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陶小荷二

复兴之路 wanglong 4792 2015.09.13 16:56

  陶唐的飞机是11点30分抵达北新机场的。王富民接站,他只是接到了陶唐的短信,却不知陶唐为何在假期的第二天就赶回来了。看到陶总沉着脸,王富民也不敢问究竟出了什么事。厂里好好的呀,没听说发生什么大事呀,陶总这是怎么了。

  下飞机开了手机后,陶美玲的电话立即就进来了,说小荷关机了,联系不上。这不要命吗?陶唐心急如焚,16岁的女孩子失联,搁到任何的家庭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但陶唐没有报警,总觉得这里面有些玄机,或者是小荷准备给自己一个惊喜,或者是她在平泉真有什么朋友。以小荷古怪精灵的性格,不太容易吃亏。所以陶唐决定先回厂再说。

  奥迪车快进厂时,唐一昆的电话打来了,“老陶,估计你小子现在一定像热锅上的蚂蚁吧?别着急了,你该干啥就干啥去。令爱在我家呢,你放心吧。”

  陶唐悬着的心立即落在了肚子里,旋即感到奇怪,“什么?在你家?简直要急死我了,她怎么会在你家?”

  “嘿,一言难尽。总之你放心好了。喔,你可欠了我一个情哦。”

  “我已经回平泉了,你住哪里?快给我说个地址。”

  “回来了?好吧,锦绣园A5座,你过来吧,我也赶回去。”

  “知道锦绣园吗?”陶唐问王富民。

  “知道,在费园水库那边。”

  “过去吧,你慢些开。”陶唐的心终于落到了肚子里,连续给家人打了电话,好让他们放心。

  陶小荷是被唐一昆的女儿唐甜接走的。两个小姑娘是QQ聊天结识的,成了无话不谈的网友,因为平泉市五一节期间开明星演唱会,邀请了众多歌星献唱,其中有唐甜和陶小荷共同的偶像蓝妮。于是唐甜邀请陶小荷来平泉,陶小荷欣然赴约。她不能对爷爷奶奶说实情,偷偷坐了火车过来,但她还算懂得轻重,告诉滨江两位老人她去了平泉。而她又不愿去伯父和姑妈家,从未在平泉生活过的陶小荷跟伯父姑妈的感情很淡,但她知道家人一定会在车站堵她,于是在平泉东站提前下车,被带车提前等候在那里的唐甜接到了锦绣园唐家。

  陶唐的奥迪A6驶至唐一昆别墅门前时,唐一昆夫妇已经等候在那里了,“急坏了吧?介绍下,这是我夫人魏凤茹……”唐一昆笑眯眯地对陶唐说。

  “您好,陶总。”魏凤茹抢先伸出了手。

  “给你们添麻烦了。”陶唐握住了魏凤茹的手。

  “哪里,都是我女儿搞的鬼。不过咱们真是有缘分,谁能想到俩孩子是网友呢?”魏凤茹微笑道,“陶总,您可千万别责备孩子。老唐刚才已经说过她俩啦。”

  “都是我管教无方。不瞒您说,小荷都让我惯坏了……真是不好意思。”陶唐这才打量了魏凤茹,从面容身材都到穿着都精致非常,不知为何,女人身上有一种利刃出鞘的感觉,令陶唐觉得不那么舒服。

  “您千万别这样说。小荷跟我说了您的家事,陶总可真是模范丈夫,模范父亲。这些年真是难为您了。”魏凤茹不由得瞟了眼唐一昆。

  “别杵在这儿聊天啦,进去聊吧。”唐一昆道。

  “环境可真好。就是离市区远了些。”陶唐打量着别墅前的花草,“不过完全符合潮流。王师傅,请你把车移一下,等等我。”

  “别,既然来家了,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王师傅是吧?请你先回吧,陶总就交给我了。”他招招手,不知从哪里闪出一个青年,跑步过来,唐一昆对青年低声说了句什么,青年跑步走了,“请王师傅稍等片刻。”青年马上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条烟。唐一昆接过来,“王师傅,第一次过来,一点小意思,抽着玩。”他把两条烟从打开的车窗丢进了车中。

  “那你回去吧,别管我了。路上注意安全。”陶唐对王富民挥挥手。

  “您千万别训斥孩子,”魏凤茹推开厚重的防盗门时回身对陶唐说,“现在的孩子们呀,可不是咱们那时候了。过于严厉往往恰得其反。孩子也是想你嘛,这可是小荷亲口对我说的。”

  陶唐苦笑,无言以对。

  陶小荷看见父亲,有些忸怩。

  “给奶奶他们打电话了?去,分别给奶奶、姥姥以及姑妈伯伯去个电话,好让他们放心。真是不懂事。”陶唐亲眼看见了“完好无缺”的女儿,彻底放心了。

  “小荷可比我家甜甜懂事多啦。已经跟家里打过电话了,就是刚才。不过,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别让你爸爸着急了。”魏凤茹含笑道。

  陶小荷看父亲并未发怒,冲父亲吐了下舌头。楼梯口等着唐甜,唐一昆招手,“过来见过陶叔叔。”

  “陶叔叔好。您就别责怪小荷姐姐了,是我把她约来的。”唐甜甜甜笑着说。

  “甜甜是吧?对不起了,叔叔匆忙过来,也没给你带礼物。”

  “您就别提礼物啦。小荷是个懂事的,竟然带了一大包滨江土产过来,大概是在车站买的……”魏凤茹对两个女孩挥挥手,“你们去楼上玩去吧。陶总,您请这边坐。”

  陶唐跟着唐一昆来到会客区落座,这才打量别墅的布置……

  “喝茶……老陶不吸烟的……怎么样?我说咱们有缘吧?昨晚还说聚一聚呢,小荷来的可真好。”唐一昆哈哈笑着,给陶唐在泥金小茶杯斟了半杯茶,“今晚在体育馆有场演唱会,据说有不少大腕来……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要不咱们一起去凑个热闹?”

  “陶总,再忙也要赔孩子去高兴高兴。我们一起去吧。老唐你快安排一下,给陶总留几张票。”魏凤茹看看表,“你们先聊聊,我去看看饭菜,已经12点半了,陶总一定饿的狠了。”

  听到魏凤茹也要去演唱会现场,唐一昆心里叫苦。他不能断定魏凤茹不晓得他和蓝妮的事,如果不是陶小荷和陶唐,对文娱一向不感兴趣的魏凤茹是不会去听什么演唱会的……

  “老唐,我真的羡慕你了……”陶唐打量着别墅的陈设,笑着说。

  “要不你来东湖?我把总裁的位子给你腾出来,薪水你自己定。”

  “别开玩笑了,我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老唐,儿子呢?”

  “去他舅舅家了……晚上你会见到。既然这样,你就别推辞了,今天的时间交给我吧。咱俩好好聊聊。老陶,我也是刚知道你的情况,上次竟然只字不提,这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行,我得伸伸手,尽快解决你的个人问题……哈哈,以你的条件,就是高纯度的钻石王老五嘛。”

  “这个丫头,怎么什么事都跟你们说呀……”

  “陶总,咱们吃饭吧,仓促间来不及准备,就是些家常菜,怠慢了。”魏凤茹返回了客厅。

  “好好,我们吃饭。”唐一昆拉起了陶唐。

  唐家午餐的特点让陶唐总结就是两个字,精致。但有点不合口味——过于清淡了。没上白酒,而是开了一瓶1989年的法国伊顿酒庄生产的红葡萄酒。席间唐一昆不顾陶唐的制止,谈起了25年前平泉饭店的故事,魏凤茹跟唐一昆做了十几年夫妻,总算听到最真实完整的版本。

  “怎么说呢?就是个缘吧……可惜那个姓徐的小伙子了……”魏凤茹叹息道。

  唐甜和陶小荷更是听得津津有味,陶小荷说:“老爸你当年是不是喜欢人家呀,不然为什么如此冲动?完了完了,我还以为世界上真有老爸你这样对老婆始终如一的情圣呢,原来心底也藏着秘密呀。不过您放心,这件事无损您在我心目中的辉煌形象。”

  陶唐苦笑。随着年龄的增长,小荷愈发伶牙俐齿了,而且这件事根本就辩无可辩,只能是越描越黑。

  “您千万别听老唐瞎掰,当时真是少不更事。真是的,害死了一个好朋友,害得另一个朋友蹲了三年大狱,自己也蹉跎了一年。”陶唐对魏凤茹说。

  不等魏凤茹说话,唐甜说:“原来事情是你们俩惹起的呀……陶叔叔真了不起,竟然考上了复旦,我哥的理想就是上复旦。”

  陶唐微笑道:“那好啊,将来就学管理。复旦的管理学专业可是全国第一,比燕大都牛。学好理论,将来好接你爸爸的班。”

  “陶总啊,若论学习,我那儿子可比这个丫头强多啦。我是没正经的念过书,不过也知道你们那时候考试要难得多。陶总能考入复旦,在学习方法上一定有心得。可惜今天小天不在家,不然可以向您讨教学习的方法。至于我这个丫头,我看她连G大都考不上。哎,我觉得女儿可比儿子操心多啦,这些孩子们呀……”魏凤茹道。

  魏凤茹在陶唐过来之前已经跟陶小荷聊了好久了,她其实不在意陶唐的身份,说的重一些,东湖扩张到现在,魏凤茹已经看不大上红星了。地师级怎么了?能和东湖比吗?东湖可是自己的。但陶小荷讲述的家事却让魏凤茹对陶唐心生好感。人总是会联想自己,患有心病的魏凤茹顿时对这位令丈夫很重视的同学大起好感,换做唐一昆,别说六年,六个月怕是也等不及,早将狐狸精娶进门了。而唐一昆言及平泉新任市高官竟然跟陶唐是大学同窗,戳中了魏凤茹的心病,魏凤茹在家事上怨恨并算计丈夫,但事关东湖的前途的问题上她却拎得清轻重,所以才有亲自出门迎接陶唐的举动。假如陶唐知道这位平泉首富正房太太的一贯为人,他会为魏凤茹的热情好客而惊讶。而刚才陶唐无意间说起唐天学好管理接班,更是令魏凤茹高兴,“陶总,老唐说的一点没错,咱们两家还真是有缘呢,有点父一代子一代的意思啦。”

  饭后陶小荷和唐甜去了费园水库游玩,自然有人陪着。唐一昆终于有时间跟陶唐谈正事了。魏凤茹并未回避,也是刚才饭桌上的闲聊,陶唐方晓得魏凤茹是东湖实业的董事,是唐一昆共同创业的伙伴。

  先从钢管厂谈起,唐一昆告诉陶唐,欠发的工资已经补上了,希望陶唐把这个厂子接过去,“我有个想法,一为总算念通这本经了,东湖机械需要瘦身啦。不止是钢管厂,恐怕还有好多厂子和红星的业务有联系,比如矿机配件这块……至少你应该启动这项工作了,给我个台阶下嘛。”

  “钢管厂我会考虑……昨天在燕京见了我的上司,已经汇报了。上面倒是同意。老唐,东湖也一样需要瘦身呢。现在的产品发展方向不太明确,没有重点……”

  “董事会的意思是把东湖机械多元化的现状彻底整顿一番,现在的战线太长啦,精力严重不够,但市里很有顾虑……对了老陶,据说你和陆书记很熟?”唐一昆问道。

  “你消息可真灵通。过去曾是同学不假,后来各忙各的,谈不到熟不熟了……跟你们二位坦白吧,我跟人家不过就是在一起念了几年书而已。而且,王一书记的任命还没下来吧?陆耀祖怎么的也要等王书记高升后才来吧。”

  其实陆耀祖跟陶唐真不是一般的同学,他们也不只是睡了四年的上下铺,而是道义相砥、过失相规的诤友。如果没有陆耀祖,陶唐的仕途绝不会如此坦荡。冯世钊器重陶唐,很难说没有陆耀祖的因素。也许是巧合,陶唐在辉煌集团的崛起和冯世钊得知陆耀祖与陶唐的关系在时间上确实存在因果关系。这件事给陶唐心灵蒙上了阴影,尽管他从未对人提起。

  “就剩了程序了……这下子周鸿友要急了,哈哈,老周惦记着上官的位子,上官市长则谋划着接王一的班。现在的平泉倒像红星了,谁也想不到陆书记会空降下来……老陶,我可真把你当朋友了,前段时间上面来了个考察组,开始说是为王一高升走必要的程序,后来又传言说有别的使命。搞得市里很紧张……”

  唐一昆的话有些不实了。周鸿友还够不上市长的位子,其谋划的不过是常务副市长而已。

  “老唐,平泉的人事变动跟我没多大关系。我们就是占了平泉一块地盘而已。依我看,跟你也没啥关系吧?东湖搞到现在的规模,不需要看他们脸色了吧?”

  “可不是你说的……离开政府的支持,东湖就是个屁。老陶,我最担心的就是平泉新城的规划问题。这些年没少吃规划的苦头,每个一把手都有自己的思路,我们干房地产的简直是睡在火药桶上。不拿地不行,拿了地就像怀里抱了个拉了线的炸药包。老陶,等陆书记过来,你帮着牵个线,让我去给陆书记汇报一次吧……”

  “这个似乎不需要我吧?就凭老兄你在平泉的影响力,市委市政府还不是如履平地?”

  “汇报是有区别的。在办公室和在餐桌上完全是两个概念。你可别给我打哈哈。咱们可是朋友。”

  “行,我尽力。”陶唐答应了。

  正说着,唐一昆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魏凤茹抢先拿起来,“啊,是周鸿友。”说着把手机递给了唐一昆。

  唐一昆并未起身,也就完全没有回避陶唐的意思了,“周副市长有何指示啊?什么?不是上官上位?这可真意外……消息确实?”当着陶唐,唐一昆开始胡扯。

  陶唐目光看着鱼缸里巨大的热带鱼,耳朵自然把唐一昆的每句话都听了个清楚。看来周鸿友刚得到消息,比唐一昆慢了一拍,估计是从不同渠道获得的……而且,唐一昆对周鸿友似乎有所防范,不然就不会装作刚知道了。看来他们的关系并不是亲密无间……

  “……我真不知道。你也不想想,你老兄都是刚听说,我从哪里打听到这种机密的消息?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陶唐站起身,装作去卫生间躲开了。等他从卫生间回来,神色就有些不自然,“老唐,麻烦用下你的车吧,小荷这么一搞,把她小姨给惊来了,现在就在机场。”

  刚才接到邱秀英的电话,说获知消息的方可飞平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