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497 2019.06.14 21:22

  从冬月二十九午夜便开始飘落的大雪直到凌晨依旧未曾消停,反而越下越密。

  日出前七刻,祭天的钟乐声准时响起,穿破了密密麻麻的漫天雪帘,而昨夜的那些杀戮血腥也注定会被这一层又一层的积雪覆盖。

  永平王府内同样是大雪纷飞,此时天刚微亮,王府西院浣洗院内的张二丫却已经接连着做了七八个时辰的活计,可即便如此她的身边却还堆积着有如小山般的待洗衣物。

  她那双好不容易养好的小手再一次被冻伤,鲜血不时从伤口中渗出,可这双一直寖在冰水中的手却早已是没了知觉。

  虽然她仍如条件反射般不停动着,可自半个时辰前便开始胀痛的脑袋到此时已是剧痛难忍。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可素心的话却让她不能停下,“这些衣物,被单都必须在二公子回府前洗完,你最好快点干,也不要想着等二公子回来为你做主,这些都是你该做的!”

  张二丫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摇晃着想去旁边水缸中舀水些水,可刚到缸边却忽觉一阵头晕目眩,她再也支撑不住,瘫软在地。

  虽说是摔在冰凉的地面,可她却觉得自己像摔进了一个美梦中,因为她不仅躺在了柔软舒适的床上,还有阵阵香气不时飘入鼻腔。

  少时,竟还有柔和的女声在耳畔响起,“卿蔓,你没事吧?”

  张二丫一阵恍惚,‘卿蔓?哦,对,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可是还没有人这么叫过我,难道我已经死了,是天上的仙女在叫我吗?’

  张二丫艰难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却模模糊糊地看见了一张极其美丽妖娆的脸庞。

  那脸庞的嘴微微张合,那些好听的声音便是从此处传出,“殿下,她醒了。”

  随后,又有一张俊逸儒雅的完美脸庞愈渐清晰,张二丫最终还是醒了过来。

  她并不认识元珉煦,但只看了一眼她也知道此人定不是什么普通人,他的高贵让张二丫不敢直视,只得垂下眼眸无所适从。

  还是冰凝在一旁提醒,“这是永平王府的世子殿下,你现在正在殿下房里呢。”

  张二丫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躺在世子殿下的床上,一时间惊骇不已惶惶不知所措,她挣扎着起身,想行礼,可却被元珉煦按下。

  男子柔和典雅的声音响起,“你先躺着好好休息。”

  张二丫茫然地躺下身去,可却紧张得六神无主,那心里的忐忑也与秒俱增,她只得用力拽紧盖在身上的碧蓝锦被才勉强按住了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

  可她双手这一用力,鲜红的血液又从各个冻伤处渗出,穿透了不知何人何时为她包扎住伤口的白布,在碧蓝的锦被上开出了两朵艳丽的红花。

  双手传来的痛楚让她不自主地看了过去,这才发现了那片碧蓝簇拥下的嫣红。

  那血渍像两只魔鬼,吓得张二丫噌地坐起身来。

  “……”她张着嘴,却发不出声,憋的小脸通红,泪水也漫了出来。

  元珉煦轻轻拍了拍张二丫的头,安慰道:“不用害怕,没事……”又扭头对冰凝道:“再去拿些药和白布来。”

  张二丫泪眼惺忪地看着元珉煦,模糊的视线下,这个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柔俊逸,让人心动。

  少时,冰凝拿了冻伤药和白布来到榻前,正欲给张二丫重新包扎伤口,元珉煦却示意她将东西给自己,他要亲自为张二丫包扎。

  张二丫的心跳的更快了。

  她希望自己是在做梦,这样就可以任凭梦境犹自进展下去,可她又希望这不是一场梦,这样的幸福,若只是一场梦那该多让人心伤。

  待包扎好伤口后,元珉煦笑了笑,“你别紧张,也别用力握掌,免得血又涌出来,还有,你受了风寒,还是先在此处休息罢。”

  张二丫盯着自己那双被元珉煦握过的手看了良久,又才大梦初醒,嗫嚅道:“可是奴婢的活还没干完,若是奴婢不回去,素心和轻云两位姐姐该生气了。”

  冰凝笑道:“你就放心吧,殿下已经知会过素心轻云了,余下的活计她们自会处理。”

  “可是,日后……”张二丫依旧有所顾虑。

  “是世子殿下将你带到东院的,她们谁敢说什么?”冰凝一副打抱不平之态,又干脆将张二丫扶着躺下了。

  元珉煦柔柔一笑,“过会子我让她们给你熬些药送过来,现在你就先休息吧。”

  说罢,两人便出了屋子,只留下了一个婢女照顾张二丫。

  ……

  永平王府东院常平居。

  冰凝坐在她那雕花红木梳妆台前,身前站着两名婢女,她们尽皆神情惊恐,倒像坐在他们身前的不是冰凝而是洪水猛兽那般。

  而这两个婢女正是素心和轻云。

  素心颤着声音道:“冰凝姐姐,我们并没有欺负卿蔓,那些活本就是她该做的……只是,确实多了些,日后我们会注意的!”

  轻云也附和道:“对,日后卿蔓的活我们也会尽力帮忙的,求求您,您可千万不要将此事告知二公子,他现在对卿统领的话言听计从,若是让他知道了此事,他肯定会把我们赶出王府的!”

  冰凝为难道:“可是此事殿下也知道了……”

  素心忙道:“冰凝姐姐是殿下的贴身婢女,殿下向来与姐姐关系好,这件事情就是一个意外,还望姐姐能在殿下面前解释解释。”

  素心说罢便直直地跪了下去,而轻云见状也是膝盖一弯,二人都眉目低垂,一副泫然欲泣之态。

  冰凝见状急忙起身将二人扶起,笑道:“你们就放心吧,殿下那边姐姐会处理的。”

  轻云二人闻言大喜,竟喜极而泣,落下泪来。

  冰凝坐回梳妆台前,又自抽屉中拿出了两支银簪,银簪看起来虽不甚贵重,可花样做工却是极好。

  她将发簪分发给二人,笑道:“倒是姐姐惹了两位妹妹流泪,这两支簪子就当做赔礼吧。”

  素心轻云二人又哪里肯要,忙拒绝道:“我们做了错事,又怎么敢再要姐姐的东西?”

  冰凝微微摇了摇头,“你们自己都说了,那些活计都是她该做的,你们让她做了她该做的活计,又何错之有?若是因为她是卿统领的妹妹就对她区别对待,那日后这王府的活计还要如何进行?……其实你们这么做是对的,可是姐姐却不能帮你们记上一功,已是很对不住你们了,这个簪子请你们务必收下,也算对你们不畏强权的鼓励了。”

  素心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了银簪,她的这支银簪簪头雕的是一朵玉兰,那玉兰花瓣片片分明细致入微,看得素心瞬时便爱不释手了,忙谢道:“那素心就收下了,谢谢冰凝姐姐!”

  轻云见素心都收了东西,便也只得接过了素心的银簪,道了谢。

  素心这方心情也舒爽了,又奉承道:“早就听说冰凝姐姐通情达理,办事公正,今日才真正领会了,怪不得殿下那么器重您。”

  她说罢又急不可耐地将发簪插入发间,对轻云道:“快帮我看看,这个簪子好看吗?”

  轻云还没说些什么,却是冰凝看着那支插在素心发间的银簪笑道:“这个簪子可不是平常的簪子,就连殿下都曾夸过的,不过姐姐年龄稍大,倒不是很合适了,却没想到这簪子戴在妹妹头上如此好看,早知就该早些送给妹妹了。”

  素心一听这话更是乐开了花,直笑道:“谢谢冰凝姐姐夸赞,素心定会日日戴着它!”

  三人又客套了几句,素心轻云这才踏出了冰凝的寝房。

  待二人出门后,原本还满面笑意的冰凝霎时便收了笑脸,一股阴郁之气也瞬间爬上了她美丽的脸庞。

举报

作者感言

小兔子乖乖哟

小兔子乖乖哟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意见,每日更新,不会弃坑(˃᷄˶˶̫˶˂᷅)

2019-06-14 21: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