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东湖行三

复兴之路 wanglong 3759 2015.08.09 21:06

  吕绮在去往东湖员工餐厅的途中接了个电话。

  电话是韩瑞林妻子水娇打来的,电话一接通,水娇就在电话里嚎啕大哭。吕绮问:“怎么了,我在外面开会呢。”

  “嫂子,我不能跟他过了……瘟猪啊,我要找陶总……我知道你跟着陶总出去了……”

  “究竟怎么了?”真是见鬼,她怎么知道自己陪着陶唐?

  “他把家里的钱都不知弄哪了……呜呜……他一定把钱给那个骚货了。”

  真是该死!还以为前天那件事过去了呢。

  水娇跟范永诚沾点亲,算是范永诚的远房表妹。正因如此,吕绮跟韩家一直关系较近。她以为韩瑞林真的把星期天那件事摆平了,看来麻烦未去,“娇娇,我在外面开会呢,你别闹,别让人家看笑话,等我回去再说。”她看到张兴武出来,吕绮掐了电话。想了想,她又给老范去了个短信,让他去劝劝水娇。

  星期天晚上,吕绮和范永诚在韩瑞林家待到很晚,一直在做水娇的工作。在吕绮看来,水娇比那个艳名远播的穆桂花强得多,无论是人品还是相貌,但韩瑞林为何去和穆桂花厮混,令吕绮深为不解。韩瑞林咬定那天就是误会,他去穆桂花家是帮她弄短路的电线的,绝没有其他,因为曹文东是同学嘛。但水娇根本不信,连范永诚和吕绮也不信。韩瑞林笨手笨脚的,自家的好多事还要朋友帮忙,反而去穆桂花那里学**?哄鬼嘛。但吕绮也怀疑,那可是下午,大院里人来人往的,他们不太会做那种事吧?捉奸的是穆桂花的弟弟,韩瑞林急赤白脸地说,你可以问穆建华嘛。

  这倒可以。如果穆建华做出有利于韩瑞林的证词,那比啥都有力。水娇果然说,我当然要问,如果你骗我,咱们没完。

  吕绮在劝水娇的时候感到脸颊发烫,她想起自己给陶唐的短信,感觉到自己也不是个玩意儿。

  星期一一般是一周里最忙的一天,吕绮顾不上过问韩瑞林的家事,但没听说什么新消息。昨晚范永诚还是提到了此事,老范说估计真是误会,韩瑞林瞎了眼才找穆桂花,他找你我都信,就是不信会去找那个女人。

  “我会看上他?”吕绮恼怒道。

  “我是打个比方嘛,”范永诚嬉皮笑脸,“我老婆当然最好了,人漂亮不说,还对我绝对忠诚。”

  我忠诚吗?吕绮拷问着自己,跟着张兴武走进位于东侧副楼一楼的餐厅。

  吕绮没想到这是个自助餐厅。餐厅很大,足有一千平,播着轻音乐。当间是巨大的餐台,周围是就餐区,固定在地上的塑料桌椅五颜六色,让人眼花缭乱。

  东湖方面腾出了一个区域来招待红星的客人,左云已经替吕绮领了餐盘,在等着迟到的吕绮。

  “花样不少呢。我看菜的质量蛮好……”左云把餐盘递给吕绮。

  吕绮接过餐盘,下意识地找那个人,见他正跟张兴武说着什么。

  “这下子小鞋是穿定了……”左云嘟囔了句。

  “瞧你那点出息。”吕绮往自己餐盘里夹了一块油炸带鱼,菜肴足有二十种,档次真不低,光是鱼就有三种,“其实自助餐蛮好,我喜欢。”

  “我可不能跟你比。都知道陶总跟你是同学,谁敢刁难你?”左云心事重重的。

  吕绮本来想把昨天上午在陶唐办公室说的告诉左云,但忍住了,“吃饭就吃饭,别想那些无聊的。”她忍不住又夹了块鸡腿,决定再不选肉食了,朝素菜那边转过去。等她取完食物,举目寻找座位,看见陶唐独自占了一张四人座位的桌子,显得孤零零的。她一下子没找到唯一的女伴左云在哪里,却看见陶唐冲她招招手,于是走了过去。

  “喔,你就吃这么一点?是不是习惯了酒席,吃不下平民食物了?”吕绮看见陶唐餐盘里几乎全是素菜,主食只有一个花卷。

  “如果这是平民食物的话,中央领导们就舒心多了。我连红星食堂的饭都吃得下,怎么会吃不惯这个?倒是你,不怕发胖吗?”陶唐扫了眼吕绮装得满满的餐盘。

  “反正也不差这顿了。”吕绮笑了笑,坐在了陶唐对面,低声道,“李总不太高兴了呢。”这个场合,李珞似乎应当跟陶唐坐在一起。奇怪的是,不仅东道主不见,连张兴武也没有陪陶唐。

  “其实胖瘦主要取决于遗传,你的血脂不高吧?”陶唐没有接话,问起了吕绮的身体。

  “我身体好着呢。各项指标未见异常——这是去年体检报告的结论。”

  “那就好。你有什么业余爱好?”

  “家务。”

  “哈哈。对,家务。家务最锻炼人。”陶唐哈哈笑了,“你过来是我同学,不过来还是我同学。所以就坐过来吧。你不过来,我就是孤家寡人。”

  “他们可能有些怕你……”

  陶唐还是没接吕绮的话题,“刚才我问了,这种档次的自助,只要20元。东湖肯定贴补了,还笑话人家民营呢。”

  “20元也怕吃不起。单身职工如果每天吃这么两顿,一个月就是1200元,把一半的工资吃掉了。但红星的食堂,800元差不多够了。”

  这就是批评红星工资低了,陶唐问,“你月薪多少?”

  “3500吧。正常情况下。”

  “可是你数了东湖就餐的人数了吗?我刚才问了,东湖实业,包含东湖房地产、东湖矿业机关的职员都在这儿就餐,他们就这么一间餐厅。不用数了,不到300人。我们机关有多少人?”

  这个吕绮却答不上来。

  “只看到人家的长处,却看不到自己的短处。身子进了市场,脑袋还留在计划里。这就是国企,特别是大型国企的毛病……”看到魏舍刚和唐一为过来,陶唐站起身来。

  “对不起,刚才有个事……怠慢陶董了。”魏舍刚道歉,他的眼神瞄了下餐厅,找到了那个青年——戴学东,正在角落里吃饭呢。他知道唐一昆留下戴学东的目的,但他不会跟任何人说。

  “哈哈,自助餐就为了个清净嘛。”陶唐笑笑,“蛮好的,真的不错。”

  “哈,陶哥,我是每顿离不了酒的,我陪陶哥来一杯。”唐一为扬起手里的油纸包,“李家烧鸡,平泉为数不多的老字号了,味道确实不错。”他将油纸包放在桌上,掏出一副显然是饭店给的薄薄的塑料手套,将烧鸡撕开。

  两个服务员过来,把两个餐盘放在桌上,魏舍刚是一碗盖饭,唐一为是一碗浇了卤汁的面条。

  “别走啊,”陶唐叫住了吕绮,“一为老弟,她也是红星子弟,我和你哥的同班同学,前几天你哥在东湖会所请客,她也在场。”陶唐制止了吕绮的离开,“吕绮,红星发规部副主任。”

  “吕姐你好,这就更是自己人了,喝一杯。酒可稀罕,私藏的老白汾酒,足有三十个年头了。”

  “别动,”陶唐拦住了唐一为,“听我一句,酒不喝了。咱有的是机会。公司有纪律,中午一律不得饮酒。”

  “规矩是给下面定的,东湖也有规定。但我不理那套。酒是粮**,越喝越年轻。”

  “听我的。别开了,下午还想看看你的地盘呢。”陶唐抓过了玻璃酒瓶。

  “怎么?怕下面说你带头违反规矩?扯淡!你是老板还是他们是老板?都跟你比,要造反吗?陶哥你放心,过去一些事没处理好,今后不一样了,我俩通过气了,绝对支持你,放心。”唐一为伸手往回夺酒瓶。

  “算了老三,就听陶董的吧。”魏舍刚笑笑,“老三是无酒不欢,其实我姐夫常批评他。既然吕主任不是外人,我说一句,我俩商议了,矿业和机械绝对支持您,就是价格,也不是不能谈。唯有质量,希望陶董亲自过问下,特别是有些安全件,在这种形势下,我们不能不卡的严一些。”

  “请魏总放心,我会管的。会有一个明显的改善的。”陶唐举起盛了白开水的杯子,“我们以水代酒,为了合作进入新阶段。”

  “祝陶董顺利。”魏舍刚立即举杯响应。

  “喔,你们二位也忒简单了些。”陶唐指指魏唐二位的食物。

  “哈哈,老三很少在这里吃饭,他中午就是烧鸡面条,老习惯了。当然,还有半斤酒。我呢,实话说在这儿吃的次数也不多,总有应酬。今天也有事,因为你来,推掉了……不是吃不起,是没胃口。哈哈。”

  “很好奇亿万富翁的食谱,是不是?”陶唐看了眼有些局促的吕绮,“刚才我这位老同学还说我简单了,没想到二位更简单。大道至简,颠扑不破的真理。”

  “陶董,下午我就不陪您了,请原谅……”魏舍刚歉意地说。

  “忙你的。原则都定了嘛。”

  “这是我的电话,”魏舍刚摸出张名片,“陶董可以随时指示我。”

  “客气了。张主任?”

  一直观察着的张兴武急忙过来,把陶唐的两张名片双手奉上,他庆幸名片印好了,因为规格式样都是统一的,也不需要经陶唐审核。

  “一为老弟,听说你的机械公司整合成立不久,能不能说说情况?我预感到老弟领导的东湖机械有我可做的大文章。”

  “是呀是呀,前年吧,我哥决定把东湖旗下除却矿山和房地产之外的玩意儿全部整合在一起,于是成立了东湖机械。乱七八糟有好几十家厂子,一大半在外地,从纺织、机械、制药到物流、酒店,横跨好几个行业,不好搞呢。我琢磨着这样不行呢,多元化经营没有能搞好的,谁能同时做大几个行业?我听过别人给我讲韦尔奇的故事,我肯定比不了人家,全球也只有一个GE。但现在也不好确定整顿方向,还在摸索。效益呢,勉强持平吧,算是给政府解决了就业问题,对东湖却没多大好处。陶哥,我哥最佩服的就是你了,正好你给我出出主意,我知道你一定有好办法。”

  这番话令吕绮对唐一为的观感大变。她不认识唐一为,但听说过此人,在唐一昆发达前,唐一为就是红星子弟中很出名的人物,曾涉及故意伤人被刑拘过,刚才唐一为给吕绮的印象也是个混子,现在不是了,竟然研究韦尔奇经营GE的案例,难怪唐一昆会把这么一大摊子交给他。

  “我可比不上你们,更比不上你哥。你们是从市场厮杀出来的好汉,我不是。不过你说的道理没错,必须有个重心。其实红星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调整的难度怕是更大……我觉着,红星和东湖机械的合作可以在更深的层次上进行,但具体的想法真的没有。对了,你家老二呢?我记得他的样子呢,他跟你性格不一样。”

  “我二哥死了……骨癌。已经走了五年了。”唐一为神情黯然。

  “可惜了……对不起。”

  “都是命啊。去瑞士做了手术,还是没救下来。不说了,下午到我那里,帮我参谋参谋。给我一个金点子,我感谢陶哥一个大红包。”唐一为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