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总经办

复兴之路 wanglong 6017 2015.10.06 22:31

  陶唐正式上任的第一天,总经办主任张兴武起了个大早赶往小招。

  按照张兴武主任的估计,新来的陶总今天肯定要召开班子会议听取助手们的工作汇报。为此他必须提前做出妥善安排。另外,陶总的办公室、秘书人选也要定下来,还有陶总的座驾也要征求意见以尽快确定安排。

  按照惯例,公司肯定要为陶总买一部新车。但购买公务用车受到越来越严格的限制,必须得到总部的批复。另外他不知道陶总的个人喜好,所以他决定先选一部车供陶总专用……总之,他今天的事情很多,都是关于陶总的。总经办主任的主要职责不就是服务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吗?

  但他选定的“专职”服务员小叶报告说,二十分钟前陶总已经出去了,估计是去散步了。去了哪里,她不知道,也不敢问。

  小叶是小招公认的最漂亮的服务员,五官妖娆,身材惹火而且勤快,非常有眼色。当初就是宋总偶然发现亲自下令从大招调过来的。张兴武仓促之间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安排小叶做了陶总所住套间的专职服务员,负责清扫卫生及洗衣服等事务。对这个安排,小叶很是高兴,表态一定不辜负主任的信任,服务好新来的老总。

  “昨晚都有谁来见陶总?”

  小叶迟疑下,据实报告,“贾主任来过,来了四五个吧……除了三分厂陈厂长,其余我都不认识……好像有组织部的人。”

  小叶曾在三分厂当过两个月的临时工,偶然被贾建新发现,调到大招当了服务员,所以她认识三分厂的陈建平厂长。

  “等等,组织部是谁过来的?是不是大高个,胖胖的,有些秃顶?”

  “是。后来陶总的家人过来,那个人便走了……”

  “嗯,陶总没提缺什么东西吧?”组织部长彭杰肯定是来送干部名册的,陶总进入状态很快呀,张兴武想。

  “没有。”

  “要注意将陶总房间的卫生搞好,只要他不在,就随时整理,保持最好状态。”

  “是,我记住了。”

  张兴武对小叶点点头,转身下楼了。

  从小招出来,张兴武琢磨着陶唐会去哪儿散步。他可以等,但他还是想主动迎一迎。小招往南不远就是办公楼前广场,也是员工们最主要的晨练场所,他刚才过来的时候经过了广场,晨练之人尚自寥寥,张兴武估计陶唐不会往人多的地方扎。想了想,他朝家属区的方向走去。

  果然,刚过厂徽,张兴武看见了身穿运动衣的陶唐。

  红星厂占地极广,大体上分为生活区和生产区两大部分。生活区在东,生产区在西,三座不同规格的办公楼就建在生产区和生活区当中,形成了一片以三座办公楼、两座招待所为主要建筑的行政区。一号办公楼和二号办公楼都是建于五六十年代的三层旧楼,带有明显的苏式风格,四层的三号楼则是九十年代末建的,看上去就气派豪华多了。如今公司领导、总经办及几个主要管理部门占据了三号楼。

  “陶总早上好。您起得可真早……”张兴武紧走几步,跟陶唐打招呼。

  “张主任啊……”陶唐认出了张兴武,“咱厂的空气可真好。”

  “那是。总算有个比燕京强的地方。”张兴武笑道。这个机会真好,说话随便得很。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陶唐拍着路边一棵碗口粗的柏树,“我小时候,这里是一片浓密的柏树林,如今就剩这几棵啦。”

  张兴武嘴唇动了动,不知该说什么。他不是红星子弟,用红星人的话说就是外来户。刚才陶唐的话里带着批评的味道,这个话题,他不能接。

  “陶总昨晚休息的好吗?仓促之间,准备肯定不到位,陶总您批评。”

  “回家了嘛,还能睡不好?”陶唐看着自己这位办公室主任,“准备得很充分,过于充分了……刚才我看到家属有到生产区散步晨练的,这方面公司有没有规定?”陶唐朝小招方向走去,

  “应该有。容我核实下。”

  陶唐不再吭气,加快了脚步,来到小招门前时回身对张兴武说:“早上时间宝贵,你就别陪我啦。我的办公室在三号楼,对吧?你让秘书早些把办公室开了就行。”

  “是,陶总。”张兴武看见一个小伙子冲着陶唐跑了过来,刚要阻止,听见小伙子叫了声“二叔”,原来是陶唐的侄子。张兴武回忆了下自己事前所做的功课,记起这个戴眼镜的消瘦小伙子叫陶有道,是陶唐胞兄陶晋的独子,在六分厂当统计员。

  小伙子说了句什么,陶唐说了声不过去了,然后拍拍侄儿的肩膀,进了小招的自动旋转门。

  虽然陶唐不希望他陪着用餐,张兴武还是跟着进了小招,没上楼,而是检查了给陶唐准备的专用包间和早餐准备情况,叮嘱了餐厅值班经理,然后回家了。他匆匆吃过早饭便去了办公室,他为陶唐选定的秘书李志斌已经在为陶唐清洁办公室了。

  “钥匙准备好了吧?”张兴武伸手在光可鉴人的大班台上摸了一把。

  “准备好了,都在这儿。”李志斌扔下毛巾,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交给张兴武,“都试过了,没问题。”

  “地板再擦一遍,把墩布拧干了擦。”

  “是。”

  张兴武站在办公室门前,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寻找着瑕疵。这间办公室曾是宋悦所用,没办法,因为这是三号楼二楼最大最气派的办公室了,赵书记指定将其留给了陶总。当然,除了空调,家具和小电器全部换过了,包括几盆常绿植物。看了几分钟,张兴武没有发现毛病,满意地点点头,“小李啊,这个职位,竞争得很激烈,我想你已经体会到了。当然,最终的决定权在陶总而不在我。知道该如何做吧?”

  “谢谢主任的信任,我一定努力。”

  “很好,你抓紧收拾吧。陶总的时间表早得很,估计很快就来了。”

  得知陶唐上任后,办公室一正二副三位主任研究了陶唐的秘书人选。本来这完全是行政正职的职权,但总经办这个部门有些特殊,副主任贾建新虽然最年轻,仗着舅父李珞却一向强势。宋悦当权的时候,贾建新的话甚至比张兴武更为好使,更不用说支部书记兼副主任朱宁了。果然,贾建新提出了王治平,而朱宁照例没意见。

  宋悦垮台了,“呼声很高”的李珞没有上位。张兴武当然不愿意再受贾建新的挤压,他选中的人选是和自己一样没什么背景的李志斌。

  “人选呢,还是要陶总来定。多提几个备选也好。”张兴武决定这次挫一挫贾建武这个这几年有些过于嚣张的年轻人,“我会把候选名单给陶总,就这样吧。”

  “主任的办法好。让领导自己定吧。”朱宁当然站在了张兴武一边。

  贾建武脸上写着的不忿和失落令张兴武感到快意。

  七点三十五分,身穿簇新工作服的陶唐出现在三号楼二楼的楼道里,正在擦走廊的李志斌没有见过新来的一把手,但这个穿了件簇新工作服、头发已经花白、拎着个黑色皮包的陌生人应该就是新来的一把手。

  他急忙迎了上去,“您是陶总吧?我是厂办秘书李志斌。您的办公室在最里面阳面那间……门开着。”

  “谢谢。”陶唐向李志斌伸出手。

  李志斌丢掉拖把,在裤子上擦擦手,双手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

  “你忙你的。”陶唐走进屋子,转身对跟过来的李志斌说。

  “陶总,您需要什么就叫我。水刚烧开,准备了几样茶,不知合不合您口味……”

  “没那么讲究……你去吧。”陶唐看了下外面的这间显然是给秘书准备的办公室,推开半掩的纯白色实木门,进了自己将要使用但不知会用多久的屋子。在他二十年的工作历程中,用过无数的办公室,先是跟别人合用,后来就是独占了,但这间显然是最豪华的。

  屋子朝阳,晨曦透过窗子,在米色复合地板上投下光影。屋子足有五十平,分成了两个区域,东边是办公区,靠墙是一组深红色的实木办公柜,墙角摆了个半人高的密码保险柜。一张黑色的大班台上摆了台十三吋的笔记本电脑,但侧面的副桌上还摆了部接了网线的台式机。其他如电动热水壶,双层玻璃保温茶杯等一应俱全。

  陶唐将皮包扔在桌子上,转过身来。右边是会客区,实际也是两个区域,一组棕色真皮沙发和一张硕大的大理石台面茶几构成了会客区,茶几上甚至摆放了功夫茶的全套茶具。沙发对面那堵墙是一组漆成深红色的实木书柜,不过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一本书。

  在办公室的最西端,一张小型会议桌椅和六把椅子组成了会议区。

  西南墙角还摆了两盆硕大绿色植物,南面那株是富贵树,北面另一株他叫不上名字来。

  陶唐发现大班台和沙发之间窗子前有个崭新的摆件,这是个地球仪和舵轮的组合体,镶嵌在铜制的一米左右的底座上,舵轮厚重沉稳。地球仪却是橡木的,立体逼真。陶唐轻轻转动舵轮,地球仪上的海洋和陆地便生动地旋转起来。

  陶唐无言地笑了笑,捡起扔在沙发上的皮包,先将昨天要来的干部花名册取出来放在大班台上,再拿出用了好几年的那个不锈钢茶杯,望望台式电脑旁边的几个茶筒,果然有龙井。他给自己泡了杯茶,坐在了簇新的散发着皮革香味的高背转椅上,随手拉开抽屉,发现里面放了四条烟,两条软中华和两条九五至尊。

  大班台上摆了全套的文具,除了那个联想笔记本,还摆了一大一小两个真皮封面的记事本,一本印着红星公司字样的稿纸,仿兰花瓷笔筒里有两支钢笔,两支中性笔和六支削好了的铅笔,其中有两支是红蓝铅笔。

  他随手抽出一支铅笔在稿纸上画着只有他看得懂的图案,他记不清有过几次这样的感触了,每次上新的岗位,都会给他带来独特的感觉,建功立业的激情和陌生环境带来的新鲜感交织在一起。

  陶唐默默地整理着思路。门敲响了。

  “请进。”陶唐坐直了身子。

  进来的是张兴武,“陶总,有两件事给您汇报下。”

  “你说。”

  “第一是您的秘书人选,根据赵书记的指示,总经办慎重研究,就您的秘书人选初选了三个,都是厂办的现职秘书……第一个是李玉斌,哦,就是刚才您见过的那个小伙子。他今年25岁,G大中文系毕业,2011年进厂,前年夏天见习期满分配到厂部,特点是话少,办事稳重。第二是陈嫣,是个女同志,去年到的厂办,优点是笔头来得。第三是王治平,原来跟着杨文欢,性格比较开朗。您看哪个合适?”

  他的排序和介绍已经带了很强的诱导。他说王治平曾担任已被收监的杨文华的秘书,却没说李志斌曾是宋悦的秘书。

  陶唐没吭气,平静地看着张兴武。张兴武立即紧张起来,不知道自己在哪个环节上出了错。他知道主要领导秘书的选用是大事。红星虽然是企业,但更像一个社会。一把手就是这个小社会的最高首脑,大量的事务性工作是要秘书代劳的,相应的,秘书也拥有巨大的隐形权力。张兴武紧张地想,是不是自己自作聪明了?

  “刚才那个小李,是红星子弟?”终于,陶唐开口了。

  “不是。但他是平泉市人。”

  “原来他跟谁?”

  “宋悦。”张兴武后悔到死,“他只跟了宋悦不到四个月。”

  “就他吧,试试看。对了,秘书是怎么配的?公司领导都配专职吗?”

  “不是。只有您,赵书记及郭主席的秘书是专职的,其余领导,一个秘书跟两位。”

  “哦。第二件呢?”

  “车的事。按惯例是要给您买辆新车的,但去年总部重申了规定,购买公务用车必须总部批准。年初申请了三辆,但总部还没批下来,您喜欢什么型号,我重新打报告给总部。”

  “不必打报告了。今年不买车了。”

  “那,只好先从车队的车辆中选一辆了。”张兴武斟酌着用词,“有两辆比较合适,一辆是顶账回来的奔驰320,S级的,只跑了不到一万,另一辆是奥迪A6,2.8排量,去年买的,里程数大约一万五……”

  “就奥迪吧。”

  “行……我安排把内饰重新搞一下。”

  “不用了,原来是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好了。”

  “那,还有司机。我选了个老司机,姓王,叫王富民,驾龄十五年了,是小车队副队长,技术好,人也稳当。”

  “可以。对了,小车都是怎么管理的?每个领导都配专车吗?”

  “是。车型以奥迪A6和帕萨特为主。”

  “哦,还有什么事吗?”

  “这是王富民和小李的电话。小李就在外面办公,王富民总在小车队待命。”张兴武将一张写了手机号码的便笺放在大班台上。

  “哦……”陶唐扬起脸,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张兴武站在那里等着指示。

  “张主任,关于我个人生活,厂里准备的有些过了,比如那个功夫茶,”陶唐指指茶几上那一堆,“拿走吧。我可没时间搞那个……还有,把给我买的那些衣服退掉。”

  “是……”张兴武想解释下,这时开着的门被敲响,赵庆民出现在门口。陶唐急忙站起身迎接,“赵书记啊,快请坐。”陶唐从大班台后转出来迎了上去。

  张兴武见状立即退了出去。

  “你来得够早呀。怎么样?昨晚休息的好吗?”赵庆民落座。

  “很好呀。清晨竟然听见了鸟鸣,真是好享受。”

  “也就这点比大城市强啦。这间办公室是宋悦用过的,没征求你的意见,如果觉得不合适,就换一间。”

  “哈哈,官不修衙门客不修店,我没那么多讲究。挺好的,不必再折腾了。”

  “首先是房子。厂里有空着的房子,不过是毛坯房。得空我陪你选一套,价格比外面的便宜多了,我建议你买一套,我让基建处找一家不错的装潢公司装修下……”

  “别,我一个单身汉,没必要。有张床睡觉就可以了。”

  “你可不能有临时思想哟。畅主任介绍了你的家庭情况,我考虑目前还是住小招妥当些。那边专门安排了一个厨师,如果不合口味,就换,总之要吃好饭。虽然你年轻,但身体是本钱啊,你这个岗位可难得清闲。”赵庆民斟酌着词语,“是不是考虑将孩子接来?教育口咱有关系,市一中是省重点,离厂里不算远,也就十五分钟的车程。其实红星一中也不错,这几年清华北大也考了好几个了。”

  “不必了,我也没精力照顾她……”

  “哦。陶总,我来是想问问,要不要开个碰头会?让大伙儿给你汇报下情况?大家应该都准备了。这里有一份材料,我要发规部准备的,是公司眼下基本情况的汇总,得空你看看。”

  “谢谢书记。跟大家见见面也好。关于咱厂的总体经营情况,我在总部是能看到的……”陶唐起身给赵庆民泡茶,被赵庆民拦住。

  “赵书记,咱厂眼下最挡手的是什么?”陶唐换了个姿势,显得更尊重对方。

  “陶总,自宋悦出事,这些日子我是度日如年啊。现在你就位了,我就算卸了担子了。你问最挡手的问题,我说的不一定对,供你参考吧。”赵庆民沉思片刻,“我觉得首先还是清除宋悦带来的麻烦,其实是杨文欢引发的,那家伙真是该死!你都清楚。谣言很多,搞得大家很不安心……”

  赵庆民很想问问陶唐是否带来了总部关于杨宋案的指示,但忍住了。

  “嗯。”陶唐面无表情。

  “其次是欠发工资,几个分厂已经拖欠两个月了,职工意见很大……”按照惯例,一把手上任,总部总会有所表示,“陶总,上面总给几块点心压压饥吧?”

  “总部是给了点钱。一个亿的流贷,财务公司做的担保,另外就是系统内的欠款,上面也表态优先偿还一部分。我考虑马上要派人去燕京坐催下,早到账早安心。”

  “那就好了。”赵庆民长出口气,“还是你面子大啊。”

  “赵书记,我个人的能力有限,搞好红星,还要靠你老哥,靠咱们这个班子,靠全体职工。”

  “话是这么说,但现有体制下,一把手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盛东的经验我们都学习过,你来了,班子和职工都很振奋……”

  “哈哈,赵书记啊,我怕是还不如前任呢,我说的是能力方面。我可以给书记大人表个态,杨文欢宋悦的错误,我是不会犯的。工作中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你可得及时指出来。咱俩党政同心,事情就好办了。”

  “你是舵手,我呢,给你敲敲边鼓吧。”赵庆民看了眼那个摆件,“那,是不是叫秘书通知下在家的班子成员?”

  “也好。就是见见面嘛。”

  “兴武!”赵庆民喊道。

  一直等在外面的张兴武闻声进来。

  “通知在家领导一刻钟后开会,三楼小会议室。”

  “好的。”张兴武转身出去了。

  “那咱们待会儿见。”赵庆民站起身。

  “待会儿见。”陶唐将书记送至门口,然后把李志斌叫了进来。

  “张主任安排你跟着我,”陶唐示意他坐下,但李志斌笔直地站在三米开外,“我同意试用。对你没什么特别的要求,遵守秘书的基本纪律即可。听张主任说,你来办公室已三年了,基本的规矩,不用我讲吧?”

  “我懂。请陶总放心。”

  “待会儿的会,你列席参加吧。”

  “是。一刻钟后我叫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