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盛广运

复兴之路 wanglong 3936 2015.08.19 18:38

  快下班时,陶唐用电话把吕绮叫了来。

  “昨天周鸿友召见我了,好大的官威啊。”说这话时,陶唐一脸的不高兴。

  “是公司搬迁的事吗?”吕绮准确地猜出了缘由。

  “正确。对于搬迁,公司有没有正式明确承办单位?”

  “政研室。宋总曾指定政研室研究搬迁问题,有没有结果不知道。至少在我的层面没有听说,更没有开过会。”经历了最初的激动和迷惘,吕绮现在可以“冷静”面对陶唐了。但陶唐的心理仍然令她迷惑,或者说她更猜不到陶唐的心思了。她的感觉是,相比初见面,他更加陌生了。

  “政研室……”陶唐沉吟着,“对于这位盛主任,你给什么评价?”

  吕绮心里一动,“这个……不应该问我。”她曾在陶唐面前评价过盛广运,那时她似乎无所顾忌,为什么现在变了?

  “吕绮,你知道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吗?”下班的铃声已经响起,陶唐似乎来了兴致。

  “我不知道。”

  “告诉你吧,是孤独。”陶唐落寞地笑笑,“高处不胜寒有些自大了,但真有这种感觉。当你的每一项决定都有可能影响成千上万人的生活时,就会有这种感觉。哦,下班了,如果你不急着回家的话,我们就聊几分钟吧。”

  吕绮点点头,随即问:“那你呢?你吃饭怎么办?”

  “好办。你是哪年入党的?”

  “简直是莫名其妙!”吕绮看着陶唐,许久才说,“2001年……”

  “我比你早。我是1996年。常看党章吗?”

  “你怎么了?”吕绮莫名其妙。

  “我常看,真的。你现在有面对神经病的感觉,对吧?”陶唐微笑道。

  “我第一次听说还有人常看党章的。”吕绮老实回答。

  “党性即良心。党章不止是党的章程,也是做人的准则。党员温习党章被视为精神病,要么是社会病了,要么是党病了。既然是拥有八千万党员的执政党,其党章的影响力应当是惊人的,它应当像论语一样深入到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我每天遇见的大多数是党员,你应该也一样,计划部有多少人?党员比例是多少?”

  “33人,正式党员24人,预备1人。”

  陶唐叹口气,“是啊,但我们却感觉不到党员与群众的差别。话题扯远了,吕绮,我一直当你是好朋友,那种可以交心的朋友。你说的,既会影响我的判断,也不会影响我的判断。”

  “我觉得盛主任水平挺高的。”

  “就是说,才是有的,德不敢保。”

  “你认为德的最低标准是什么?”

  “忠于企业。”

  “那我认为盛主任是可以信任的。为什么不说忠于你?”

  “当我忠于企业的时候,他忠于企业就不会不忠于我。”

  “凭什么说你忠于企业?”

  “问得好。主观上讲,在于内心。但这没人知道。我想宋悦和杨文欢也不可能公然说他们背叛企业。但客观总是可以检验的,即使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不一致,总会有相对公正的结论,哪怕会等好几年。记得咱们小时候的时候厂里有个陈书记吧?我爸总在背后喊人家陈大肚子……”

  吕绮点点头,“记得。我爸对他的评价很高的。”

  “陈书记把自来水引进了每家每户,他还给平房引进了暖气。我妈总记得陈厂长的好。这就是口碑。不过,陈厂长办的是民生工程,容易得到群众的拥护。还有一位吕厂长,是你的本家呢,在位没有给职工涨过一次工资,勒紧裤带上了变速箱生产线,新建了三座大工房,买了几百台设备,甚至上了炼钢炉。现在那座年产八千吨的炉子还杵在那儿……前两天我要了厂志看,对吕厂长的记载很简略,我认为这不太公平……在我看来,吕厂长对红星的贡献不比陈书记小。但老百姓不一定这样认为。我的经验,职工可以分享改革的成果,却不易共担改革的成本。我在盛东干了44个月,据说现在骂我的仍不在少数,无所谓,我问心无愧。当我翻阅党章时我真的想,我是不是没有按照党章做?结论是没有。所以我就理直气壮,自命不凡,竟然与调查组大吵一架……哈哈。”

  吕绮吃了一惊,“真的调查你了?”

  “不被调查是不可能的。关键的问题是你受得住受不住调查。没有的事终归是没有,实名举报也未必是真实的。悲哀在于不对等,就算是诬告又能如何?你听说哪个人因诬告被法律追究吗?至少我没见过。”

  吕绮不知道陶唐究竟要讲什么,抑或他只是对自己发发牢骚?所以她没有接话,谈话就沉寂了。

  陶唐翻了下电话本,用座机给盛广运拨了个电话。在等盛广运来的时候,陶唐说:“就职责而言,这件事不应该是政研室管,而应该归你们运作。之前你们有过相关的研究吗?”

  “没有。”

  “要启动研究。这是真正的长远规划,从政策到现实,都要认真研究。我会给刘新军交代,你不用为难。这件事可能不是你分管的,我想听听你的研究结果,不需要用详细的数据说话,就是从直觉或者宏观上判断那么一下,搬家,或者叫战略重组,对我们有利在哪儿,不利在哪儿?”

  “我怕是做不了这个。因为层次太高了。”

  “不,真理往往是简单的、明显的。就像管理的最高层次就是简单。复杂和专业绝不是管理的特征。而且,我觉得你眼光很不错……”

  李志斌敲门,“陶总,盛主任来了。”

  “请他来吧。你下班吧,不用等我了。”陶唐对李志斌说。

  吕绮站起身,向进来的董事会秘书兼政研室主任盛广运颔首致意,“陶总,没别的事,那我回去了。”

  “好吧。盛主任请坐……”

  “陶总你找我有事?”

  “嗯,下班了,没有急事要办吧?”

  “没有没有。”

  眼前的董事会秘书兼政研室主任是个瘦小的中年人,皮肤黝黑,搁在膝盖上的双手骨节突出,更像是体力劳动者。

  “你当过兵?”陶唐注意到盛广运的坐姿。

  “是。我在部队干了14年。”

  “转业进厂的?哪一年?什么级别?”

  “1997年。团政治处主任。”

  “哦。进厂都在哪些单位干过?”

  “一、三分厂支部书记,宣传部……2007年成立政研室,到现在……”

  “哦。老盛,听说你的部门牵头研究过公司搬迁?”

  “不是牵头。研究仅限制在政研室内部。去年启动的。”

  “材料出来了?”

  “很不成熟……”

  “班子研究过吗?”

  “没有。只有宋总看过。”

  “说说结论吧。”

  “我们的结论是,站在红星的立场上,不宜搬迁。”

  “为什么?”

  “因为搬迁不能解决红星的发展问题,反而带来了更多的问题。”

  “哦。老盛,我有点饿了,不如咱俩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我请客。”

  “荣幸之至。”

  陶唐起身,换了便服,把桌上的资料清理归拢锁进了文件柜,出门发现李志斌还在。

  “不是让你下班吗?”

  李志斌没吭气。

  “吃饭怎么办?要不跟我俩一起去?”陶唐看着小伙子。

  “不了,谢谢陶总。”

  陶唐和盛广运离开办公楼,“老盛,附近有没有安静点的小馆子?”

  “那最好出厂。东门外有。”

  “走。”

  步行了二十分钟,在厂门外找了一家小面馆,陶唐点了三个凉菜,两素一荤,老醋花生、拍黄瓜和肘花,然后要了两瓶二两装的二锅头。

  “总量包干。”陶唐递给盛广运一瓶。盛广运默默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

  “别自己喝呀,来,咱俩碰一个。”

  “谢谢陶总……”盛广运又喝了一口。

  “老盛,调查问卷填写了吗?”

  “答了。”

  “你认为红星当前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

  盛广运一直在琢磨搬迁的问题,没想到陶唐抛开了刚才的话题。

  “干部作风问题。”

  “为什么?”

  “不改变公司目前的干部状况,其他都是空谈。”

  “干部作风问题集中反映在哪些方面?”

  “庸、懒、散、软……还有就是派性。哦,可能用词不准确,我一时间想不出更准确的词汇。”

  “派性?这个词很久没听到了。我怎么没感觉到?”

  “以后会感觉到的。除非你视而不见。”

  “为什么不说腐败?难道红星的腐败不严重?”

  “贪污是表面的腐败。派性和庸懒散软也是腐败,而且是看不见的腐败。”

  “话是没错。可是不好解决呢。老盛,你有什么高见?”

  “我常想在部队的日子……说实话,非常怀念。我当过指导员,也当过教导员,连队的战斗力八成体现在干部上,连长和指导员过硬,连队的战斗力基本没问题。反过来就够呛了……”

  “说的好。其实任何组织都是一个道理。”

  盛广运脸已红了,本来就很黑的脸膛呈现紫红色,“陶总,我没想到您请我喝酒,而且是在这种地方。您知道吗?我听说您去大食堂吃饭,跟我老婆说,这下红星有希望了……”

  陶唐没说话,举起酒瓶,跟盛广运碰了下。

  “我老婆不以为然。哦,她不是咱厂的,在沃尔玛超市做收银员,她说,谁不会装几天?”

  “哈哈,说的好。看来我还要装下去。”

  “我不能反驳。随即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本来很平常的事,反而搞得神神秘秘,大惊小怪?你是厂长,是单身,难道不该到食堂就餐吗?凭什么要在小招吃小灶?”

  “说得非常好。为了你这句话,我喝个大的吧。”陶唐把瓶子里余下的一大半酒一口干掉了。盛广运见状,也干掉了自己那份,随即剧烈咳嗽起来。

  “如果不喝酒的话,也会这样说?喂,再来两瓶!”

  “您不请我喝酒,您不请我在这个地方喝酒,我估计不说。”

  “为什么?”

  “我本想在部队干到老。我舍不得脱那身军装。可是我被赶出了军队!”

  “为什么?”

  “因为我揭发后勤科在营房修缮上的猫腻。后勤科的问题被追究了,我也脱掉军装转业了。陶总,我家里负担重,父母都是农民,孩子先天残疾,我不能不有所顾虑。”

  “是呀是呀,大家谁也不在真空里生活。老盛,如今你是董事会秘书,是政研室主任。在红星的干部序列中,你属于高管人员。这说明什么?说明你的顾虑站不住脚,至少不能完全站住脚。希望你抛却那些不必要的顾虑,把你军队的作风焕发出来,保持过去的干劲……特别是对我,要把我工作中的失误毫不客气地指出来,千万不要搞好人主义。孔夫子怎么说的,乡愿,对吧?其实那是一种品质很恶劣的人。”

  “陶总……您批评的对。我自罚……”盛广运站起身。

  “算了,你不要喝了,我也不喝了。咱们吃饭吧。服务员,来两小碗面条。对了,明天你把你那份材料给我吧。”

  “谢谢陶总的批评。我一定努力。”盛广运站起来,“刚才有句话我不敢说,现在我说出来吧。陶总,红星的职工没问题,是最好的职工。但红星的干部有问题。红星的问题不止是作风问题,而是用人上的腐败。这些年大批混蛋被提拔,人心都散掉了……您既然让我提意见,我希望您免掉一批像权建和那样的王八蛋!”

  “慢慢来。老盛,我不完全赞成你的意见。我们要做的不光是免掉不称职的,免掉违法乱纪的,重要的是让不好的干部变好。这才是治本之策啊。老盛,谢谢你陪我聊天。咱们吃饭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