

  “安人,起床了吗?”

  门外传来徐静君的声音,陆安人本来是按时起床的,但是丹田里的小剑不知不觉消磨了他一些时光。

  他回过神来,抓起手机看了一眼,连忙收起思绪,翻身下床。

  “来了来了!”

  ……

  八点五十五,陆安人冲出出租车,直奔考场。

  半空中踩中了鞋带,整个人朝前扑了出去。

  关键时刻,陆安人强行利用腰部肌肉反转身体,在空中翻了三百六十度,稳稳落地。

  “呼……吓死我了,这要摔一跤可丢人了。”陆安人系好鞋带,刚刚起身,就看到考场侧面有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过来。

  车门打开,陆安人有些惊讶地看到出入境管理的刘志斌刘主任率先打开后车门下车,接着他扶住车门微微躬身,似乎在等车里的人下车。

  接着陆安人看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天琅宗,程默。

  老人墨黑色的长袍下摆拖到了地上。

  他感应到陆安人的存在,转过头来,微微冲陆安人点头示意。

  陆安人身体微微一颤,丹田里的黑色小剑急速游动起来。

  欢呼又雀跃。

  “安人,你也到了。”刘志斌也看到了陆安人,喊了一声。

  陆安人跑到二人面前,对二人先后鞠了一躬,主动上前伸手扶住程默。

  他不明白程默前辈为什么会来考场,难道他是今年的考官?嗯……以程前辈的实力资历做考官丝毫没有问题……只是要真是考官又给自己传功法是不是有点作弊的嫌疑?

  “走吧。”刘志斌没说什么,示意陆安人跟着自己。

  陆安人收敛思绪,扶着程默朝考场走去。

  远远的,考场门口不断涌出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分别站在大门两侧,形成一道欢迎的列队。

  陆安人微微眯起眼睛,三月早晨的风不再如寒冬般凛冽,阳光也比往日温暖,和煦地洒在世界每一个角落。

  他扶着生命走到尽头的老人,明明是早晨,明明阳光温暖,却突然觉得有些悲哀。

  太阳落下还会升起,旧人走了还有新人。

  可旧人不再会回来。

  陆安人轻轻咬了咬唇。

  这时,程默老人转头看向他,眯眼笑着低声问道。

  “《无极》演化的墨风,还不赖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