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异常竟在我身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走错路了?

异常竟在我身边 不可言状者 3160 2021.01.03 17:00

  长期熬夜的人都知道,一旦人熬夜过了个时间点之后,就不会再觉得困,反而开始感觉更加精神,而已经凌晨四点却还在街上闲逛的林燕,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在酒吧里上班的时候,由于酒吧里人比较多,空气流通难免受到影响,所以是不是感觉到胸闷头痛。一从门口出来,被这凌晨的寒气一激灵,便顿时感觉到整个脑子如同被人将一桶冷水从头上泼下来般的清醒。

  据说每一个学校里都会有流传在历届历代学生口中的校园传说,这些校园传说口口相传,而且往往都带着灵异色彩。其中最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几乎每一个学校在校园传说中都由坟场或者殡仪馆之类的地方改建而来,这给午夜过后学校凭空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氛

  别看林燕学校离着不远就是条商业街,实际上这就是片位置最繁华的地带了,学校本身就在城郊,周围都是荒郊野岭。换个方向再走两条街,还真就是殡仪馆的位置,殡仪馆加上附近一片荒无人烟,导致本校的学生夜不归宿的情况很少,甚至有的学生晚上都只敢待在学校宿舍不出门。

  当然林燕本人是不信这些鬼神之说的。长期在外面兼职到凌晨下班,走夜路已经成了一种常态。学校宿舍十一点就锁了大门,想要等下班回宿舍住肯定是没指望的。

  往往这时候才会发现荒郊野岭也有好处,作为在正宗不过的城郊地带,这一块儿的房价远不及城中心那种令人望闻生怯的感觉。以三叔给的工资,在这附近租个公寓之类的,剩下的钱还能够日常开销。唯一令正常人难以接受的地方是,离学校两条街的殡仪馆,离林燕的小出租屋貌似只有一条巷子的距离。

  对于这种“鬼宅”级别的住所,房东只是给出了个象征性的价格,就算加上每个月的水电,这样的价格换做城中心,怕是连一个厕所都租不到。

  林燕表示,只要价格到位,这些都不是事儿。租了这房子有大半个学期,除了比其他地气温略低那么一点,采光略差那么一点,墙上略潮那么亿点...也能愉快的住下去。

  从酒吧到出租屋,也有个两条街的距离。这是个十分令人尴尬的距离,走路的话大约需要半小时,而坐公车虽然省些时间,但以林燕的下班时间显然不允许。

  其实走出酒吧门口的那条小巷后,之后的路边都建有路灯。华国在国际上向来以基建狂魔的形象出现在各国人民的眼之中,作为其一线城市之一的江城,自然也不会少了这些基础设施。

  林燕一个人悠哉地走在路上,一边向前走一边踩着路灯的影子,就好像小时候放学回家那样。对于回家休息,他其实并不是很着急,明天的课都是安排在下午,早上的时间刚好可以用来补觉。

  半个小时的时间也不算太久,但当林燕站在出租屋小区门口的时候,却是愣住了神。虽说基础设施都给你修到位了,但这停电停水多来两趟可是在吃不消。眼前整个小区是一片漆黑,如果是说这偏远郊区的小区没有几户人家,或者说太晚了都已经入睡了的话,但那从小区门口开始截然而止的路灯无声中就在透露出些什么。

  一丝丝诡异且不安的气氛从整个散发不出一丝光亮的小区迎面袭来,这一片纯黑的无光地带就仿佛一张噬人恶魔的巨嘴,每一个走进小区的人都难以再看到他的背影。

  现在时间已经将近凌晨四点半了,连月亮也早已下班回家,而太阳,还在做每天上班前的准备工作。如今的周围,只有背后的路灯能提供最后的光亮,天上一颗能发亮的星星也看不见,正好是一天中最黑的时刻。

  林燕扣了扣脑袋有些头疼,倒不是被眼前的诡异气氛吓住了什么,这种破地方停电的事一个月总得有那么四五回,林燕已经司空见惯了。但很少有人知道林燕的一个小秘密,其实他有一定程度的夜盲症,自从小时候那次意外之后,他的眼睛在无光的情况下就根本看不清东西,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是夜盲症,但也吃了很久的维生素A和其他治疗方法,却始终没有什么作用。

  虽然在现在社会这样的环境下,晚上灯火通明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影响,但遇到这种突发事件的环境还是会让他一下子感到头疼不已。

  看着手上经过一晚上的鏖战,已经停止工作了的手机,再看这仍然完全没有出来要从东边出来的意思的太阳,林燕不禁陷入了沉思。看来用手机开电筒是没戏了,要等天亮还不知道要多久。就算是刚被夜里的冷风吹得激灵的林燕,也渐渐感到一丝丝的困意袭上大脑。没办法,也只能凭着记忆力的路摸黑回家了。

  虽然因为夜盲症的原因不是很看的清路,但短短从小区门口到家里的几百米路应该不会出错的吧?林燕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插下了一幅迎风飘扬的旗子。

  “应该是这样走没错,先走过这个路口然后左转,第三个单元楼拐进去就行了。”林燕小心地边摸索着边向前慢慢挪移着。

  从小区门口到林燕的出租屋实际距离不超过500米,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话要不了几分钟。但林燕现在觉得,这500米的路,甚至比平时五公里都漫长。手机已经没电了,他又没有带手表的习惯,现在的他看什么都是一片模糊的样子,就好像在被一团漆黑而诡异的迷雾笼罩着,无法摆脱。

  越是摸索着向前慢慢行进,林燕越是感觉有些不对劲起来。从小区到出租屋的这段路似乎过于漫长了,就算没有能记录时间的设备,但生物钟告诉他现在肯定过去了不止几十分钟了,他走的这个路却完全没有任何到达路口的意思。按照常理,现在天都应该已经朦朦亮了,但周围的环境和刚刚相比却还是没有发生变化。

  就在林燕察觉到什么不对的时候,他慢慢感觉着自己前胸、后背和肩膀两侧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围住了,一种强力的压迫感从胸口处开始涌上心头,就像被人用手掌用力按住了胸口一样,而由压迫缺氧应该加快的心跳反而像是被什么东西强行压制住了,保持着低频但沉闷的跳动,但这个频率却似乎在变慢,越来越慢。

  “咚...咚....咚.....咚......”这个时间本来小区就没有什么人,再加上是郊区,来往的车辆也少的可怜,周围没有什么虫鸣鸟叫和车水马龙,只剩下林燕越来越慢的心跳声,就在这心跳不停跳动的同时,仿佛周围的一切失去了时间和空间的联系,随着这声音却越来越大,这整片黑色迷雾中似乎其他事物都不再存在,只剩下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越来越低频率的心跳带来的后果开始出现。这种频率的心跳明显不再能够满足身体的供血需求,林燕渐渐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脑袋也像是顶了一个千斤重的秤砣似的开始往下栽,而之前慢慢向前挪移的脚步也开始变得好似绑了个沙袋一样,用尽全力也再难以向前迈出一步。

  林燕强撑着身体和大脑的双重不适开始思考起来。在他二十年的人生记忆中,从未有过如此古怪的事情发生,明明是好好的走在小区回家的路上,却突然变得像个重病在身的病人一样身体机能出现问题,他决定下午要鸽掉学校的课,去医院做个检查,看看是不是熬夜兼职惹的祸。

  严重的缺氧开始导致视线变得更加模糊起来,和之前夜盲状态完全不同,林燕的清楚的感觉到,这是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征兆。就在林燕双眼再也无法支撑眼皮的重量的时候,仿佛事件出现了一丝的转机。

  从正前方发出的一缕光束照在了林燕面前,这缕光如同一柄能斩开一切魑魅魍魉的利刃一般,所照到的地方那些诡异的黑色迷雾就像是遇见了自己的天敌似的开始了退让。随着包围在周围的黑雾慢慢退去,那种难以描述的压迫感逐渐从心头消失,心跳和呼吸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状态。

  林燕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这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和诡异,他实在不能确定现在到底是不是还处在危险之中。

  环顾四周,周围那要命的黑雾还没有完全散去,而是刚好退到了光所照射不到的地方,回头向身后看去,入眼的仍是那看不见轮廓和边际的一片雾海。但有一点林燕可以确定,那就是现在他所在的位置,绝对不是什么小区门口到回家的路上,而是一个从未在他认知中出现过的危险地带。

  林燕左手撑着地面挣扎着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虽然现在还对刚刚差点命归黄泉而心有余悸,但很明显现在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能安心休息的“安全屋”,身后的黑雾如同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旦这一缕不知道来自何处的光消失殆尽,那么这无尽的黑雾必将再次将他包围起来。

  现在看来,唯一的出路就是顺着这缕光射出的方向,去寻找一个安全的出口去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该死,明明只是回一趟家,为什会遇到这种怪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