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东湖机械

复兴之路 wanglong 4073 2015.09.01 18:35

  陶唐刚对赵庆民说了富士康事件,第二天,位于平泉开发区的东湖机械名下一家企业便闹起了事,上百名员工因欠薪和其他问题把市政府的门给堵了。

  陶唐是在事件发生的次日市府召开的紧急会议上得知此事的。

  平泉市委和市政府在同一座大楼里办公,这座十三层的豪华气派大楼是新世纪后盖的,市民习惯称其为市委大楼。其实市政府机关占据了大楼的主要部分。除了主楼外,这个院子里还有七八栋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三层灰色楼房,驻着市府下属的委办厅局。不知为什么,市府临时召集的紧急会议没有安排在主楼,而是在东南侧国资委的会议室召开的。

  陶唐和赵庆民奉命参加了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是平泉市规模以上企业的主要领导,陶唐除了唐一昆和唐一为兄弟俩,一个都不认识,但赵庆民却大都认识,不断给陶唐介绍着同行。

  会议尚未开始,唐一昆把陶唐叫到了身边,“坐这边,待会儿跟你商量个事。”

  “究竟是什么内容?还不准请假?把我的安排都打乱了。”

  “是我给王书记添堵了。他妈的。”唐一昆低声骂了一句。

  “你给王书记添了什么堵?”陶唐看主席台上开始有领导就座了。

  “你没听说?”

  “听说什么?”

  “他妈的,昨天钢管厂的一帮混蛋堵了市委大门!上官市长给我打了电话,不客气地数落了我一气,王书记高升在即,一为那小子就是不长眼……难成大器啊。”唐一昆看着正在与其他企业领导说笑的弟弟,叹了口气。

  “大家请安静,”会议主持人敲着麦克风,“现在开会。请上官市长讲话。”

  “马德胜,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唐一昆给陶唐介绍道。

  主席台没有摆席卡,陶唐只认识坐在中间的市长上官宏。

  “今天请了市区范围的规模以上企业党政主要领导来,就是核实一件事,”上官宏的声音很好听,带着磁性,“各家有没有拖欠工资的情况?拖欠了几个月,多少钱?准备怎么办?大家就在这里给我一个交代。今天的会议王书记本来要参加的,省里临时有个重要的会议,委托我召集大家开会了解情况。”上官宏喝了口茶,“大家可能都知道了,昨天,东湖机械的一群人堵了市委大门,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王书记非常重视,昨晚临时召集了常委会进行研究部署,今天的会议就这么一个内容。马市长,你按名单来吧,一家家过,没有拖欠的,也要说说自家目前有没有稳定方面的问题。好吧,开始吧。”

  马德胜副市长第一个就点到了红星,“红星机械?来了吧?喔,赵书记,怎么坐到后排了,坐前面来!你们是平泉最大的国企,陶总来了吗?”

  陶唐站起来,“我是陶唐。来了。”

  “陶总你好,第一次见面呢,请坐下讲。”马德胜很客气。

  “报告各位领导。红星现在没有拖欠了,包括我们的劳动公司系统。目前尚未发现有明显的群体性不稳定苗头。”

  “啊,全部解决了?非常好。”上官宏点点头,“不过请你先不要走,会后有件事要和你们商量。”

  接下来是寰球纺机,是平泉市属国企规模第一的上市公司,但陶唐没有去理会,这个会议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他开始琢磨自己的心事……

  会议大约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与会企业不同程度存在拖欠问题,其中有一半企业说不清解决拖欠的时间表,上官宏严厉要求必须解决拖欠,最晚明天,必须向市里报告解决拖欠的办法和时间。最后,上官宏留下了红星和东湖,把两家企业的四位当家人叫到了旁边的小会议室。

  陶唐刚和马德胜副市长寒暄毕,刚才没有露面的周鸿友夹着个黑皮笔记本也过来了,跟陶唐点点头,坐在了上官宏右侧。

  “陶总,赵书记,首先我要代表市政府感谢二位呀,”上官宏微笑着说,“前段时间听国资委的同志说红星不太稳定,存在拖欠工资。陶总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抓了这个问题,算是基本消除了隐患。王一书记很满意,托我向二位领导表示谢意呢。”

  陶唐看了眼赵庆民,“不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上官宏点点头,“话是没错。但红星做出了榜样,市里就好说话了嘛。红星那么大的摊子能做到,其他企业没理由做不到嘛。昨晚已经跟唐总谈过了,钢管厂的拖欠不是大问题,东湖集团已答应尽快解决。但最近东湖机械在经营上遇到了一些问题,需要做些调整。唐总谈了个思路,市里认为可行,今天请陶总和赵书记来,就是具体谈一谈红星与东湖的合作问题。听唐总说,前几天陶总带队去东湖调研考察,你们已经谈了双方加深合作的思路,这非常好,就应该这么办。红星是国企老大,东湖呢,是民企第一,都对平泉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做出了很大贡献,市里一直认为,红星和东湖搞好了,平泉市企业的问题就基本解决了,经济发展就有了保障……废话我不讲了,是不是先请唐总谈一谈?”

  唐一昆说:“好吧。给市里添了乱,很内疚……我们的想法是这样,钢管厂呢,是东湖在四年前收购的一家市属的小厂子,职工有三百多人,这些年因技术和装备等方面的问题一直经营不好,而红星有管件产品,红星有一个分厂是专门生产焊管的,产品除了供东湖外还有其他市场,能不能让红星把钢管厂接过去?合作的方式可以商量,陶总,你们可以拿过去,也可以派人过来接管经营。目前钢管厂是有净资产的,我们可以零字转让……一为,是这样吧?”

  挨着陶总的赵庆民悄悄掐了同伴一把。

  “赵书记你不要搞小动作嘛。”这一幕被上官宏看在了眼里,“你这个党高官可不要拆台哦。陶总是辉煌集团器重的管理行家,会有自己的判断,是不是?”

  赵庆民有点尴尬。

  “东湖机械旗下的钢管厂总资产1000万出头一点,资产负债率大致在90%,”唐一为汇报道,“单从资产看,这点东西陶总和赵书记是看不上眼的。但钢管厂还有一个不小的优势,那就是市场。去年钢管厂的销售规模是1300万多一点,基本是东湖内部消化的。我们在收购市里这个厂子后,投资进行了技术改造,使其产品尽量能够满足东湖地产的需求……东湖方面承诺,红星在接手钢管厂后,市场完全可以承继过去。这对红星厂是有好处的……”

  “这个我可以证明,”周鸿友接话,“哦,我指的是东湖实业对钢管厂的技术设备投资,他那个资产不是破铜烂铁,还是值点钱的。之所以提出这个方案,是因为钢管厂的职工一直不适应东湖的管理模式,观念上不好说是陈旧,但总是怀念有上级主管部门的日子,一直没有彻底转过弯子来……我认为唐总提出的是一个双赢的方案,建议红星方面认真考虑。另外,我建议红星把你们那个管件分厂搬到开发区去!厂子移交给你们,那片土地的使用权也可以无偿移交给你们。这个,市府是同意的。”

  “陶总还有什么不清楚的?”马德胜副市长问道。

  陶唐点点头,“基本清楚了。兼并重组已经是常态化了,唐总的建议并不违反我们集团关于资产管理方面的现行规定。但兼并重组的核心不是资产,也不是市场,而是职工……我想知道的是,钢管厂的职工集体上访,仅仅是因为拖欠工资吗?”

  赵庆民注意到周鸿友和唐一昆交换了一个眼色,心道自己这位年轻的一把手不是雏儿,还是比较老辣的。

  上官宏笑了笑,“陶总这个担心有道理,可以理解。周市长,你说说吧。”

  “除了职工,确实有其他方面的一点小问题。”周鸿友皱皱眉头,“当年钢管厂被东湖收购,其原址被东湖地产改变土地使用性质后用于了商业开发,涉及到一部分职工的住宅补偿问题,严格说问题是不存在的,当年都是签了协议的,无论从政策上还是手续上都经得住检查。但小区开发后,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当初的协议吃亏了,要推翻重来。我要说的是,这个问题不会带给红星,东湖方面已经承诺,这个问题由他们解决。”

  “上官市长,周副市长,马副市长,”陶唐正色道,“我已经明白市里的意思了。我想市里就是牵了个线,具体怎么办,还要我们两家企业具体谈,是吧?”

  “没错,是牵线。”上官宏点点头。

  “各位领导,我们和东湖是不一样的,唐老板在这里能拍板的东西,我是拍不了板的。需要走程序,特别是燕京的程序。另外,几百人的拖欠工资还不算大问题,但征地搬迁带来的问题就比较麻烦了,还是在办理之前处理利索为好,我的意思是假如这件事得到燕京总部批准的话。各位市长,人一旦划归红星,他们肯定先找红星,但红星又完全不知情,也无从处理,必然出现扯皮问题,是不是?我看这样,既然市领导专们协调此事,而红星和东湖又是合作密切的企业,我们分头行动,我和赵书记回去后便启动程序,并且尽量快一点。而东湖这边呢,尽量早些解决遗留的问题。我们两家相向而行,早日会师市府。”

  陶唐一面讲一面想,东湖也不过如此,走的是大多数人的老路,花小钱买下位置优良的国企,然后整体迁走,转手把土地用于商业开发,利润来自于房地产,绝不是旗下的企业。

  “喔,我看陶总这个态度可以。老唐,你说说?”上官宏把球推给了唐一昆。

  唐一昆想,如果解决了那些人对于住宅的索求,我还不一定放手了呢。不过,这件事不过是他整个计划的起步环节,吃一点亏是有准备的,“好吧,我同意。但违背当初的协议会带来一系列的后遗症。刚才我已经表态了,欠发的工资将尽快补掉。但其他方面的工作,希望市里出面配合一下。”

  “可以,这方面是周市长的管辖范围,找周市长吧。老唐,关于欠发工资,不要再扯什么具体情况管理制度啦,有劳动法在,更要讲大局嘛。”

  “是,我们明白。请市领导放心。”

  散会后,陶唐婉拒了上官的挽留,也谢绝了唐氏兄弟的宴请,借口公司有急务离开了市府。回厂的路上,赵庆民提醒道:“我担心的地方你已经注意到了,我就放心了。但不办,东湖肯定会拿订单说事。我是想不通,他们干吗拿一个几百人的小摊子兴师动众?”

  “这还不明白?唐一昆盯上我们红星这块地皮啦。”陶唐叹了口气,“赵书记,我想还是启动相关程序吧,我给燕京去个电话,安排发规部和政研室先做点先期的调查研究。如果市里追问,我们也好有个交代。”

  “我没意见。”赵庆民说,“说是牵线,其实人家是站在东湖立场上的,我看得出来。”

  “那是当然。不说别的,东湖一年上缴多少利税?我们才多少?不能比呀。以后红星关起门来搞经营怕是不成喽。对了,你相信不,东湖怕是也急着要搞结构调整啦,上次我去了东湖机械,听唐一为的介绍,简直是个大杂烩,产品比我们复杂十倍不止,规模就那么一点,不亏才有鬼了。我看哪,钢管厂不过是个开始。”

  “那你真要当回事呢。他们要搞结构调整,说穿了就是要甩掉一大批包袱,在平泉,舍掉咱们,还不好找接盘的呢。”

  “是呀,是呀……跟私企打交道,一不小心就被人家耍了。”陶唐闭上了眼,将脑袋仰靠在后座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