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绯红大宗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一章 神木仙宫

绯红大宗师 中天鱼 2513 2020.02.17 01:00

  “不是,大鱼!”

  “那何不可呢!”

  秦陌一想也是,人体都不够它塞牙缝,又怎么会有那么满足的咀嚼声呢?

  可是那个何不可,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去给它一闷棍吗,人呢?

  “来呀,快活呀!哈哈哈……”

  该死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如此悠远飘扬似乎是从天边。

  “她在龙背上!”南宫袂寻声而去,终于发现了那个不太靠谱的人。

  红色蛟龙吃完一条疑似巨鲸的东西后,竟俯身横浮于水面,在何不可的接引下,两人拿好了东西,踏上了龙背。

  蛟龙破浪而行,载着三人向东行进,安定心神的秦陌突然说:“我知道了!”

  神灵雨夜,妖莲双生,霜虎潜渊,蛟龙入海!

  秦陌在那座水下丘宫中,取走鬼莲时,龙渊剑劈开了一座疑似封印的石台,而这只血色蛟龙,或许就是引他去解开封印的那只!

  “你们的故事挺离奇的,我要找个时间记录下来才好。”听完秦陌的讲述,何不可说。

  “这么说,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南宫袂也一脸欣喜,宗门的预言正在一步步地成为现实。

  “你们这个预言,比太公的乾坤万年歌还牛批啊!”

  一个文学家,或多或少还是个语言学家,对于这个不和谐的词,秦陌也在反省是不是当时应该选个能反应家乡美好一面的词……

  何不可说,姜子牙有一个乾坤万年歌,号称能预测一万年内的天下大势,而秦陌面对的这些预言,虽然只是一小段时间,但却能细微到如此地步,莫非宗师的道行比太公还高?

  “你们那株妖莲呢?给我看看到底有多妖艳。”何不可又说。

  当秦陌说被他种在那个孤岛上时,何不可更加慨叹,也许那株妖莲就是打开蓬莱仙境的钥匙,这不,蛟龙来接他们了。

  “公……公子。”南宫袂好像有话要说,“你有没有想过,姜乐媱和齐国有什么关系……”

  姜乐媱,姜太公的齐国……对啊,姜乐媱为什么要让自己把她放在齐国外的海岛呢!

  “我听说齐国姜姓最后一位君主齐康公,最后就被流放到了海岛。”何不可说。

  “她……她不会是要给姜家复仇吧!”秦陌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顺理成章地一猜。

  “所以……所以……”南宫袂的话支支吾吾,很少见口齿伶俐的她这般模样。

  “所以我把鬼莲花茎取回来带在了身上……”

  听南宫袂说,鬼莲烧了他们的果树,很可能就是在告诉他们,不是这座岛!

  “你做得很对啊!”

  秦陌激动,对她的自作主张大加赞赏,为何她却像个犯错的孩子呢?如果不是南宫袂,自己恐怕就铸成大错了。

  而且,会不会是她怀揣鬼莲,才会引来蛟龙的接待呢?

  “我是为了护送秦陌兄弟一路,早些康复带我去抓鱼,现在我看来,一直跟着你们,会有好戏!”何不可来劲了居然。

  “你不管你的槐哥哥了吗?”秦陌问。

  “呃……无妨无妨,来日方长!”

  “哇好美!”南宫袂突然望着天空兴奋道。

  “什么东西?”

  “光,五彩的光在天上流动,像一条长河!”何不可说。

  莫非是极光?听说极光不一定要在极地才能看见,一定的维度上还有弱极光带。可恨啊,自己什么也看不见,这海上的美景,在秦陌眼中只有灰蒙蒙的一片。

  海上起雾了,蛟龙静静地游入迷雾中,众人再也看不见天,分辨不出方向。

  “是不是要到仙境了!”南宫袂问。

  “不会吧,我听说蓬莱在渤海外几亿万里。”

  何不可立即否定,这也是他认为乘小船不可能到蓬莱的另一个原因。

  几亿万里!地球有那么宽给你游吗?

  “我师傅说就在海内啊,莫非是在大荒中?”

  大荒在哪儿?大荒是更遥远的空间,更遥远的时间,秦陌一听,这不是穿越吗……

  也许是考虑到背上还有人,赤蛟龙并没有加快速度,就在这样迷蒙单调而幽静的环境中,过了没多久,三人就睡着了。

  “公子!”

  一声惊叫,伴随着一阵骨架都会震散的猛烈的摇晃。

  “怎么!”秦陌抓住南宫袂的手,眼前被蒙上了一片红色的光影。

  “啊啊啊啊啊!”

  “啊个锤子,你说啊!”秦陌急了,这女的一直叫什么,瞌睡都被吓醒了。

  “到了!”

  “哦,吓我一跳……”秦陌吐了一口憋了好久的气,突然又大吸一口,“到了?!”

  “三……三桑!”

  南宫袂又抱住秦陌,那不可描述的感觉,就像是得到了希望之神的眷顾。

  “杳冥冥兮东行!夜皎皎兮既明!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三桑!”

  “他在念叨什么?”秦陌听见前方传来屈原的声音。

  “他……他疯了。”

  此时的屈原,正站在“龙舟”头,披头散发,望着前方那从海中长出,高耸云天的三株巨型的树木吟唱。

  一轮红日初升,就像挂在那天边的树梢,将这片浩大无边的海域染成了金红。高天之上有各色的凤鸟盘旋,时而停在枝头,带来报晓的鸣叫;树干上有被染成金色的长龙盘踞,吐出的水柱从天上垂落形成了飞流直下的瀑布;这里的海面没有波涛,静得如同一面明镜,倒映着天上翻涌的金云,偶尔见到一条巨大的鱼尾,却不知是来自天上还是海中;漫天空气中悬浮着蒲公英般轻柔的飘絮,在朝阳的沐浴下扩散着醉生梦死的幽香;白衣飘飘的仙童仙女们,列着整齐的长队迈出轻盈娴雅的步伐,从一座山脚消失,转而又从另一座山顶出现。

  听南宫袂说美哭了,秦陌是要气哭了,不得不感叹自己瞎不逢时。平生不见蓬莱山,纵横八荒也枉然。

  “这……这么大的三桑树,要怎么拿……”不知用了多久才缓过来的南宫袂突然问。

  “有多大?”

  “很大……很大……”

  仙山长在神树上,就是这么大。

  也许一时忘情的南宫袂无法用语言为秦陌描述,只能说它们占据了海天的整片视野,秦陌大概能想象,在没有参照物也没有障碍物的海上,能够阻挡一个方向的全部视野,一定是很大的空间。

  而当南宫袂说三株神树托着三座仙山时,秦陌大概能勾勒出一些轮廓了。

  传说中的三株桑木,长桑、赤桑、扶桑。

  三株神木合围之中,有一座水上宫殿,蛟龙将三人送上岸,又无声沉入明镜之海中。

  此时的宫殿外站着一个鹤发童颜的白衣老人,仙家的基本特征。

  “小女南宫袂,见过仙上,冒然拜访仙宫,实有难处。”南宫袂走上前镇定自若地说。

  “南宫袂……”一个并不显老的声音响起,“似乎不是你的本名吧?”

  “小女惶恐,不敢隐瞒仙上,此名乃师尊瑶光所赐,小时候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

  “瑶光的徒儿,不错。”白衣仙人目光如炬,满是欣赏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有有有……有渊源!”一旁的何不可又结巴了,听得秦陌还以为他要来一段即兴说唱。

  “不错,你们的到来,并非意外。”

  白衣仙人说着,突然有一只手抓在了他的衣服上,还隔着衣服捏了捏。

  “真的!是实体!”

  秦陌激动得忘乎所以,这是有血有肉有温度的身体,凡人真的可以修炼成仙!

  “敢问仙上尊姓大名!”何不可问。

  “道隐无名,既然各位到访东荒神木宫,不如就叫我东道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