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乌蒙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鬼打墙

乌蒙记 南海赤子 2111 2019.02.11 17:54

  “要制破神箭首先要找到阿修罗和帝释天的战场,正好平安州就有一个。”赵无疾指向西南,“就在俺姥山。”

  “俺姥山?”

  “对,俺姥山实际上是蛮族的地盘,不过蛮族倒不是大问题,只要是那些掉落的神兵饱含怨念方圆好几十里地都是寸草不生,常人接近不了。”

  许镜听好奇道:“那这些破神箭是怎么做成的呢?”

  “你别打岔啊,我还没说完呢。”赵无疾挥了挥手指头,“我们当然有办法了,我们这里有一种猴子叫做渔猴,渔猴喉咙这里又一个大气囊可以储气道水里抓鱼吃,只有这种渔猴可以去俺姥山周边的地方捡一点神兵的碎屑而已。”

  许镜听搓搓手道:“难怪破神箭这么少,看来这不是个发财的路子啊。”

  “别担心,在平安州我其实有很多财路的,等这次事情过了我就带你去发财。”

  “那也要过了再说啊,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我看那个白衣服的不好对付你到时候往我后面躲躲别老是傻瓜似的往前冲。”

  两人闲聊到了傍晚,方师爷又派人来挖坟了。

  赵无疾看着挖坟的十几个人转眼就把徐立人的棺椁挖了出来,道:“你们这么着急干嘛?”

  领头的中年人道:“启禀赵公子,方师爷说我家老爷中了尸煞如果埋在这里晚上会有麻烦。”

  许镜听问道:“那徐将军的棺椁抬到哪里呢?”

  “抬到后面的老屋里,两位公子,方师爷让你们跟着一起去。”

  许镜听扬手道:“你带路吧。”两人跟着棺椁一路来到了徐家的老屋,只见屋外立着几十个持弓士兵,每个士兵都戴着皮手套,脚边立着一个黑色的木盒。

  许镜听指着这些士兵问道:“无疾,这些兵拿的是破神箭吗?”

  “当然了,你看他们的箭都是用阴沉木的盒子装着的,为了防止被箭上的怨气所伤还要戴着三层的鹿皮手套,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多也只能发五箭。”

  许镜听点点头道:“好吧,看来我们今天是相对安全的。”强打这精神许镜听守了一夜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天亮之后赵无疾一脸疑惑道:“老许会不会搞错了啊,风平浪静的。”

  许镜听揉了揉干涩的眼睛道:“小心点没错,天都亮了我先睡会,有事喊我。”就这样两人小心翼翼的在老屋一直守了三天,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赵无疾已经忍受不住了,在屋子里来回的走动,“老许你看会不会那个白衣服的家伙已经走了?”

  “这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只管守在这里。或许是他看没有机会,躲在哪里窥视我们也说不定?”

  赵无疾直跺脚叫道:“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估计也快了,法明道长和他的师兄就快了,等徐将军的魂魄被放出来就没事了,再等等吧。”

  又等了两天,一个仆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两位公子,不好了,天黑了,老爷的房间进不去了。”

  许镜听听的云里雾里的,“什么?你慢点说。”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那个法明就只能在屋外绕来绕去怎么也进不去了。”

  赵无疾问道:“是主屋吗?”

  “是的,您快去看看吧。”

  赵无疾拔出短剑拉着仆人就往外跑,许镜听不知道什么个情况让士兵们留守带着二十名弓箭手也跟了过去。来到主屋前,只见赵无疾拿着剑已经冲了进去,只是不一会赵无疾又转悠出来了。“卧槽,老许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玩意是法明道长搞出来还是那个白衣服的家伙搞出来的。”

  赵无疾一脸焦急道:“那怎么办呢?”

  许镜听观察了一会道:“你看着会不会是鬼打墙啊?”

  “你别说还挺像的,我进去之后就是团团转啊,要不要让他们射两箭看看?”

  “你就不怕箭射出去又转回来啊?”

  赵无疾道:“那该怎么办?”

  “知道是鬼打墙那就好办了。”许镜听深吸一口气大喊道:“卧槽尼玛。”

  赵无疾吓了一跷,问道:“你干嘛呢?”

  “我在破解鬼打墙啊。”许镜听指着主屋道:“你难道刚才没发现这周围有一些能量在波动吗?”

  “什么啊?”赵无疾挠挠头,“我只感觉到一股阴风。”

  “这就对了,这很明显是鬼打墙。”许镜听拍了拍赵无疾后背道:“那什么也别说了,死马当活马医吧,赶紧撒尿。”

  赵无疾一愣,“撒尿?什么撒尿?”

  “对啊,你没听说对付鬼打墙要撒尿吗?”许镜听一把扶住他道:“别废话,快尿。”

  赵无疾一脸苦相,道:“我今天没怎么喝水,没有啊。”

  “再挤挤。”许镜听解开裤子尿了起来。赵无疾推了推许镜听,“老许啊,我实在没有,你多来点,就当替我尿了。

  许镜听一头黑线一把推开了他道:“你死一边去,让他们一起尿。”得到命令的赵无疾开始组织者仆人和士兵朝主屋撒尿。挤尽了膀胱里的最后一滴水,许镜听抬头看了看,主屋周围的空气就好像水波一样晃动起来。

  “老许,行了吗?风好大啊。”赵无疾和许镜听不一样,赵无疾看不到主屋附近的情况,只觉得阴风越来越大了。

  许镜听看看四周,道:“好像还不行,看来要出绝招了。。”

  “什么绝招?”

  许镜听一脸凝重的说道:“看来只能用你的舌尖血了。”

  “舌尖血?”赵无疾不明所以,“还是我的舌尖血,这有什么讲究吗?”

  许镜听点点头道:“舌尖血至阳,可以破除污秽啊。”

  “那干嘛非得用我的呢?你的舌尖血是阴的吗?”

  许镜听心虚的摸摸了鼻子道:“我不是怕疼嘛,你先来吧。”

  “好吧,我来。”赵无疾咬破舌尖朝着主屋方向吐了一口血,鲜血浮在半空之中闪出点点红光,赵无疾拉了拉许镜听的衣袖,“唔用啊,里来。”

  “我来就我来真是麻烦。”许镜听咬住舌头下不去嘴舌尖轻微的疼痛已经传来了,虽然许镜听也知道就疼一下可就是下不去嘴。“呜呜”赵无疾从后面退了许镜听一下,“马上就好,我酝酿一下嘛,把你的剑给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