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神兵天降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445 2019.06.09 13:32

  随着若伶薇重重跌倒,却有一身着黑色玄衣,长发飘然的男子自梅树前忽现,直直飞进了回廊下,立在了若伶薇身前,抬臂护住了闭目等死的卿烟。

  若伶薇吃力地撑起身子,这才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脸杀气的元芷慕。

  她惊恐道:“王爷?你怎么在这里?”

  元芷慕俯视着若伶薇,眼里升腾着雷霆之怒,一字一顿道:“这是本王要问你的话!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为了慕哥哥……”

  若伶薇膝行至元芷慕脚下,抬手要抓元芷慕的衣袍,却被他甩开,若伶薇仰起头,却已是泪流满面,“慕哥哥,我真的是为了你好,若是被世人知道你……”

  “知道本王怎么样?”元芷慕沉声打断了若伶薇,“你大可说出来,你觉得本王会在乎吗?”

  若伶薇娇小的身躯猛地一震,对,她将此事说出来对她没有好处!反而会让元芷慕更为肆无忌惮!

  她忽然明白了,她不能说!虽是话语已在喉间,却硬生生被若伶薇吞了回去,只将所有不甘都化成了喷涌付出的泪水。

  可即便眼前娇弱的女子如何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元芷慕却已不想再和她多言一句,他对着刚刚才赶到廊下的琥珀低吼道:“把你家郡主带回去!”

  出乎意料的,若伶薇竟不吵不闹,只顾自流着泪,与琥珀一起消失在了回廊尽头。

  卿烟闭着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可是那冰冷的长剑却迟迟未能落下。

  而且她还仿似听见了慕王爷的声音。

  她将眼睛缓缓睁开了一条缝,却见似有一面黑色的墙立在自己面前,渐渐地,竟有一抹淡淡的甜香味钻进了她的鼻子,而这让人安心的味道她曾闻过。

  她蓦然睁眼,却看见了一个宽阔的背脊,背脊上覆着黑亮如丝的秀发。

  是慕王!

  这疯狂的想法被卿烟无情压制,她自嘲地勾起一抹笑意,心道,难道这就是濒死之前的走马灯?

  更可笑的是,莫非那个慕王竟已在自己心中占据了如此大的分量?就连自己在临死之前都还幻想着他能从天而降,来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卿烟,你没事吧?”

  温柔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是那么……真实?

  这竟然是真的?

  卿烟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戳了戳面前的男子,这个‘幻影’果然没有如烟尘般幻灭,他果然就是慕王,真真实实的慕王。

  没有听见回话,元芷慕担忧地侧过身子,却见卿烟正看着自己,用他从未见过的眼神。

  这是充满了惊喜的眼神,竟还闪着些许泪光。

  虽然稍纵即逝。

  元芷慕沉了沉心思,又问道:“你没事吧?”

  卿烟摇了摇头,反问道:“这话应该属下问你才对,慕王妃说属下昨日为王爷上的药有问题,不知王爷到底哪里不舒服?”

  元芷慕许久才道:“昨日是有些不舒服,不过与你无关,是本王自己的问题。”

  卿烟道:“没事就好,若是王爷出了什么事,那属下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抱歉,是我的错。”元芷慕又是沉吟半晌才道。

  这次的事确实因元芷慕而起,而且还是因他对云箩的爱慕而起,卿烟一想到此处就觉得心思气结,她没好气道,“属下已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也胆大了许多,虽然知道有些话不能说,却还是要说。属下知道您贵为王爷,可今日之事确实是王爷的错,若不是王爷没事伤了自己,哪里会生出这么多事?”

  卿烟说了如此不知轻重的话,可元芷慕却并不生气,吐出的说话中甚至还添了几分宠溺,“就算是本王的错,可本王特意赶来救你,能否抵这个过错呢?”

  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又是一个大坑?卿烟险些被这突如其来的暧昧乱了心智,可思索片刻后,她最终还是决定绕着坑走,绝不再跳下去,她轻咳了几声,这才故作严肃道:“即便王爷不来属下也是有办法脱身的。”

  “可是本王看到的是你已经闭着眼睛等死了?”元芷慕浓眉微挑,“难道本王看错了?”

  卿烟还想辩解,元珉稹等人已到了二人面前,元珉稹问道:“王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元芷慕道:“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罢了。”又转头对苏侧妃道:“今日之事闹得永平王府人仰马翻,确实是我慕王府的错,还请苏侧妃见谅。”

  苏侧妃看见这个传说中病重的亲王正好端端地同自己说话,这才喜极,长叹道:“王爷平安就好,”说罢又觉一阵后怕,愤然道:“再者说,此事是由我府内的侍卫而起,王爷放心,我定会严惩这个罪魁祸首!”

  “严惩?”元芷慕轻瞟向卿烟,似笑非笑道:“苏侧妃准备如何严惩这个罪魁?”

  苏侧妃被元芷慕这一问问得有些懵,方才元芷慕与卿烟二人聊了许久,或许关系匪浅,她一时也看不透元芷慕内心所想,于是反问道:“那王爷的意思?”

  元清浅忽然窜到元珉稹前面,脆声道:“慕哥哥,我看你生龙活虎,精神焕发的,这不就证明了卿烟公子什么错也没有吗?既然没什么错,又为什么要惩戒他呢?”

  “你是……元清浅吧?”元芷慕对眼前的少女似是有点印象可又摸不透,只得问道。

  元清浅点了点头,“慕哥哥,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说我说得在不在理呀。”

  元芷慕颔首,“苏侧妃,郡主说得对,本王身子无恙,那又为何要惩戒卿烟呢?”

  “可是他刚刚劫持王妃……”苏侧妃小声提醒元芷慕。

  元清浅激动道:“难道被冤枉了还不能还手了?”

  元芷慕看着元清浅,问道:“看郡主的样子好像很关心卿统领?”

  “也不是关心,只是,只是觉得卿烟公子是好人……所以……”元清浅的小脸蓦然红了,话语也有点结巴。

  眼看元清浅不住地帮自己说话,卿烟微笑着行礼道:“卿烟谢过郡主的信任,方才也是,现在也是。”

  卿烟这番话让元清浅脸色又红了几分,直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元芷慕若有所思地看着二人,方才还晴空万里的俊脸上兀地腾起了片片阴霾。

  元珉稹并未感受到这些微妙的气氛,他上前拉起苏侧妃的手,撒娇道:“母亲,要谋害儿子的人可是卿烟抓住的,而且只有他在,儿子才会觉得安全,既然卿统领根本就是被冤枉的,那您就别惩罚他了。”

  苏侧妃似是仍有顾忌,“可是他不止劫持了王妃娘娘,还差点害了我们全府!”

  元珉稹大声反驳道:“卿烟那哪里算劫持?若他当真想劫持娘娘,娘娘怕是早就没命了!更何况卿烟最后可是准备牺牲自己以保全永平王府的,若换了他人,谁能做到?”

  其他的事都好说,只是卿烟劫持慕王妃一事,慕王爷没开口,苏侧妃也不敢擅自决定,于是她又对着元芷慕小心翼翼道:“王爷您看?”

  元芷慕仍然盯着元清浅与卿烟二人,沉色道:“本王觉得此事大可到此为止,当然,卿烟是永平王府的侍卫,最终如何处理还是要你们自己说了算,但是本王可不希望卿统领因为此事受到任何不公正的对待。”

  元芷慕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苏侧妃急忙笑道:“既然王爷都不计较卿烟的过错,那我们更是无话可说了。”说罢又对卿烟道:“卿统领,还不快谢过王爷?”

  虽然看不懂元芷慕究竟意欲何为,可经过这一阵闹腾,卿烟的饭碗总算是保住了,笑颜也重新绽放在少女绝色的容颜之上,行礼道:“属下谢王爷宽宏大量!”

  元芷慕看了看卿烟,又看了看元清浅,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举报

作者感言

小兔子乖乖哟

小兔子乖乖哟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意见,每日更新,不会弃坑(˃᷄˶˶̫˶˂᷅)

2019-06-09 13: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