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异常竟在我身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乌托邦还是桃花源?

异常竟在我身边 不可言状者 3779 2021.01.04 17:00

  林燕强忍住身体的不适,顺着光线照射过来的方向慢慢靠近。越向光源处靠近,周围的黑雾也就越来越稀薄,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光的来源似乎也能逐渐看得更清晰了。那是一个洞口,光是从另一边穿过这个洞口照射过来的。

  先不讨论为什么在回出租屋的路上会出现个洞口这种奇怪的设定,身后的这片要命的黑雾已经对林燕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产生的巨大的打击,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个没有鬼东西的地方再谈其他。

  光能从另一边穿过来,说明这个洞是个能通往另一边的通道。现在这个情况下,无论另一边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在等着,但总比留在这个黑雾环绕的地方等死的好。

  对于是留在这个不知名的位置等待救援,还是从这个洞口穿到洞的另一边寻求自救,林燕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考虑。对于他而言,既然已经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了超自然事件,那么有救援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他不知道超自然事件在不在警察叔叔的管辖范围,但他能十分肯定,这片黑雾如果不会消散的话,来多少救援的人都是白给。

  抱着只有一条路可走的想法,林燕弯了下腰进入了这个洞口。这个洞口并不算大,作为人群中不起眼的小透明,林燕的身高并不出彩,只得一米七八左右,但就是这样,在进入这个洞口的时候还是要刻意弯一下腰,免得被撞到头。

  进入洞口后林燕才发现,这条路只有不到一米宽,配合着这个高度,只能让一个人并不是很舒适地通过。周围也是一些没有被修整过的石壁,坑坑洼洼的还有些棱角,更像是条天然的通道。

  又向前走了大概十几米的距离,石壁开始变的宽阔起来,不仅高度变得能直起腰来走路,甚至能在这样的通道里放下一辆五菱宏光。

  但这样的变化却并不能让林燕的心情放缓下来。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一路相前走,也没有手机能给他高德地图导航一下前面是什么地方,对未知的恐惧一直环绕在他的心头无法离去,而那一缕光虽然能驱散黑雾带来的危险,却对已经扎根在心中的恐惧无能为力。

  林燕一边时刻注视着周围的动向,一边继续向前行进。整个通道似乎是一条笔直的,并不像一般山洞里那样错综复杂。只是又向前走了几步,就只见前方的光亮变得更强了,一个通往另一头的洞口就这样出现在了林燕的面前,仿佛在告诉他脱离危险指日可待。

  强行按下心中冲出洞口逃离黑雾威胁的念头,林燕一步步小心地向洞口靠近。在这样一个未知且充满诡异色彩的地方,说不定出了洞口又是什么新的致命危险在等着他。

  当林燕左脚先一步迈出洞口的时候,长时间处于昏暗中的眼睛因为受到外界光源的影响而一下子有些睁不开,但仅仅过了几秒,林燕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了。

  如果记忆没有出现混乱,那么他进入小区的时候时间也不过凌晨四点半,那时候天还没亮,周围一片漆黑。而现在,一轮太阳正高悬在正空中,垂直的光照带了的不仅是光明,还有温度,就连地面上层的空气都开始有些许的扭曲起来。

  虽然之前的遭遇让林燕对时间的认知出了亿点点小差错,实在是生死关头感觉就是过了一个世纪。但想来一切发生的时间也不会太久,毕竟如果当时真的在黑雾中窒息了太久,那么估计现在就只能看到的是一具躺在地上面目狰狞的男尸了。

  现在这个地方的时间和出事前的时间就已经完全对不上号了,明明应该是刚刚蒙蒙亮的天,却现在已经艳阳高照。既然不是时间出了问题,明眼人一眼也能看出这根本就不是出租屋附近的任何地方。林燕的学校虽然在郊区,但周围却也是一片工业园区,以现在放眼望去都是如同青青草原的绿化水平,除了蓝天、白云,甚至还能看到不远处有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以及溪边的一片树林。这样的好风光在江城可实属难得一见,深吸了一口和城市中饱含汽车尾气不同的24K纯天然空气之后,再用手摸了摸自己口袋里那个早已没电而化身板砖的手机,林燕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迷路了。

  幸好作为贝爷的粉丝,林燕表示自己有丰富的视频野外求生技巧。他从视频里学到,如果在野外迷失了方向,要想活下去,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水源问题。刚好在目光所能及的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于是他决定要去那里先勘察一番。

  一边向着小溪边走去,脑子里一边想着接下来的救生步骤,就在林燕脑子超负荷运作的同时,也是走到了刚刚看到的小溪边上。

  溪水就如同之前从《小石潭记》所读一样“溪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似乎每条鱼的鳞片都清晰可见,太阳光照在流动的溪水上闪闪发光,与刚刚在生死边缘挣扎相比,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而林燕的脑内风暴已经快进到用鱼骨制作成武器进行捕猎,此时从顺流方向一闪而过一道光束照在了他的眼睛上,将脑补过度的他从自己的脑内世界拉了回来。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但可以清楚地判断出那应该是什么东西反射的太阳光到了自己脸上。说不清是直觉还是什么其他,但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告诉他,应该过去看看。

  一路沿着水流的方向,可以避免到时候迷路带来的困扰,这也是林燕看视频学来的求生技巧。

  自从走出了那个山洞之后,林燕就再也没有感觉到之前在黑雾中的那种心悸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无比的放松和自在,就和回到了家一样。所以说是野外求生,但其实这个地方山清水秀的,溪水看样子应该可以直饮,溪里还随处可见鱼在来回攒动,不说和真实的求生环境比,就连贝爷的记录片也比这里的环境要苦上不少。

  能靠反射的太阳光照到眼睛,想来距离也不会太远,林燕只是向前走了一小段距离就发现了要找的东西。那是一块已经黯淡到失去光泽了的金属制吊牌,用一根粗麻绳挂在了溪边的树上,穿在吊牌上的麻绳已经有些脱线和风化的痕迹,这块金属牌就像那秋风中挂在树上的最后一片枯叶一样在桃树枝上摇晃,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从远处看,阳光照在这金属牌上,随着牌子的晃动而将光线反射到不同的方向,使得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可以看到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被挂在了溪边的树枝上。

  等林燕真正走到了这棵桃树下的时候,他才完全看清了这个东西的完整面目。这是一块银色的金属制指路牌,只是用肉眼观察就知道应该有些年头了,很难辨别出具体材质。挂在树上风吹雨打得,大部分金属牌上刻字的内容已经模糊不堪,写在吊牌上的内容也已经看不清了,只能从那些轮廓还比较清晰的地方认出一个不确定的地名和一个指向前方的箭头。

  “乌...邦?”林燕看着这个古董玩意陷入了沉思,作为一个刚刚经历了高考洗礼的文科生,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传说中的空想之地“乌托邦”。也不能说林燕脑洞大开,只是刚刚经历了一系列非正常事件之后,他觉得对于现在这种场面已经不能用正常逻辑去思考了。

  乌托邦,传说中的空想之地,仿佛一切象征美好和期望的词都能用来形容这个地名。看着这周围与自己出租屋附近的拾荒地截然不同的山清水秀,林燕越来越觉得这样一个地方似乎叫做乌托邦也并无不妥。

  顺着指示牌所指的方向看去,前方不远处好像真的有几栋若影若现的平房。林燕心里一喜,他原本都做好了荒野求生的打算,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找到了传说中的乌托邦,既然还有人居住的话,那么说不定能在前面的地方找到愿意帮忙拿手机定位一下怎么回去的好心人。

  想着终于发现了破局的关键,林燕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向指示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周围恬静安逸的环境将之前所遇到的恐惧似乎已经消除了不少,一路上除了林燕踩在溪边的芳草地上发出的声音外,只听得虫鸣鸟叫,如果不是这次来实属意外没做准备,那林燕还真的想在这里多待几天就当郊游了。

  越是往前走,溪边潮湿的泥土地中留下的人类足迹就越是明显,甚至开始出现了有来溪边游玩的旅人用石块搭建的临时灶台,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就在前方不远处就应该是一片人类活动比较频繁的区域了。

  果不其然,一面由河卵石粗制砌成的石墙出现在了林燕的眼前,石墙不算高,只得七八尺高,看起来也没有经过特别的修整,但这些暴露在外的石头也被风霜打磨的光滑,看得出来是有些年头了。

  就在这被围住的石墙内,看的出来是一个并不算小的村落,这里所在的地方应该也只是村子的一个出入口罢了。从林燕现在的位置看去,村子里似乎确实还有不少的人在走动,就在石墙边上还有一位老人家拿着一把那种由枯秸秆做成的长柄扫帚,正在默默地打理着村口的清洁。

  林燕看到前面出现的村庄,算是安了安心,他已经一整晚没有闭眼了,之前精神紧绷的时候还刺激地睡意全无,现在好像找到了一个能稍微休息一下的地方,顿时一阵睡意涌了上来。林燕向村口的方向大步走去,他现在只想找到休息和给手机充电的地方,然后能找到回家的方法,要知道,如果连着几天不请假就旷课旷班的话,这后果他可担当不起。

  林燕刚走到村前几十米,还没有到村口的时候,正在扫地的老人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慢慢抬起了头,左右看了看,当他看到林燕的时候,先是一脸诧异的,似乎对林燕的出现感到特别的意外,但看到林燕并没对他的目光关注作出反应时,却又是释然了。

  “咳咳,小伙子,你又是从哪一年来的?”老人家的声音传到林燕耳中,听起来老人家这个年纪还是无比的健朗,中气十足。

  “那个,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跑来的,我这边迷路了,老人家您知道这里叫啥名吗?我看刚那边有个牌子写的乌托邦是这儿吗。”老人家问的这句话实在是让林燕摸不着头脑,这老头是不是脑子有点痴呆,还是说这个乌托邦与世隔绝完全不接触外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哪怕是手机充电也没戏了。

  老人家听了他的话,只是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没再作出回复,然后伸出右手指了指身后村口上的牌匾。林燕向着老人家手指的方向抬头看了过去,这牌匾上用的是黑金色的行书写着的三个大字,“桃花源”。

  “啥玩意?我咋就到桃花源了呢。”这是林燕看到这牌匾后脑子里蹦出的唯一的一个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