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两种人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095 2019.08.05 23:22

  明洲,古腾王朝北方某座不知名的山下。

  一个挺拔的少年谨慎地避开其他村民们的目光,拨开比他还要高的杂草,时不时辨认一下自己过去留下的记号,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一座小山洞前。

  山洞入口很小,被植被和石块遮挡后更是难找,但少年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熟练地搬走石块,又回头确认没人发现自己,最后才躬身进入山洞。

  约莫走了十多米,山洞开始变得宽阔,少年一点点直起腰背,等到走到最里面时,已经有正常卧室大小了。

  少年掏出打火机,就着手机光点燃了中央一团篝火。

  火光亮起,少年关上了没有任何信号的手机。

  “呼……”

  他深吸一口气,在篝火前坐下。

  这是一个面庞棱角分明的少年,大概十二三岁年纪,穿着简陋的粗布衣衫,但却洗得很干净,即使刚才走了这么多路也只是染上了少许灰尘。

  他搓了搓手,难掩心头激动,深吸几口气,才小心地从怀中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蜡烛、符纸之类的事物,并将它们按照一定方式摆放于前。

  紧接着,他掏出腰间匕首,从自己食指上划过。

  他将鲜血滴在蜡烛与符纸的正中,紧接着恭敬地跪拜磕头,低声念诵起未知的祈文。

  声音微微颤抖。

  ……

  “唰”

  篝火中的火焰瞬间熄灭,山洞归于黑暗。

  但仅仅是一瞬,整个山洞重新亮了起来,充斥着幽蓝的火光。

  火光不是来自于篝火,而是来自于少年摆下的蜡烛、符纸,以及他滴落在地的血液。

  幽蓝色的火光不断摇曳,周围灵气疯狂朝仪式正中心那滴鲜血拥去。

  血液燃烧的光芒越来越亮,最终吞没了蜡烛与符纸。

  少年抬起头,狂乱的气流吹得他全身衣服和发丝都在狂舞。

  他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火焰正中,那里隐隐有一条黑色的细线在缓缓蠕动,变长变粗。

  少年激动起来,浑身颤栗,立刻再次磕头伏下,灰尘扑面也毫不在意。

  幽蓝色的火焰中,那条黑线越发明显起来,渐渐不止是一条线,而是分出了四个点,四点也在渐渐拉长、变换。

  “嗷~”

  一声明显不同于任何妖兽的兽吼从幽蓝色火焰中传来,少年浑身一个激灵,克制不住地抬起头。

  在他面前,那黑线已经幻化成了一条真龙,四点便是它的四肢,迷你的真龙在幽蓝色火焰中上下遨游翻飞,好不畅快。

  山洞洞壁上,龙影闪烁。

  少年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眼眶里满是泪水。

  幽蓝色火焰忽然熄灭,橘红色的篝火重新亮了起来。

  在少年面前,蜡烛和符纸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本蓝色的册子静静躺在地上,封面上画着一头游动的真龙。

  《龙在野》!

  少年小心翼翼拾起《龙在野》,真诚道:“多谢王尊,多谢溪枫大人。”

  紧接着,他咬了咬牙,眼里闪过一抹阴冷。

  “等着吧,半年后,原本属于我,属于我父亲的,我会一样一样,亲手拿回来!”

  ……

  煌国,金城郊外,沈向晨别墅地下室。

  陆安人敲了敲门,楚秋打开门,把他迎了进来。

  再次来到这间地下室,已经看不到沈向晨囚禁自己的铁链铁笼了,这些东西都被司察们搬走了,为了抹黑沈向晨,这些东西自然要好好保留起来,不能公之于众。

  至于囚禁楚依的小铁笼小铁链,齐俊在被潘国强关禁闭前已经处理掉了。

  而楚依在那个时候也被暂时带到了别处。

  但现在这座别墅已经重新被司察局收了回去,所有东西都被搬空,开始等待它的下一任主人。

  在还没有人立下功劳能住进这里之前,这里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所以齐俊最后又把钥匙备份了一份留给陆安人等人,让他们等风声过了之后再回到这里。

  考虑到这栋别墅的上任主人是鬼物,恐怕这里会有相当一段时间没人愿意住。

  这反而给了陆安人和楚秋一个绝佳的训练楚依的地方。

  是的,训练。

  既然和溪枫达成了约定,而且一个多月后还有中级修行资格考试,陆安人便不用急着修行,于是就和楚秋商议着,必须要让楚依克服自身欲望。

  这也是陆安人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开始吧。”陆安人看了躲在楚秋身后的楚依一眼,说道。

  楚秋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本已有些念头的笔记本。

  “那是什么?”陆安人问道。

  楚秋把笔记在手里拍了拍,说道:“之前齐俊给我的,好像是沈向晨的日记吧,我这几天看了几遍,确实是他的日记,有很多他克制欲望的经验。”

  “给我看看。”陆安人向前走了几步,想从楚秋手里拿过笔记本。

  楚秋却把笔记扔到另一只手,拦住了陆安人。

  他那双迷人的桃花眼难得地认真起来,说道:“安人,说真的,我觉得你还是不看的好。人都死了,就别再给自己找堵了。”

  陆安人张了张嘴,心中微微苦涩。

  是啊,沈队长的日记会记些什么呢?除了压抑自身欲望的事情外,恐怕就是记录这个世界的美好了吧,会记录他每天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遇到了哪些美好的人……

  而这些,现在去看的话,只会刺得人痛。

  陆安人默默收回了手,一时有些不想说话。

  楚秋没再说什么,将日记在手里翻了翻,然后重新塞回口袋里,转头对贴着自己小腿的阴影温柔说道:“楚依,过来,到我面前来。”

  还是一团阴影的楚依听话地飘了过来。

  楚秋蹲下来,对楚依说道:“楚依,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被世界喜欢的人,一种是不被世界喜欢的人。被世界喜欢的人有的一出生就衣食无忧,有的撞大运一夜青云,他们做什么都要比另一种人容易得多,不只想做很容易,做成功也很容易。而不被世界喜欢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艰难地前行,拼了命地努力,和世界的冷漠残酷做斗争,却只是为了能活着,为了有一天能成为第一种人。在成为第一种人之前,他们只有生存,没有生活。”

  “很对不起,你和我,都是不被世界喜欢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