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贾建新

复兴之路 wanglong 4237 2015.10.07 17:05

    心怀鬼胎的贾建新次日上班坐卧不安。格外关注陶唐的动静,如果陶唐召集党政联席会,他八成将遭遇权建和一样的命运。尽管李珞认为陶唐不会声张,但并未让他安心。他越想越怕,认为就事情的性质而言,这件事比权建和更为恶劣,将心比心,换做自己是陶唐,绝对不会放过此事。

  陶唐确实召集了一个会议,不过不是党政联席会,而是人劳口的业务会。他听见李志斌通知刘秀云参会,因他的办公室斜对着刘副总的,清楚地听到了李志斌的说话。

  “是因为小叶带出的吗?”贾建新想。他很想当面问问叶媚,但不敢。舅父说的是对的,决不能再和那个小**发生任何关系了,即使陶唐追究此事,他也只能耍赖到底了。如果承认在董事长跟前安置密探,他在公司将再无立足之地,恐怕只能离开红星了。

  但他心里恨透了叶媚。发誓一定要让其付出代价。

  那个会进行的时间并不长,不到一小时就结束了。贾建新听见隔壁陈嫣的声音不久,就看见了刘秀云扭着屁股回来了,带过来一股浓烈的香水味。不久,他看见了陶唐和李志斌走过了他办公室门口,李志斌手里拎着一个旅行包,像是出远门的样子。很快,贾建新便从王治平口中得知陶唐出差了,带了舅父及营销部的几个人去了置州走访客户去了。

  贾建新想起这是陶唐上任后的第一次出差。那次东湖之行不能算。陶唐走了,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的贾建新顿觉轻松起来。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听清楚刚才人劳会议究竟研究了什么事项。

  这种业务口的会议未得指令他是不能参加的,但贾建新很容易探得会议内容。陈嫣在会后起草的会议纪要贾建新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果然是研究临时工使用问题,果然是被叶媚带出来的。陈嫣的稿子是标准的公文格式:时间、地点,会议的议题、召集人和参加人。会议形成了如下纪要:

  1、责成人力资源部在五月底前对公司范围内全部使用的临时工进行一次彻底清理,结合现行定员,明确使用临时工的单位和岗位。对于一般性的岗位,原则上不允许聘用临时工。

  2、对于公司确需留用的临时工,在本次“清零”工作结束后,严格实行同工同酬。并根据缺额分批与其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

  3、不需要继续留用的临时工分批清退。时间不得超过年底。

  4、自本纪要下发之日后,公司各单位一律不得自行聘用临时工。如需聘用,须书面报告人力资源部,由人力资源部负责落实安排。人力资源部应加强人员管理特别是临时工管理。

  从纪要的最后一条可以断定,人力资源部肯定受到了批评。搞不好,连带着刘秀云也挨了批。

  不过,估计招待所不是必须留用临时工的单位,叶媚那个小**最终还是要被辞退的,除非她真的傍上了陶唐……

  百无聊赖地挨到十点半,贾建新接到营销部综合科科长姚寿年的电话,顿时来了精神,“好,好,正想着到哪儿玩玩呢。你过来接我吧,哦,不要,我过去吧。”说罢,贾建新锁了办公室,去跟张兴武打了个招呼,说自己有点私事要办,便离开了三号楼去了营销部,老远就看见姚寿年的牧马人停在那里。

  李珞及刘书林跟着陶唐去了置州,姚寿年算是自由了。

  “去哪儿?”上了副座的贾建新问姚寿年。

  “去费园钓鱼如何?”

  “由你。只咱俩吗?”

  “我给白哥打了电话,他在那边等,应该都安排好了。”

  “成,饭后摸几圈。好久不玩了,最近真他妈憋气,啥事都不顺。走吧。”

  牧马人从厂东门开出了厂区,向费园水库方向驶去。

  因为李珞,姚寿年一直刻意巴结贾建新,这几年里,一同出去玩乐的费用都是由姚寿年承担的。因为姚寿年的综合科相当于营销部的总经办,管着营销部的业务费用花销,贾建新毫不客气,反正姚寿年也不是花自己的钱。

  这个时候路上比较顺畅,半小时后,牧马人便驶进了费园度假村,地点在费园水库东南,是一座综合性的度假村,白立哲已等在那里,一见贾建新,“嘿,贾老弟,好久没聚了啊……”

  “可不是,早就想跟白哥聚聚了。哈哈。”贾建新跟白立哲打着招呼,眼睛却瞟向了白立哲身后那两个妖冶的女孩。白立哲身边总是不缺美女,而且是公用类的美女。

  “贾老弟每天都忙些什么呢?”

  “瞎忙。哪里比得上白哥潇洒……”

  “哈哈,老弟真会开玩笑,你是不会理解我的难处的。不说了,咱们去钓鱼吧,老张已带着钓具过去了,咱们钓几条好鱼交给厨房,中午来顿全鱼宴……”

  老张叫张雨晴,是新乐歌城的股东,是白立哲的好朋友,和贾建新在一起玩过两次麻将,不算很熟。随着管理的加严和人们娱乐品味的提高,新乐歌城已成了平泉唯一的硕果仅存的歌城了,而且经营趋于多元化。不过贾建新只是听说过那个地方而没有去过。

  他们钓鱼的地方不在水库,而是在水库边上一个高钓池。水库里有鱼,却不容易钓,需要技术,更需要耐心。

  他们又上了车,走了十分钟,来到高钓池,贾建新喜欢中华鲟,和紫罗兰歌城的老张打过招呼,拿了吊箱,和白立哲去饲养了中华鲟的鱼池垂钓了。姚寿年、老张以及那两个穿着暴露显然是歌城女孩的女子去钓鲫鱼了,姚寿年更喜欢喝鲫鱼汤。

  偌大的钓池只有他们几个人玩,贾建新选在那棵最大的柳树下,打开钓箱,取出马扎坐下,然后开始整理钓具。

  “这个地方不行,不上鱼的。”白立哲提醒道。

  “我可没你的功夫,太热了……”贾建新不愿意动窝了。

  白立哲选择的地方果然不错,不到十分钟就有了战果,一条足有一尺半的鲟鱼哗啦啦跃出水面挣扎着,击起大片的水花。

  “老弟,最少两斤半……哈哈……”白立哲用钓竿拖着大鱼,耗费着鱼的力气,“**还是乖乖地给老子过来吧。”

  “哈哈,有福之人不用忙。”贾建新并不羡慕白立哲钓上了大鱼,他端坐在树荫下,看着立在水面一动不动的鱼漂,眼睛的余光总不由地往张雨晴那边瞟。

  白立哲拎着仍在挣扎的鱼儿过来,把鱼放进浸在水中的鱼兜里,摸出烟盒,递给贾建新一支烟,“老弟,你跟穆建华熟吗?他是你们厂的。”

  “穆建华?认识,但不熟。好像最近被抓了。”

  “抓了?为什么?”

  “好像是因为吸毒……这个人不是红星的正式员工,早被开除了,曾被强制戒过毒。你打听他干嘛?”贾建新有些奇怪,认为已薄有身家的白立哲跟穆建华根本就不搭界。

  “有个朋友打听他……因为他是你们红星的,所以随便问问,没什么。”

  “我就说嘛。你怎么会找那种人?对了,那两个,是张哥歌城的小姐?”

  “看上了?很简单啊。”白立哲哈哈一笑,“想认识的话,饭后我给你介绍。不过我劝你算了,老张的口味忒低了些,那种公共汽车还是不要上了……对了,那个穆建华,拜托打听清楚,他真的被抓进戒毒所了?”

  “多简单的事啊,你稍等。”贾建新奇怪白立哲为何不问姚寿年,但还是摸出手机,单手拨出了电话,“我问下保卫部就清楚了,警察到厂里拘人,不可能不跟保卫部通气的。保卫部长是咱哥们儿。”

  樊勇证实,数日前,穆建华确实被拘留了,因为吸毒。

  “哦,这样就好答复朋友了,谢谢老弟了。”白立哲转身回到他的“岗位”又专心去钓鱼了。

  歌城来的两位小姐中其中那个穿着开领很低紫色连衣裙的空着手过来,在贾建新跟前站下,“贾哥是吧?战绩怎么样?”

  “惭愧,还没开张呢。”贾建新先是看到一双穿了皮凉鞋涂了鲜红指甲油的肉呼呼的裸足,目光往上移去,身材丰满健硕的小姐傲人的双峰格外迷人。

  “我们那边上鱼好猛耶……差不多有十条了吧?哪里是钓鱼,简直是捞鱼嘛。贾哥你好帅啊,你没去过新乐吧?”

  “没。我不喜欢唱歌。”贾建新咽了口唾沫。女孩眼睫毛做的很漂亮,皮肤也很好……“你贵姓?”

  “你叫人家宁宁好啦……谁说歌城只能唱歌的?”小姐露骨地挑逗道。

  贾建新觉得这个叫宁宁的女孩蛮性感的,“那你在歌城做什么呢?”

  “可以做的事很多呀,比如说陪你喝酒聊天……当然,人家只陪像贾哥这样的帅哥哦。”

  “那好啊,待会儿你陪我喝两杯。”贾建新色眯眯地盯着宁宁。

  “没问题啊,”宁宁蹲下来,她赤裸的胳膊碰到了贾建新的手臂,鱼竿便偏了,“耶,鱼咬钩了哎……”

  贾建新伸出左手捏了把女孩的玉臂,“你可真白呀。”

  宁宁夸张地尖叫起来……

  在伸进水面的木台上垂钓的白立哲转过头来,“老弟,不如咱们去吃饭吧,天热起来了。喝几杯冰镇啤酒一定他妈的过瘾。”他一面说着,一面抓住摇晃不定的鱼儿,把鱼钩从鱼鳃上摘下来。

  “行啊,听白哥你的。”贾建新也站起身来。宁宁则蹲下整理贾建新丢下的钓具。

  饭后,贾建新如愿带着宁宁开了房。他甚至没问宁宁的价格多少。事毕,神清气爽的贾建新又与其他三位打了四圈麻将,输了大约3000元。是那种真正的小麻将,书房赌,纯属娱乐。而且不用他掏钱,在开练之前,姚寿年便给了他5000元“赌资”。白立哲笑他情场得意不免赌场失意,他哈哈一笑,也不反驳。从费园游乐城回来,已接近下午下班了。他翻看了一下座机的来电记录,只有两个无关要紧的电话,心里不免升起孤寂的感觉,觉着自陶唐上任,自己在总经办越来越“边缘化”了。

  自己才33岁……想到前程,玩乐带来的满足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总经办支部书记朱宁过来,“小贾你跑哪儿了?真是倒霉。市环保局竟然给厂里下达了停产整顿通知,这不要命吗?陶总还要我们督查本月的生产进度呢。第一周的完成情况不错,这可麻烦了……”

  贾建新也吃了一惊,“全面停产吗?”

  “哪还了得!光是表处停了就要命了!技安部怎么搞的嘛。”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周总已经去市里了。”说完,朱玉匆匆走了。

  贾建新只是听听而已。停产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因为陶唐的空降不仅堵死了舅父的前程,而且越来越彰显了拿舅父开刀的苗头。

  “活该!”贾建新随即想起了慕青云所讲的事,人家环保局上门检查,希望见一见公司新来的一把手,牛皮哄哄的他竟然不见人家,报应来了吧?活该!本来也就是一顿饭的事,这下子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