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终究是不愿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132 2019.07.25 21:15

  早应死去的朱砂竟然突然出现!

  十指寒光凝成一道幽深的剑光,刺向纪元明的背心!

  太突然!

  何子清脸色骤变,想出手已经来不及!

  纪元明瞳孔怒睁,喝道:“尔敢!”

  背部亮起金光。

  但朱砂的剑太快,金光甫一亮起,她的剑就到了。

  刺耳的火花声响起。

  但并没有持续太久。

  幽深的剑光破开金光,穿透纪元明的身体,从腹部透了出来。

  朱砂的身影也随着剑光来到纪元明面前。

  “噗……”

  纪元明吐出一口鲜血,眼神黯淡,身子摇晃了几步,“砰”地一声单膝跪下,殷红的血迹滴落到地上。

  “你……”他艰难地抬起头,想看清面前的朱砂。

  这时他听到对面不远处的沈向晨轻轻说道:“谢谢。”

  朱砂毫无感情的面容随风缓缓消散。

  “这……”纪元明微微一愣,随即恍然,“原来是这样。”

  朱砂确实死了,刚才的一剑是沈向晨先前与朱砂交战时吸收的朱砂鬼气所化,沈向晨在关键时刻施展出来,取得了奇效。

  ……

  这时,陆安人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瞬间回过神来,急忙起身看向战场中的二人,当看到纪元明重伤倒地的时候瞳孔微微一缩,有些不敢相信。

  纪元明……败了?

  何子清正想支援纪元明,突然看到陆安人醒了过来,便停下脚步,犹豫着要不要把他再打晕过去。

  “不,不要!”陆安人大喊。

  何子清没有再动。

  陆安人壮着胆子看向纪元明和沈向晨二人,开口道:“胜,胜负已分,你们别打了。”

  “是啊……”纪元明擦曲唇边鲜血,吃力地站了起来,“胜负已分。”

  沈向晨抬起有些重的头,看向纪元明。

  “但可惜……”纪元明双手再次合十,金光再度笼罩,“我们比的是生死!”

  他拖着重伤的身体再次对着沈向晨冲过去。

  “大般若掌!”

  他缓缓推出双掌。

  天地颤动。

  似乎这半边天地,都被他推了过去。

  身受如此重伤,却还能有这样惊天动地的力量!

  沈向晨眼神凝重,他受的伤虽然不如纪元明重,但他的境界本就比纪元明还要弱上一丝,靠着一记偷袭才挽回了败势。

  他本以为那一剑能让纪元明丧失行动能力,何子清留不住自己,自己便能脱身。

  但谁能想到,纪元明不仅没有丧失行动能力,而且还能出手!

  他看向纪元明那具被金光笼罩着的身体,渐渐明白过来,觉得有些可惜。

  可惜归可惜,纪元明说得对,他们不是在分胜负,而是在分生死!

  沈向晨再次抬起双手,在胸前开始勾画。

  以天地为纸,鬼蜮天火为墨。

  画这人间!

  ……

  纪元明双掌到的那一瞬间,沈向晨的画也好了。

  漂浮在半空中的鬼火扩展,像是一幅画卷开始展开。

  如果说纪元明推过来的是半片天地。

  那沈向晨便画出另半壁江山来做答。

  纯粹的力量相撞,骤然爆炸,一切都湮灭其中。

  天地无声。

  时光也静悄悄。

  ……

  何子清冲入爆炸中。

  很快,她隐隐约约看到两道身影。

  一道倒地,另一道身影半跪于前,伸手点在对方眉心。

  倒着的那道身影身上还闪着微弱的金光,是纪元明。

  沈向晨点着他的眉心,鬼气尖锐刺骨。

  “住手!”何子清清喝,青光破空而去。

  “铛”

  青光在距离二人五米外的地方被另一道幽深的剑气隔开。

  何子清似乎又见到了那个名叫朱砂的女子。

  沈向晨还藏着一剑!?他到底藏了几剑?!

  何子清担心纪元明安危,速度再次加快。

  但她突然看到沈向晨住了手。

  沈向晨站了起来,收敛了全身气息,抬头似乎是看了何子清一眼。

  这个脸色更显苍白的男子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话。

  “我还是下不去手。”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消失不见。

  十多米的距离转瞬即到,何子清看到果然是纪元明倒地不起,身上衣衫碎裂,左半边身子已经被彻底焚烧,就连露出的骨头都被烧焦,奄奄一息。

  “纪爷爷!”何子清面色一紧,挥手洒出漫天青光笼罩纪元明残缺的身影。

  她将手放在纪元明心脏除,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护住他的心脉。

  “嘭……嘭……嘭”

  何子清听到了微弱的心跳,松了一口气。

  性命无忧。

  她抬起头,望向不知是何处的方向。

  沈向晨,最终还是留手了。

  烟尘渐渐散去,周围的司察迅速靠了过来。

  何子清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剧变。

  陆安人,不见了。

  ……

  陆安人自然是被沈向晨带走了,和他一起被带走的还有依然在昏迷中的齐俊。

  聚灵丹的药效已经过去,沈向晨重新变回了众人熟悉的司察队长,将两人挟在腋下,穿破黑夜里的层层云团,去向金城某处。

  他的速度并不快,赤裸的上身满是伤痕,嘴角的血迹甚至还没来得及擦去。

  陆安人看向他。

  如果没有刚才发生的事,此时的沈向晨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区别……只是脸色更白。

  可是,刚才的事情确确实实发生了,此时此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像针一样在脑海中刺痛着。

  陆安人痛苦地闭上眼睛。

  ……

  沈向晨最后带着三人落在郊区一座房顶。

  他家房顶。

  他将陆安人放了下来,说道:“跟我来。”

  陆安人跟了上去。

  沈向晨住在金城东郊区的一幢独栋别墅里,这房子是他为金城市民做出足够贡献后得到的奖励。

  这里居民不多,最近的另一幢别墅也在百米之外,周围绿化很好,空气清新。

  天台上有一扇门,沈向晨开门示意陆安人跟他走下去。

  陆安人从天台沿着楼梯往下走,沈向晨的生活一节一节在他面前打开。

  映入眼帘的装修风格是简约甚至是简单的,实木楼梯旋转往下,周围雪白的墙壁上隔着一段距离便挂着一幅字画,但由于墙壁很大,还是显得空。

  不只是墙壁,整个房子都空荡荡的。

  于是陆安人感受到了广阔的一片孤寂。

  沈向晨在三楼停了下来,把昏迷中的齐俊放在了其中一间房间的床上。

  然后他带着陆安人来到一楼,在客厅沙发坐下。

  他拿起茶几上果盘里的一颗苹果,递到陆安人面前,温柔说道。

  “吃么?”

  但他突然转身咳嗽起来。

  咳出一团鲜血。

  苹果跌落在地。

举报

作者感言

不如我

不如我

第二更~

2019-07-25 21: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