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交心二

复兴之路 wanglong 4126 2015.09.04 07:27

  跟赵庆民谈话不久,郭涛找上门来,陶唐与这位名义上的第三把手深谈了一次。之所以说郭涛是名义上的第三把手,因为就实权而言,他比不上李、韩、骆,甚至比不上刘秀云。

  郭涛是晚上九点半来小招的,当时总会计师韩志勇在。看到郭涛过来,韩志勇便起身告辞了,他对郭涛说:“我是向陶总汇报审计结果的,郭主席来肯定有要事,我就不打扰二位领导了。”

  “审计结果出来了?”郭涛很关心此事,因为本次审计不同于正常的离任审计,而且,时间比郭涛预想的要短。

  “初步出来了……一些情况需要提前向陶总报告……在定稿之前,审计组肯定要向二位领导通气的……”恰巧遇到郭涛令韩志勇有些尴尬,这份事关重大的审计报告他有责任向监事会主席报告,而且应当在向陶唐汇报之前。因为从来不把监事会放在眼里,韩志勇习惯地略掉了这个应有的程序。

  按说总部审计组是应当由监事会接待的,也是因为习惯,这次还是由韩志勇对口接待并组织提供审计组需要的账目和资料。

  “哦……”郭涛并未多说什么,和韩志勇握握手,目视其离开。

  “这么晚打扰你,没影响你休息吧?”郭涛在沙发上坐下来,“别麻烦了,晚上我不喝茶。”他对为他沏茶的陶唐说。

  “破次例吧,没那么邪乎。咱们这个年龄睡眠不好的,要么是体质太弱,要么是心理压力太大。我晚上常喝咖啡,从来没有失眠的现象。”

  自陶唐上任,郭涛还是第一次来陶唐这个临时性的“窝”。这是一个豪华套间,外间是会客室兼书房,跟宋悦在的时候布置有所不同,家具也换了,原先是黑色的皮沙发,现在则换了套浅棕色的。

  “您好像不吸烟?”陶唐看郭涛把玩着茶几上的烟盒。

  “我不吸烟。”

  “从来不还是后来戒了?”

  “从来不。”

  “我是后来戒的。还是戒掉好啊。”

  郭涛把那盒软中华扔在茶几上,“你应当下个戒烟令,瞧这屋里烟雾升腾的,老韩抽了多少啊……”

  “因为抽过,所以理解烟民的感觉。”陶唐把茶杯往郭涛跟前推了推,“正想着找你聊聊呢,心有灵犀啊。”

  “出来遛弯,看到你屋里灯亮着,就上来了。审计结果是什么情况?”

  陶唐笑笑,“这我就得批评你了。你是监事会主席,完全应当第一时间掌握情况啊。而且,审计部是你管的部门。”

  陶唐的本职是董事长,是红星这一大摊子国有资产的最高监管人,他这么说郭涛,还真占着理。

  “你批评的对。我接受。”郭涛叹口气,“一来呢,我对财务知识掌握不够;二来呢,说是我管审计部,不过是挂了个虚名罢了,业务还是老韩在管。”

  “这怎么可以?审计部怎么可以和财务部合流一处?这不是猫鼠同笼吗?”陶唐诧异道,心里不免升起了对郭涛的鄙视。

  “陶总,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

  “等等,在谈及正题前,我简单转述下韩志勇的报告吧。审计组认为,红星存在着严重的潜亏问题,数额惊人。我有些发愁如何办了……”

  “有多少?”

  “估计不下八个亿!”

  “有这么多?”郭涛大吃一惊,“看来我也该打辞职报告了。”

  “郭涛同志!”陶唐正色道,“大家都辞职了,谁来做工作?嗯?你是老同志了,在红星的名声很好。现在要做的,是如何挽回损失,绝不是辞职了事!审计组尚未与我交换意见,这个我不能催,只能等。按照韩总所讲,潜亏主要集中在存货和对外投资两个领域,另外,管理上的漏洞很多,一些还很严重……”

  “韩志勇也要负很大责任。如果不是这个结果,他不会主动向你汇报的!”郭涛愤愤地说。

  “老郭,我不想先谈责任。至少不是现在。我想,责任还是交给上级来认定吧。我们要做的,是努力减少和挽回国有资产的流失。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就是带领公司走出困境,这才是我们的职责。搞好红星,关键在我们这个班子,最关键的是我们仨,你,老赵,还有我。现在我感觉到很困惑,老赵似乎毫无斗志。你呢,更关注红星腐败问题,本来这没有错,你还兼着纪高官嘛。郭涛同志,我一直想跟你谈谈心,你说过红星的稳定是当务之急,其本意是想把反腐深入下去呢,还是暂时放缓追究?让涉嫌杨宋案的两级领导安下心来?”

  这是很诛心的话。

  郭涛一听就急了,“陶唐同志,我以党性和人格发誓,我郭涛或者有失察和渎职,但绝无贪腐问题!我郑重声明,你可以组织对我的调查,哪怕我有一块钱来路不正,甘愿接受组织的任何处分。”

  “你这样讲是不合适的。第一,我不能组织对你的调查;第二,红星公司需要的是尽职尽责的监事会主席和纪高官,不是急于撇清自己的人。”陶唐毫不客气。

  郭涛呼呼喘着粗气,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

  “郭涛同志,我的经历教给我很多东西,在某种特殊的环境下,一些岗位确实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比如你这个监事会主席兼纪高官就是这样。现在阻碍你发挥作用的人已经被组织调查,受到了党纪和法律的惩处,谈过去已经没有意义了。审计报告所披露的问题,总部领导早有预料,并不是什么突发情况。公司两位现职领导出了问题,而且有一位是主要负责人,公司没有财务方面的问题反映出来才叫不可思议呢。现在我要说的是,以后我们怎么办?我认为办法有很多种,唯独不是辞职。郭涛同志,我在盛东的工作受到了总部的充分肯定,但我反思在盛东的工作是有很多失误的,其中最严重的失误是在用人方面,我在盛东建议调离和撤职了三个公司领导,撤换了近百名中层,这种做法看似痛快,后遗症是很大的。比如现在,你、老赵,都是红星的老领导了,对于红星的了解比我深得多,你们撂挑子了,让组织上派新的党高官和监事会主席来,你认为好吗?三个对公司一无所知的主要负责人能号准红星的脉?瞎胡闹嘛。”

  郭涛揉了揉面颊,“你批评的是。是我过于爱惜羽毛了。”

  “下面该怎么办?还要依靠你们两位嘛。我前两天跟赵书记谈心,说只要我们三人齐心协力,步调一致,班子就不会有大问题。班子稳定了,中层就稳定,中层稳定,职工就不会乱。我们讲一切依靠职工,但具体的工作还要依靠组织嘛。你总不能让职工自己管理自己吧?那才是最大的不负责任呢。郭主席,我是这样想的,首先我们三个要在总的目标下各负其责,再不能走宋悦的老路了,害人害己嘛。我管经营,老赵管党务,管组织宣传,你呢,管好监督,管好纪律。这个搭配不是很完美吗?当前的总目标是什么?就是想方设法把经营促起来,把经营指标完成好。不然经营垮了,咱们把干部队伍整顿得再干净有什么用?所以经营是大局,其他工作暂时只能服从这个大局,不能舍本逐末。我绝不是说监督不要,纪律不要或者党建不要,恰恰相反,这些是我们搞好经营的重要前提。事实已经证明了,宋悦总想搞一言堂,党务、监督和纪检荒芜了,经营垮了,班子四分五裂,他也没实现一言堂呀,李珞就不买他的账嘛。所以,这个错误咱们无论如何不能再犯了。过去的问题,宋悦要负主要责任,老赵,还有你,也要负点责吧。以后呢,责任就要我们三个背了,出了问题不好怪别人了。我真心希望红星从此不再出杨、宋了,行不行,要看咱们三个做得如何了。从现在起,老赵要抖擞精神把党建宣传抓好,你呢,要把监督体系重建起来,我努力把经营抓起来。我是班长没错,但我也要接受你的监督,监事会有权对经营的每个环节了解并监督嘛。我这可不是觉悟高,我是为了我好,假如老宋有这个觉悟,他就不会被双规了。”

  陶唐讲得很诚恳,至少郭涛听上去有这样的感觉,“陶总,您这样讲,我很感动,也很惭愧……您说得对,我完全赞成。”

  陶唐微笑着,“我有个基本判断,在目前的产品结构下,公司规模不搞到100个亿是绝对不行的,资金紧张状况不能得到缓解,员工的薪酬福利不能得到保证,新产品、新市场的开拓都会受制于资金问题,结果就是把我们仨彻底陷入事务性泥淖,彻底做了维持会长……所以,任何问题都不能冲击这个大目标,我认为这就是红星最大的政治!我再说得明白些,就算某个班子成员存在严重的违纪问题,假如他牵涉到经营目标的完成,我们也要先放一放,即使对冯世钊同志,我也是这个态度。当然,这个话不能公开讲,只能对你,对赵书记说说。”

  陶唐在说这番话时心里在想,见鬼去吧,最见效快的就是杀人!摘掉一两个重量级人物的乌纱帽,局面立即就活起来了!但他不会像在盛东公司了,突破口的选择非常关键……

  “我理解。您说的是对,我的责任很大。不过……”

  “辩证法的伟大之处在于,看问题从来不能单面看。”陶唐笑笑,“任何问题都不能绝对化,对吧?如果就有人不顾大局,视党纪国法和公司的制度为无物,那我们也没有办法,该查就查,该撤就撤。其实,离了谁也行,没什么了不起。我这人从来不信邪,过去盛东有个副总牛逼的很,总觉得离了他不行,结果呢,嘿嘿,俗话说得好,死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工作不仅没受到影响,搞得反而更好了……郭主席,我想和你谈的是干部管理问题,前几天我在会上讲了,算是出了个题目,我跟书记也谈了,总的感觉是我们厂干部的作风存在很大问题,这次调查问卷也集中反映了,你抽空一定要看看那些卷子……干部作风如何转变?大而化之地抓怕是不行。中央提出八项规定和整顿四风就很具体,我们不要等总部了,可以先试着动起来,我想这样做总不会犯错误或者走弯路吧……党委和纪委在中央的总要求下要出台一些有针对性的、具体的、操作性强的规定,搞上那么几条或者十几条,对两级班子做出刚性约束,不仅要管八小时以内,还要管八小时以外……我注意到,招待所一天到晚饭局不断,究竟有没有不该吃的?不好说。职工最烦这个了,不妨就从这方面入手,强制性地制定那么几条,让职工看到我们的诚意和变化,从而提振职工对班子的信心……”

  “我们想到一起了!”郭涛对公款吃喝一向深恶痛绝,他在这方面是过得硬的,班子成员中,他的业务招待费是最少的,所以他立即响应,“陶总,有您的支持就好办了。过去总是说招待也是生产力,简直胡说八道。但一把手那样,我们能怎么办?我在会上提了,没人响应。”

  “先立制度吧,没有制度就不好管。除了刹住吃喝风外,我希望你牵头组织审计部、财务部等单位,对公司二级单位的库房进行一次盘点,一来盘活存货,缓解资金的压力,二来查找并堵塞管理上的漏洞……”

  “行。我尽快组织。”

  陶唐和郭涛的这次谈话进行到很晚。与赵庆民的谈话不同,陶唐更多是布置任务了。郭涛的态度比较积极,完全响应。陶唐感觉到郭涛还是想干事的。他来厂半个多月了,没有听到任何关于郭涛腐败的传言,这是他倚重郭涛的前提。但他觉得这位监事会主席有些“空”,而且威信也不高。大概他的“空”正是其威信不高的原因吧。其实赵庆民也一样。陶唐目前最头疼的是没有非常得力的助手,但这个却不能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