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种豆南山下岁稔年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重回广陵

种豆南山下岁稔年丰 十三南宫 1707 2021.07.08 12:00

  玉佩晶莹剔透,是上等好玉,中间的鸳鸯更是像活的一样。

  看着看得认真的杜明远,王思君缓慢道,“这是其中一名杀手给的,只是可惜再取更多证据的路上被杀了,我看这玉佩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义父怎么看?”

  杜明远将玉佩放在手心仔细端详着,实在看不出什么,皱着眉头看向外面的院子,十五的月亮高高挂在天空,照亮整个院子,看到这一幕,杜明远脑袋一亮,拿着玉佩走出,将玉佩对准明月,在看向台阶。

  王思君看着义父的神操作,最后在鸳鸯玉佩倒着时,地上印出了两个字的样子,“雪鸳”。

  “这!”

  杜明远收了玉佩,回到厅堂,再绕去祠堂,将玉佩放在自家父亲的空心牌位中。

  “义父,那是什么意思?”

  “雪鸳是当年雪家唯一的女儿,嫁给了言正,婚后带着孩子回娘家却......当年雪家二老中年得女,甚是欢乐,便在雪家别院盖了一个大池塘,也叫雪鸳,还有两个地方就是雪家故居和言家,两处雪鸳所住都是雪鸳。”

  “不是雪苑吗?”王思君脱口而出,杜明远疑惑得看了眼,王思君赶忙圆场,“不是,义父,之前言老寿宴,我去过。”

  杜明远点点头,“鸳、苑同音。”

  王思君明了地点点头,“还有,你不是去过雪家别院了吗?”

  王思君诧异道,“你说的...不会是临江府那个吧.......”

  杜明远点点头,“嗯嗯,此事鲜有人知。”

  “我去时那个池塘已经干了,并没有什么异常,后来这个院子有了新主人......”

  “听说了,那个盛娘子想必是知道里面有什么的,为了安全的住下去,居然能想到那么个主意......”

  是的,萧雪儿当初买下院子就让人贴了榜,招工修缮别院,四文一天,管饭,招的就是那些想找东西的人,果不其然,一天之内就有了两百多人,最后凤凤火火把别院底都翻了过来,什么也没有发现。

  “斯人已逝,雪家后宅已是荒地,多年来多少人明着暗着进进出出,想来东西也不在那,现在唯有言家了。”迅速转过身继续道,“听说言老辞官了是吗?”

  王思君点点头,“是的,找回虐后,他就递了辞呈,陛下一直未应允,出了换女风波,他老人家直接不去上朝了,现在他的女儿已经和静王殿下定下婚约,陛下也就答应他了。”

  杜明远疑惑道,“这次真的找对人了吗?”

  王思君摇摇头。

  “有画像吗?”

  王思君想了想后答道,“我可以画下来。”

  说着两人一起去了旁边的书房,王思君认真画起来,杜明远先倒了杯茶,接过一张画像,惊讶的放下茶杯,“这是.....刘姐?!”

  王思君停下画画的笔,“义父见过此人?!”

  杜明远尴尬的笑了笑,“年轻时见过,现在可在京都?!”

  王思君摇摇头,看着杜明远略微落寞的神色,递过新画的画像,“这是言家姑娘。”

  “像,像她。”杜明远抬着画像使劲点头。

  “义父,在等我画一个。”说着王思君按着脑海中萧雪儿的样子画起来,杜明远凑近看着画像好熟悉,又看看手中的画,遂绕过桌子走到王思君身旁,盯着他手中快完成的脸像,疑惑道,“这.......”

  王思君落笔,放下毛笔,拿起画像,“是不是觉得两人挺像的。”

  杜明远点点头,“这是怎么回事?”

  “我手里这位就是言老从广陵找回的女儿,义父手里的是几月前和刘娘子一同找到京都刘府的,具体之后发生了生么不也不清楚,只是那天刘娘和我手中的人都...没在了....”王思君说道最后认真看了眼杜明远。

  杜明远眉头紧缩,“这事先别管了,我来处理,这几天你好好休息,大年三十那晚我会进京。”

  “是,我明天就回京都准备。”

  “别着急,给他们一点时间。”

  ......

  马车摇摇晃晃,几人走走停停,刚过了广新门,就能感觉到冬天的寒冷了,三人赶忙穿戴好棉衣和披风。

  天气冷,马策划在外面走不了多久就得找个地方歇歇脚,所以等三人到广陵时已经进腊月,入城那天广陵下来场小雪迎接他们......

  入了城中央,两人谢绝了刘新政的马车,准备徒步至不远处的天下第一楼,“到这里就分别了,多谢这一路的照顾。”萧雪儿正说着客套话,顺手拉过一边玩雪的霍云,使了眼色。

  霍云对着萧雪儿笑笑,又对着刘新政假笑了一下,“拜拜!”

  刘新政假意想掐霍云,霍云笑着躲到萧雪儿身后,嘟嘴道,“姑娘,他欺负我!”

  “哈哈。”萧雪儿笑着看了看两人,打趣道,“刘公子过完年要不要邀请我和令堂喝杯茶?”

  “哼,姑娘!”霍云像是生气一样跳到一旁,刘新政也只是红着脸抓着脑袋。

  磨了好一会儿三人才分开,霍云叩开天下第一楼的楼门,还是和去年夏天一样的场景,纪娘子看着面前嘴角干涸的人,痛哭出声。

  “能给我杯水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