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聚会一

复兴之路 wanglong 3286 2015.07.25 10:47

  为了周六晚上的同学聚会,吕绮精心打扮了自己。她反复征求了范永诚的意见,最终选了一套湖蓝色的套裙,配上肉色丝袜和棕红色的高跟鞋,她对镜子里的自己感到满意。

  和孙敦全约好下午五点五十分在厂东门会面。吕绮在五点半就离开家,没有开自己家的福克斯,步行往厂门走去。一路上,不断有熟人跟她打招呼。红星就是一个小社会,在红星工作了二十余年,吕绮认识至少四分之一的职工。

  每当她精心化妆穿戴出门,就莫名其妙地多了几分自信。但这种机会越来越少了,上班必须穿工作服,而星期天的时间总被加班或者做不完的家务所挤占。

  吕绮最大的爱好就是美容和穿衣。为此,家里最多的就是衣柜,里面塞满了她的衣服。她还有个毛病,舍不得淘汰那些好些年也不穿一次的衣服,好像那些她所穿过的旧衣服带走了她的部分生命。

  老范同志的毛病不少,但有几点令吕绮满意。第一是对她父母好,在她父母眼中绝对是好女婿。第二是对她好,结婚快二十年了,从来没有跟她翻过脸。她每年往美容会所“扔”好几千块,买衣服和化妆品的费用更多,但对自身很是苛刻节俭的老范从来没说过一个字。

  刚才临出门时,儿子范越开她的玩笑,“没听说过吗?同学会,同学会,拆散一对又一对。您可千万拿捏住了,别把我爸给甩了。”

  “胡说什么!”吕绮呵斥道。

  “别急呀,我可听说过,当年您是班花,追您的人海了去啦。说不定啊,今天就能遇到您当年心仪的白马王子。”16岁的范越嬉皮笑脸。

  “你说你一个中学生,每天都琢磨些什么?是不是谈恋爱了?不行,老范你得去学校找他班主任打听打听。”范越继承了吕绮的大部分基因,很漂亮的男孩子,说不准真的谈对象了。

  “别,你们就不要操心了。我眼界高着呢,班里的女生啊,不是土豆就是地瓜。”范越继续嬉皮笑脸。

  走在路上的吕绮想着儿子,当年也就是范越的年纪吧,情窦初开的自己喜欢上了那个俊朗聪明的同桌。可惜,当时的风气可没现在开放,甚至没有在一起吃过一次饭,更别说其他的举动了。仔细想想,尽管曾是同桌,彼此说话都很少……

  隔着老远,吕绮看见韩瑞林在向她招手。

  “吕主任很准时啊。怎么没开车?也对,今天就沾点陶总的光吧。”

  “怎么就我们俩?”吕绮有些疑惑,“柳林他们呢?你没联系吗?”

  “柳林加班请不出假,鲍先冰不去了,说有事。就剩老孙了,我其实已很久没见他了,也不知他整天忙些什么。”

  “柳林和鲍先冰都不去了啊……”吕绮从她那个紫色真皮手包里掏出手机给孙敦全打电话。

  “哦,哦,”吕绮收起电话,对韩瑞林说,“老孙马上就到。”

  说话间,一辆黑色途胜在吕绮和韩瑞林跟前停下,车窗落下,孙敦全探出头来,“上车吧,二位领导。喔,老韩你越发精神了嘛,最近有什么喜事?”

  “是老孙啊,陶唐呢?”吕绮凑过去望了下车里,没看见陶唐。

  “他还没到吗?半小时前我给他打了电话,说正从车间往外走呢。”

  “呵,我们这位新老板很勤政嘛。”吕绮开了句玩笑。

  韩瑞林有些后悔,自己应该去车间转转的,假如在车间遇见陶唐就好了。

  “喔,好像他来了……”孙敦全从后视镜里看见穿了件白衬衫的陶唐正快步走来。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啊,韩瑞林,没错吧?”陶唐向韩瑞林伸出了手。

  “陶总您好。早就想去看您了,又怕打扰您……你回来掌舵红星,我们真的非常开心……”韩瑞林双手握住了陶唐的手。

  “见外啦,”陶唐微笑着对韩瑞林说,“你可胖多了,假如在路上遇见,我肯定不敢相认了。唔?其他同学呢?怎么就你么俩?”他转向吕绮。

  “联系了柳林、鲍先冰,还有李素艺……”韩瑞林有些激动,“他们都有事来不了啦。陶总,您还是老样子……”

  “那可真是不巧……我说韩瑞林,不带这样讽刺人吧?那时候我也是满头白发?同学聚会,就别称呼职务了吧,显得多疏远啊,是不是?”

  “那是,那是。”韩瑞林像小鸡啄米样点头,突然想起件事,从衣兜里摸出烟,“您抽烟……”

  “我不吸的,你自便。”陶唐转向吕绮,“啊,跟我们当年的班花出去,有一种拐带美丽少女的犯罪感……”

  “就用你刚才的那句话奉还吧,不带这样讽刺人的。”吕绮微笑道。

  “这个,让老孙说,跟她站一起,是不是有代沟的味道?”陶唐对刚从车上下来的孙敦全道。

  “鄙人完全赞成陶董事长的意见。有吕绮陪同,增强了我去传说中东湖会所的信心。我说各位,既然其他人不去了,咱们是不是出发?”

  “那就走吧。”陶唐注意到有几个人在朝这边指指点点,拉开后座的车门,“女士优先,请吧。”

  吕绮没客气,“喔,我还以为能沾大老板的光呢。”

  陶唐绕回左侧上车,韩瑞林则坐了前排。

  “还以为你会回燕京呢,星期天也下车间?大老板还真是勤政啊。”吕绮微笑道。

  “刚来没几天回燕京干嘛?我跟各位不一样,在招待所呆着也是呆着。”

  “你的前任基本是每周都回的。他家也在燕京,尽管厂里有房子,而且是面积最大的。”韩瑞林接话道,“他绝对不会在星期天去分厂。”

  “啊,这条路完全变的认不出了,当初到市里都是骑车,这一带都是连片的平房,甚至还有麦田呢。变化真是好大……”陶唐转换了话题。

  “嗯,那儿是金橄榄小区,咱厂在这里买房子的不少呢。那次跟鲍先冰喝酒闲聊,他说58班出了三个人杰,投身政界的周鸿友,跻身商界的唐一昆,最后一位就是你啦。”孙敦全道。

  “我可不能与他们比。对了老孙,昨晚你提到的李素艺,我有些想起来了,是不是瘦高个,运动会跑长跑晕倒的那个?”

  “完全正确。”吕绮接话道。

  “在哪个单位?她家的事处理的如何了?”陶唐转头看吕绮,见她正盯着自己。

  吕绮似乎有些慌乱,“在三分厂当磨工呢。她是红星技校毕业分配进厂的,一直干磨工,也算技术骨干。她家的事好像还没什么进展,但区里已经介入了。”

  她刚才在想,尽管陶唐才来几天,似乎展示了与前任完全不同的施政风格,一种久违的作风……星期天一把手一头扎到基层,已经是传说中的故事了。

  “碰到她,替我带好吧。对了,刚才说到房子,咱厂的住房不那么紧张了吧?今天早上出来散步,看见成片的楼区,当年的苹果园整个变成居民区了,没细数,足有几十栋吧。”陶唐对吕绮说。

  还是孙敦全接话,“房子是盖了不少。绝对的比,肯定要比你当年在的时候好多了。平泉是这样,我想全国也是一样。相对的比,还是比较紧张。因为生活的要求不一样了嘛,特别是子女成家问题比较大。咱班结婚得子最早的是鲍先冰,可惜他今天有事不能来,他儿子马上就要娶媳妇了,女方非要新房子不可,旧楼都不干。逼的老鲍同志四处借钱,最后在金橄榄买了一套小户型的,也只够首付……”

  “那里房价多少?”陶唐问。

  “四千出头吧,好像是这个价位。说起来也不是很贵,关键是咱厂工资低呀。”韩瑞林接话。

  “你知不知道平泉国企的平均薪酬是多少?”陶唐问吕绮。

  “不太清楚。反正国企都不是太好。要不然就不会出现想进红星的人打破头了。”

  “早就有整体开发红星占地的传言,我在燕京都听说过。厂里对此是什么看法?”陶唐继续问道。

  “陶总是做调查吗?”吕绮笑道,“比较复杂,大部分人不愿意搬到北郊开发区去,又顾虑将红星拆分,拆迁补偿的政策又不明朗,自然是意见纷纷,难以统一了。”

  “厂里对此有过专门的研究吗?我看了部门职责,整体规划在你们部,有没有形成过公司层面的意见?报总部肯定没有过,我是指内部的相对一致的意见?”

  “听说研究过,是政研室搞的。但我没资格参加相关的会议。或许我们刘助理知道。我现在打个电话?”

  “不,不用,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或许今天周市长和唐老板会提起此事……你们几个,平时跟周鸿友唐一昆有来往吗?”

  “哪有?层次差距太大啦。要不是你当了红星的老板,唐一昆哪里会请我们去东湖会所?”孙敦全尖刻地说,“社会是有阶级的,不管你否认与否,它就存在于现实中。如果不喜欢讲阶级,就讲阶层吧。而阶层主要是以经济地位划分的。当你一年的收入仅够人家一顿饭的开销,怎么会坐在一起做朋友?”

  “行啦,作家先生,你就不要跟我们这些人发牢骚啦。”吕绮有些不高兴。

  “这是事实。其实陶唐跟你、跟老韩也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不过,陶唐跟宋悦那个王八蛋绝对不一样,我可以肯定。”

  “跑题了啊。今天咱们四个的任务是甩开腮帮子大吃我们敬爱的唐老板一顿,别的都是次要的。哈哈。”陶唐笑着说。

  陶唐的电话响了,正是唐一昆打来的,“是我。走哪儿了?老孙,还有多远?”

  “还有一刻钟吧。”

  “听见了吧?还有一刻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