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种豆南山下岁稔年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贡品”

种豆南山下岁稔年丰 十三南宫 1797 2021.09.08 12:35

  除了王思君和石头,他们后面还有七八人。

  柳青拉着抱着雪见青莲快步去了后院,霜落从树上跳下。

  “我们都没有察觉到这八个人,内功定是在我们之上。”霜落压低声音说道。

  萧雪儿赶忙望向身后,没了青莲他们三个,对盛天使了眼色,盛天悄悄退后。

  “就是接老夫而已,王大人要高这么隆重?!”言正毫无惧色。

  王思君笑了笑,“我是来接言老的,后面的这些人不是我的事。”

  ......

  萧雪儿没再听两人之间的对话,她定定的看着眼前熟悉的人,明明是喜欢的脸,可是那副表情怎么讨厌起来了。

  四周打斗起来,盛地和霜落负伤了。

  “停,我连夜启程回京都。”言正妥协了,“但你要放过他们。”

  王思君拱手行礼,“自然.......言老请上马车。”

  ...

  “还好吗?你们俩?”萧雪儿看着两人胳膊上的伤口。

  “没事,夫人。”

  “小伤而已,姑娘别担心。”

  等石头架着马车走远,王思君看着院子中的人笑道,“陛下有旨,请萧姑娘入宫。”

  “王思君,你.....”萧雪儿气狠狠的看着面前的人,他明明知道所有的事,为什么......

  霜落呛道,“要是不去呢?”

  “所有人都咔嚓。”王思君比了电影里熟悉的动作。

  萧雪儿按下霜落要冲上前的动作,“我去。”

  “夫人!”

  “姑娘!”

  “姑娘!”

  “雪儿!”

  “姨娘,大哥,二哥,你们就在这里,伯格他们会保护你的。”萧雪儿说完凑近霜落的盛天,“你俩帮我护好雪见,找个地方等我,我会出来的。”

  ......

  “夫人。”轩辕颖的陪嫁丫鬟匆匆跑进屋子。

  “怎么了?”

  “夫人.......”丫鬟喜儿凑近轩辕颖说了句话,轩辕颖脸色突变,“真的?!”

  丫鬟点点头。

  ......

  萧雪儿被暂时带去了王思君在广陵的住宅,院子有四五个人来回守着。

  “其实大可不必,你知道我不会武,也爬不了墙。”萧雪儿站在院子中淡淡道。

  “我防的可不是你。”王思君做了请的姿势。

  萧雪儿上台阶走到房门口,“大人,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大人?!”似乎是这两个字太过熟悉,良久王思君抬眼看向萧雪儿,“以前的王思君已经死了,死在冬季从北狄回东夷的路上了。”

  果然,你还是再气那次......

  “把人看好了。”

  “是。”

  ......

  萧雪儿回了屋,王思君去了卧室。

  “夫君回来啦!”

  “嗯。”王思君由着轩辕颖帮他换了简便的衣服。

  轩辕颖撒着娇,“今天是去干嘛了?我一个人好无聊啊。”

  “今天弟媳不是带着侄子来看你了吗?”王思君答非所问。

  “小念念好可爱好可爱的。”轩辕颖从背后抱住王思君,亲昵道,“我们也生一个好不好。”

  “....还是再过几年吧。”听完王思君一如既往的话,轩辕颖的手松开一点附又抱紧。

  “好吧。”

  “公子!”

  屋外侍卫的叫喊声打破了暧昧的气氛。

  轩辕颖松开怀抱,王思君快步走出,侍卫凑近耳朵说了几句,“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训斥完侍卫转身收了脾气,对着轩辕颖道,“有点公事要处理,你先睡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轩辕颖好子还没说出口,王思君已经走远了。

  桌上新添的茶水又凉了......

  “夫人......”喜儿唤了唤坐在桌边发呆的轩辕颖,外面的打更声传来,已经二更天了。

  轩辕颖叹了口气,缓缓起身,“应该是不会来了,睡吧。”

  “公子应该是公务耽搁了,夫人别多想。”喜儿扶着轩辕颖劝慰着。

  轩辕颖没在说话,苦笑了下翻过身子,喜儿灭了烛火。

  ......

  “你不是真的想死。”王思君站在床前,看着穿上的萧雪儿。

  “伤口不要三天碰水。”,府医给萧雪儿手腕缠好纱布,赶忙行礼退下了。

  “你怎么确定我不是真想死!”萧雪儿看着王思君,眼里带笑。

  “你要是想死应该抹脖子......”王思君面无表情,凑近萧雪儿低声说着,“啊!”

  王思君刚说完抹脖子萧雪儿就右手忍痛快速拉过王思君的头,左手固定住他的手臂,狠狠咬了一下肩头。

  王思君吃痛下挣脱开,拉开衣服,看着留下一口牙印的肩膀。“你......”

  “呵!”萧雪儿笑了笑,在王思君揉肩膀的瞬间爬起来到桌前,将茶水倒在右手腕的伤口上。

  “你是真想死!”王思君一手夺下萧雪儿左手拿着的茶壶。

  伤口痛得更明显,衣服上也被撒了一些水渍,王思君力道过大,萧雪儿被推倒在地。

  王思君看着地上脸上带笑得人皱了皱眉,一把拉起萧雪儿。

  “王思君,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萧雪儿挣脱着,王思君握的更紧,萧雪儿被推到在床上,王思君抽下腰带将萧雪儿手举过头顶,腰带绑住左手绕到床边的柱子上,在折回绑住右手,最后固定在床腿处,接着扯下桌布,双脚一块绑在床边。

  “王思君,你放开我。”

  萧雪儿嗓子都快哑了。

  “去叫服医!”

  这大夫也是可怜,还没走回自己房间呢又被叫了回来,重新上好了药。

  “把屋中能挤出水的东西都拿出去!”

  王思君让外面的侍卫将这屋中的花草、茶水、花瓶一律搬到了屋外,自己则再固定了下布腰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