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从天而降的……星星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782 2019.07.12 12:00

  “润水决,滋养!”

  “厚土体,载物!”

  “疾风行,迅捷!”

  顷刻间陆安人捏了三道印,灵力流转全身,三种不同属性的基础功法依次运转起来。

  润水决,主要讲授治愈与一些辅助功效,青蓝色的光芒渗出陆安人后背,缓缓滋养着背心的伤口。

  厚土决,主要讲授防御以及一些辅助进攻手段,先前陆安人施展的防护罩便是厚土决最基本的用法,只不过此时陆安人全力施展,全身上下似乎镀了一层暗金色的金属。

  疾风行,主要讲授速度以及神法,是陆安人五灵科目中成绩最高的一门课,加持“迅捷”之后的陆安人身法甚至不输一些七八气境的老师。

  对于某些人而言,因为自身灵力属性的缘故这五门课会出现明显的偏科,但也有一部分人的灵力属性在中学阶段还没有出现明显的属性偏向,所以五门课都可以学得还行,陆安人就属于后者。

  此时三种功法施展完毕,陆安人深吸一口气,向着鬼物猛冲过去!

  “唰”

  脚下生风,他的速度远比之前快得多!

  二十米的距离瞬间拉近!

  鬼物不屑地狞笑,一拳轰出!

  然而陆安人并没有选择硬接这一拳,在鬼物挥拳的一瞬间他腰部猛地发力,整个人蹲了下去。

  鬼物大惊,下意识朝后退去。

  而陆安人已经双掌按地!

  “厚土体,壁垒!”

  源源不断的灵力灌输到地面中,鬼物脚下的地面隆隆巨响,在它身后拔起一堵厚重的墙壁!

  鬼物退无可退,重重撞在墙壁上。

  “奔雷劲,朝宗!”

  刺耳的电流声响起,陆安人包裹着雷电的右手狠狠刺入鬼物腹部!

  万鸟齐鸣!

  “嗷!”鬼物愤怒的咆哮声响起,重重抬起右腿,沉重的膝盖顶在陆安人胸口!

  “砰!”

  胸口的厚土屏障像玻璃一般碎裂,陆安人如断线纸鸢一般飞了出去,鲜血洒了一地。

  但他的朝宗同样刺入了鬼物柔软的腹部,一朵朵黑色血液从鬼物腹部滴落,落在地上发出“滋滋”的腐蚀声。

  ……

  “咳咳……”

  陆安人试着站起来,但鬼物这一击打碎了他好几根肋骨,五脏六腑都几乎移了位,一时只能跌坐在地,运起润水决尝试疗伤。

  另一边鬼物虽然也中了一招“朝宗”,但明显伤势要比陆安人轻许多。

  “愚蠢的人类!”鬼物突然发出阴森的笑声,说道,“明明一直跑就能多活几分钟却偏偏选择和我硬碰硬,在五气境里你是算不错,但可惜,只是五气境!”

  鬼物狞笑着踏出一步。

  “哗”

  脚底突然生火!

  火苗窜动,以鬼物脚底为原点,急速旋转扩张,几息之内就在鬼物周身十米构成重重火焰屏障,将鬼物困在了最中心!

  火焰照亮黑夜,逼得鬼物只能站在最中心,一步也迈不出去。

  炎火咒,燎原!

  它抬起头,阴冷的目光穿过重重火焰射在陆安人脸上,咬牙切齿:“是你!”

  “咳咳……”陆安人艰难地拖动自己的身子靠到一面墙上,半睁着眼,笑道,“呵……不,不好意思……你太强了,我想来想去,只有五套基本法里最强的控制阵法燎原有希望困住你片刻……”

  “但是燎原有个缺陷,它需要种下火种,并且需要目标踩中才行……”

  陆安人疲惫地笑笑,“所以……不跟你拼一次命怎么有机会种火……”

  “好在……我的厚土体和润水决学得还可以……死不了……”

  鬼物明白过来,陆安人双掌按地施展“壁垒”的时候一定还暗中在地里埋下了燎原的火种!

  因为施放限制的缘故,燎原在战斗中很难施展,但一旦成功施展,它的控制力远超同等功法,只有八气境巅峰的鬼物很难挣脱,强行挣脱的下场只会被烈火烧尽。

  “可恶!”鬼物怒吼咆哮,左冲右突,但终究冲不破烈焰牢笼,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陆安人靠在墙上,过重的伤势让他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他看到周围住宅楼上的灯光多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从睡梦里醒来,胆大的男人们甚至冲出了楼,小心地靠近过来。

  应该……没事了吧……

  他这么想着,就要昏睡过去。

  但突然间,他的视野里燎原阵的火焰猛地升高,摇晃!

  耳边鬼物低沉的吼声再次响起,抑扬顿挫,有一种古奥难名的波动正在散溢!

  “喝!”

  鬼物猛地大喝,身体剧烈颤抖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将周围的火焰尽数吞入身体里!

  燎原,破!

  它死死盯住陆安人,脚下重重一踏,地面瞬间龟裂砸出一个洞来!

  “砰!”

  鬼物动了,身影太快,甚至产生了音爆!

  下一瞬,它已经出现在陆安人身前。

  巨大的压迫感让陆安人直接瘫倒在地,似乎只是这股威压就能将他碾成肉饼,他不可能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太强了,此时此刻的鬼物太强了!

  绝对超过炼气境,甚至超越了筑基!!!

  这,才是它真正的实力?!

  “为……为什么?”陆安人没来由问了一句。

  鬼物冷冷一笑:“什么为什么?这世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按照你们的逻辑,我是鬼物,不就应该杀你?!”

  “死吧!”

  鬼物毫不留情地一掌拍下!

  ……到……到此为止……了吗?

  最终……我还是……没有……撑到吗?

  陆安人努力地睁开眼看向漆黑的天空。

  今夜的天空漆黑一片,除了月亮外没有任何一颗星星。

  不……

  有一颗,有一颗星星的,你看,它……它在发光……越来越亮……好亮……好亮……

  “嗡”

  鬼物心头寒意骤起,大惊!

  避开,避开!

  会死,会死!

  它惊怒地狂吼一声,哪里还顾得上陆安人,黑雾爆发,全速退避,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朝着远方急速逃遁!

  “轰!”

  那颗越发明亮的“星星”坠落下来,那哪是星星,那是一柄散发着滔天寒意的青色长剑!

  整片空地都炸裂开来,碎石翻飞,烟尘笼罩。

  一道倩影闪入烟雾中。

  ……

  “唰”

  “唰”

  “唰”

  数道身穿司察制服的人影接连落到空地四周,齐俊也在其中。

  齐俊抬头看了一眼,空中一道被火焰包裹的身影正追着之前套盾的鬼物而去。

  他收回目光,没有贸然走入烟尘中,而是恭敬地对烟尘里的人说道:“何仙子,队长已经去追鬼物了。”

  齐俊低头仔细聆听,好久后才隐约听到一声“嗯”。

  他松了口气,又试探着问道:“何仙子,陆安人他……”

  “滚。”

  齐俊心头一凛,讪讪一笑,对周围的司察们比了一个手势,追着沈向晨而去,只留下几个人处理这里的事情。

  ……

  烟雾渐渐散去,一身青衣的何子清将陆安人抱在怀中,青剑漂浮在二人身前,投出一片青光将陆安人笼罩。

  青光具有不错的治疗作用,陆安人身上的外伤已经止了血,但内伤却很难短时间内治愈。

  他微微睁开眼,看到何子清的脸。

  一向清冷的目光里多了一些担心……和自责。

  “何……何仙子……”

  “你受了伤,少说话。”

  顿了顿,何子清浅浅一笑,低垂下眼眸,那眼眸里要渗出水来。

  她轻声说道:“对不起,我应该一开始就出手的。是我还没有习惯现在的你是你,总想着你从不需要别人帮忙出手……”

  她笑了笑:“不过现在这么弱小的你好像也不错,至少……现在的你没有办法拒绝我。”

  陆安人睁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好了,你的伤势不轻,我送你去医院。”

  “等等!”陆安人突然开口,“刚才那,那是……”

  “你猜的不错,那就是鬼物。”

  陆安人眼中明显放松下来,随即又想起什么,焦急说道:“是鬼物杀了乔北,不是楚秋,不是楚秋!”

  何子清看着他,沉默片刻后说道:“你安心养伤,我会告诉沈向晨。”

  陆安人摇了摇头,吃力说道:“不……何仙子,你……带我去找沈队长,我要亲口,亲口告诉他,而且……楚秋的下落……我还要问那鬼物……”

  “可你受了伤。”何子清皱了皱眉。

  “何仙子,求求你。”陆安人盯着何子清的眼睛,“带我去。”

  月光洒下,陆安人的眸子里一片澄澈。

举报

作者感言

不如我

不如我

本文已签约~可看~各种求啊~~~~

2019-07-12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