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圣武皇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序曲

圣武皇廷 hawking 4933 2004.03.13 20:37

    大陆历762年深秋。

  天色阴沉欲雨,西方的乌云慢慢地翻滚过来,一时布满了天空,只有远方点缀着零星残雪的阿苏山顶还显露着几片支离破碎的蓝天。

  奥雷斯的皇帝卡洛森双手驻剑,坐在百余米高的山坡上。卡洛森今年已经七十四岁了,穿在身上的亮金色铠甲,如今对他来说已经完全变成了装饰品,显得异常沉重,连动动身子抬抬头也变得十分困难,炯炯的虎目,也已是血丝纠缠,没了半点光泽。

  几名随侍的士兵恭恭敬敬地站在他身后,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山坡下不时地传来阵阵战马嘶鸣声,在那里,奥雷斯最精锐的骑士团--金盾骑士团的两万重骑兵正整装待发。

  三个月前,卡洛森和他的大儿子蒙菲斯分率两路大军悄悄离开帝国都城-- 奥雷斯城,踏上远征之路。蒙菲斯率领着帝国的银星骑士团和铜雀骑士团沿着诺曼河向东走,进军凯亚的东部重镇亚库达;而他则统率帝国的金盾骑士团和铁十字骑士团穿越奎突大平原,直逼凯亚的南部重镇麦卡。一路上他们穿越了无尽的废墟和荒漠,扫荡了善于夜袭的奎突狼人部落,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一天我足足等待了五十年,可为何如今我的心境竟是如此的平静?”

  卡洛森凝望着远处那座巨大的城池,不解地问着自己。

  过不多时,一名穿着奥雷斯正规银色铠甲的骑士纵马驰上山坡。他的年龄大约还不到三十岁,一身雪亮的金属光泽同他漆黑而深邃的眼眸相映成辉,年轻俊朗的脸庞洋溢着某种说不出的英雄气概,令人无法正视。他的左肩甲处绣着醒目的金色战神华尔秋蕾图案——这不仅说明他是一名奥雷斯的神圣骑士,同时也告诉了所有人他的身份——金盾骑士团团长。七年前,当卡洛森授予这位不到二十二岁的年轻人公爵头衔并任命他为奥雷斯最强骑士团金盾骑士团团长时,帝国军中无人对此提出异议,欣然接受了他在军队中的领导地位。这不仅仅因为他是奥雷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神圣骑士,也因为他卓越的领军才能和超凡的智谋替帝国取得的辉煌成就。正像所有人期待的那样,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成为了奥雷斯不败的象征,让整个大陆都为之侧目、折服,无人敢与之抗争,他就是奥雷斯的苍穹之翼——雷格那。巴卡斯。

  卡洛森瞧见他,顿时面露喜色,站起来迎上去问道:“雷格那卿,泰合的援军赶到了吗?”

  雷格那驰到卡洛森跟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说道:“王上,泰合的援军不来了。”

  “你说什么?”卡洛森双目圆睁,难以置信地瞪着雷格那。

  “出使泰合的阿比亚迪伯爵刚刚带回这个让人失望的消息,现正在营地里休息。泰合王乌力足足让他等待了三天才答应见他。他们的首政大臣古扎说:‘王上既然知道兵力不足,何必还要劳师远征?两国虽说是盟友,却没有无故卖命的道理。’泰合的君王乌力也赞同他的观点,不肯派兵前来。臣下窃以为他们想来是害怕凯亚万一打胜了,会对他们适机报复;而我们取得了胜利,他们也从中得不到多少好处。所以才不肯的吧?”雷格那昂着头,坦然直言。

  “混蛋!”

  卡洛森闻言大怒,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抽出长剑,横剑一劈,劈碎了后面的坐椅。愤怒更是像波涛似的一层一层地汹涌上来:“他害怕凯亚,难道就不畏惧我们奥雷斯的强大军队吗?我们奥雷斯的勇士难道比不过那些凯亚猪?当年他落难的时候,怎么不见他说这话?乌力这个背信弃义的混蛋,我是错看他了。”三十多年前,泰合国王乌力的弟弟乌扎勾结权臣,起兵谋反,乌力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下仓皇出逃,带着百余名亲信逃到奥雷斯王都寻求援助。正是卡洛森慷慨地应允了他,亲率八万大军出征泰合。由于奥雷斯具有决定性意义地干预,使得乌力最后能重新登上泰合的宝座。后来,感恩之余的乌力与卡洛森在泰合王都——加萨拜耶铁血盟誓,誓言两国永为手足,世代修好。可是世事难料,人心更是难测,如今轮到卡洛森要他出兵援助,他却反倒翻脸无情了。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难道说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就可以舍弃夕日的朋友了吗?难道说定下的盟约,都是假的,如今都变成了废纸吗?这就是现在的人心啊!”

  卡洛森想到这里,心下更觉郁闷难当,禁不住抛下长剑,仰天叹息。

  “王上,难道说少了那些怯懦的泰合人,我们就什么都做不成了吗?奥雷斯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难道也都是外力使然的吗?”雷格那直视着卡洛森失望、沮丧的脸,再也按耐不住了,禁不住大声地质疑着。

  “这些年来我奥雷斯勇士跨越了无数巍峨险峻之高山,淌过了无数宽阔汹涌之江河,出征远行,平定南方五国,建立起如今绵延千里的庞大帝国,不正是因为有着您的英明决断和麾下无往不利的万千勇士吗?王上,在您的麾下有着大陆上最勇猛无畏的将军和最优秀的骑士团,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忠心耿耿,视荣誉为生命的骁勇骑士。凭借着这样的军队,帝国无须任何外族人的帮助都能够取得辉煌,任何试图阻挡帝国铁蹄的敌人都将为这种无坚不摧的力量所击垮。王上,请让臣下率军攻打麦卡,如若不胜,臣下提着头来见您。”

  “说得好!不愧是我卡洛森最赏识的将军。我征战了大半辈子,又何尝怕过谁了?我们奥雷斯也从来不缺英雄!雷格那卿,每次听到你的这番话,我的眼前就似乎开始闪烁着胜利的曙光。”

  卡洛森被他一席话说得豪气顿生,低头瞧见他仍跪在地上,立刻挥手示意他起来。

  “蒙菲斯那边有没有消息?”

  “已经接到了蒙菲斯殿下的飞鹰传信。他一路势如破竹,率军接连攻克了洛尼贝尔和亚库达,现正在亚库达休整军队,等候王上的下一步指示。”

  “做得好!”

  听到东面传来的喜讯,卡洛森神驰万里,脸色顿时变得开朗起来。他高兴地说:“年轻多好啊!只要前面还闪耀着胜利的光辉,哪怕有着成群的恶龙阻挡,也会毫不犹豫地挥剑砍杀。蒙菲斯不愧是我巴姆雷家的勇士!你传信给他,叫他不要孤军深入,暂时驻扎在亚库达,等我们攻下了麦卡,再行商议。”说到这里,他猛然俯身,剧烈地咳嗽起来。

  雷格那慌忙上前扶着他:“王上,这里风大,您还是到营帐里休息去吧。

  有我在这里,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是啊!有你在,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雷格那卿,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将你带在身边,而不放你出去吗?”卡洛森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缓缓地说,“我老了,战神华尔秋蕾马上就要来召唤我了。虽然所有的人都希望安安静静地死在家中,我却想为了我的圣武之名有个堂皇结局而死在征战的马背上。我希望有个我最喜爱而又最忠心的臣下来为我送终啊!”

  “王上……”

  雷格那听到此处,不觉心中一酸。

  卡洛森微微叹了口气,费力地抬起右手,遥指着远处麦卡高耸的城墙说: “我想你和我一样不会忘记那段历史的吧?三百年前,我们的祖先就是从那里被凯亚人屈辱地赶到阿苏山以南,被迫离开了曾孕育我族千年的沃土。历代奥雷斯王都以此为毕生的耻辱,发誓血偿。我登上王位的时候,也曾指天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踏足于麦卡的城墙之上。我征战五十几年,如今阿苏山以南的广阔土地已尽为我所征服。

  现在我老了,惟有这个誓言却还没有实现。雷格那卿,你的武勇和智谋胜我当年百倍,在年轻一代中没有谁能是你的对手,我的愿望也唯有你来替我实现了。”

  雷格那跪倒在地,大声宣言:“王上放心,臣下定不负您所托。”

  “好!好!”卡洛森用力地拍着雷格那的肩膀,“你若攻克了麦卡,打开凯亚南面的门户,就是可以比肩于圣骑士马西斯的英雄,我将给予你至高的荣誉,升你为帝国有史以来第二位金盾骑士,让你的子孙世代享有公爵的头衔。你去吧,我盼望着收到你胜利的消息。”

  雷格那深施一礼,随即跃上马,飞驰而下。

  驰过一排排穿着一色银灰铠甲的骑士,听着耳边不时传来的战马轻嘶声,全身雪亮盔甲的雷格那,骑在陪伴他多年的骏马‘惊雷’上,英俊的眉梢不自觉地泛起一丝皱纹。萧瑟的秋风吹过,卷起他黑色的长发,露出其下一对深邃的黑色眼瞳,那里也似乎闪耀着激动兴奋的光芒。

  待到他驰回阵中,骑士队伍里早有数人冲了出来。当先一人粗壮彪悍,骑的战马也比旁人的高上一截,身上披着的重甲,严密得仅留出面部一小块肌肤来,手中提着一把巨大的双刃战斧。他是金盾骑士团的副团长格斯巴,也是雷格那的好友。

  “团长,你总算回来了。泰合人什么时候来?士兵们都等得不耐烦了。”

  格斯巴伸臂抱了抱雷格那,粗声粗气的问。

  “没有援军了,我们一切只能靠自己。”雷格那淡淡地回答,“接下来的战事王上已经交给我全权负责了。”

  “那些该死的泰合人,就知道他们靠不住。”格斯巴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愤怒地说,“团长,待我们灭了凯亚就奏请王上前去讨伐他们,让他们知道背叛我们奥雷斯的后果……”

  “这些事以后再说,我们现在还有正事要干。”雷格那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格斯巴,你带着金盾骑士团前行。卡修,传令击鼓。奥哈,让后面的轻重步兵团和魔法师团上前。梵克兰,请铁十字骑士团的卡那克公爵率队保护王上的安全。”他向身边的几位骑士一一分派任务,众人立刻拨转马头,分头行事。

  半个时辰后,气势恢弘的骑士阵营前发出了如雷神击锤般的震天巨响。伴随着阵阵雷鸣,雷格那纵马在阵前驰骋了两个来回,跃马扬枪,高声叫道:“出使泰合的阿比亚迪伯爵带回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背信弃义的泰合人违背了自己的诺言,不肯发兵前来帮助我们,如今只剩下我们自己孤军奋战了。奥雷斯的勇士们!告诉我 ,你们害怕吗?”

  “不怕!”

  两万重装骑兵尽皆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放声高呼。

  雷格那满意地点点头,手中的银枪直指身后。

  “看到你们面前那座巨大的城池了吗?是一血前耻的时候了,穿过那里,我们就能重新踏上曾经属于奥雷斯的土地。我的同胞们,历代祖先的英灵正在天上看着我们,战神华尔秋蕾的胜利荣光会保佑我们,胆怯的凯亚人不敢面对我们,龟缩在城池里不敢出来。今天,我们奥雷斯的勇士将告诉他们这样一个事实,再坚固的城墙也不可依靠,我们奥雷斯的铁蹄没有踏不到的土地,攻不破的城池。而我,雷格那。巴卡斯,作为你们的团长,将点燃你们心中熊熊燃烧的战火,将自始自终冲在队伍的最前沿,带领你们去争取你们所追求的荣誉!我的兄弟手足们,让战神华尔秋蕾和历代祖先的英灵见证我们此时所做出的一切吧!”说到这里,他仰天长啸,掉转马头,当先冲了出去。

  身后的两万重骑尽皆血脉沸腾,士气高涨。他们紧随着雷格那的马尾往前挺进,战马发出愤怒的咆哮,马蹄的轰然响声仿佛震撼着地轴般四处回响,银灰色的甲胄随着马匹的行进发出激烈的碰撞声,让人不自禁感受到一种天崩地裂般的恐怖压力。

  “雷格那卿,一切就拜托你了。”

  卡洛森的耳边传来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擂鼓声,看着脚下一排排的银灰铁甲怒吼着冲过山坡,如潮水般朝远方奔泻而去,他不自禁笑了。

  “阿瓦隆。吉巴科,你这个只懂得依靠前人的无能之辈,你能训练出这样的军队吗?就让我们在麦卡的战斗中见个分晓吧!”

  此时,蔚蓝的天空突然变成了玫瑰色,开始隐约发红了,云彩慢慢地流动着。卡洛森猛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大自然好象根本不理会个人的存在,重复着和昨天一样,和亿万年前同样的静悄悄地运转。

  白云苍狗,岁月如梭。

  卡洛森双手负背,极目远眺。往事种种,如流水般在眼前缓缓淌过。

  继承王位的那天,他骑着父亲的骏马,站在高台之上,忠心的战士高举手中的利剑,欢呼声震天动地。他拔剑高呼:“奥雷斯的勇士们,不要让你们手中的利剑生锈,不要让你们跨下的战马停住步伐。我将要领着你们讨伐整个阿苏山以南,要像雷霆一般踏过那些怯懦的土地,征服那些残暴无知的人民,一个又一个。我要将先祖绘制的苍炎大旗遍插于凯亚的土地上,要让他们用血来洗尽奥雷斯三百年的耻辱……”

  帝国的疆土扩大了何止一倍,麦卡城也指日可下。经过五十余年的戎马生涯,他当年的誓言大多已经实现了。

  “现在就算立刻死了,也可以自豪地面对先王了吧!”

  卡洛森仰天喃喃自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