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七章 激战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057 2019.07.25 12:00

  佛光大盛。

  纪元明身后那尊佛陀越发凝实,充满慈悲的面容上光芒闪过,一瞬间,无数只金色的手臂从他背后伸展出来。

  同时一轮金色的圆盘在佛陀身后缓缓浮现,如旭日东升!

  “砰砰砰”

  上千只手臂伸展出去,和无数鬼兵产生激烈冲击。

  明明只是两个人的战斗,此时此刻却像是千军万马在激烈厮杀!

  哭喊声、金鸣声,不绝于耳。

  渐渐地,千手佛陀手臂延伸地范围越来越远,佛光洗刷污秽,重新将阳光洒满人们心中,周围观战者觉得之前愈渐冰冷的身躯再次温暖起来。

  “好强……”不少人心中对纪元明的实力产生震惊,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这位清北何家三长老实力的冰山一角。

  何子清目光看了纪元明一眼,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

  沈向晨的“拘灵”同样是极为高妙的鬼法,但如果只有这种程度的话……是绝对伤不了纪元明的。

  方寸大陆七大荒古世家,哪个不是称霸一方的巨擘,纪元明的名号就算是整个方寸大陆都赫赫有名。

  何子清暗暗想到:若不是因为那件事,千手佛陀纪元明又怎么会只有这点实力?

  恢复真身的沈向晨确实强,何子清不一定是他对手,但他终究还没有越过那道门槛,而纪元明,已经在很多年前就超出那道门槛很远。

  只是现在……

  何子清看了看纪元明花白的须发,沉默不语。

  ……

  “太弱了!”纪元明沉声喝道,“以你现在的鬼气程度,怎么可能只能拘灵出这种程度的鬼兵?鬼魅呢!甚至……鬼将呢?!”

  鬼兵在千手的拍击下不断消亡毁散,位于鬼气最中心的沈向晨却奇怪地沉默着,没有丝毫动作。

  “你在犹豫什么?!难不成,你看不起老夫?!”

  纪元明猛地怒吼,向前踏出一步。

  上千只佛手猛然撑向天空,然后反转拍下,一千只小佛手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金色佛手,佛光铺天盖地!

  这是一种从天而降的掌法。

  “轰!”

  无数鬼兵,甚至连哭嚎的机会都不再有,一瞬间烟消云散。

  天地恢复清明,只剩沈向晨周身围绕着鬼气。

  他头顶的鬼气龙卷也几乎消散了,所以的鬼气都被他吸收到了体内,他分明已经达到了最巅峰!

  他抬起头,望着前方金光笼罩下的纪元明。

  他其实并没有再看纪元明,在他的视线里,前方有一道隐隐约约的门。

  这扇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门,只是一种感觉,他感觉前方有个东西,如果他能推开能迈过去,那一定会见到一条崭新的大道。

  但现在的他,还差一些才能迈过去。

  灵光骤现,他明白了,那是破境的希望。

  ……

  “竟然在这种时候看到了破境希望?”纪元明一眼便明白沈向晨此时的状态,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欣赏与可惜,“可惜,你遇到了我,不然你今天真的有机会活下去。”

  沈向晨收回目光,他现在位于金丹期的巅峰,不,应该换成鬼族的说法,他现在是寻心境巅峰。

  就像修行者在金丹期结成金丹一样,鬼族会在寻心境的时候修出自己的鬼心,从此通七情六欲,有悲欢离合。

  寻心巅峰的鬼物,使用拘灵秘法,召出的鬼兵绝不会像之前沈向晨召出的那般弱小那般轻易就被破去。

  这也是之前纪元明就有的疑惑。

  沈向晨深深吸了口气,现在他虽然看到了破境的希望,但很明显没有破境的机会,另一方面他也没有丝毫破境的心情。

  他轻轻开口,回答了纪元明的问题:“所谓拘灵,是利用自身鬼气强行征召天地间死去不散的魂魄,赋予他们力量,驱使他们作战。”

  “但拘灵之后,这些魂魄便也会被撕碎,永世不得超生。”

  “这里是人世间,我能感受到天地里有很多聚散不去的魂魄,但……”沈向晨说道,“我不愿驱使他们,不愿使他们魂飞魄散。”

  纪元明恍然说道:“所以你之前用的拘灵是假的,是纯粹以你的鬼气凝聚而成的鬼兵,它们无魂,自然弱得可怜。”

  沈向晨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纪元明沉默片刻,收敛满天佛光,认真说道:“沈向晨,老夫已活了几千年,死在老夫手上的人、妖、魔、鬼,数不胜数,但像你这般的,却从未见过。”

  “大道朝天,牵绊在地,二者不可皆得。”

  “这是老夫最后一次收手。”

  “接下来,不管你动不动手,老夫都不会再留情!”

  沈向晨闭眼沉默良久,终于睁开眼:“我明白了,请。”

  “轰!”

  鬼气与佛光在同一瞬间暴涨,冲撞!

  天地仿佛被分割开来,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光与暗不断对冲,不分伯仲。

  沈向晨微微俯身,携着滔天鬼气横冲过来,双掌黑雾弥漫。

  “砰砰砰”

  鬼蜮天火从天而降,焚烧一切。

  黑夜里突然响起凄冷的哭声,无数鬼兵再次从阴间走入人世,只不过这一次他们身披黑甲,手持利刃,沙尘暴一般俯冲过来。

  “好!”

  纪元明眼中精光大盛,怒喝一声,浑身精气神提升到极致,千手再现,拍向沈向晨。

  不过这一次,千手和鬼兵交手后没有再出现一边倒的情况,双方激烈地厮杀着,金色佛手和黑色鬼兵都在交战中快速消失。

  而沈向晨和纪元明也在这时碰到了一起。

  “轰!”

  双拳相撞,气流奔散,碎石翻飞,天地间的灵气都被搅碎,一时间,土火水风累五种最基础的灵气属紊乱着性在空中交替涌现。

  碎土!

  烈火!

  狂风!

  暴雨!

  雷鸣!

  这片苍穹下,唯有这二人能够对立。

  ……

  不知过了多久,千只佛手只剩下残缺的几只,金光黯淡,无数鬼兵只留下零散的几头,甲刃尽碎。

  纪元明的拳头深深砸入沈向晨的左处胸口。

  沈向晨的火焰也烧黑了纪元明的半边身躯。

  “哼”

  两人皆是闷哼一声,跌跌撞撞地各自后退数步,气息混乱。

  似是平手?

  突然间,纪元明脚后的地面碎裂开来,一道黑影冲了出来。

  十指如剑。

  寒光封喉。

  朱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