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复兴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东湖二

复兴之路 wanglong 4672 2015.10.06 22:31

  电话响了,打断了唐一昆的沉思。看了下号码,唐一昆接通电话。

  “嗯,嗯。”他不说话,只是在那里嗯嗯着。马林知道肯定是官场的大人物打来的,除了他们,唐老板不可能对别人持这样的态度。

  “放心吧老同学,这件事会处理好的。你不是说陶唐回红星当一把手了吗?我准备周六晚上请他吃顿饭。对,就在会所吧,那儿安静些。对,是这个意思。你方便的话一并来吧。什么?你肯定?好吧,你放心,绝不会给你添堵的。”

  唐一昆结束通话后对马林说:“去樾河。”

  “樾河”两字一出,马林知道唐老板真的心烦了。刚才来电话的应当是周鸿友副市长,不然唐老板不会称呼其为老同学。周鸿友肯定是说华锦路事件,而老板则一如既往地保证摆平此事。

  能有什么好办法?不过是花钱消灾罢了。

  “樾河”是滨河小区的代名词,因为该小区紧靠着樾河,唐老板总用樾河代之。

  滨河小区有唐一昆的另外一个家,住着他的“二太太”戴天香,知道这个秘密的,全集团不超过十个人,而马林正是其中之一。

  马林一直将自己的老板送进戴天香居住的那栋别墅,才驾车离开。

  二十九岁的戴天香算得上国色天香。当然,每个人对美丽都有自己的标准,或许在常人看起来戴天香稍有些胖了,可唐一昆偏偏更喜欢生育后戴天香所显示出的丰满娇憨。从戴天香为他生了儿子后,唐一昆在平泉总部的时候,一个月里至少有半个月是在滨河小区过宿的。

  戴天香没想到唐一昆这么晚还过来。

  “宝儿呢?”

  “睡了。你可别弄醒他……吃饭了吧?”

  “我就看一眼……”唐一昆知道,就与戴天香的感情而言,他对孩子的喜爱更为有效。

  孩子确实漂亮。熟睡中的儿子令唐一昆心境平和下来。他俯下身,凝视着睡在婴儿床中的儿子。

  “越来越像你了……”唐一昆喃喃道。

  “我觉得还是像你。王妈也这样认为。”

  “不,还是像你。你看他的鼻子,简直跟你一模一样……像你好啊,像我就惨啦。”唐一昆轻轻在孩子娇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离开了房间,顺手关了灯。

  “要泡一泡吗?”

  “当然,累死我了……”

  “我去放水,你换衣服吧。”

  唐一昆喜欢这个女人,不止是她的姿色,也不止因她为他生了个可爱的儿子,更多的是因为其恬淡的性子。自从跟了他,她从未向他主动索取过什么东西,从来没有。不像魏凤茹总在拈酸吃醋,指桑骂槐,也不像蓝妮总是流露出勃勃野心和无尽的欲望。他在这套精致的别墅里,越来越体会到家的感觉。

  唐一昆躺在巨大的浴缸里,比较着自己的三个固定关系的女人。至少三年了,他的女人固定在三个,没有再增加。魏凤茹是他合法的妻子,也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为他生育了一子一女。戴天香曾当过他短暂的秘书,自从他将戴天香带到床上后,这个女人就离开了公众视线,成为了他豢养的笼中鸟。而蓝妮则是三年前收的歌星,至今仍活跃在舞台上,因为有他的鼎力支持,蓝妮的知名度日高,渐有成为一线红星的趋势。

  “给你热了粥,我晚上剩下的……让我给你搓搓背吧……”戴天香无声地出现在浴室。

  “进来一起泡泡吧……”女人半透明睡衣下曼妙的身躯令他动火。

  “不要……老实点,我给你搓背吧……哎呀……”水花四溅,女人被他拉进了浴缸。沾湿的睡衣被甩在了浅白色木质地板上,那具他已经欣赏了无数遍的绝美胴体展现在他面前。

  

  半小时后,唐一昆抱着被浴巾裹了的女人回到卧室,孩子仍在酣睡中。

  “你是不是遇到烦心事了?”戴天香葱管似的手指在男人胸口画着圆圈。

  “整天都有烦心事,没啥了不得的,习惯了。”唐一昆凝视着赤裸的女人,自从她离开公司,他从来不跟她谈生意上的事。

  “钱是挣不完的……你就是太累了。呀,粥都糊了……都怪你。”女人嗔怪一声,爬起来胡乱擦了擦身子,在卧室衣柜里取了另一件睡衣披上,到小厨房去了。

  唐一昆坐起来,从床头柜里找出雪茄,用专用火柴点上了。

  “喝点粥吧……别抽,呛人呢……”戴天香夺掉唐一昆手里的雪茄,小心地在烟缸里弄灭了,“跟你说个事……”

  “唔?”唐一昆轻轻用勺子搅着粥,看着戴天香。

  “我妈病了,我想回趟杭州。”

  “要紧吗?什么情况?”

  “不要紧,做了个小手术,阑尾炎。”

  “宝儿怎么办?”

  “我想带他回去。”

  “行。”唐一昆略一思索便同意了,“本来该陪你回去的。最近有些事很缠手,对不起了……我安排一下,”唐一昆想了想,“我让马林开车送你回去吧。路程是远了些,但我不放心你独自走。”

  “那我明天走可以吧?”

  “可以。稍晚点走,等我准备点礼物。”

  “不用了。如果早些走,晚上应该到家了。我有些不放心……”

  “也好,我给马林说一声。”唐一昆拿起戴天香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给马林拨了个电话。

  戴天香关了灯,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睡吧,什么都别想,睡吧。”男人的态度令她满意,尽管她知道所谓的陪她回家不过是句安慰。

  或许是放下了心事,戴天香很快就进入梦乡。

  唐一昆却睡不着,他等女人熟睡后,悄悄爬起来到了另一间客房,点了烟,靠在床头想心事。

  现在,唐一昆在想戴天香和儿子。自从戴天香为他生了宝儿后,他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现在肯定不能拿他处理以前类似情况的办法了,因为他爱这个粉团似的儿子。或许是中年得子的缘故,他发现自己对宝儿的爱竟然超过了唐天和唐甜。那是他的合法妻子魏凤茹给他生的一对儿女,长子唐天已经十六岁,女儿唐甜也十四了。他曾对长子寄予了无限希望,他一手创建的东湖帝国(他禁止身边人用“帝国”来称呼他的企业集团但私下又非常喜欢这个称呼)最终要交给他的长子的。他在东湖实业拥有63%的股份,以净资产计算,那是天文数字般的财富,他不可能带进棺材里,总要交给自己的继承人。

  在没有宝儿之前,他是迷茫的。因为他对唐天越来越失望,尽管他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唐天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纨绔,相反,唐天就其家庭出身而言,是个难得的好孩子,懂礼貌,爱学习,甚得亲戚和朋友的赞赏。但他就是不满意,因为他发现长子太过善良了。

  对于一般人,善良是美德。但对于东湖帝国的太子而言,善良就是严重的缺陷!唐一昆很少看电视,更不看电影。电视节目他只看动物世界,东非大草原上时时刻刻发生的弱肉强食总是勾起他的感慨。唐天竟然咒骂狮子扑杀羚羊,这不是扯吗?狮子不捕食羚羊怎么办?饿死吗?身为东湖帝国的太子,竟然说出如此愚蠢的话,简直不可饶恕。

  在唐一昆看来,东非草原正是人类社会的缩影。人跟动物其实没什么区别,强壮的雄狮可以占有广阔的领地,拥有大批雌狮用来繁育自己的后代。雄狮之间总是发生着争夺雌狮和领地的战争,胜利的雄狮会毫不犹豫咬死别的雄狮的幼崽,而占有他们的母亲。雄狮的世界里容不得半点温情,失败即死亡。或者被更为强壮的雄狮咬死,或者失去领地而饿死。

  在唐一昆看来这很公平,至少比蒙了假面的人类社会公平,而且简单。

  那天他反问唐天,你怎么不想狮子如果捕杀不到猎物也会饿死?唐天竟然说,像狮子这样残忍的动物就该彻底灭绝。

  他真的生气了:听说过生态圈吧?听说过食物链吧?我看你书架上有本《狼图腾》,看过了吧?就以草原狼为例,如果没有狼,野兔就会泛滥成灾,就会毁灭草原,这个道理没错吧?

  儿子竟然说:现在的草原没有狼了,草原依旧存在。

  那是草原吗?那里还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吗?知道原因吗?人类过于膨胀了,膨胀的结果毁灭了草原!《狼图腾》最后几段你没有看懂吗?告诉你,人类世界的残酷远远超过了动物界。人是有等级的。有一种人是规则的制定者,他们制定规则让别人遵守,但他们却可以自由自在地违反自己所定的规则。另一种人则相反,他们只能遵守别人所定的规则,不能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违反,则会受到严惩。你是愿意做前者呢还是做后者?我?告诉你,我不是规则的制定者,尽管我拥有庞大的财富,但仍需遵守核心的规则,但一般的规则就不用遵守了。举例?你开我的车出去,在平泉市的任何一条街道上随意闯红灯,只要不撞死人,看看有没有人来管你!

  怎么会?为什么没人管?

  因为他们认识我的车。你觉得那个车牌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挂的吗?其实那辆车并不重要,关键是那辆车的主人重要。他们知道,如果抓了那辆车违章,我也一样得交罚款。但故事没有完。他们能处罚我的,仅仅是扣分和罚款而已。但我能给他们的就多了。高兴的话我可以捐赠他们几十辆车,不高兴的话可以摘掉他们的乌纱帽或者将其赶出警队。你说,换做是你,你会轻易罚那辆车吗?

  你又不是公安局长。

  可我认识公安局长啊?我甚至认识管公安局长的人。

  人家没毛病为什么赶人家走?这不是欺负人吗?

  儿子,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没毛病,刚出生的婴儿和死人。

  你这就是欺负人。

  我只是打个比方。我并不会让我的司机故意违章,因为那样对我也不好。我就是告诉你一个真理,你可以不犯错误,但你必须有挽救错误的能力。就像狮子可以眯着眼睛看羚羊在不远处吃草,羚羊敢吗?

  他记得儿子无辜而惊恐的眼神。

  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接自己的班?东湖交到他的手里是什么结果不问可知!本来,他计划在适当的时候给儿子讲讲东湖崛起的故事,但他犹豫了,他怕他受不了,最后连父子之情也荡然无存。

  这是他允许戴天香生下宝儿的原因吗?他没有仔细想过。他曾勒令好几个女人打掉他种下的种子,她们不敢反抗,因为她们知道违抗他命令的后果。但戴天香说她怀孕了时,他温情地提醒她要注意身体,绝没有提出打胎。是因为戴天香的美貌?不,比她更美的女人他见过,也占有过。是因为他想多一个选择?他不记得自己这样考虑过,恐怕还是那个女人的温柔打动了他。

  温柔顺从是女人至为锋利的武器,但不是男人的武器。

  宝儿的性格会像自己吗?他不知道。但他记得齐震给他讲过的初唐故事。李世民绝对是一代雄主,却处理不好接班人的问题。他曾说吴王李恪类己,却下不了更换太子的决心。在废掉长子李承乾后,李世民一直苦恼于接班人选。最后他赐死了李恪,选择了嫡子李治。朝野一片欢腾,李世民自己也沾沾自喜,佳儿佳妇……结果呢?李世民的子孙差点被屠戮一空!就连力挺李治继位的长孙无忌也死于武则天之手。在他看来,杀长孙无忌的不是武则天,而正是其嫡亲外甥李治!

  如果李恪继位,会发生武则天篡唐的故事吗?

  因为齐震的讲述,他悄悄买了初唐史书阅读,种种记载曾让他大汗淋漓。

  没有人明白太宗的苦衷,他的艰难。在世人看来,李世民是马上天子,统军征战四方,杀伐不容异断,但他在嗣君问题上却受制于人。皇帝也难啊。

  他容易吗?他不知道魏凤茹知不知道宝儿的存在。秘密正是被用来发现的,他不会幻想着永远保存秘密。他也不会那样做。如果在二十年后(他认为自己再干二十年没有问题)他将大权交给宝儿,会实现顺利交班吗?难!他承认,魏凤茹、魏舍刚为代表的“外戚派”绝对会拼死反对。即使他这一系的亲戚部下也未必会同意。

  魏凤茹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她早已认了,但绝不会拱手将东湖的控制权交给一个野种。

  现在他很烦魏凤茹,不愿见她。虽然她仍保持着不错的容颜和体型。现在的魏凤茹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刃,寒光闪闪,杀气逼人。而当年他初识她时,她有着不亚于戴天香的美貌和温柔。如果不是那样,他怎么会舍弃结婚不满两年的原配,顶住家庭的一致反对而娶了魏凤茹?那个女人不仅带来了他急需的资金,而且展现了不凡的能力。他承认,魏凤茹不仅是他的妻子,更是东湖帝国的元勋。

  正因如此,在决定戴天香将孩子生下来后,他就严格禁止戴天香参与公司的任何事务。迄今为止,戴天香严格遵守了他的规定,没有任何的违反。

  他感到了歉意。戴天香也有父母,她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但他没有见过她的父母家人。他甚至不知道戴天香将如何面对她的父母。现在她要带着一岁半的儿子回家了,她将如何向其父母陈述未婚生子的事实?他没有问,也就授权给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