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异常竟在我身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异常竟在我身边

不可言状者

  • 轻小说

    类型
  • 2021.01.01上架
  • 3.37

    连载(字)

36位书友共同开启《异常竟在我身边》的轻小说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

异常竟在我身边 不可言状者 3369 2021.01.01 16:59

  2008年2月29日,华国某不知名城市。

  二月的末尾虽然还不能算春天,但正午时的阳光洒在身上并不会让人感觉到热,反而是一种暖洋洋的感觉。老城区的房子在规划时还是有一定的不足,两栋挂着灰色墙皮的旧式楼房之间只隔着两三米宽的窄巷,更不说巷子中还放着几辆老式自行车,使这本来就不宽敞的小巷看起来更为拥挤。虽然空间已经被挤压得没办法行车,但却是老城区这边小孩子追逐嬉闹的胜地。

  穿梭在小巷之间,两个小男孩正在追逐嬉闹。巷子里各种空纸箱、垃圾桶或者说是老旧的自行车杂乱无章的摆放着,但却完全没有能阻挡他们的活动。跑在前面的孩子脚步灵活,周围的障碍物和零星的路人都被他一一躲了过去,并时不时回头看向后面的同伴。

  “王鹏,快...快跟上,我带你去看我在家找到的个宝贝!”跑在前面的小孩声音有些喘,可能是跑的有一点急,再加上喊话一下子没喘过气来。虽然体力有些许的消耗,但俩人的速度却没有放慢下来。

  “林燕你个小鬼崽子咋着跑慢点,么撞着别个!”被跑在前面的小孩蹭着一下的一个老婆婆看到两人这样闹腾,不禁皱眉开口喊道。

  这俩个小孩左右横跳,虽然没有发生什么碰撞事件,但着实把整个巷子闹得鸡飞狗跳,给原本宁静祥和的老城正午添了一分嘈杂的嬉闹。

  又跑着穿过了几条斑驳的老巷,阳光洒在土灰色的泥质旧墙上,给这片老城区建筑带来了沧桑的美感。俩个小孩也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了下来,看样子似乎是到他们的目的地了。

  旧城区的建筑普遍不高,比起CBD动不动几十层的高楼,这一片的六层居民楼就像个模型玩具一样。层与层之间的间距也不高,再加上小孩正处于好动的年龄,一个大步跨越三四级台阶,俩人没几步就到了一扇防盗门的门口。

  之前那个被街坊叫做林燕的小孩上下摸索了一番自己衣裤的口袋,熟练地掏出了一把钥匙插进了门的锁孔,轻轻向左一拧,就将防盗门打了开来。他将头偷偷伸进门内探了探,然后转头对外面说道:“进来吧,我爸妈还没回家,现在没人。”然后就一溜烟地跑进了屋子。

  虽然老城区的房子普遍不算大,但住下一个三口之家还是绰绰有余的。屋子内和老城区外“脏乱差”的小巷简直是天壤之别,虽然装修并不豪华,但朴素且简约。再加上一看就有人经常打理清洁,从屋外进入屋内的时候就让人感觉一下子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在这个不大的屋子里的一角,有一个小的储物间。储物间内有个接近两米高的柜子,而那个叫林燕的小孩正站在这个柜子前鼓捣着什么。

  只见他环顾了四周一圈,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直到他的目光落在了储物间角落的一个折叠梯上面。

  十几岁的小孩本来就还没发育完全,个子长得还没有手中的折叠梯高。林燕左摇右晃了好一会儿,终于将梯子摆正在了这个大柜子面前。

  借助完全打开的折叠梯可以看到,柜子的最顶端放着一个纯黑色的盒子,盒子上已经有厚厚的一层积灰,能判断出许久没有人打开过了。

  放在柜子上的时候还不觉得,但真当动手拿下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盒子比想象中的要重上许多,对于十几岁的孩子而言还有些许的吃力。就在林燕两只手从底部抬起这个黑色盒子的时候,那个叫王鹏的小孩刚好换上了鞋套进来,找寻了几个房间无果后,总算是在这个储物间找到了林燕。

  “嘿!你在干啥呢,小心别摔了。”伴随着突然出现的身影,王鹏的声音也从储物间门的方向传来。就在林燕回头看向王鹏的时候,盒子的重量外加转头的时候动作幅度过大,导致整个折叠梯开始有些晃动,带动着站在梯子上方的林燕也开始大幅度的摇晃起来。

  “扑通!”一声巨响,林燕整个人摔在了储物间的地上,从储物间的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中揭露了时间尘封的痕迹,倒在地上的折叠梯压在了林燕的腿上,这个黑色的盒子倒是被林燕稳稳当当得抱在怀中,一身衣服也被弄得沾满了灰。

  “咳...咳,你突然进来干吗?还喊这么大声,真是把我害惨了。”林燕将盒子放在手边,左手撑在地上,尝试把压在梯子下的腿挪移出来,右手还时不时得揉一下自己的屁股,好像被摔得不轻。

  王鹏面对好朋友的这幅“惨状”实在是没办法升起内疚这些情绪,没有其他原因,对于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而言,这点事确实算不上什么。看到林燕这幅狼狈不堪的样子他甚至要费尽全力去憋住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谁知道你激动地跟做贼似的,那么大反应。”王鹏走到林燕旁边,“这就是你说的宝贝?看起来不像是什么特别的玩意啊。”王鹏拍了拍盒子上的灰,举起盒子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确定了这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黑色盒子,最多质量挺不错的,不容易摔坏。

  林燕将折叠梯推靠在墙边,从王鹏手中接过这个盒子也开始研究起来,“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前几天听有个客人来家里的时候和我爸妈谈到这东西我才知道的,据说是个啥宝贝,要不我们打开看看?”林燕摸索了半天后发现在盒子下方有个暗扣,通体黑色的盒子确实不容易发现这样的机关。就在说着话的同时,林燕左手抱着盒子固定在自己面前,右手在盒子下方摸索暗扣的打开方式,似乎确实摸到了一个类似按钮样的东西。

  “这下边好像有个按钮,是不是按一下就能打开?”林燕用无名指轻轻地按了下去,这个机关盒虽然看上去放了很久,但这机关却还是特别灵敏。只是无名指刚刚有些许的触感,盒子便“咔嚓”响了一下,可以明显感觉出来,盒子已经打开了。

  就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同时,老巷中嘈杂的声音似乎慢慢安静了下来。随着声音一同发生变化的是正午的暖阳,太阳似乎失去了它该有的温度,从窗户照进来的阳光逐渐变得让人背后发凉,直到变得冰冷刺骨起来。

  林燕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些气氛变化,再看向这个盒子的时候却是开始感觉到头晕目眩,眼前一黑便短暂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储物间的地上。

  站在林燕旁边的王鹏却对倒在地上的林燕没有任何反应,自从“咔嚓”声响起之后,他就是一脸凝重得盯着那个黑盒子,目光随着盒子的移动而移动,就算自己的朋友倒在地上,他也只是注视着那个侧翻在地上的黑盒子。唯一发生变化的是那双眼中的瞳孔正在不断的缩小着,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要被从盒子中释放出来。

  阳光虽然已经丧失了温度,但却还是能提供该有的照明功能。在这冰冷的阳光的照射下,可以清晰的看见盒子底部的暗扣处留有一根极细的金属针,上面残留着新鲜的血迹。在已经倒地的林燕右手无名指处,也残留着细小的红点,似乎在说明着一切。而地上,已经发黄的纸张装订成册的一本像是“书”一样的东西从侧翻的盒子中掉了出来。在众多不正常因素周围,成为了这个储物间里最正常不过的一部分。

  王鹏死死地盯住这本从盒子里掉出来的书,面部从刚开始的凝重逐渐变得狰狞再然后五官开始向面部中心发生扭曲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令人恐怖的事物。而那一本书却还是静静地躺在地上,仿佛周围的一切和它没有任何关系。

  斜射入储物间的阳光照在书本的封面上,封面上烫金色的字体在光的照射下就如同真正的黄金一般反射出更加耀眼的光,那烫金色字体所写的内容应该正是这本手册的书名。

  《THE KING IN YELLOW》

  ————————————————分割线———————————————

  正午的太阳随时间的推移慢慢从西边落下天际,只能在天边留下血红色的最后一抹霞光。

  华国某地

  随着“哒、哒、哒......”的脚步声,幽蓝色的火焰在楼梯间墙壁的火把上摇曳,照出了一道黑色的声影。在楼梯间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地下室墙壁上摆放着的也是与楼梯间相同的幽蓝色火炬,在没有其他照明手段的地下室内,这样的光源突出了一种诡异的氛围。

  在地下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类似祭坛样的东西,其底部是以黄色为基调刻画的一种奇怪的印记,带着一种扭曲的美感,任何一个有艺术细胞的人应该都会沉浸在其中,有种让人着迷于的魔力。祭坛上方是一张挂画像,画的应该是祭坛所祭祀的神明,但和传统宗教信仰不同的是,画中所描绘的是一位身着黄色的破烂长袍,头戴兜帽的怪人,兜帽下的面容却并没有被细致的描绘出来,或者说根本没有描绘。这样一张画像似乎只是在进行某种特征的描绘,而不是像传统祭祀一样的将需要祭祀的对象细致描绘出来。

  在祭坛前,站着一个身穿黄色祭司袍的人正在对着祭坛进行仪式。在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后,他停下了手中的仪式,以不带一丝情感的的语气缓缓说道:“我神的圣物已经解封,我能感觉得到”他从祭司袍中掏出了一块刻画着黄色奇怪印记的石头递向了面前的人,“去吧,跟随我神的仆从,去把圣物带回来。”

  来者接过石头没有说话,慢慢地跪倒在地上,整个身子倾伏在地上深情地亲吻着祭坛底部的黄色印记,那样子仿佛是在和自己的爱人缠绵。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站起身来,没有和黄袍祭祀有更多的交流,直接回头再次消失在了漆黑的楼梯间里。

举报

作者感言

不可言状者

不可言状者

克苏鲁本身就是属于小众题材,这本书来自于我一天突如其来的灵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有成绩,但应该会一直写下去吧

2021-01-01 16: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