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我是沈向晨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284 2019.07.26 12:00

  “沈队长!”陆安人站起身,紧张道,“你的伤……”

  “没事。”沈向晨吃力地摇了摇头,说道,“我的伤自己清楚。”

  他转过身来,脸色苍白得可怕。

  陆安人却只从这苍白里感受到某种东西正在不可挽回地流逝,他的心一下子攥紧了。

  沈向晨坐了下来,捡起地上的苹果,苹果上一片触目的鲜红。

  魔族的血,大多是紫色的,妖族的血依族群而异,但很少有红色,而鬼族的血,竟和人类一样是鲜红的。

  “坐下吧,不要让时间白白消失。”沈向晨看向陆安人,“你一定还有很多事想问我。”

  陆安人坐了下来,沉默片刻后问道:“沈,沈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向晨背靠沙发,闭着眼睛,这是陆安人见过他坐得最放松最慵懒的一次,不知道是因为无所顾忌还是因为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直到陆安人以为他就要这样一直坐到生命尽头的时候,他终于沙哑着开口了。

  “真正的沈向晨很早就死了,在他七岁溺水的时候。”

  ……

  联合历488年,没有人知道在金城浦北区,废弃的浦北车站地下,一头幼小的鬼物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浦北火车站是煌国在上世纪初期建成的一座火车站,对面就是宽阔的川江,在煌国那段充满战乱的历史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无数人在这里分别、分别、分别,而只有很少一部分有幸重逢。

  后来煌国平息战乱,因为对面的川江水隔断金城南北,浦北火车站依旧连通起着大江南北的作用,直到上世界七十年代,第一座跨江大桥金马桥修建,南北连通,浦北火车站便被停运。

  但由于靠着川江靠着码头,又保留着战乱时期特有建筑的风格,这里渐渐成了一处小众的观光点,偶尔会有人来此散步。

  苏醒过来的鬼物竟然是清醒的,没有像罗修朱砂一样醒来就急需生气补给,他从幽暗的地底寻着光的味道爬到地面,爬到了废弃的车站候车大厅。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鲜有人迹的火车站里,没有人注意到这废弃的车站候车厅某扇破损的玻璃窗后,探出了一只黑黑的小脑袋,明亮的眼神里满是好奇与憧憬。

  来到人世间,他看到的第一道风景,便是温暖的阳光。

  他没有觉得不适,反而伸出小手,试图将阳光握在手心。

  偶尔有挽着手的年轻人路过,蓬勃的朝气唤醒了小鬼物内心的欲望,他目光中的好奇一瞬间被血红充斥,但紧接着……又变成了恐惧。

  那是对自己的恐惧。

  小鬼物压抑着自身,甚至不敢再直视阳光,返身回到地下。

  他不明白,那样的美好为什么自己会想去摧毁。

  他感到自责。

  于是他蜷缩起来,很久都没有再出来。

  ……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鬼物变得越来越强,即便不从地底里出去,他也听到了很多消息,他知道了自己是不受那片美好所接受的。

  于是他更加难过,只在夜晚避开人类,小心地来到江边,吹吹风,坐一坐,便很足够。

  直到那一天,在他以往吹江风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孩。

  小孩似乎是迷路了,在江边哭喊。

  小鬼物有些害怕,躲了起来。

  江水汹涌,小孩不小心被卷入江水,很快,水声吞没了小孩的哭喊声。

  小鬼物想冲出去救他,但刚走了两步却看到江上不远处有船只探照灯扫射过来,他害怕被人类发现,犹豫着,又躲了回去。

  船只并没有发现溺水的小孩,灯光很快扫视到别处。

  小鬼物感受着空中突然浓郁的生气,知道那小孩已经死了,所以全身的生气才散发出来。

  很快,这些生气将转变为死气。

  小鬼物没忍住,吸了一口生气,狠狠打了个哆嗦。

  就在这一个哆嗦里,一个想法电光火石般出现在他脑海中。

  变成那个小孩,不就能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那片美好中了吗?!

  他浑身又哆嗦起来,这次是因为激动,怎么也停不下来。

  他觉得有些不好,因为这让他觉得他抢走了那个小孩的位置。

  可是……那个小孩已经死了啊。

  自己这样,真的算抢吗?

  可是,自己如果变成小男孩的模样,那日后小男孩的尸体浮上江面,又要怎么办?

  他很挣扎,小小的身躯在夜风里不断颤抖。

  最终,他做出了决定。

  他将空气中还没来得及变回死气的所有生气都吸入体内,这是小鬼物这一生,吸过的唯一一次生气。

  他潜入水中,找到小男孩的尸体,以鬼蜮天火将他的尸体焚尽,没有留一丝痕迹。

  最后,他回到岸边,坐在一块岩石上。

  夜间的江水开始慢慢退去。

  他的身影也慢慢凝实,变成了小男孩的模样。

  他想了想,找了一块潮湿的地方,躺了下去。

  第二天,一群人找到了他。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焦急地冲出人群,将他死死地抱在怀里,亲吻他的脸颊,搓动他的身体。

  “晨晨,晨晨!”

  他装作很吃力地睁开眼。

  川江尽头,一轮东升的旭日正缓缓浮上来,橘红的暖光洒在他身上。

  好暖啊。

  好美啊。

  从此以后,我就是沈向晨。

  ……

  “后来,我控制自己体内的气息,装作生了一场大病失去了所有记忆。”沈向晨疲惫地说道,“因为溺水的原因,没有人怀疑我。”

  “等我病好之后,再没有人追究。”

  “我终于,进入了人世间。”

  陆安人安静地听着,短暂的讲述里,沈向晨休息了好几次,每一次陆安人都觉得他再也开不了口了,但他又每一次努力、倔强、吃力地睁开眼,看一眼漆黑的窗外,然后缓缓开口。

  陆安人看着窗外,漆黑一片,不管是纪元明还是何子清都还没有追来。

  他不知道沈向晨在看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最后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突然有些苦涩地说道:“队长,现在……你还觉得人世间那么美好吗?”

  原本二十几岁的陆安人是觉得这个世界非常美好的,有爱他的养父母,有死党楚秋,还有可爱的妹妹陆安怡,一切都似乎很美好。

  但这几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不管是人类还是鬼族的死亡,都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冲击,他有些犹豫了,这世界竟这么多的生死离别,还有这么多的冷漠法则,真的还那么美好吗?

  沈向晨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是的,我还是觉得它很美好,即使是现在,我也没有后悔来到这里。”

  “当然,这个世界也不全是美好的,所以我才穿上这件衣服,想让美好变得更多。”

  “那样我才很开心。”

  陆安人沉默着。

  这时楼上的房门被猛地打开,齐俊冲到栏杆边,看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