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北凉质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 大婚(二)

北凉质子 橘子没熟 2072 2019.09.16 17:16

  陈积和幼笳见面的次数虽然不多,仅仅两三次,但是对她的身高体型还是有印象的。眼前这个女子明显不是幼笳,从她那拘谨的姿势和娇小的身形看,应该就是她身边的侍女素素了。

  他事先并没有预想到有这种事情的发生,不过现在倒也没有什么愤怒的情绪。陈积本来就没对幼笳期望什么,而且这种场面也只是演给被人看而已,只要在别人眼中这身穿红袍的人是幼笳公主也就行了。

  身后的人也都相继赶到,围在一起高唱一些喜庆的祝词,或者念上一些对联颂语。因为这二人身份的缘故,所以在他们嘴里说出来的多是些相对高雅的,上档次的,并没有一般人结婚时的那种“接地气”。

  房间门前的素素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红袍衣角,整个人都好似在微微颤抖。

  陈积对这个脸皮薄到不像话的小姑娘还是有着许多好感的,此时看到她那紧张的模样之后,顿时有些好笑的向她走去。

  “公主,时辰快要到了,咱们这就走吧?”

  他的声音已经尽量轻柔,只不过那素素还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手缩起之后,这才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

  陈积将手停在她的身前,素素的头上即使遮着那五彩锦缎,也依然可以看到。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素素才将那微颤的右手搭在他的手心之中。

  “好了,走吧,哦对了。”

  陈积刚才迈出步子,然后又回过头来,凑到素素的耳边轻声笑道:“不用这么紧张,自然一些,我知道你是谁……”

  素素在听到这话之后直接怔在了那里,她刚才那些紧张的情绪有一半是来自这个原因。公主的话她不能不听,但是如果被陈三公子发现了,那她要如何交代才好?

  现在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只不过陈三公子似乎并没有发脾气。或许这是因为他在此时此刻根本不能揭穿自己,但他刚才的语气显然连半分的不悦都没有。

  难道是……

  素素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心中突然闪过一丝羞赧。之后她才又摇了摇头,心道怎么可能,自己无论在哪方面都和公主差了很多,三公子怎么可能舍好逐次。

  一番胡思乱想之后,素素刚才的那些紧张已经消去了不少,被陈积牵着前行的她在这一刻好像忘记了天还未亮,也忘记了自己只能看到脚下这么一丁点儿的地方。她就那么放心的走着,好像只要有这只手牵着,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无所谓起来。

  施英同还在之前的位置站着,看到此时陈积脸上的笑容之后,他心中的那些鄙视与嘲弄再不掩饰,将种种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他开口道:“世子殿下,美人美意,切莫辜负啊。”

  “哈哈!”

  陈积大笑两声:“那是自然。”

  随后,陈积将素素送到了花轿之上,旁边的声音更为热闹起来,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陈积再次踩镫上马,动作连贯顺畅,没有丝毫的停顿,看的一旁的百姓都微微错愕,每个都是心道这纨绔世子竟然还有这么一手,之前还以为他天天被酒色所蚀,身子早就不行了呢。

  哦,也是,人家可是世子,王府里的进补之物肯定多不胜数,怎么可能和一般的纨绔一样。

  陈积再次下马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微微泛白。

  素素下了轿子,在陈积的牵扶之下跨了火盆,之后便和他一同进了大厅之中。

  当整个洛州城迎来第一道日光的时候,各种宾客开始陆续进府参加这场联姻婚礼。

  身份稍差的,在上礼之后便被下人领到前院入座,像是赵树镜沈成益这等上宾自然是要引到正厅。

  赵通作为知州之子,自然也在这上宾之中。他给陈积祝贺的时候一直都是和颜悦色,和他平时的常用的脸色一般无二。

  至于他送出的礼物也是十分附和他的性格,出手便一鸣惊人。那是一副字帖,王羲之的,贴上的内容也很清楚,是王右军为自己的少子子敬与郗昙之女新婚时所做的贺词。

  陈积之前只是知道王羲之在他前世时的影响力,在这个时代倒还真的不太清楚。不过看到现在众多宾客的眼神之后,他便知道了这幅字帖的价值。

  他之前和赵通并没有什么接触,只是知道洛州城里有这么一号人,之前在自己的大哥二哥去到江宁之后,好像盛名流传过一段时间。

  陈积表达了谢意之后,赵通又寒暄两句便在沈成益的旁边入了坐,没有理会对面那看败家子的眼神,反而和他随意的聊了起来。

  “江宁徐公子前来道贺。”

  正当陈积将目光从赵通身上移开之后,门口又传来了一个小童的通报声。

  “江宁徐家?”

  陈积在瞬间便想到了长嫂本家,以陈徐两家的关系,现在自己大婚他们那里来人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那徐公子年级大概二十七八,长相颇为潇洒,丰神俊朗,一双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般在大厅里扫视一圈。之后他便来到主坐陈觥的前方深躬行礼:“青之见过陈叔叔。”

  陈觥对这徐六神自然也还有印象,当初长子陈稼结婚之时,他就曾经来过这里一次。只不过当时的他性子实在太过跳脱,所以陈觥对他的印象只能算是一般。

  “嗯,什么时候到的。”

  “路途稍远,青之昨日才到的,昨日府上繁忙,不便叨扰,所以青之今日才来拜见,还望陈叔叔见谅。”

  陈觥挥了挥手:“不妨事,你父母近来怎样?”

  “双亲身体安好。”

  “嗯。”

  徐六神知道二人也算是客套完了,然后又是一个躬身之后,这才来到陈积的身旁。虽然只是片刻,但他的双眼已经在陈积的身上打量了一圈。

  “景宣,愚兄现在这儿祝你和弟妹执手相携,百年合好了。”

  陈积的记忆里对他的印象已经基本消失殆尽,不过他还是满是微笑的道:“多谢哥哥吉言,今日还请哥哥在此尽兴,不醉不归。”

  “哈哈,那是自然,想当初你大哥结婚时,愚兄我可是在这里饮了整整一天一夜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