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镜师驱魔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说服刘琳

镜师驱魔录 沐夕白 2079 2018.12.07 09:31

  余聪摇了摇头,坚定着内心喝道“不,妖魔邪祟,休想蛊惑我!”

  “啊,臭道士!我要杀了你!”刘琳压着嗓音听起来极其尖锐,并手舞足蹈的想要抓余聪的喉咙。但碍于桃木剑,也只能是抓着手,留下一道道印子。

  “啊!呜!”

  。。。。

  声音越来越小,直到一缕黑烟从刘琳体内钻出。

  “火爆符!”

  又是一黄符拍出!直击黑雾!并身形瞬移至镜前。左手硬生生抓住妄图逃脱束缚进入镜内的恶灵。

  “定!”

  此时不在用黄符,直接一个定字出口即可。余聪手指上血液流淌在恶灵身上,形成定魔符上图案的样子。

  “居然还真可以!”

  本是想实验一番,右手更是早早捏着定身符。

  而后又一脸忧心“这真是太费血了!”不由得心疼自己手上的血液。

  虽然抓着恶灵但不能直接驱除否则这镜中世界也将崩塌,刘琳的灵魂自然无法出来,从而使其成为一植物人。

  “镜灵神,镜灵仙,开鬼门!急急如律令!开镜符!”

  祭出一张黄符,贴于抓着恶灵的左手,并摁向镜面!

  “嗡!”

  整个镜子突然发生震动,余聪手臂也是随之开始一阵酸麻。

  下一刻,意识便进入了镜中空间。

  “咦!没进去?”

  一脸疑惑的打量了下四周,片刻后一副恍然大悟样。

  “原来如此!自我诞生的恶灵!”

  这与原先房间一模一样的格局唯独缺少镜面,这也是唯一可以辨别是否在镜中世界的办法。

  呢喃道“两姐妹,再到这接连遇到自我诞生的恶灵,还真是少见!”

  心中虽有疑惑但也只是匆匆略过罢了。

  床上躺着沉睡的女孩儿,也就是现实中被附身夺去灵魂的刘琳。

  手中恶灵不停地尖叫但却没有惊醒刘琳,一拍恶灵怒斥道“给我安静点!”

  随后附着在恶灵身上的符咒闪了一闪很像配合余聪的话一样给予恶灵惩罚。

  慢慢靠近床边,轻轻用手隔着被褥摇晃刘琳的身躯。

  小声呼喊道“醒醒!醒醒!”

  余聪的声音也只是引得后者眉头挑动而已,并没有真正清醒。

  这倒是令余聪不由得好奇这恶灵究竟使了什么法子。

  “说!你都干了什么?”举起抓着恶灵的手,严声拷打,余聪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条皮鞭抽打在恶灵身上。“啊,不是我,是她自己想要!”

  “说清楚!”

  “啊~她希望她永远不要醒来!”

  “为什么!”

  “她妈妈想让她考上QH大学!”

  放下手“原来如此!”

  薛姨给她的压力太大难怪会诞生恶灵,这样的负面情绪也不奇怪。

  余聪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朝着刘琳开口道“是你妈妈给你的学习压力太大了是不是?”

  一听这话刘琳的眉头又是继续跳动像是赞同他的说法。

  “其实我很羡慕你们这样有父母的人,你要是觉得压力大可以和父母商量,压抑在心中对自己可没好处”

  话落,刘琳睁开双眼,嗔怒道“你父母要是也给你这一份压力,换做是你一样也会奔溃!”脸上挂满泪珠。

  “我还以为我叫不醒这装睡的人!”

  “哼,我没有!”一把拉过被子盖在头上!

  余聪略显无奈“我父母很早就双双去世,所以也没办法体会到你的压力!”

  有些耍泼的刘琳却是放下怒意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的身世!”

  余聪笑道“没事,常人都是有父母相伴的,所以我很羡慕你!”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刘琳对余聪略微有些同情,随即身子从被子里钻出一并坐着,由于是镜中世界这衣物自然还是完整的。

  “你在这有注意到你母亲因为你的异样而感到伤心,担忧吗!”

  刘琳低着头小声道“看得见!”

  “嗯,不过像我没有父母但凡有点事也少有人会真正关心我!我也只能是埋藏于心底!”

  刘琳好奇道“那你没有朋友吗?别的亲人呢?”

  “我当然有啊,因为他们我才能承受打击而不颓废,我不希望看到他们伤心!”

  “那还是你幸运!到现在都没有同学来找过我!更不会有人担心我!”

  “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怎么会没有呢?一听!”示意让其闭上眼。

  “阿姨,琳琳好了吗?”

  “阿姨,琳琳病还没好吗?”

  “阿姨,琳琳怎么还不去上学。”

  。。。

  刘琳眼角逐渐开始泛起泪珠,哆嗦着嘴道“我听到了,这是我朋友!她在找我!”

  “你继续听!”

  之后刘琳以此听见父母因为她生病夜夜哭泣茶不思饭不想,更是看见一副父亲为母亲拔白头发的画面。

  “琳琳他爸,你赶紧找找还有没有,我不想让琳琳看见我这白头发!”

  “哎呦,你别急,这白头发怎么那么多!”

  “唉,忧心啊!”

  。。。

  下一幅画面则是他父亲重病住进了急诊监护室,原因也是因为她的卧病不起。

  看到这听到这,刘琳早已哭成个泪人“爸爸,妈妈!”

  余聪轻轻安抚着刘琳“他们的爱有时太过用力,让你感到不舒服!你也要学会原谅他们!”

  刘琳哭道“我是个罪人!”

  “不!现在你还不是,如若你依旧有自抛自弃的想法那你才会是罪人,届时你母亲也会因为如同你父亲忧心过度而病”

  “那我该怎么办!我不希望他们因为我这样!”

  余聪嘴角微微上扬“那就行过来吧!”一声厉喝。捏爆手中恶灵。余聪抓起刘琳便消失,镜中世界顷刻间崩溃消散。

  “嗡!”

  一道悠长的嗡鸣声,惊醒屋内二人。

  刘琳突然大喊道“啊!色狼啊!”下一刻却想起眼前之人不就是刚才与她谈话的男人。

  “琳琳!琳琳!”薛姨惊慌中挣脱开余聪姨母的束缚冲进屋内,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尴尬的二人。

  “怎么回事!臭小子,你竟然敢轻薄我家姑娘!打不死你!”说着抄起一把凳子便要击打余聪。

  却被一旁的刘琳所阻止。

  “别,妈!他是恩人!”一把抱住薛姨“妈,抱抱我!”

  面对女儿突如其来的动作略显惊愕“那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抱过我!”说着手臂上力量加大几分。

  薛姨眼光飞向余聪,满是感激之色。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