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要一些证明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186 2019.07.07 22:29

  死……死人了?

  陆安人瞳孔猛然紧缩,短暂的窒息,然后那照片上的碎肉断骨在脑海中无限放大,腐肉散发尸臭味,白骨裂缝中爬出扭动的蛆虫……

  陆安人扶住桌面,恶心地干呕起来。

  牲畜失踪和有人死亡,这性质差得太多了!

  沈向晨示意齐俊给陆安人倒杯热水。

  双手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暖意流入全身,陆安人感觉自己缓了过来。

  但他仍低垂着头,头顶的白炽灯灯光照在他头顶,刘海投下的阴霾遮盖了大半张清秀又有些惨白的脸。

  “可是……”陆安人低声虚弱地说道,“我真的没去过一刀屠宰场,更没有杀人……”

  “哼,我们又没说你是凶手,你紧张什么?”齐俊嗤笑一声,不屑道。

  “阿俊,回你位置上去。”沈向晨微微蹙眉。

  齐俊耸了耸肩退到了门边,双手环胸屈腿斜靠在墙壁上,看向陆安人的眼神里冷笑之意愈发浓郁。

  “我直接一些吧。”沈向晨直视陆安人,问道,“今天带你来并不是怀疑你,而是想向你了解一下楚秋。”

  陆安人一愣,沉默片刻后问道:“楚秋……和这件事有关系?”

  沈向晨眼神落在那堆照片上,缓缓说道:“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是和楚秋一起住在城西金马桥桥洞里的乔北。乔北死于三天前的晚上,据目击者说,乔北最后是和楚秋一起离开的桥洞。”

  沈向晨顿了顿,继续道:“而楚秋……失踪了。”

  头顶的白炽灯发出一声轻微的“嘶嘶”声,陆安人怔怔地抬起头来。怪不得……电话没打通。

  “你是楚秋人际关系里最频繁的一个,我们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些线索。”

  陆安人张了张嘴,最终只吐出两个字:“没有。”

  “小子,好好想想再说话!”齐俊眯起眼,直起了身子。

  随着他直起身子,审讯室里的温度似乎在无形间增高,一时之间陆安人就觉得口干舌燥,胸口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压抑沉闷。

  方寸大陆与方外世界既然互通,修行自然从大陆传到了世界,在五百年后如今的方外世界上,几乎人人都是修行者。

  沈向晨继续问道:“你和楚秋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陆安人强忍着不适,说道:“上周末,他来了我家。”

  “你们做了什么?”

  “看了会儿电影,然后吃了顿饭他就回去了。”

  “什么电影?”

  “……”

  “嗯?”

  “我,我不太记得了,他拉着我看的,好像叫什么背什么山……”

  齐俊眉毛不自觉地挑了起来,沈向晨却不为所动,沉声问道:“那当时你有没有察觉楚秋有什么异常?”

  “没有,他和以前一样。”陆安人笃定地摇头。

  “他之前有没有看过,或者接触过什么异常的人或物?”

  “没有,没有,他很好,很正常!”陆安人心中闷得难受,一口喝尽面前的茶水,语气不由不耐烦了些。

  齐俊冷哼道:“你怎么这么确定他没接触过?或许他有事瞒着你?还是说你在帮他隐瞒!”

  “嘭”

  陆安人猛地站起来双手拍在桌上,空气中的燥热让他浑身出汗,喉咙里干渴地像要喷出火来,根本没法再思考或者冷静,他扯了扯领子,怒道:“不可能!楚秋和我是最好的朋友,他绝对不会瞒着我任何事!我更没有什么好帮他隐瞒的!倒是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查到,凭什么就认定楚秋是凶手!?”

  “我们没说他是凶手,我们只是要你说实话。”齐俊脸色彻底阴翳下来。

  “我说的就是实话。”

  “谁知道?”齐俊目光锁死陆安人,咄咄逼人。

  “那你问个屁!”陆安人下意识脱口而出,这房间里的高温实在是让他受不了了,否则他绝不至于控制不住自己说出这么“楚秋”的话。

  “你!”齐俊目中喷火,手指捏了个印,火苗窜了起来。

  “够了阿俊!”沈向晨站起来,挥了挥手。

  只一瞬间,审讯室里的燥热沉闷一扫而空,陆安人又能听到身后墙壁上排气扇运转的声音,胸口喉咙的干燥压抑也都消失不见。

  他咽了咽唾沫,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不由满含歉意地看了那年轻司察一眼。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骂你的……谁让你把房间弄得这么热的……害得我没控制住……

  “陆安人。”沈向晨看向他,“今天就到这里吧,麻烦你特意来局里一趟,不好意思。”

  “哦哦,没事没事。”陆安人连忙摆手,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沈队长,我相信我朋友绝对不是凶手,这中间一定另有隐情,请您多费心了。”

  “嗯我会尽力,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陆安人松了口气,起身朝外走去。

  “站住!”齐俊突然开口,转身狠狠盯着陆安人道,“你说我没有证据证明楚秋有罪,但你同样没有证据证明楚秋无罪,而按照目前的信息,楚秋毫无疑问嫌疑最大!说不定他就是凶手……说不定,说不定你也脱不了干系!”

  “阿俊,你上头了。”沈向晨皱眉,有些不悦。

  陆安人停了下来,他听得出来齐俊有些恼羞成怒,不知是因为何子清还是刚才吃了瘪,陆安人性格也比较内向,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若是平时,若他只是污蔑自己,陆安人鞠个躬道个歉也就认怂了,自己吃点亏也无所谓。

  但……此时楚秋生死未卜,此事事关楚秋清白。

  他便不能认怂。

  陆安人缓缓转过身来,看着齐俊的眼睛,认真说道:“好,我会给你证据,证明楚秋和我绝不是凶手。”

  齐俊似乎没料到在他眼里是个怂货的陆安人会说出这种话,沈向晨的话也点醒了他,一时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沈向晨向前一步,看着陆安人的眸子里多了一些欣赏,开口说道:“这是阿俊的不对,我代他向你道歉。至于证据的事情,我会处理,毕竟这是我这身衣服的职责所在。”

  “没事没事,总之我也留意留意吧,毕竟……”陆安人微微低下眼帘,“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很想证明我是他最好的朋友……希望他没有隐瞒我什么……”

  “再见,沈队长,还有阿俊司察。”陆安人摆了摆手,朝门外走去。

  陆安人走出审讯室,突然有些担心会不会碰到何子清,何子清给他的感觉……有点怪。

  但直到他走出司察局的大门,也没再碰到何子清。

举报

作者感言

不如我

不如我

求票票~

2019-07-07 22: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