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幕后黑手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092 2019.06.10 22:16

  元芷慕说这话时一直望着卿烟,不闪不避,眼神里也尽是真挚,这一切都让卿烟不由得想去相信他。

  其实卿烟想知道的不多。

  无非是天黎阁是什么,又是谁从天黎阁买凶追杀她,又为何要追杀她。

  还有便是元芷慕为何会救天黎阁的人,他与天黎阁有何渊源。

  当然,她也想知道自己这具身子原主人的身份信息,可这个问题她不能问,就算问了也定然不会得到答案。

  卿烟问的不多,元芷慕能回答的却更少。

  对于天黎阁他知道的虽比卿烟多些,可也是一知半解。

  而到底是谁要杀卿烟,又为何要杀卿烟,这也正是他此时让慕霜调查的事,只是目前还并未传回任何消息。

  而至于救下慕风,慕霜的原因,元芷慕倒是毫无保留地都告诉了卿烟。

  卿烟听罢,这才觉得之前是自己太过武断,她敛了杀气,对慕风道:“慕风兄弟,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倒是卿烟对不起你了。”

  慕风笑道:“咱们不打不相识,公子武功不错,上次是我输了,下次慕风定不会再输!有机会时咱们再比试比试。”

  “慕风公子过谦了,上次卿烟只是胜在出其不意罢了,公子放心,卿烟定会好好练功,等着与公子比试。”

  卿烟与慕风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不亦乐乎,倒像把元芷慕给忘了,元芷慕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他重重地咳了几声后才道:“其实本王今日让慕风请你过来,是有其他的事要告诉你。”

  慕风看出元芷慕不悦,急忙闭了嘴,卿烟也笑了笑,回道:“是慕风所说的,前日的事?”

  元芷慕颔首,刚想说什么卿烟又问道:“可是既然王爷身体并无大碍,而且也与属下无关,王妃娘娘这一出又是为何呢?”

  元芷慕道:“其实郡主原是不想伤害你的。”

  “郡主?”卿烟不知道元芷慕口中的郡主是不是慕王妃,于是反问道:“郡主是指王妃娘娘?”

  虽然‘王妃娘娘’四个字在元芷慕听来有些刺耳,可这是事实,元芷慕也只得闷嗯了一声。

  卿烟又道:“王爷,您接着说。”

  元芷慕端起茶杯,吞了一大口茶后又才道:“前日郡主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你,让你离开上京,可却被永平王府的人怂恿鼓动,这才对你动了杀心。”

  卿烟的疑问实在太多,都不知该如何开口了,她整理了好一会才问道:“王爷……可是属下不记得自己得罪过王妃娘娘,她为何要将属下赶出上京?难道属下留在上京碍着娘娘什么事了?而且娘娘为何会被人稍一怂恿就要取属下的性命呢?”

  被卿烟这么一问,元芷慕的脸霎时便红了,他急忙端起茶杯以掩饰尴尬,而后又在心中纠结着要不要趁此机会表明心迹。

  慕风见元芷慕不说话,急忙帮忙圆话道:“女人心,海底针,这谁说得准呀!”

  被慕风这么一闹,元芷慕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惋惜,可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表白心迹这种事还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行。

  可是现在好像一个都不符合。

  卿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又道:“那王爷既然找属下来,定是知道怂恿娘娘那人是谁了?”

  元芷慕平了平心绪,这才道,“永平王府可有一个叫春红的侍女?”

  “春红?”卿烟在脑里搜索着这个名字,却一无所得,她失望地摇了摇头,“据属下所知,并没有这个人。”

  元芷慕不解,“你怎么如此笃定,永平王府东西两院那么多婢女,你都知道名字吗?”

  “因为一些原因,属下曾与元珉稹公子将府里的侍女都分析过一遍,”卿烟又思忖了许久,确定道,“永平王府中确实没有叫春红的侍女。”

  两人都沉默了少许,卿烟问道:“是娘娘说的,她是被一个叫春红的侍女蛊惑的吗?”

  元芷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笃定道:“确实是郡主告诉本王的,可她定然不会骗我。”

  虽然元芷慕这话并非为若伶薇辩解,可在卿烟听来却是,可转念一想,眼前的这个人是慕王,他不为慕王妃辩解又该为谁辩解?

  卿烟将那不合时宜出现的不悦感按下,笑道:“王爷多虑了,属下并非怀疑娘娘所言有虚。”

  元芷慕稍停了片刻,又将琥珀所说若伶薇在永平王府的所见所遇都告诉了卿烟。

  而后才道:“既然永平王府中并没有叫春红的人,那此人定是有意要隐瞒自己的身份,那我们要想找到此人怕是不容易。”

  既然此事还有证人,那倒也好办,卿烟满心期待地提议道:“既然这一切都是误会,那请王妃娘娘去指证那人不就可以了吗?”

  卿烟原以为这只是件举手之劳的小事,谁知元芷慕竟毫不犹豫摇了摇头,斩金截铁地否定了她的建议,“她是不会去的。”

  元芷慕的态度给了卿烟一记当头棒喝,可元芷慕不想为了个只见过几面的人而将老婆牵扯进此类杂事的心思她也能理解。

  于是对于此事卿烟也只得作罢,不再复提。

  谈话就在这不甚愉快的气氛中结束。

  ……

  永平王府东院,常平居。

  冰凝正坐在铜镜前,偏头看着脖颈处被素兰留下的伤痕。

  那伤痕虽已结痂脱落,可却留下了一道淡粉色的疤痕,在她如若凝脂的肌肤上显得尤为显眼。

  她将手狠狠地拍向梳妆台,低吼道:“一个个都这么蠢!”

  卿烟猜得不错,冰凝和素兰确实是一伙的。

  那一日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与卿烟猜想的大致吻合。

  本来元珉稹死而复生后冰凝便准备再杀他一次的,可死里逃生的元珉稹却变得尤其谨小慎微,不止是入口的东西必须提前试毒,身边更是时时刻刻都簇拥着七八名侍卫。

  就这样冰凝一直也未能找到机会下手。

  直到后来她得知元珉稹忘记了自己落水的前因后果,这才刚松一口气,可谁知她还没能好好规划就又冒出了一个卿烟,而那个看起来瘦弱不堪长相阴柔的男子竟设计把素兰都逼了出来。

  现下她虽然用素兰的死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些时间,可只要有卿烟在,她就没有绝对的安全。

  就在她苦于没什么好方法能除掉卿烟时,慕王妃却送上了门。

  她化名春红将慕王妃拦截,又唆使她将事情闹大,本以为这下该是十拿九稳了,却没想到依旧是功亏一篑。

  好在慕王妃似是对卿烟有着莫大的恨意,冰凝冷笑一声,她知道,就凭着这股子恨意,慕王妃也绝不会为了卿烟前来指证自己。

  至少就目前而言,她还是安全的。

  将视线自铜镜移开,冰凝又将手掌重重地拍向桌面,低吼道:“我们走着瞧!”

举报

作者感言

小兔子乖乖哟

小兔子乖乖哟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意见,每日更新,不会弃坑(˃᷄˶˶̫˶˂᷅)

2019-06-10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