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浅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陨和凌

浅道 梦痕殇01 2114 2017.08.13 22:47

  竺梵一脸复杂的看着那个老人:“文道……”依然是熟悉的气息,但却不是熟悉的那个他了。

  曾经的指引者,为了超脱,不惜毁灭自生,耗尽文道本源创造出来的种子,现在已经发芽了,可惜……还差很远。

  “嗬,有趣的家伙,这是小说里的言出法随?”拥有罗布记忆的魔罗,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看着老者消失的背影,饶有兴致的自言自语。

  魔罗将视线从新转移到竺梵身上,邪魅的笑道:“算了,这场小闹剧有点失败,不过就到这里就先暂停。至于现在,该做正事了,你说对吧……因果。”

  竺梵面色平静,虽然不知道魔罗想做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不是好事。

  看着面色平静的竺梵,魔罗毫不在意:“想知道么,想知道就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啊。想不想知道,说呀……”似乎觉醒了罗布贱人属性的魔罗,变得有点不一样。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竺梵身慈悲的气息闪耀着。“魔,我不知道在第二世的时候你经历了什么,变得如此的陌生,但是我不会让你破坏我们亿万年来等待的希望。”

  “希望?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听到这里,魔罗暴怒的想说些什么,可惜,他说不出口,我不会允许。

  看着情绪激动的魔罗,竺梵想到了很多。

  百亿年前,一颗美丽的星球孕育出两只奇特的生灵,一个是陨,一个是凌。

  那时候,他们和其他生灵一样,聚集在一起生活。饿了就吃丰茂的水草,山果;渴了就饮山间的清泉。

  直到有一天,陨和凌发现,与其它生灵依靠本能活着不同,它们更加强壮,更能清晰的观察这个世界,面貌也与其他生灵不同,显得特别的……狰狞。而因为他们的不同之处,其他生灵渐渐开始排斥它们。

  凌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身下那个如同小山一般的巨兽,天真的问道“哥哥,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可以不走么?”

  陨前行停下了脚步,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它只是不想看到那些同伴恐惧害怕的样子,那会令它很不舒服。

  它喜欢趴在一片草地上,享受着来自头上那颗大火球的照耀。兴起的时候,可以在草地上打着滚。但是,它不喜欢那些生灵看它们兄弟俩的眼神,那是恐惧,也是厌恶。它想要解释,但是……强者不需要解释。

  陨留恋的向后看了一眼,坚定的说道:“走吧,我们和它们不同,它们在害怕我们,现在的我们已经不被接受了。”

  “可是我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没有理由伤害它们,为什么要害怕我们?”凌有些奇怪,也有些失落的问道。

  “恐惧不需要理由,这是弱者的天性。”陨有些低沉,也有些烦躁。摇了摇巨大的头颅,把这些不好的情绪通通赶走。

  趴在陨头上的凌紧紧的抓住陨毛茸茸的耳朵,防止自己被甩出去。“那哥哥我们还能回来么?”

  陨沉思了一会儿,有过纠结,有过不舍,但是最终还是化作了一声长叹:“不回来啦,我们去看看这神秘的世界。”仿佛解脱似得,陨带着领向远方奔去………

  许多年过去了,凌和陨走过了许多地方,看到过很多漂亮的风景,但是却再也没有遇到过除了它俩之外的生灵,仿佛这个世界就仅仅只有那一处地方才有。直到遇到一个奇怪的家伙,一个自称是--人的奇怪生物。

  “哥哥,这些花花草草有什么好看的。”凌有些不满,看着老哥一心摆弄那个家伙留下的这些花草。仿佛这些难吃的东西比它这个弟弟还要重要似得。

  陨捏了捏凌胖嘟嘟的面颊,崇敬的说道:“笨小子你不懂,这就是生命啊,虽然脆弱,但是也要顽强的活下去。”

  月光下,陨紧紧的盯着眼前的那枚白色的花苞,看着它在微微的清风中摇曳。

  突然,花苞一阵颤抖着,只见那花苞越开越大,花瓣一层层地分开来,最外一层花瓣使劲往后翘,开成一朵圆形的大白花。借着月光,只见它那白净的花瓣润如玉,白如绢,轻如纱。

  看着这盛开的花朵,喋喋不休的凌有些惊讶了,这花………还挺好看的蛤~

  “开了,真的开了,这是奇迹,生命的奇迹!”陨看着盛开的花朵,激动的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凌翻了个白眼,对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过了一会儿,凌不耐烦的碰了一下花瓣……花,枯萎了。“这……我……这……我不是故意的。”凌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它知道以老哥爱花如命的性格,一定会抓狂的。但是,这次它猜错了。只见陨伸出爪子在凌的头上点了一下“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现在它该休息了。”

  “使命?难道是开花?可是它才开了一会儿~”凌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老哥气疯了?

  “大人说这是昙花,来自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它从开花到枯萎,只有短短几个小时。”看着呆呆傻傻的凌,陨无奈的解释道。

  “可是这花挺好看的呀,为什么只开几个小时就枯萎了?其它花都活那么长”凌有些不明白,也为昙花感到委屈。

  “或许,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短暂的瞬间绽放出最美的光华,才会让世界更好的记住它。”陨看向天空皎洁的月亮,喃喃道。

  凌有些苦恼,显然不能理解。虽然过了这么长时间,它的本体已经和哥哥的本体一样,如同一座直插云霄的大山一般。不过它们更喜欢变成幼小时的状态,这样活动会很方便。而且它和哥哥从那个叫人的生物,身上学到了好多东西。即便如此,它还是像当年那样的天真活跃。

  “走了,我们该离开了。”陨与其轻松的说道。“啊?又要走?去哪里?”凌有些奇怪,这里没有哥哥讨厌的生灵,只有那些它喜欢的花花草草。

  陨看向远方“去一个有我们同族的地方。它(他)们或许会接纳我们。”

  凌听到这句话时,瞪着璀璨的眼睛,期盼的看着哥哥“真的吗?那我们就可以永远留在那里了吧?”

  “会,我们会一直留在那里……”

  然而,这一次的旅行,却成了一场漫长的征途,一个走向了新生,而另一个却堕入了毁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