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种豆南山下岁稔年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婚约

种豆南山下岁稔年丰 十三南宫 1917 2021.07.12 18:06

  柳嬷嬷从雪苑回来,厅上坐着的言正忽然捏紧了双手,可以说在场除了看戏的南宫静,其他人都悬着心。

  柳嬷嬷行礼后对着言正点点头,大家就明白其中意思了。

  “哈哈哈,你小子,有眼光。”言恩笑着拍了几下王思君。

  “哈哈哈,应该说是有福气。”言居也走到旁边笑着。

  言正不知想到了什么,“那,今日就选个日子定下来吧。”

  媒婆适时出声,“哈哈,老太爷,今天这日子就很好,订下婚约,至于良辰吉日,有三月初八、五月二十、六月十八这些。”

  “这....未免赶了点。”言正皱眉。

  “不如....六月十八吧,还有四个月可以准备。”王思君来时一斤选好了日子,想着若是萧雪儿反悔也不至于害她名声。

  言正稍加思索,“好好好,如此甚好,来人取笔墨纸砚,婚书我亲自写。”

  小厮取来文房四宝,言正快速写了婚书,看着婚书落成,言居打趣道,“来,侍郎大人,签字画押,哈哈哈......”

  王思君略带害羞上前写好自己名字,言恩上前拿起,甚好,我这就给小妹送去签好字,说着马不停蹄跑去。

  厅中的热闹让萧君兰显得格格不入,今天....明明是自己回门的日子,她...就不能......

  “甚好,甚好......”南宫静笑得开心。

  不一会儿,言恩拿着两副婚书,一副递给言正,一副递给王思君。

  “我看看。”柳姨娘拿过言正手中的婚书展开:“因缘而遇,因遇而识,因识而知,相识相知,彼此愿意,长辈同意,谨于黎朝天宝元年二月初七良缘缔结:王思君、萧雪儿。”

  南宫静摇扇子的手和微笑的嘴角在听到萧雪儿三字落下,急道,“等一下,萧雪儿不是死了吗?”

  厅上众人不明所以看着他,南宫静继续气氛道,“所以说,她活着回来了,还住在言府!”

  “有什么不妥吗?静王殿下。”二嫂嫂金氏疑惑道。

  “你是不是也知道?”南宫静眯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萧君兰。

  萧君兰摇着头,“殿下,我...我不知道。”

  “静王殿下几个意思,当初小女与您情投意合,您上门求取,我厚着脸皮为你们求得赐婚,殿下刚刚的话倒是把我弄糊涂了.......”言正自然猜出了南宫静的意思,这画面自己年轻时就亲身经历过,眼下真有几分身临其境。

  终是大业未完的野心将他压下,“是小婿失礼了。”说完行礼退到一旁。

  热闹的场景在言正让府中小厮将王思君带来的聘礼送到雪苑库房结束,南宫静几次想单独去后院都被言家父子三人拉住。

  萧君兰和柳姨娘、苏氏、金氏聊了一会儿假意散心来到雪苑,彼时萧雪儿正呆呆地站在枯树下。

  “好久不见。”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下萧雪儿,看到来人就想起了言雪归的事情,萧雪儿冷冷道,“这地方不适合你。”

  萧君兰嗤笑了一声,“怎么?不适合我就适合你?!”看着萧雪儿不搭理自个儿,反倒玩着手中的枯树叶,“你最好有自知之明,哪来的回哪去!”这是那天宫宴上秦卿卿送给萧君兰的话。

  “喔!”萧雪儿扔掉手中的树叶,走近萧君兰。

  “啪!”

  萧雪儿用足了力气打在萧君兰脸上,“这是我替归归送你的礼物。”

  “你!”

  萧君兰同样举起手打向萧雪儿,最后却停在了半空,看这情况,准是院门外有人。

  “妹妹...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姐姐....要...”萧君兰标准哭腔。

  “.......”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却又不想被这人使绊子,随着她的哭腔,萧雪儿向一旁老树倒去,谁知用力过度收不回来,脸擦在老树皮上,火辣辣的疼。

  柳嬷嬷端着茶点的盘子晃动了几下,看着地上的萧雪儿,以及眼睛通红的萧君兰......

  “这......”

  。。。。。。

  南宫静如愿见到萧雪儿,靖王妃因身份关系站在厅中,柳姨娘上座,两位嫂嫂坐在一旁,四人的到来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怎么了?这是!”言正快一步拉起跪着的萧雪儿,清楚看到了脸上的擦痕,“怎么弄的!”

  “爹爹,她打我,你看兰儿的脸,都肿了!”萧君兰上前挽住言正。

  言居和言恩走上前皱眉看了看萧雪儿的脸,再看了看萧君兰,左右为难。

  或是觉得萧雪儿不是这样的人,或是感激萧雪儿之前提议扶正她的事情,柳姨娘起身插话道,“我想着咱们都是熟知雪儿的,所以......”

  “夫人这话奇怪,难道我是这样的?!”

  “大家都是一家人......你么两姐妹......”苏氏话还没说完,萧君兰就打断了。

  许是当“久”了静王妃,气势更足,“我和她可不是姐妹!”

  萧雪儿低着头,心里念叨着:哎哟,就像我愿意和你当姐妹一样!......

  “兰儿!?”言正呵斥。

  萧君兰委屈的坐到一边的凳子上掩袖哭泣。

  演戏,谁不会!

  俯身,“言老爷、夫人,若静王妃坚持,小女愿意担责。”

  “雪儿!”言居大声道,因为他知道打了皇家命妇的罪责。

  “好,你愿意担责就担着吧!”沉默许久的南宫静说出了心里话。

  “殿下!”

  “殿下!”

  “殿下!”

  ......屋中言家人齐齐出声,最先是言正。

  “殿下,一个毛丫头,不知礼法,请殿下息怒,老臣自会再府中教导,请....”

  “岳父大人,该女子藐视王妃就是藐视我,就算王妃原谅她,我也是不能原谅的!”此话算是绝了言家让萧君兰求情的路子,萧君兰同样止了抽泣,惊讶的看着南宫静。

  “死了呗!玩脱了......”萧雪儿头低得更低,心里已经骂自己无数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