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吕绮和范永诚

复兴之路 wanglong 3249 2015.07.22 18:36

  陶唐提前五分钟进入信访室的时候,办公室主任张兴武、信访办主任姚秋发及两个上访者已经等在那里了。显然,信访室刚经过了清扫,瓷砖上水迹尚存。

  “我们没想到你真的会来……”黑脸膛板寸头的高个子说,“行,你是个说话算数的人。”

  陶唐并未在意那个人的语气,他坐了下来,掏出笔记本和笔,“你们二位叫什么名字?我们先认识一下吧。”

  大个子叫吴桂生,动力公司外线电工;小个子叫张荣,物业公司锅炉房锅炉工。

  “我们说的是一件事。”张荣的嗓门很大,“厂长,我们要向你反映孩子进厂的事,你要给我们工人子弟做主。”

  陶唐点点头,“那就说吧,怎么个情况?”

  事情其实很简单,张荣和吴桂生的孩子都是去年大学毕业,想回厂就业,被卡住了。原因是公司有规定,研究生、211和985的本科可以直接招入,其余则看专业,专业急需的也可酌情办理。而他们的子弟一条也够不上。张荣的女儿是学法律的三本,吴桂生的儿子是学金融的二本,不在规定之内。

  但吴、张二人指出,规定并未严格执行。公司头头们的子女,甚至是亲戚和朋友的子女,不分学历和专业都进厂了,但工人子弟则被挡在了门外。

  “有证据吗?”陶唐问。

  吴桂生看了眼正在记录的姚秋发和张兴武,“当然有!老子不怕报复,我们经理的儿子不过是个三本,不是到宣传部上班了吗?”

  张兴武心里暗恨,但他不能吭气,装模作样在做着记录。

  “嗯,孩子是去年毕业的?”

  “是。”

  “张主任,你清不清楚公司对于大学生招收的规定?”

  “这个,我不太清楚。”

  “你呢?”刚才张兴武曾介绍了姚秋发,但陶唐没记住名字,只记住了他的职务。

  “规定就是他们说的那样……”姚秋发斟酌着用词,“动力公司经理毛小斌的儿子是三本招入也是事实。不过,公司缺少文字方面的人才,是按急缺可以破格的那条办的。这个,我跟他们俩解释过无数遍了。你们说,是这样吧?”

  吴桂生站起来,“那还不是由着你们解释?你们说急缺就是急缺,我们哪里搞得清楚?反正当官的嘴大。”

  “吴师傅不要激动。事情我基本清楚了。这样吧,给我一点时间,我给你们一个答复。”

  “说清楚,多长时间?”张荣逼问。

  “张荣!差不多行了,陶总刚来厂不过两天!”张兴武站起来。

  陶唐摆摆手,“我想,不会超过下周五。可以吧?”

  “可以。”张荣对陶唐给出的时间表示满意,“行吧,老吴?”

  “行。希望陶总你说话算数。”

  “那我们就这样?二位师傅请回吧。我跟他俩说几句话。”

  “行,我们走了。”张、吴二人出去了。

  “信访办是独立机构还是隶属于总经办?”陶总问道。

  “隶属于办公室,科级。”张兴武紧张起来。

  “你看看这间屋子,像个信访接待室吗?嗯?如果多来几个人,让上访者站着说话?还有,为什么不准备开水?就因为他们是麻烦制造者?”

  “陶总,我工作不到位,我……”姚秋发紧张起来。

  “信访主任同志,你家孩子多大了?”陶唐和颜悦色地问。

  “陶总,我叫姚秋发……我家儿子高一了。”

  “今天的事我亲自处理。当然,你还是要按程序走。今天我给你出个题目,你回去想一想,如果你是他俩,会理解你给的答复吗?就这样吧。”陶唐收起笔记本走了。

  “主任……”姚秋发感到委屈。

  “按照陶总的指示整改吧,先把硬件搞一下。”张兴武指指屋内的桌椅。

  “打过多次报告了,一直没批嘛。”

  “那是过去!”张兴武狠狠地瞪了姚秋发一眼,起身走了。

  张兴武本想追上陶唐,但陶唐已经不见了身影。办公楼前的广场上全是跳广场舞的人群,音乐声放得很大。张兴武努力冷静着思绪,他已经在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坐了两年多了,深知坐稳这把椅子的秘诀是摸准老总们特别是一把手的心思。陶唐两天来展现的风格让他找不到感觉了。显然,这是一个和前任处事风格迥然不同的家伙,买二手自行车,退掉衣服,去食堂吃饭,以及今晚的亲自接访。他不知人力资源部乃至刘副总如何向陶总解释,那不是他的事。刘秀云正是他的前任,她是从办公司主任的位子上升任副总的。但他必须调整工作思路了,不然会很被动。

  吕绮没有就衣服的事回话,他想给吕绮去个电话问问,看看时间,没有打。

  此刻,吕绮正在听丈夫说食堂的事。

  “……总之,王景福吓坏了,下班时我亲眼看见他在一食堂门口大叫大嚷,周兵则黑着脸站在那儿。好玩吧?”范永诚正在津津有味地给妻子讲述他听来的故事。

  “这有什么好玩的?不过是陶唐去食堂体验了一次生活而已,值得你这样激动吗?物业就是有问题,早该整顿了。”吕绮本来想说说关于衣服的事,看到老范如此神经质,顿时失去了兴趣。依着老范的性子,假如他听说陶唐去自己办公室聊了很久,又该是什么反应呢?

  “你呀,也就是搞搞业务了。你不懂,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战术,是策略。只有抓住了问题,才能树立起自己的权威来。”

  吕绮今天心情不错,“呵,看把你能的,他跟你汇报的?”

  “别不承认。论政治的敏锐性,你就是不如我嘛。”范永诚得意洋洋,“你看,敲打了王景福,周兵就坐不住了。你这个同学不简单,难怪能在盛东搞出名堂来。就班子成员里,周兵无疑是最弱的一个。半夜里摘柿子,捡软的捏。”

  “你这是贬他呢还是夸他呢?捏软柿子算什么本事?”吕绮哭笑不得。

  难得妻子愿意跟他交流,范永诚更加来了兴致,“周兵管过采购,肯定有问题。宋悦出事后,都在说周兵也快完蛋了。你想啊,陶总原来是政研室主任,机密件都是看得到的,一定清楚杨文欢宋悦案子的前后关联。拿掉周兵,不会影响班子的稳定,却可以敲山震虎,让赵庆民李珞韩志勇一帮人不敢给他下绊子。反正周兵年龄也快到站了,就此再提拔两个信得过的,或者从盛东调一两个得力的老部下,局面就差不多掌控了。你没听说吗?樊勇也被敲打了,起因是门卫管理。看看,都是周兵管的部门吧?”

  “他还敲打厂办呢。又怎么解释?”

  “什么?厂办也挨训了?张兴武还是贾建新?”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别忘了贾建新是谁的人。”贾建新是李珞的外甥,而李珞是公司常务副总。

  “这个他未必知道,不,他绝对不知道。而且,他也未必在意。”吕绮哂道,“难道陶唐会怕李珞?”

  “别看陶唐是红星子弟,但他在红星的底蕴为零。陶晋是谁?估计也就是这两天才出了名吧?更别说陶美玲了。但李珞的势力就不可小觑了。贾建新真不是盘菜,但李珞当副总多少年了?从组织部长算起,多少中干是经他手提起来的?你数都数不清!在宋悦之前,他就是常务副总,呼声就很高。宋悦横空杀出来挡了他的路,那几年宋悦算是霸道吧?把其他人整的跟孙子似的,但却不敢对李珞太过分。宋悦垮台了,没想到又来了个陶唐,还这么年轻,哪里还有李珞的希望?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你说他能主动摆正位置诚心辅佐陶唐?不过也对,陶唐打开局面的另一个策略就是拿住李珞,拿住了李珞,红星就真的姓陶了。其实赵庆民郭涛真不是障碍,宋悦案啥时候不宣判,他俩就不安生。但李珞不会卷入宋悦案子里,因为李珞是宋悦的对手啊。”

  “你真是放错了岗位。”吕绮不爱听这些争斗来争斗去的分析,“合着陶唐必须通过斗争才能真正掌握权力?”

  “对!还真是这样。记得老牛书记曾说过,权威权威,组织上给你的只能是权,没有威,权就是个摆设。但威却要自己争取,不斗争哪能获得威信?你不会不知道,十一分厂是谁说了算?仝正杰还是戴大鹏?明摆着嘛。别看戴大鹏是分厂厂长,仝正杰不点头,命令愣是不好使。”

  “那是例外。”吕绮当然知道十一分厂的怪状,副厂长的命令更有权威。

  “别扯远了,刚才你说陶总收拾厂办?批评谁了?是张还是小贾?”

  “也不算批评。他们给陶唐买了些衣服,就是衬衫内衣之类,但陶唐似乎不太高兴,让小贾退掉了。”吕绮没有讲细节。

  “那算个屁事?可惜了,陶总拿这些鸡毛蒜皮破局,不行的。”

  “你行?我倒觉得人家陶唐挺不错的,刚上任,就是满满的正面形象。”

  “形象正算个屁。就算老百姓给他打满分,他就能坐得住那把椅子?”

  “那你说怎样才行?”

  “第一当然是上面欣赏啦。不过好像你这位同学没问题,冯世钊亲自送他上任,面子够大啦。不过也可以解释为特殊情况下的特殊举措。上面不想让红星乱下去了嘛。其次,当然是政绩了,不能改变红星的状况,继续亏损下去,谁也救不了他。”

  “今天你讲了那么多的歪理,就是这句还算句话。关键是政绩。”吕绮心里叹了口气。什么是政绩?现在这个词都成了贬义词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