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营销报告及办公会一

复兴之路 wanglong 5956 2015.08.01 17:22

  红星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珞是星期六早上回厂的。陶唐就位的消息早已从不同的渠道获悉,非常出乎他的预料。按照李珞的“设想”,在宋悦垮台后,赵庆民再呆在现在的位子上就不合适了,估计总部会动他一动。这样,就算上面派一把手来,他也会进一步,坐上党高官的宝座。近两年来,各子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正在逐步规范中,可以看出的趋势必然是董事长兼党高官为正,总经理兼党委副书记为副这样一种新结构,前者管决策,后者管执行。但冯世钊为首的总部领导不知是怎么考虑的,对红星公司却延续了旧有的模式,让陶唐以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身份空降下来,赵庆民却依旧呆在党高官的位子上,这样就彻底堵死了他晋升之路。

  对于红星的班子调整实际上在杨文欢出事后就展开了。杨文欢被双规后不到半个月,秦海涛便带队对红星公司进行了为期一周的突击性考察。那时宋悦尚未出事,但红星公司高层谁都清楚宋悦怕是呆不住了,以杨文欢和他的关系之深,宋悦安然而退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李珞在考核组长秦海涛面前慷慨陈词,痛陈红星公司面临的经营困局及管理上的弊端,并且将自己精心准备的治厂思路讲了一遍。秦副总没有表态,但李珞看得出秦海涛对他的“演讲”是赞赏的。

  谁也没想到宋悦以那样一种方式离开,当时李珞是唯一的见证人,省经信委下来调研所谓的结构调整,宋悦和他接待,中午在小招休息,省纪委突然到来带走了宋悦。他当时正听宋悦发牢骚,宋悦那一瞬间的惊愕和绝望的神情让他刻骨铭心,惊骇莫名。

  红星公司将面临一场大地震了……李珞清楚地认识到了现实。宋悦腾出来的岗位强烈地吸引着他。论能力,论资历,他都有上位的可能。而且他知道,总部决策层是有人为他说话的,这些年他一直精心编造总部的关系网,别说是主任一级,便是处长们,无不折节下交。就与总部的关系而言,他虽是红星第三把手,绝不次于董事长和书记。主要领导也清楚这点,对于每年的经营指标,都是委派他与总部相关部门讨价还价。红星走下坡路乃是不争的事实,要想扭转危局,仍需要一位深悉内情的人来掌舵。这个人,舍他再无别人。

  但李珞万万没想到总部选择了陶唐。而且,冯世钊不惜降尊纡贵,亲自“护送”其上任。

  李珞认识陶唐,至少十年前就认识了。那时陶唐刚升任绩效管理部的副主任,算是和他平级,却比他小了十岁有余。意气风发、盛气凌人是陶唐留给他的最深印象。绩效部是决定各子公司领导薪酬的主要部门,那次他就是因为绩效考核的分歧去和陶唐交涉,却被陶唐教育了一番,丝毫没有通融的余地,甚至连他订下的饭局都拒绝参加,更遑论收取其他的好处了,这令他极为尴尬和恼火。

  陶唐是总部机关中极少数与李珞没有私交的主任级官员之一。李珞曾判定,像陶唐那样独来独往的官员是绝对没有前途的。但事实教训了李珞,陶唐晋升了,他出人意料地出任了盛东公司的一把手,三年多的时间里,盛东的各项经营指标得到大幅度改善,成为集团的明星企业,其推行的精益管理得到了冯世钊的推崇,提升为集团的经营战略,似乎成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成了扭亏为盈的法宝。李珞对此嗤之以鼻。消除浪费、持续改进就能挽救红星的颓势?见鬼去吧。

  红星需要的是一次脱胎换骨的革命,而不是小打小闹的革新。

  营销部根据厂办的通知,为陶唐准备了一份当前营销情况的分析报告。在上报陶唐之前,营销部必须请李珞过目。这是李珞定的规矩,宋悦在的时候也是这样。

  周六晚上,也就是陶唐带着吕绮等人去东湖会所赴宴的时候,总经理助理兼营销部长刘书林带着打印好的汇报材料来到李珞家。李珞已经在电话里听了自己心腹部下的汇报,放下碗筷回到书房认真阅读起来。

  “不行,要改。客观的困难必须讲透。你搞的这份东西中自我批评的味道太浓了,这不行。今年的指标是肯定泡汤了,这能怪我们吗?”李珞摘下老花镜,用右手中指指节敲击着报告。

  “明白了。我马上修改……明天一早给您看。”尽管刘书林是总经理助理,党委中心组成员,但他始终在老上司面前直不起腰来。

  “不用了,我明天要出去办点私事,报告我来改吧。书林啊,这几天我们这位新来的一把手抓了些什么要事啊?”

  “没听说有什么大动静。去食堂吃了几顿饭,训了物业的王景福。对了,就是今天,在车间泡了一整天,转了六七个单位,听说在三分厂被工人围攻了……”

  这些消息李珞已经知道了,“沽名钓誉。整顿食堂顶个屁用?能打开市场还是拿到订单?不过让他知道困难不是坏事……”李珞忽然觉得有些兴味索然了。

  “张兴武通知周一一早给他材料的……”

  “怎么了?”李珞锐利的目光盯住了刘书林,“就说我要修改好了。”

  刘书林想说说他的感觉,但忍住了。

  如果是宋悦当家,刘书林是不会如此小心。尽管宋悦算是霸道,但他撼不动李珞,营销部也就成了李珞的私家花园。因为营销部负责回拢货款,变相掌握了公司的财权,实际成了红星权力最大待遇最好的部门。

  但陶唐新来,可没有任何把柄在李珞手里,更为重要的是,已经干了近二十年中层领导的刘书林隐约感觉到了陶唐与宋悦的不同,不仅仅是冯世钊的莅临撑腰……但李珞的性格他是知道的,绝不容许下面不忠。所以,刘书林点点头,“好吧,李总还有什么交代?”

  刘书林想,或许陶唐并不会那样认真,或者早就忘了此事。

  “想要绕过营销部是不可能的。他做不到,谁都斩不断龙头。市场在你我手里,即使冯世钊亲来,也得倚重我们。何况,这些年如果不是我们殚精竭虑地维持,红星早他妈垮了!你回去吧,我要散步去了。”

  刘书林错估了形势。周一刚上班,陶唐便问李志斌,:营销部的报告送来了没有?”

  没有收到报告的李志斌急忙把电话打给了营销部。

  十分钟后,刘书林来了,“陶总,我是营销部刘书林。您要的报告已写好了,李总说他要修改……”

  “哦?为什么?”陶唐放下手里的铅笔,犀利地问,“我要的是营销部的报告,不是李副总的。或者说不经过分管副总审核,不能给我看?”

  “不,不是这样……”面对陶唐犀利的眼神,刘书林立即感到沉重的压力。

  “那是什么?公司内部有这样的规定吗?”

  “陶总,您千万别误会……”

  “去把材料拿来!”

  刘书林如蒙大赦,回去重新打印了一份送来。

  陶唐合上文件夹,立马阅读。

  十分钟后,陶唐将这份只有六页纸的报告摔在了办公桌上,“刘主任,这就是你给我的报告?”

  “陶总,哪里不合适,您批评……”已经很多年了,刘书林没有承受过如此重压。

  “你告诉我,营销部的职责有哪些?”

  刘书林慌乱之下,竟然嗫嚅着说不出来。

  “市场开拓是谁的职责?嗯?”

  “主要是我们的……”

  “你在报告里罗列了一大堆问题,市场在萎缩,订单在减少,指标完不成了,根由是质量问题、技术问题、价格问题、供货问题,营销部的问题有没有?我问你,订单减少了,营销部做了哪些工作?”

  “我们想了好多办法……”

  “讲具体些,什么办法?”

  “增大广告投入,加强对客户的工作……”

  “就这些?对市场萎缩的内在原因为什么不分析?对产品更新换代提出过什么具体的要求?我从你的报告中,通篇看到的都是客观不利因素,主观的努力呢?市场竞争如此激烈,除了国家保护的少数行业,哪一个是卖方市场?还有,我们的竞争对手是谁?对手的市场份额是增加了还是萎缩了?为什么在市场容量总体上升的情况下我们的订单下滑如此严重?你是不懂还是故意隐瞒?”

  李志斌站在自己办公室里,阻止了几拨进来汇报或请示工作的领导,包括周兵副总。李志斌将陶唐对刘书林的训斥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感到极为痛快。曾几何时,凌驾于各部门之上的营销部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啊……他突然发现陶总办公室的门开着是不对的,急忙关上了门。但门很快开了,面如土色的刘书林捏着那份报告出来,匆匆去了。李志斌轻轻敲了下陶唐的门,“陶总,刚才周副总找您……”

  “请他来吧。以后公司领导过来,不需要通报了……”

  周兵是来汇报九分厂除尘设备改造的。昨天上午接到陶唐指示后,他组织加了个班,搞出了一份方案,其实原来就有,不过是重新审核了一遍。

  “我不看了,要多少钱?工期多长?类似的问题还有多少?”陶唐示意周兵落座。

  “单是九分厂抛光车间改造,概算190万,包括了厂房改造。这个数字,已经跟设备、修建等部门核实过了,相差不会太大。工期嘛,有一个半月足够了。其余类似情况,还需要认真摸一摸,主要集中在动力、电镀等几个单位,七分厂的热处理的问题也不小……”

  “我看了抛光车间现场,情况很严重。不仅有职业病的危害,安全也有很大隐患。周总,像这样的问题应该列入安措计划的,为什么拖到现在?”

  “还不是资金问题。您如此重视安全和环保,我的工作就好做了。”

  “这不是工作好不好做的问题,是人命关天的事……这样吧,要上会通个气,上百万资金,也算三重一大了。总经理办公会有制度吧?周几开?”

  “制度都有……我也记不清了,以前比较随意,不那么严格。”

  “小李……”陶唐唤进李志斌,“你去查一下,总经理办公会制度是怎么定的?周总,类似九分厂的问题,请你牵头梳理下,争取一并上会研究下。资金再紧,也不能拿职工的健康和安全开玩笑。对了,后勤也是你管的,立即组织一次体检,涉及职业病危害的工种,分批给我过一遍。”

  “好,我马上安排。”

  周兵走后,李志斌回来了,“陶总,规定是每周一下午召开总经理办公会。”

  “那就是今天了。通知吧,下午四点钟。研究今年安措计划的执行,后勤方面涉及职工食堂、单身楼的管理,还有就是对今年主要经营指标的评判。要相关部门的行政正职参加。”

  “是,我马上通知。”李志斌努力记下了陶唐的指示,立即去安排了。

  总会计师韩志勇敲门进来,“陶总,我下午即去燕京办款子的事。您还有什么吩咐?”

  “下午要开个办公会,晚上或明天再走吧。去了直接找冯董,口张的大一些,别怕领导不高兴。都说现金为王,手里有粮,心中才不慌嘛。”

  “我都没进过冯董的办公室。您是不是给冯董去个电话?”

  “好吧。”陶唐想了想,拿起座机,拨通了冯世钊的座机,对方正好在。

  “领导,我向你汇报下工作吧。”陶唐招招手,示意韩志勇不必离开,“别急于批评嘛。我不搞清楚情况咋汇报?红星这么大摊子,几天时间哪里够嘛。是,我明白,我会慎重的。有什么事?还是领导理解我。就是兑现您老人家的承诺嘛,明天我派总会计师韩志勇去总部拿钱,财务公司那里还望领导发个话。戚总?我干嘛找戚总?我是您下放改造的,我不找您找谁?陆耀祖?”陶唐望了眼站在沙发边的韩志勇,“我很久没见他了,应该可以吧……五一?我不准备回去……那好吧,我回去。联系后我给您去电话。”

  陶唐等冯世钊放下电话,才慢慢放下电话,“没有问题了。但你要见下戚总,等见过冯董之后。最少两个亿,不能再少了。”

  “谢谢陶总,”韩志勇顿觉轻松,“有这两个亿,我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也不是你说的那样,”陶唐拿起桌上的一沓材料,“这些都是采购部和生产部刚送来的请示和报告,几乎都是要钱的,你手里肯定有一份。还有法律办手里进入司法程序的案子也要钱,两个亿听起来不少,实际上……”

  “是啊,我这个总会简直没法干。您这样说,我舒心多了。”

  “上周五定的那五千万给采购部了吧?”

  “还没有。他们上报的采购计划需要审批,程序必须走。另外,我想匀出一千来万给生产部,外协这块是生产部管的,欠账太大,不给点转不动了。”

  “跟邱总商量过了?他同意的话我没意见。”

  “邱林哪里会同意?可您就拨过来五千万啊,光解决主材有什么用?缺个螺钉也会耽误生产。”

  陶唐想起了孙敦全所说的“生老病死苦”之说,“韩总,材料用款,历来要你最后把关吗?”

  韩志勇敏锐地察觉到了陶唐的不满,“本来分管采购的领导签字后就可以了,但资金困难好几年了,总是难以周全,所以规定要我最后确认……”

  “生产不能耽搁,财务口办款的效率要加快。关于生产部的外协款,你跟邱副总商议下吧。”

  “好的。”

  韩志勇走后,一连串请示、签字的人像走马灯一样,陶唐耐心听了请示的问题,但基本不予答复,以自己初来乍到为由,让他们去找分管副总。除了总经办的几笔开支,陶唐没有签批任何一份关于花钱的请示。一些认为不急,一些则认为副总签字就可以了。根据发规部提供的机构图和分管图,他这个董事长兼总经理直管的单位只有总经办和政研室,前者是他的事务性机构,后者是他的政策咨询机构,也负责比较重要的文字材料起草。

  这也是惯例了。所以总经办报销的单子,只能找他签字。他发现了不合理的地方,但没有追查,还是签了字。

  “小李,你把一般的挡一挡,我找发规部有个事。”他交代李志斌后,给吕绮打了个电话,“吕主任,如果没有急办的事,请来我这里一趟吧。”

  吕绮压下心底的慌乱,立即来到陶唐的办公司。自周六晚“表白”后,她还没有正式面对他。

  “你找我?”

  “坐,坐呀。”陶唐一脸平静地从大班台起身,坐到了沙发上,“坐呀,你站着,我就不好说话了。”

  “你是领导,我还是站着吧。”

  “不,现在我不是领导。我要问几个相对私密的问题,想让你帮帮我。”

  吕绮在陶唐对面的双人沙发上坐下了。

  “对营销部熟悉吗?”

  “那看你要了解什么。我曾在那里工作过三年。”吕绮松弛了许多,又有些失望。

  “那好极了。营销部内部,有没有能力出众却被打压的?你放心,我不会对第二个人讲的。”

  “你想从营销突破?”吕绮脱口而出。

  “哈哈,注意你的用词。营销是龙头,今年的指标压力山大啊。”陶唐一面给吕绮倒水一面说,“我可不想被人愚弄。”

  “李珞不好对付,过去宋悦都拿他没辙。他在厂里的根子很深,据说上面也有人。”吕绮下意识地看了眼房门,“我还担心你会用王治平当秘书呢。贾建新是李珞的外甥,你要当心……”

  “看看,还是不把我当朋友吧。为什么那天不跟我说?”

  吕绮白了陶唐一眼。那一眼的风情令陶唐心里一颤。

  “我倒是想说呢,谁知道大老板听不听?而且,也得有时间啊。我劝你先不要动李珞的地盘,市场在他手里,所以有恃无恐。”

  “我说了你或许不信。我谁都不想动,只要各自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但不行啊,营销部给我的报告距离目标差十万八千里,跟上面交代尚在其次,两三万人张着嘴等着吃饭呢。吕绮,我的时间紧,那个问题,能不能现在就给我个答案?”

  “有三个人,”吕绮沉吟着,“雷云和林福乐……林福乐是三科科长,管机床那块。雷云原先是负责矿机的一科科长,被李珞撤了。”

  “不是三个吗?”陶唐用心记下这两个名字。

  “第三个,不说也罢。”

  “说嘛。跟我就别闹虚的了。”

  “左云,女的,营销部副主任……”

  “分管哪块?”

  “她没什么具体的分工,但我认为她是能干事的……”

  “明白了。谢谢你。”

  “张兴武可以相信,他以前一直不顺,如果宋悦不垮台,估计会被赶出总经办。”吕绮听见敲门声,站起身来,“陶总,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好吧,那,我们再联系。请进。”陶唐想与吕绮握手,又将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

  赵庆民进来,“唔,是小吕啊,你们老同学在聊什么呢?没打扰你们吧?”

  “陶总询问几个数字……我不打扰二位领导研究大事了。”吕绮对赵庆民点点头,出去了。她走出陶唐的办公室,才想起了韩瑞林之事,她感觉到应当跟陶唐说一声,一来没想好怎么讲,二来刚才陶唐的态度完全是上级对下级,让她有些张不开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