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交易

复兴之路 wanglong 4563 2015.09.19 21:33

  晚饭选了金橄榄小区外临街底商楼新开的一家川菜馆,环境还不错,但饭菜的质量很一般。吴世安只说可惜了,意思是厨师的水平太一般了,对不起饭店的硬件。

  方可不吃辣,而且她晚上一般只吃水果,那天晚上向陶唐所要消夜完全是没事找事,所以今天满桌的菜肴她几乎没动。陶美玲注意到了这点,细问之下才晓得方可不食辣,于是责怪吴世安不晓事,点菜之前也不问清楚。

  对吴世安的抱歉,方可说自己晚上一般不吃饭。她注意到了陶唐的走神,似乎有什么心事。乘陶有道和吴世安争着去结账,方可低声问陶唐:“有心事?还在为中午的事生气?”

  “唔?我生什么气?”陶唐不解地看着方可。

  这一幕颇似方兰,当年方兰总是这样问他:“生什么气了?跟我说说吧?”

  “我还以为你为中午的事生气呢。别往心里去,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

  “瞎说什么?我有那么小心眼吗?”陶唐刚才在想吴世安告他的那个消息。

  “你就是小心眼。”方可白了陶唐一眼。

  “你和小荷啥时候走?我好安排给你们买票。对了,你如果有时间的话,把小荷送回滨江吧,我不放心她一个人走。”

  “现在才问不觉得晚了吗?我已经用手机订票了。我送小荷回滨江,明早八点半的车。我最近不太忙,我会在滨江陪她到中考结束。”

  “哦,小荷是不是要误课了?”

  “已经进入总复习阶段,不要紧的。”

  “你看我,”陶唐有些自责,“竟然没问她摸底考试的成绩,可别给我整出笑话吧。”

  “现在才过想起过问啊?”方可瞪了陶唐一眼,“你这个当爸爸的忒不称职了。告诉你吧,按照第一次摸底成绩,你不用担心职高了,上普通高中没问题,但重点中学有点玄。”

  “重点不重点的倒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关键是兴趣和方法,谢谢了。”

  白淑娴和陶美玲把二人低声交谈的一幕看在了眼里。

  打了两辆车回厂,陶唐等三人回小招,其余各回各家。陶晋夫妇力邀小荷到家里住,但陶小荷拒绝了。

  陶唐本欲和小荷聊聊学习,没想到赵庆民来了小招。

  方可和赵庆民寒暄过,带着小荷去了对面的房间。

  “听说你回来了……没打扰你吧?”宋悦在的时候,赵庆民不止一次来过这个套间,但如今却物是人非了。

  “都是这个臭丫头惹事,害得我连滨江都没回。”陶唐起身给书记沏茶,简单把情况说了下。

  “正常。现在的孩子们跟我们小时候不一样了,不能用老眼光看新问题了。孩子不错,一看就是个机灵鬼。”

  “马上就中考了,竟然有这份闲心……您有事?”

  “两件事。第一是房子问题。拖了二十天,一直没来得及落实,不能再拖了。我替你做主了,选了一套四楼的,是剩余三套最好的了,宋悦的案子没结,天晓得什么时候才有结果……你听我说,我已经让建安公司安排装修了,我看你也不是新潮派,实用大方就是标准。设计图出来后你审定。房款总价45万出头一点,上班后让厂办替你办下手续就成。”

  “我说过我不要的。”陶唐摇摇头。

  “必须的!这可由不得你。关系到职工队伍的稳定,你不买房,大家就认为你有临时思想。五一那天总部畅山强主任还给我打了电话,问你生活方面的安排。这也是畅主任的意思。如果手头紧,等今年的绩效到手后再说。”

  “书记大人,我都在金橄榄买房啦。下午还跟家人去看呢。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金橄榄买什么房?退了退了。贵不说,绝对没咱户型好。”

  “哪有那么容易?合同签了,款也付了。老赵,你这是胡来了。”

  “咱俩就别扯了,听我的,买了就买了吧,估计不会吃亏,而且你绝对买得起。你不是准备把老人接回来吗?多弄一套房子也好。现在呀,也就买房还能保值了,前几年老婆炒股,没让我头疼死……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就替你做主了!”

  “照价购买也不是大事。可是,职工对96号楼是有意见的,”陶唐沉吟道,“我才来几天,就收到了好几份反应96号楼的信件,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另外,十八大之后,廉政力度空前,我觉得不合适。”

  “唉,真是一言难尽。当初盖这栋楼时,班子的意见就不那么统一。主要领导拍板了,我也不好硬顶。空着的几套房子不好处理,你买谁也不好说什么,总之,我来负责吧。”

  “赵书记,话说到这儿,我就多说几句吧。杨文华、宋悦是对不起红星厂的,害人害己。你肯定感觉到了,职工对我们这个班子是不那么信任的。今天上午得空走了两个车间,有职工向我反映问题,其中就有96号楼。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要做的,特别是咱俩,再不能在伤口上撒盐了。军心散了,毛的事情都做不成。书记,情我领了,但房子绝对不要了。我就一个人,要那么大的房子干嘛?招骂吗?既然空着,也不要浪费了。我的意见,把它拍卖出去!价高者得。处理了,耳根也就清净了。”

  “这样不合适吧?”

  “有啥不合适的?老人老办法,新人新规定,好多事不都这样做吗?我的意见你考虑下,上班后跟郭主席商议商议,没什么太大的不妥就这样办吧。你看我住这儿多方便?清净,不花钱就住了星级宾馆,职工还不说什么,太占便宜了。你说还有件事,什么事?”

  赵庆民沉吟着,似乎还在想房子的事,许久才说:“哦,是这样,财务部的班子,我们是不是考虑加强一下?”

  “哦……李建国跟我提过,说有些忙不过来,但我没答应。我统计了下,公司处级以上领导280余人,加上科级,接近700人。你不觉得咱们这支队伍有些臃肿了?我在盛东时认识了当地驻军一位首长,谈及军队目前的官兵比例,很是忧虑,认为简直不能打仗了。虽然我们是企业不是军队,道理恐怕差不多。我在盛东时向干部们推荐了一本管理学读物,书名叫《向解放军学习》,收到了一些效果。我认为,困难企业,特别像我们这样的大型国企,非常有必要学习军队的管理方法,严格的纪律、高昂的士气以及奉献精神。当然,还有合理的官兵比例。我确实感觉到红星的干部队伍庞大臃肿了……”

  “财务部情况特殊,我还是建议加强一下……”赵庆民无心去听陶唐有些不着实际的想法,精简干部谈何容易?喊出能上能下多少年了?除非犯错误,除非严重得罪主要领导,你能免得了谁?断人前程无异谋财害命……要想解决明筱月的问题,绕过陶唐是做不到的,如果把权力交给韩志勇将更为糟糕。

  必须说服陶唐……赵庆民感到窝囊,堂堂党高官,提拔一个副处级都如此费劲,“陶总,权建和免职后,财务部有些不稳的迹象,早些确定比较有利。财务、计划、生产、人劳等单位是你的主要参谋和执行部门,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你有合适的人选?”陶唐眯着眼看赵庆民。

  “有一个。我觉得明筱月同志比较合适。”

  “哦,价格科的那位女科长……她给我做的东湖产品价格分析做得不错。”

  “我比较了解她,业务能力比较强,有大局观。不足之处是个性强了些,在单位得罪了些人……我们的体制就是这样,干事的总是受到非议。”

  “时间会证明一切。”

  “就是这个话啦。如果你同意的话,节后是不是上会过一下?”

  “恐怕程序还要走,韩总那里也要通个气吧?”

  “陶总,以我的身份有句话本来不适合讲,但今天还是想说出来。不知道你感觉到了没有。我们这个班子啊,怎么说呢,问题是有的,主要就是不团结。至于杨文欢和宋悦,是另一方面的问题。”

  陶唐手里握着一瓶矿泉水,静静地听着。

  “不团结主要集中在李珞和韩志勇,马光明也算一个。其他同志嘛,我认为还不要紧。不好说工作中的分歧就是不团结,但韩志勇和李珞之间存在的矛盾已经超出了工作范畴,已经影响到了班子的团结和工作的开展。其实,东湖市场的价格问题就是一例。你或许感觉到了,或许认为是正常的。陶总,我敢保证,如果让组织部走程序,明筱月同志绝对上不了会!因为彭杰会秉承某些领导的旨意。这真是极大的悲哀。”

  悲哀是肯定的。但只限于你,未必连带我。

  “赵书记,既然你敞开讲了,我也说说我的心里话吧。企业最大的资源不是资产,也不是技术,而是人。同样,企业最大的腐败不在经济上,而在于人事。你说的现象我注意到了,但我认为不要紧。论组织的严密科学,我们现有的体系不能说是最好的也是比较好的,至少比私企强!有人说私企的结构更符合市场经济,那不是事实。私企发展到一定规模,必然具备国企的某些特征。不能把国企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归结于组织结构。

  “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呢?我认为是管理失效和管理错位。该管的没管,不该管的瞎管。这种现象根子在上面而不在下面,回到我们公司,问题就出在你、我,还有郭主席,就是我们三个人。换句话说,只要我们三个人管理到位,红星公司班子存在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这点我坚信不疑。怎么管?我觉得就是各行其是。前些年搞公司制改革,建立董事会和监事会,强调在不同的层面上开展工作,理论上没问题,实际完全不是设想的那样。比如董事长和总经理,因为国企的特殊性,我认为是不必分设两个职务的。上面显然意识到了这点,所以才普遍出现董事长兼任总经理。其实,我更觉得党高官和董事长一肩挑更为合理。话扯远了,我的意思是,只要我们三个人齐心协力,各自把自己的事情弄好,红星的事情就好办!下面搞团团伙伙,总要扯到上面来。相反,上面行得正走得端,下面不团结的现象就会减少甚至消除。我们三个在人事问题上必须按程序办事,按原则办事,必须开诚心,布公道……不然下面就不会服气。组织部搞偏了不要紧,民主集中制是基本的组织原则,最终还是我们说了算嘛。赵书记,你说的问题,我们既要重视,也不要太当回事。如果真的搞非组织活动,别说是一个组织部长,便是公司级领导,我们一样可以换掉他。”

  陶唐这段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废话。但赵庆民从中读出了陶唐的真实含义,那就是要求自己和郭涛跟着他的指挥棒转。陶唐可以满足自己提拔明筱月的要求,陶唐可以不在意组织部的考核结果,条件就是取得自己和郭涛的支持。

  “我同意你说的。你放心,我一定支持你的工作。”赵庆民当即表态。

  权衡利弊,跟陶唐结盟对自己是有利的,自己不可能取代陶唐了,自总部选定陶唐接棒红星,这就是一个不容改变的事实。别说陶唐没有任何把柄在别人手里,就算有,总部也不允许用非组织手段架空甚至搞掉陶唐。

  “房子的事就那样吧,我不要了。下次会议你来提一下,把空着的几套房子卖掉吧。从私人角度,我对老大哥的关心深表感谢。从工作角度,不要,会更有利些。另外,最近看了几份文件,中央抓干部作风的力度空前,我们必须及时跟上来。比如群众路线、八项规定等,梳理下现行的制度,不符合上级精神的,坚决废止。不明确的,本着从严要求的精神作出规定,我发现两级班子中确实存在着不符合大局精神的诸多现象,比如说大吃大喝问题。我不知道这方面有什么具体规定,但假日期间看到了一些不那么舒服的现象。群众是不会满意的,更不符合中央对党风建设的新要求。我建议党委和纪委研究一下这些问题。这件事是老兄你的本职,还是你来抓吧,我只是提个建议。”

  “建议得好啊,”赵庆民叹了口气,“实话说,在杨、宋问题暴露后,吃喝风有所收敛了,原先更不像话。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像我们红星,更应该矫枉过正。我考虑一下,上班后中心组要开个会,一些个文件要传达学习,关于作风方面的问题也要研究下。”

  “这样好。”

  “陶总,你来了时间不长,但带来了一股久违的空气。我期待这股空气很久了,真的。我相信你这个班长可以带领大家走出困境。”

  “离不了你老兄的支持。”

  “不打扰你了,难得跟闺女见一面,真是不好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