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汪晓娟

复兴之路 wanglong 4272 2015.09.10 22:04

  听说了陶唐节日要回滨海,陶晋和陶美玲商量全家一块儿吃顿饭,陶美玲买了给父母的一些土产,准备托陶唐带过去。而白淑娴则为陶小荷买了件连衣裙。因为陶唐的回来,陶家兄妹的关系近了许多。

  饭局本来是准备在30号晚上的,陶唐也答应了。但总部审计组当晚要返回了,陶唐必须宴请一回。于是陶家的饭局只能取消了。因为陶唐买的是1号早晨的车票,白淑娴让陶有道把给陶小荷买的衣服提前送过去。

  陶有道去小招时叫上了未婚妻汪晓娟。

  事情就是这样,陶唐回红星当了一把手,陶有道与汪晓娟的婚事变得一路坦途,汪家再不提任何条件了。倒是白淑娴开始挑剔起了女方,嫌这嫌那的。一句话,白淑娴不满意汪晓娟,认为女孩配不上自己儿子了。

  但陶有道却坚定不移,干脆向女方提出了领证,汪家一口答应,毫无滞碍。陶晋比白淑娴开明,说两个孩子都谈了那么久了,哪里扯得开?我看晓娟也不错,领证就领吧,随他们吧。但白淑娴不干,许他汪家牛逼,不许我有点想法?我们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能将就了。

  事情僵住了。陶有道着了急,他已经给汪家说了过节后领证,现在母亲却闹了这一出。父亲又做不了母亲的主,这可怎么办?

  这件事他没有瞒未婚妻。汪晓娟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你二叔发话,准行。因为之前陶有道曾对汪晓娟说过陶唐是赞成他的婚事的,所以汪晓娟抬出了陶唐。其实,到现在为止,陶唐并未见过汪晓娟。

  于是,陶有道叫了未婚妻一起去小招,乘机汇报他遇到的困难并寻求帮助。

  陶唐不在。叶媚认识陶有道,给他们开了陶唐的房门,“你们就在这里等吧,但不要动陶总的东西,不然我就要挨批评啦。”叶媚给二人沏了茶,走了。

  汪晓娟有些紧张,又有些期盼。见陶唐不在,反而轻松了,外间里间四处打量,感觉处处新鲜,“有道,96号楼不是空着房子嘛,为何你二叔不要?干嘛总住在招待所?”

  “这我就不知道了……对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二叔在金橄榄买了房子,准备把我爷爷奶奶接回来,他可能因为这个吧?另外,这里不好吗?我觉得挺好的。”

  挺好的吗?汪晓娟里里外外把陶唐的住所看了一遍,干净整洁,一尘不染,但总是缺少了家的味道,“金橄榄的房子肯定比不上96号楼吧?200多平呢……又近……多少人盯着那里,你二叔也真是的……”

  “有道,你二叔会支持吗?”

  “我二叔肯定会支持。他水平当然比他们高……不过,你千万不要埋怨我妈……”

  汪晓娟明白,陶有道的母亲是在报复呢。当初自己父母确实有些刁难,不过他妈也忒小心眼了。一句话,家务事最为复杂。但陶有道坚决的态度感动了汪晓娟,觉得自己男友很不错。

  “我不埋怨她……有道,咱俩结婚后住哪儿?我可不想跟你爸你妈住一起……”

  陶有道也不想和父母住一起,“我家不是还有一套空着的楼房吗?我爸早就抽空收拾一下做我们的新房呢。”

  这个汪晓娟是知道的,但她有些不甘心,伙伴们结婚很多都买了新房,“有道,我说话你别生气,我觉得你爸你妈忒抠了点,就你一个儿子,总该给咱们买套新房子吧?我家可准备给你买辆新车呢。”

  “他们也不是舍不得。但他们都是工人,外面的房子买不起,也只能付个首付了。主要还不是这个,不是都嚷着咱厂要搬迁吗?现在买房子不是犯傻吗?”

  “你二叔不知道搬迁吗?他为啥买房子?我叔说搬迁怕是不靠谱呢……”汪晓娟叔父是中干,消息和眼光当然比一般工人强。

  “我二叔买房是为了我爷爷吧……我家这些年主要就是靠我二叔了……”母亲的问题尚未摆平,新房又横亘在前面,陶有道禁不住发愁起来。个人是无法扭转风气的,也不能责怪女友,红星眼下确实新婚买新房的居多。

  汪晓娟却不再追这个令陶有道难受的话题了。她的目光落在卧室床头上的摆台上,“那是你堂妹?”

  “是,我也很久没见过了,据说个子可不小,也不知这件衣服尺码对不对。”

  “你婶儿已经去世多年,你二叔为啥不再找一个?”女孩子未免喜欢八卦。

  “这我就不知道了……”

  说话间陶唐回来了,“有道在啊……这位是你女朋友吧?快坐,别客气。”陶唐微笑着向汪晓娟点点头。

  陶有道闻见了浓烈的酒味,“二叔你喝酒了?”他急忙给陶唐沏茶。

  “送总部审计组……有道,你也不给我介绍下?”

  “汪晓娟,跟我是同事。”

  “陶总您好……”汪晓娟有些紧张。

  “在家里就叫叔叔好啦,”陶唐打量着女孩,“有道蛮有眼光嘛,哈哈。坐呀,别客气。有道跟我说起过你。也在六分厂?”小巧玲珑的汪晓娟看上去像是刚走出中学校门,“小汪你多大了?”

  “是,我在六分厂技术室。今年我24了……”

  “学的工科?哪个学校毕业的?”陶唐微笑着看女孩。

  “二叔,她是专科毕业……”

  “学历不重要,关键是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不过小汪啊,趁年轻还是要抓紧学习,包括有道也一样,我不是说套话,是人生经验。哈哈,你们俩怎么想起来过来了?有事吗?”

  “二叔您不是要回滨江吗?我妈给小荷买了身衣服,你带给小荷吧……”

  “是,我明早的火车。嘿,给她买什么衣服嘛。”陶唐扫了眼衣袋,“小荷未必喜欢呢……好吧,我带给她。回去谢谢你妈,让她费心了。有道,你们准备啥时候办喜事啊?”

  “二叔,我俩准备过了五一就去领证,但遇到点麻烦……”陶有道乘机把自己的难处说了。

  “这样啊。”陶唐微笑着说,“你妈的想法是不对的。结婚是你俩的事,只要你们真心相爱,我就支持。你妈那里,我可以帮你们做工作,听不听我的,我不敢保证。但工作我可以做。但是,结婚又不仅仅是你俩的事,谁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定要做通你妈的工作。所以,领证不要急,不要先斩后奏。等我回来,我去家里跟你爸妈谈。你呢,一定要理解老人的顾虑,让她知道你的决定是深思熟虑的。小汪呢,千万不要因此记恨未来的婆婆,说句实话吧,上有双亲是很幸福的事,等你们结婚了,有了孩子,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理了。”

  “我记住二叔的交代了,谢谢二叔。”陶有道说。

  汪晓娟觉得陶唐确实蛮通情达理的,也表示了谢意。

  “我还要说几句,算是对你们的叮嘱吧。我是个老派的人,思想有些落伍了。领结婚证绝对是件大事,领证后你们就是合法夫妻了,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你们俩要共同面对所有的喜怒哀乐,共同承担生活的所有责任。现在一些年轻人对于婚姻的态度有些不慎重,我是不赞成那种态度的……希望你们要懂得那张证件的含义,那可不是一张纸哟……祝福你们吧,祝你们相亲相爱,白头到老。”

  两个青年互相看了一眼,齐声说:“谢谢二叔的教诲,我们记住了。”

  “你第一次来我这里,本来我该给你个礼物的。”陶唐对汪晓娟说,“有道对我搞了突然袭击,下次补上吧。小汪,你爸妈都在厂里吗?”

  “是,他们都在厂里上班。我爸在采购部当保管,我妈在职工医院当护士。”

  “哦……你是独生子?”

  “是。”因为陶唐温和的态度,汪晓娟的紧张渐渐消除了。

  “二叔,晓娟的叔叔你可能认识,他叫汪兆……”

  “汪兆啊,听到过这个名字……”陶唐真的想不起这个汪兆是何方神圣了。

  “他是机动部副主任。”汪晓娟甜甜笑道。

  “哦,好像前几天在十三分厂开现场会他去了,个子不高,胖胖的,对吧?”陶唐记起了汪兆,当时江上云向他介绍来着。

  “对。我叔说您水平真高……”

  “哈哈,那可不一定。我提要求容易,下面的同志落实起来就不容易了,在一线工作的中干们蛮辛苦的。我知道。”

  “他们可能节日不休息了,说是什么项目进度拖了……我是听我爸说的。”

  “嗯,机动部是管设备的嘛。小汪,你平时工作忙吗?”

  “也不是很忙。”汪晓娟如实回答。

  “哦,厂里休息五天呢,你们准备怎么过?”

  “二叔,我们分厂4号就上班了,只要三天。我俩准备去北阳照结婚照呢。”陶有道答道。

  “好。这个季节蛮好的。”

  “二叔,小荷很久没回来了,什么时候带她回来转转?”

  “等中考结束吧,最近她比较紧。回去替我谢谢你妈。”

  “二叔,明早我送你到车站吧?”

  “不用啦,也没什么东西。”

  “那,我们就不耽误二叔休息了……”陶有道拉着女友站起来,“我挺想爷爷奶奶的,等他们回来就好了,咱们全家就团聚了。”

  陶唐很高兴,“是啊,他们总念叨你。有机会带小汪过去见见他们,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好吧,那你们就回去吧,小汪,替我向你父母问好。”陶唐把一对年轻人送至门外,目送他们下了楼梯,站在楼梯口,汪晓娟回身向陶唐摆摆手。

  “你看,我二叔蛮随和吧?你就是瞎担心。”得到了二叔的祝福,陶有道很是开心。

  “是啊,比你妈亲和多了。”

  “别瞎说……早点休息吧,明天咱们还要去北阳呢,据说拍结婚照很费时间的。”陶有道是在网上预约的,一套婚照4500元,不包括后期费用,这个标准在平泉算是中等水平。

  “嗯,我等你。”

  “哎,啥时候咱们有车就方便了……”

  “我家已经答应买车了,明天有时间的话可以乘机逛逛4S店……我可不懂什么车好……”

  “我说了也不算呀,嘿,说到买车,干脆让我爸我妈给咱们添点钱,一步到位,买个进口或者合资的SUV吧?你爸说过买什么牌子的吗?”陶有道觉得,如果父母不给他买新房的话,出点钱把车子的档次提高一点应该没问题吧?

  “我叔的朗逸他说就不错……”

  “朗逸啊……”他心里似乎有些不满足。

  陶有道把女友送至她家楼下便回去了。汪晓娟回到家,见叔父汪兆在,正跟父亲在客厅说话呢。

  “晓娟回来啦,刚才和有道出去了?”汪兆含笑问道。

  “嗯,刚才他拽我去了小招……”

  “喔,见到陶总了?”

  “见到了,他明天要回家,有道他妈给陶总的女儿买了件衣服,我们给送了过去。”

  “陶总没说什么吧?”汪母闻讯从卧室出来,关心地问。

  “没说啥,听说我们节后准备领证,他说他是老派人,看不惯现在的一些风气,说结婚证很重要,要我们端正态度呢,他祝福了我们……他二叔挺好的,挺随和的……”

  “我说什么来着?”汪兆笑着说,“曾国藩说过,上等人有本事没脾气。那些势利眼乱发脾气的,都是没本事的下等人。”

  “叔,陶总还提到你呢。”汪晓娟不想让父母知道婆婆的态度,急忙转了话题。

  “什么?陶总提到我?”汪兆吃了一惊。

  “陶总问了爸妈的工作,让我替他向你们问好。”汪晓娟先对父母说了,“是有道说起了你,起先他没想起来,但说了你的单位后,陶总立即记起来了,说你个子不高,胖胖的,最近在十三分厂开过什么会……”

  “对,是质量现场会。”汪兆高兴起来。

  “我说你说陶总水平蛮高的……”

  “这孩子,怎么乱说话?”汪父嗔怪道,随即问陶总怎么说的。

  “陶总说不一定。他说他在上面好讲,下面具体做工作的很难……”

  “上面也不好讲啊,没水平愣是压不住阵。下午陶总在中干会上的讲话才叫有水平呢。”汪兆正色道。

  “晓娟,你看陶总是不是对有道挺亲的?”

  “是吧……有道说他二叔一直挺关心他的……”

  “晓娟,陶总讲的一点不错,都是至理名言。你和有道确定关系了,领过证就是合法夫妻了,要做到相敬如宾……另外,你以后的身份就不一样了,只要陶总在,没人敢小看你,但注意不要乱说话,懂吗?咱厂很复杂的。”汪兆叮嘱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