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陈嫣和李志斌

复兴之路 wanglong 3813 2015.08.21 18:36

  周六晚上,陈嫣的舍友、在宣传部工作的尤本玲让陈嫣帮着改一篇稿子。

  “说吧,给啥好处?”陈嫣接过尤本玲递过的打印稿。

  “一顿羊肉串。”

  “成交。”陈嫣一目十行,很快看完了这篇不足两千字的文稿,“不成,这种假大空的文章我改不了。羊肉串吃不到了。”

  稿子是学习十八大精神的心得,陈嫣对时事政治一向迟钝,自然改不了此类文章。

  “改不了?这下苦了。”尤本玲苦着脸。她一直以为精擅公文写作的陈嫣一定可以解决自己的难题。

  “你去找你家孟凡啊?他文笔挺好的,还是研究所团支部书记,懂政治。而且,我看不出你的稿子有啥毛病呀。”

  尤本玲和孟凡的关系已经公开,正准备租房搬出去呢。

  “别提了,老崔头下午挨了陶总的训。起因是毛德祯的一篇报道,你知道,那小子就是个棒槌,把挺好写的稿子硬给搞砸了。陶总看了厂报不高兴,连带着把宣传部批的一无是处。”

  陈嫣来了兴趣,“他写什么惹老板生气了?”毛德祯便是刘秀云给她牵线的男方,但她看不上那个家伙,关系早已结束了。为此,刘秀云很不高兴,陈嫣已经感觉到了。

  “还不是因为那个自杀的员工?常书记亲自去了他家慰问,后事办的挺圆满的。因为陶总带头捐了款,领导们都掏了腰包。老崔头想拍马屁,让毛德祯写了篇稿子登了厂报,结果马屁拍到马脚上了。陶总说宣传部把公司的失误当成绩来宣传,简直是不知廉耻。取了近期的几份报纸,批评老崔头看不懂形势,说厂报三分之二的篇幅都是领导讲话和行踪,简直不成话。责令我们整顿呢。这下好,老崔头急了,这期准备上报的稿子全部撤了下来,让我们重新弄……陈嫣,之所以请你帮忙是因为你在厂办,比较清楚陶总的思路……”

  “高看我了。实话说吧,我连人家面都见不着,怎么能明白人家的好恶?不过陶总是总部政研室主任出身,文笔肯定一级强,尤其是理论性的东西肯定熟悉,你这篇东西还真要好好琢磨呢。”

  “是呀,这篇稿子是预定的头版头条,这不要命吗?你说,陶总怎么盯上厂报了?”

  “你说不懂陶总心思,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陈嫣来了兴趣,“文章是给人看的,所以你首先要明白读者是谁。这种东西,一般职工是不看的,也看不懂。我觉得,大部分中干也不会认真看,但公司领导会看,特别是主要领导。既然陶总不满意厂报,那就说明你们现在的办报风格不对他胃口。对了,刚才你说的那句……就是报道领导行踪太多……我明白了,他是嫌你们报道一线员工太少了。没错,肯定是这样。”

  “群众路线?可是我这是理论文章呀,都是有固定套路的。”

  “谁说的?理论还要联系实际呢。我觉得陶总跟宋悦的风格截然不同……你呀,推倒重来吧,把上面的精神消化在咱厂的实际中,肯定能过关。”

  “说的容易。你写一篇我看?”

  “你看,陶总坚持去大食堂吃饭,主动提出整修单身楼,他差不多有空就骑车下基层,注意,是骑自行车哎。刚来就补发了拖欠的工资,人家是实实在在走群众路线呢。玲子,你就循着这个思路去写吧。”

  “有道理。那,那我去办公室了,在这儿可写不成。”

  “不去找你的孟哥哥了?”

  “老夫老妻了,找他干嘛?我去了。”

  尤本玲拉开门,见门外站着李志斌。

  “喔,二号首长,来检查工作呢还是找我们陈美女?”

  “我来请示陈领导工作。”李志斌微笑着回答。

  “那就不打扰你们密谈了。”尤本玲去办公室加班去了。

  “喔,稀客嘛。”陈嫣将凌乱的床铺整理了下,“陶总不是要开会吗?这么快就结束了?”下午李志斌通知总经办三位主任参会,被陈嫣听到了。

  “会议取消了。”

  “咋取消了?”

  “突然来了兄弟厂的领导,陶总作陪,开不成了。”

  “你怎么不跟着陶总?”

  “领导不要我跟。喔,好漂亮嘛。”李志斌拿起了书桌上的镜框,照片是陈嫣在海边身穿泳衣的“**”,说不出的妩媚妖娆。

  “放下!不许看!”陈嫣夺了过来,塞到了枕头下,“没礼貌。”

  “摆在桌上不就是让人欣赏嘛。”

  “你没资格。”

  “谁有资格?”因为是二人世界,李志斌少有地露出符合其年龄的轻狂。

  “不跟你闲扯了。刚才还跟玲子说宣传呢。陶总怎么管起了宣传?”陈嫣有点不好意思。

  “这我哪里知道?陈嫣,要调休了,过节有什么安排?”

  “没想过。我问你陶总怎么管起了宣传,害的玲子还得加班。”

  “陈嫣,我说句话,你别不高兴。”

  “最烦你这副嘴脸了。我知道你说什么,好好,我不问了。行了吧?李二号?”

  “陈嫣,你笔头强,人又聪明漂亮,只要你注意些秘书的规矩,肯定比我有前途。”李志斌恢复了一贯的一本正经。

  “我有什么前途?每月拿这么点钱,饿不死罢了。我是没机会,有机会的话肯定跳槽走了。”

  “你要相信厂子会好起来。陶总肯定能把厂子搞好,真的。另外嘛,说不定两三年你就被提拔了,那就更不是问题了。你去数一数,这些年从总经办秘书岗走上领导岗位的有多少?”

  “要提拔也是提拔你!你是二号首长嘛。哪里会轮得到我?”

  “那可不一定。”

  “对了,你刚才说陶总一定能搞好红星,为什么这么说?”

  “我觉得陶总跟他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好吧好吧,犯规的话不要讲了。”

  “跟你说说无妨。应该说所有方面都不一样。宋总基本是个坏人,而陶总是个好人。”

  “要是宋悦听到你这句话还不气死?我听说陶总是单身呢,钻石王老五啊。你说,陶总会不会看上我?要不你找机会给陶总介绍介绍?”

  李志斌立即头大如斗,“你呀,你呀。”

  “我怎么了?他是单身汉,我是未嫁女,不行吗?”陈嫣斜睨着对方。

  “找几个人去崴牙山野营一回?”李志斌果断转了话题。

  “漂流?早了点吧,那边气候冷,肯定下不去水。”陈嫣这么一说,李志斌就知道事情成了。不然她一定揪住刚才的话题不放。

  李志斌想起了刚才陈嫣的泳装照,“不一定,至少能爬山。那边新建一个国际登山赛道,我们比试比试?”

  “谁和你比试?我不去。”

  “那,到时候联系?我来找车。”李志斌的目的基本达到了,他也能听出陈嫣已经答应了,于是告辞走了。

  这是李志斌第三次来陈嫣宿舍“拜见”。重新出任二号首长后的第一次。

  两个月前,陈嫣和她的第二任男友分手了。对方是红星的官二代,一位中层正职的公子。陈嫣讨厌那个家伙趾高气扬的德行,他父亲不过是分公司经理,却摆出一副在红星横着走的姿态,第一次约会便毛手毛脚的,让她很不舒服。勉强保持了两个月的关系,陈嫣下定决心断了。

  在确信陈嫣重回单身队伍后,李志斌便开始向陈嫣展开了进攻,他们都是厂办秘书,彼此极为熟悉。那时李志斌跟着宋悦,整日神出鬼没的,没有多少机会单独接触。后来宋悦出事了,李志斌事实上处于下岗状态,搬回了那间大办公室,张主任也未分配他具体的工作,情绪很是低落。原先嫉妒他的王治平等人自然少不了冷嘲热讽,但陈嫣没有,还开导过他两次,李志斌说他做好下基层的准备了,谁知峰回路转,重新当上了一把手的专职秘书,而讥笑李志斌的王治平则重新打蔫了。

  陈嫣不讨厌李志斌,也不是很动心。陈嫣将镜框重新摆在了书桌上,想着离去了的李志斌。他没什么毛病,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极少参加单身们的聚会,显得很不合群。陈嫣甚至不知道李志斌的爱好,只晓得他父母都是工人,从他的衣服和手机判断,家境估计一般。

  “他合适吗?如果他个子高一点,长得再帅一点就好了……”陈嫣想。

  她最投入的是第一次,那还是在大学时代。对方家在CQ,是地道的南方人,却长了副北方大汉的身板。陈嫣总能想起他在足球场上的英姿,他是后卫,主要是阻挡对方前锋对球门的冲击,每次倒地铲球解围,都令观战的陈嫣高声尖叫,心醉神迷。

  因为就业问题,二人在大四分手了。他不愿留在G省,又无力在CQ解决陈嫣的工作。陈嫣总算领教了生活的残酷,恋爱基本属于精神范畴,而婚姻却处于彻底的物质领域。马克思早就讲过,人只能解决了衣食住行,才能谈及文学艺术及其他。所以陈嫣开始变得现实,特别是总经办的工作教给了她原先不懂的若干东西。所以,刘副总给她介绍红星的官二代,吻合了她对生活的新理解。但物资并不能完全取代精神,所以她断然返回了单身队伍。

  只要陶总不走宋悦的老路,李志斌无疑是会跨入中层的,她坚信。跨入中层的李志斌能满足自己的物资需求吗?如果以红星的生活标准看,应该可以。陈嫣已经发现,幸福感永远是相对的,因为每个人总是生活在某一个圈子里。只要你比圈子里的大多数人过的好,你就会感到幸福。除非极少数不懂满足的人。但精神呢?陈嫣尽管经历了一次失败的爱情,却没有对爱情死心。爱情总是有的,所以大家都在寻找。年轻人当然要寻找爱情,很多爱情死亡的中年人也在寻找。这足以说明爱情是存在的,不然他们干嘛如飞蛾扑火般的折腾呢?

  或许李志斌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