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关系一

复兴之路 wanglong 4676 2015.09.06 18:52

  “先谈谈你们发规部的职能吧,”陶唐给吕绮沏了杯龙井,坐在了吕绮对面,“茶是真正的明前茶,但水不算好,不如滨江的。味道会差一些。”

  “我对茶没有研究……听上去你很内行呀……”吕绮更想谈谈生活,而不是枯燥的工作,但没有办法,她不能主导与陶唐的交谈。

  “跟大学一个室友学的,人家那才叫道行深呢。不过喝茶算是我的爱好之一,我承认。”

  “除了喝茶,你还有什么爱好?读书?我记得你那时经常偷看小说的。”

  “哈哈,你也一样啊。我记得你看一本小说,书名是什么来着,《苦斗》,对吧?被傅老师给没收了……”

  他还记得……傅老师是语文老师,很博学很严厉的一个老太太,对陶唐极为偏爱,因为那时陶唐的语文成绩在班里绝对首屈一指……

  “你还说呢……傅老师就是偏爱你,你看闲书她不管,我就不行……”自从明白陶唐的心意后,吕绮便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恐慌和苦闷中,和陶唐同桌的情景在回忆中愈发清晰起来,心里像有个老鼠在撕咬。

  “哈哈,傅老师是对我挺好的。不说这些了,还是说正事吧,时间不早了呢。”陶唐看看手表,“发规部也罢,计划部也好,一般都是企业最重要的管理部门,而且它是代表公司一把手的,跟其他部门有所区别。但我发现,或者说是感觉,目前你们部的职能设置有些问题,大致成为两块,一块是企管,大部分是你管的那些……还要加上年度、季度计划。另一块是规划和项目,我说的对不对?”

  “这本来就是计划部的两大职责呀。”

  “但我注意到刘新军对企管这块并不熟悉,更多的在依赖你,是这样吧?”

  “嗯,他的精力主要在规划和项目那边。”

  “如果把发规部拆分为两个部,会不会好一点?”

  “怎么拆分?”吕绮心跳起来,刚才陶唐转移话题带给她的失望消失了。

  “成立经济运行部,专管指标和考核。我在盛东就是这么干的。”

  “是不是会削弱部门的职权?特别是协调方面的职权?要知道发规部的权威更多是依赖考核权……”

  “别的部门可以运作,发规部在拿出企业管理后一样能运作。我是从我的立场上考虑的。指标设定和考核是眼下最重要的,被压在规划项目之下不符合我的利益。”陶唐笑笑,“你想想是不是这样?”

  “可能吧……”吕绮有点明白陶唐的思路了。

  “另外,政研室跟发规部的职能也重叠了,发规部的中长期规划本身就带有宏观政策研究的内容,不研究政策走向怎么制定中长期规划,是不是?另外,政研室又承担了发规部的某些职能,比如大家都在关心的搬迁问题。比如这次钢管厂的问题,交给了你们两个部门,就是考虑到现实的状况,但这肯定不对。我想,如果把政研室并入发规部,可能更顺一些。”

  “那就要取消一个部门了。”

  “大型企业政研室的设立我知道,总部是有过这方面的要求,但现在看来,各企业政研室的实际运行情况不一定如总部领导所想,我应该算是有发言权的。机构多了不是好事,历来如此。”

  吕绮想,每一次机构调整背后其实都有人事上的博弈。但如果陶唐真的这样决定了,刘新军的位子就危险了,因为盛广运的地位不在刘新军之下,而信任犹在其之上。陶唐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陶唐见吕绮陷入沉思,继续说道:“如果成立经济运行部,我想让你来干。吕绮,我这可不是任人唯亲,因为你是最合适的。当然,这是我的一个想法而已,没有跟任何人讲过……回到现实的问题吧,对于东湖的提议,你们有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

  吕绮努力压下对“经运部”的思绪,“开过一次会,是盛主任主持的,营销部刘书林也参加了。因为大家对钢管厂一无所知,而且营销部也讲不清市场的潜力,所以什么也定不下来。昨天,盛主任和两位刘助理联袂去了开发区,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他们离厂当然要请示。

  “那你还问我?”

  “哈哈,我是想问问你对此事的看法。”吕绮刚才在反问时的神态令陶唐心里一颤,仿佛回到二十多年前,眼前还是那个美丽娇憨的女同桌。

  “说实话,我不懂。因为我不管这块,所以我也没去想。”

  “外行的直觉有时候很准确。钢管厂的基本情况人家传过来了,你看到了吧?”

  “会上盛主任念了两遍,我记下来了。”

  “凭着直觉,你现在就说说,好,还是不好?”

  “关键是人员……”

  “只说好不好就行啦。”

  “非得说?”

  “必须说。”

  “我觉得好。”

  “为什么?”

  “你真霸道。不是要我凭直觉吗?干嘛问为什么?”

  “直觉的背后就是逻辑推理。在做出判断后,推理随之会浮现出来。”

  “我没有你那么聪明。我找不到相应的逻辑……白给一个厂子,还有潜在的市场份额的增加,难道不好吗?”

  “决断一件事的时候,更需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想。东湖机械为什么要送给我们一个厂子?因为钢管厂经营困难?实际上,东湖机械的很多企业都与管钢厂类似,解决掉一个钢管厂无助于扭转整个东湖机械。跟唐一昆接触了两次啦,我承认他是有头脑的,比如整合东湖实业集团就做得很好。你看,他组建了三个彼此独立的大公司,既按照业务分工,更按照效益划分。尤其是他用一个东湖机械来统合一大堆小公司,很有点意思呢……其实这个思路,很值得我们借鉴,我们目前的产品线太杂乱了……”

  “你呢?你赞成接收吗?说了一气,我怎么听不出领导是什么意思呢?”吕绮反问。

  “哈哈,哪能那么容易让你猜到我的心思?”既然吕绮开玩笑,陶唐也回了一句,“尽管对方开出零字移交,但实际上就是一次对外投资啊。”陶唐面色严肃起来,“这一次总部的审计组审的比较细,红星存在比较严重的潜亏,估计总部要头疼了……其中一大块是对外投资造成的。这方面你熟悉吗?”

  “基本不熟悉……就我们部目前的分工,对外投资这块是刘助理亲自管的,段辉管的很少……”

  “主要是两块,一块在置州,跟置州钢铁合资了一个拟生产铁路货车的公司,投资3.5亿,目前仍未正式投产。第二是在西秦,跟西秦汽车合资搞重车变速箱,投资4.2个亿。对吧?”

  “对。两个项目都是燕京批复的。”吕绮想,估计刘新军或骆冲向他汇报过,或者他来之前已经做过了解。

  似乎看透了吕绮的心思,“那时我不在总部……但现在看来,两个项目都有些问题。最近骆冲向我专题汇报了一次,现在还不好断定已经失败,但搞了三四年,情况不是可研报告预测的那样,一是建设延期了,全部建成至少要到2015年以后了,第二是投资需要追加,尤其是变速箱项目。第三是对技术和市场估计的过于乐观了,现在已暴露了一大堆问题,既有技术上的,也有市场上的。最后还有控制权之争。变速箱还好,置州是各占50%的股份,这样的合作不是没有先例,但成功的不多……现在看来,两个项目即使建成达产,回收期也绝不是可行性报告预测的六年!至少在十年以上了,变数很多……这样公司就背上了很重的包袱,财务费用不必说了,将来转固后的折旧费就让我吃不消……”

  “我说领导,你跟我讲这些似乎没有意义吧?就是你,这笔糊涂账也不必为此头疼吧?他们不可能要你来负责吧?”

  “我坐了这把椅子,就必须负责了。小八个亿啊,百元大钞摞起来是多大一堆?”

  “最初的论证会我列席参加过。当时段辉去了置州,我临时代管过一段,其实也没干什么事,刘助理亲自抓呢……当时总部提出过一个要求,要红星在十二五末期把规模达到180亿,力争突破200亿。带给公司很大的压力,也很兴奋。于是就找项目上了,当时一直喊思想再解放呢……说句公道话,促成这两个项目的不是红星,而是燕京。”

  “但总部的思路已经变了,特别是冯老总接了安总之后。规模不再是第一指标,他更重视效益,更重视现金流和利润。我认为冯董的经营思路是正确的,就像我们红星,规模多大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手里有没有充足的现金。否则我别的事都不用干了,光是资金问题就拴死我了……”

  “可是我觉得你很重视规模。”吕绮直视着陶唐的眼睛。之前她可没机会跟公司一把手像朋友一样谈工作……

  “是的。那是因为以我们目前的产品结构看,现有的规模是不行的,带不走费用啊。但如何提高效益?却有不同的路子可走。这方面我和冯老总的思路是比较一致的,更重视企业内部管理,重视消除浪费和效益的提升。我想在放假前开一个会,重点讲一讲精益管理……”

  吕绮感觉到陶唐的思绪跳跃得极快,从管钢厂说起,越跑越远了……

  陶唐继续说,“唐一昆应该有个大的规划……他准备同时下两盘棋,一盘是平泉新城,另一盘是东湖机械。这两盘棋都牵扯到了我们,我在没有想透唐一昆的棋路前,决策是很难做的。增添几百号人不是大问题,但后续呢?我们会不会越来越陷入东湖的棋局中?”

  “怎么会?我觉着唐一昆绝不会是你的对手。”

  “哈哈,你高估我了。我和他所处的体制不同,注定思维习惯是不一样的,事实上我绝不是唐一昆的对手。好了,不谈这个了。你琢磨琢磨经运部的问题吧。”

  “我怕是挑不起那副担子。”

  “肯定可以。吕绮,我要讲一个思维习惯,不要先把自己摆进去,而要置身局外去考虑问题,先想通拆分发规部对公司现阶段是有利还是无利?至于能力,你没当正职,怎么会有正职的经验?对谁都一样嘛。而且,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你是好样的,非常出色,是咱们班最出色的一个。”

  “你就别讽刺人了……”

  “我是实话实说。对了,那天我和孙敦全去徐德玉家了……心里很难受。没想到徐德光唯一的亲人过得不好,很不好。怎么说呢?有点穿越的感觉,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你和她熟吗?”

  “还算熟吧……你说对了。德玉就是太封闭了。特别是他父母去世后,和现在的世界好像脱节了……你怎么想起去她家了?”

  “有一次跟韩瑞林下班后在外面闲逛,恰好遇见徐德玉了。其实孙敦全曾经对我说起过她,当时没在意。你可能不清楚,当年我们在平泉饭店整出事来,挑事的其实是我。害了徐德光了……心里一直很内疚,看到徐德玉那样,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你也别内疚了。那件事我听孙敦全不止一次讲过,不能全怪你……另外,年龄越大越唯心,都是命啊。”吕绮想到陶唐是为自己而挑起争端,心里便别有滋味。

  “我可不信命。如果方便,多关心关心徐德玉吧。是个命苦的女人啊。”

  “你看,你也承认命了。”

  “对了,我曾让你买礼品去看李素艺,发票呢?”

  “事情办了。话带到了,东西也买了,没开发票。她对你的关心和帮助表示感谢。”

  “哪天找张发票来吧。既是同学间的情谊,也算我这个总经理对员工的关心,可以报销的。对了,那件事处理完了吧?我一直没空过问。”

  “别提了。素艺咽不那口气,非要严惩凶手。而她家人,包括她婆家,却不在意缉凶,更在意那笔赔款。对方非要李素艺签署一份‘谅解协议’,他们能量不小,公安一直没有抓到凶手,估计是对方做了工作……还僵着呢,快把素艺逼疯了。”

  “如果确定对方不是故意行凶而是失手伤人,谅解未尝不可……”

  “别说这件事了,我们都帮不上忙了。我一直想问问你,可是又不知道合不合适……”

  “问吧,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对你不保密。”陶唐凝视着吕绮漂亮的大眼睛,岁月似乎格外垂青于她,依旧是那么美丽……

  “不是公事。陶唐,你夫人怎么罹难的?对不起,我就是想知道。”

  陶唐叹了口气,“这件事啊……都六年了,无所谓了……是车祸。春节放假,她要我和她一起去看她一个亲戚,在冀北山区,我没去,手里有事要加班……结果她独自开车去了,下了雪,路滑,冲上一个坡才发现前面出了车祸,她刹不住车了,撞在了前面的车屁股上,这还不要紧,事后分析,那次相撞并不严重,但后面一辆重车也刹不住了,这才是致命的。那次事故出了三条人命……我后悔的是,如果我去了,也许就不会出事了。我会走高速,但她仗着路熟,走了省道……”

  看到陶唐痛苦的神情,“对不起,是我勾起你的伤心事了……”

  “没啥,都六年了,小荷已经长成大姑娘,她已经不怪我了……”

  “陶唐,你还年轻,应该考虑再找一个啊。”吕绮终于说出了这句憋了很久的话。

  “很多人都这样劝我,包括的我岳母。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啊?年龄越大,考虑问题就越实际。找不合适,还不如一个人过,而且我这情况,也顾不上家啊,好在习惯了……喔,咱们不谈这个好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