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心声

复兴之路 wanglong 4991 2015.07.27 18:46

  唐一昆送周鸿友回来,问要不要再开一瓶酒,除了顾眉君,其余人都反对。

  “也好,那我们吃点东西,然后去唱唱歌。”顾眉君看了眼醉眼迷离都有些坐不稳了的韩瑞林,心里有些厌恶,“这么多好东西,别糟蹋了。”说着,夹了快三文鱼在调料里蘸了下放进嘴里,进口自日本的芥末酱立即令顾眉君流出了眼泪,吕绮赶紧抽出纸巾递给她。

  “你也来点吧,老唐这里的食材来路正宗。”

  “我吃不惯海鲜,有些过敏。陶唐,你吃呀。”吕绮夹了片三文鱼放在陶唐的碟子里。

  “别管我了,你真的没事?”陶唐关心地看着面泛桃花的吕绮。

  “好些了,刚才喝得有些急了……”

  “会所的千层饼和汤包算是特色……油泼面也算正宗,厨师是从西安请来的,顾姐就好这口。来一小碗吧?”唐一昆问陶唐。

  “哈哈,其实我晚上很少吃这么多。主食就不要了,你们慢用。”陶唐拈起块西瓜,“吕绮,吃点水果嘛,醒酒。”

  “晚上怎么能不吃饭?伤身体呢。特别是你现在……必须吃点,唔,千层饼真不错。”吕绮又给陶唐夹了块饼。

  顾眉君向唐一昆丢过去个眼色,唐一昆无声地笑笑。

  “老韩真有些高了,”陶唐却未看见顾眉君和唐一昆的眼神交流,“老唐你是不是安排老韩休息?”

  “没问题。”

  “老唐,真还有个事得跟你说下……”

  “是说华锦路的那件事吧?我也想跟你说呢。这件事我其实挺冤的,真的。银桥公司是独立法人,他们不过跟我是合作关系,闹出事来赖到东湖头上算什么嘛,还堵了我办事处的门。这件事周鸿友不止一次打过招呼,对方又是红星的员工,加上你老弟的面子,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呢,做个中间人,派人替那个混蛋公司出面跟苦主谈一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正人已经活不转了嘛。”

  “你知道死者的妻子是谁吗?”吕绮接话道,“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她或许就坐在这里,唐老板,李素艺你可能已经不记得了,但她真是咱们同班。不管是不是东湖的责任,毕竟她是弱势群体……”

  “哦?真是这样?那真是太遗憾了。”

  “吕绮你别说了,”陶唐制止了吕绮,“老唐,我同意你的意见,就这么办吧。”

  “好。还要你做做苦主的工作,也不能太过分。都看房地产业风光,其中的苦楚真是一言难尽……”

  “我会过问此事的。不过关键还在你这儿。老唐,风物长宜放眼量,吕绮的话我是同意的,对方确实可怜,又有同学情分搁在这儿,尽可能地多给些补偿吧。”

  “没问题。有你说话,哪怕我垫付都行。怎么样?咱们上去聊?”在周鸿友最后那个电话后,唐一昆必须做出姿态了。即使陶唐不说,他也会提起此事。现在等于送了陶唐一个人情,唐一昆觉得很满意。

  ……

  K厅在三楼,早已准备停当,茶几上排满了果盘茶水,还有冷饮和扎啤。

  “大家请随意……顾姐,我来给你点首歌吧……铿锵玫瑰,你最拿手了。”唐一昆亲自当起了服务员。

  马上,音乐声响了起来,顾眉君拿起麦克下场了。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韩瑞林已经被送入客房睡觉了。之前孙敦全扶他到洗手间吐了一次。吕绮的情况还好,独自坐在角落里发呆。

  “喝点水吧,”陶唐为吕绮拿过一瓶依云,拧开了,放在吕绮面前的茶几上,“没想到你酒量这样好,刚才确实有些冲了……是不是有些难受?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会儿?”

  “我没事……你能陪我坐坐吗?”

  “当然。我的经验,酒后大量地喝水,是最有效的解酒法子。”

  “让你笑话了……”

  “哪有。以后别喝这样猛了。”

  “陪我跳个舞吧?”

  “你行吗?”

  “别小看人……”

  陶唐伸出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吕绮握住了陶唐伸出的右手,款款起身,左手顺势搭在了陶唐肩头。

  淡淡的香气飘入鼻孔,低头间,吕绮妩媚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陶唐躲开了吕绮的直视,却清楚地看到吕绮左颊靠近脖子处的那颗红痣。

  红痣依旧,如同哈利·波特小说中的门钥匙,一下子将他带回了当年。不止一次他被她如雪般的肌肤所吸引,还有那颗绿豆大的醒目红痣。

  “对不起……”心乱神迷中,他踩着了她的脚。

  “不,你跳得真好……过去常跳吗?”

  “不。零三年参加青干班,每周末都组织舞会,就是那时学会的……”

  “知道吗?在干部大会上看到你,吓了一跳……”

  “苍老的认不出了,是吧?”

  “主要是头发。其实你身材保持很好的。为什么不染染?故意的?”

  “费那劲干嘛?这多好,纯天然……”

  顾眉君的歌曲结束了。陶唐松开吕绮,礼貌性地鼓掌。

  不等陶唐将吕绮送回座位,唐一昆已将麦克塞在陶唐手里,“舞跳得不错。来一首。”

  “这个真不成。天生的五音不全。”

  “不行,你俩必须来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

  “我来吧。”吕绮从陶唐手里拿过麦克。

  “也行,唱什么?我来帮你找。”

  “我自己来吧……”

  吕绮选定的歌是一首很老的英文歌,她以为歌单里没有,但真找到了,奥斯卡金曲《昨日重现》,她的嗓子不错,而且唱得很投入。这是一首忧伤怀旧的曲子,正符合吕绮此时的心境。

  “她唱得真不错,尽管我听不懂。”唐一昆对陶唐说,“我从周鸿友那里听了你的事,太遗憾了。别怪老哥扫兴,还年轻,必须找一个。要不要我来帮忙?绝对是名门淑媛。不过,眼前就有一个……那句诗词是怎么说的?花开堪折?”

  “胡说什么呢你?”陶唐有些不快。他倾听着吕绮的歌声,嗓音和技巧她都不如顾眉君,但英文歌掩饰了她的缺陷,只有在第一段高音时出现了不应有的颤音。

  “别生气呀,开个玩笑嘛。我看她对你念念不忘呢。说正经的吧,老陶,咱兄弟真是有缘呢。我早就想,真的,绝不骗你,早就想我们俩会共事的,现在不走到一起了?你一定听说过红星搬迁的计划……”

  “你准备接盘?”

  “盘子太大,我是接不起的。但市里确实有开发新城的打算。怎么样?得空咱俩好好聊聊?双赢嘛。”

  “理论上一点问题没有。但我是打工仔,跟你不能比呀。不过老唐,你的东湖实业可不止房地产一块吧?我其实对其他领域更有兴趣。”

  “你是说矿山机械?没问题呀。过去合作过,现在也保持着合作,不过份额小了。你们红星太牛,看不起人,拽的跟什么似的。现在你当家了,确实应当重新来过。”

  “矿机可是红星的老本行。你别忘了。”

  “说实话吧,红星的产品真的不行了,傻大黑粗不说,价格高,服务差,你可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那是过去……你会看到变化的。”陶唐鼓掌。

  “当然,我相信你。”唐一昆跟着陶唐,礼貌地鼓掌。

  吕绮的歌唱完了,唐一昆和陶唐的聊天也暂告结束,陶唐乘机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见孙敦全在唱样板戏沙家浜郭指导员的著名唱段,音调高亢嘹亮,韵味十足。

  陶唐在吕绮身边坐下来,“唱得真不错。”

  “是,没想到老孙还有这两下子。”

  “我是说你。”

  “瞎说吧你,你哪有兴趣听我唱歌?”

  “错。刚才我主要在听你唱。唐一昆嘛,就是应付而已。”

  “不信。孙敦全说的没错,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不,我们还是一路人。你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你是故意带上我们做挡箭牌的,对吧?”

  “不完全是。好容易有跟你吃饭聊天的机会,当然不愿放过。”

  “早想着?你回来不过三四天而已。”

  “不,我一直记得你。真的。尤其是最近几年,你总是闯入我的梦乡……”

  “梦里我是什么样子?”

  “还是学校的样子。那时你总扎个马尾巴,对吧?你有一件浅灰色外套,绣着蓝白相间的花边,对吧?你做操时有一个动作很特别,跟别人不一样……还有,你在运动会上推过铅球,那次闪了腰了?你休息了一个礼拜……”

  突如其来的幸福淹没了她。那是初恋的感觉,她的眼睛瞬时湿润了,“有那么长时间吗?我记得就两三天吧?”

  “不,肯定是一周。那时你总是和张红芹相跟着,我问过她……”

  “问她什么?”张红芹也在平泉,但很久没见了。是的,张红芹跟自己是邻居,也是要好的朋友,住一个单元,张家住四楼,自己家在二楼。

  “当然是你啥时候回来上课呀。”

  “她怎么说的?”

  “忘了……”

  “她没跟我提……”

  “或许你不记得了。”

  “不,如果她说了,我不会忘。还梦了什么?”

  “梦中我总是面临考试的危机,什么也不会,心里很焦急,期望着在考试中得到你的帮助,但你却不予理会……”

  “瞎说。那时你学习比我强多了……”

  陶唐目光空洞地望着天花板,没有看见吕绮揉眼睛,“有时会梦到你过得不好,生活艰难……醒来心里很难过。随即想,你那么优秀,肯定会生活得非常幸福……”

  “又瞎说了。我哪里比得上你?如今你是我正儿八经的老板了,仰人鼻息呢……”随即她想到他妻子去世了,心房被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痛苦攫紧了,痛得厉害。

  “我也一直记得你。高考结束后听说了你的事,很着急,曾经好几次去你家,希望遇见你。你家不是住五号院十六排吗?但没见到你……”

  “去我家?我怎么不知道?”

  “不,我说错了,我是去五号院的……”

  “哦……我那时去八中补习了……”

  “为什么不给我写封信?”

  “我……”陶唐突然发现顾眉君站在自己跟前。

  “可以请你跳一曲吗?”顾眉君笑眯眯地对陶唐说。

  “荣幸之至。”陶唐站起身来。

  “是不是找回当年的感觉了?别不承认,我知道你当初喜欢人家吕绮的。班里很多同学都知道。”

  陶唐没吭气,转过头,见唐一昆在声嘶力竭地吼着汪峰的《春天里》。

  “怎么不说话?不承认?”

  “你跳得真好,有些带不动你。”

  “别谦虚了。夫人呢?也跟你回平泉来?”

  “不,她不回来。”

  “说正事吧,把基本户开到我们行吧?有优惠的,绝不会亏待你。”

  “这个……请原谅,我现在两眼一抹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你……看样子你和他们联系紧密嘛,常回平泉吧?”

  “同学是所有社会关系中最神圣的一种,尤其是中学同学,不比大学的差。希望以后加强联系哦。”

  “一定。哪里少得了银行的支持?说真的,今天真有些喜出望外呢。”

  “我表个态。只要你开口,我尽量开绿灯。”

  “谢谢。希望你到厂里视察,也算旧地重游吧。”

  “一定,不过不是什么视察,是故地重游。”

  吕绮大口喝着矿泉水,据说依云的价格惊人,但她区别不出和其他牌子的不同,一瓶水被她一气喝光,胸腹间依然火烧火燎的。万万没想到,陶唐心里竟然一直有她。

  她刚才责怪他为什么不写信,现在她则在痛骂自己。她再次拽了纸巾擦眼,眼泪总不争气地涌出来。她于是起身去了洗手间。

  “你已经没有资格追求爱情了……这是干什么?”吕绮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你是个糊涂蛋,原来是,现在更是。”

  吕绮在卫生间待了足足一刻钟,出来后对唐一昆说:“不早了,是不是送我回去?”

  “也是,我明天还要起大早钓鱼呢。”孙敦全看看表,已经差十分十一点了,“我是不能开车了,你看着办吧。”

  “急啥?再玩会呗。”唐一昆也看了下手表。

  “不了,送我们回去吧。派个司机就行。韩瑞林就在你这儿休息吧,不要喊他了。”

  “我说老陶你也住下吧?他俩有家有口,你急着回去干吗?”

  “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老唐,今儿咱俩说的几件事,你抓紧,我也抓紧。”

  “没问题。”

  孙敦全的途胜已经洗过了,吕绮抢先坐了前排副座。陶唐是最后上车的,“老唐,顾眉君,合作愉快。”他再次跟唐、顾二人握手道别。

  “合作愉快。”唐、顾二人依次与陶唐握手道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