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便是如你所想,那又如何?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138 2019.06.06 22:21

  虽说若伶薇心里乘着满满的苦楚,可她却还是勉力挤出了岑岑笑意,“慕哥哥想什么呢,竟还笑了?……莫非是想起了那个给你包扎伤口之人?”

  元芷慕微微一愣,却没有反驳。

  若伶薇的笑容僵在嘴边,那日在暖阁外听到的话又一次在她脑中响起,她尽力压制着情绪,问道:“莫非给慕哥哥包扎伤口的人是永平王府的那个侍卫?”

  元芷慕骇人的眼神如约而至,若伶薇被瞪得冷汗忽起,却在一瞬间懂了,她没有猜错,真的是他!

  元芷慕眸中的惊异与戾气转瞬即逝,可自他完美的口唇间蹦出的言语却更加冰冷了几分,“原来那日元芷离说听到了你的声音并非是幻觉,你竟在暖阁外偷听我们说话?”

  若伶薇被这冷鸷的言语吓得一懵,旋即又冷笑道:“伶薇几时偷听了?你们说得那么大声,伶薇想不听见都难,更何况,你们说的话又并非是什么秘密,伶薇又有什么听不得?莫非是怕我知道了堂堂慕王爷真的会为了一个男子只身犯险,不计得失,甚至于……情根深种吗?”

  若伶薇最后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却充斥着浓烈的无力感。

  元芷慕低下头,紧紧盯着若伶薇,神色刚毅肃然,一字一顿道:“如若全然如你所料,那又如何!”

  若伶薇仿似游荡在空无一人的平原中,忽然,天边炸起一道惊雷,紧接着是两道,三道……自元芷慕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变成一道闪雷,将她劈得体无完肤,伤痕累累。

  当若伶薇从恐惧中惊醒时才发现自己已是瘫坐在地,而元芷慕也不知何时从她眼前消失,换成了一脸忧心的琥珀。

  琥珀流着泪将若伶薇扶到栏台坐下,含泪浅笑道:“郡主,不如我们回北境吧?回到王爷和夫人身边,继续过我们平淡而开心的日子。”

  若伶薇双目呆滞地痴痴道:“不是告诉过你要叫我娘娘吗?我可是慕王妃!”

  琥珀跪倒在地,恳求道:“郡主,有些话琥珀平日里不敢说,可是今日却一定要说!慕王他心里根本就没有郡主,郡主又何必执迷不悟呢?”

  若伶薇蓦然一震,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脸上却又绽出了笑意,虽然那笑容看起来很是鬼魅。

  她缓缓道:“好,我们回北境!”

  若伶薇的话令琥珀破涕为笑,她从地上爬起来,开心道:“那琥珀这就去收拾东西,咱们尽快出发,说不定还能回北境过年呢!”

  若伶薇晃晃悠悠地自栏台站起,怅然道:“既然都要走了,那我这就去和慕哥哥道个别,毕竟北境和上京隔得太远,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见。”

  琥珀脸上像开出了一朵花,声音也明亮了几分,轻快道:“郡主说得对,确实要好好道别才是。”

  元芷慕自倾梅园出来后便径直去了东暖阁,见慕风正等在门口,于是顺口问道:“四弟呢?还在里面吗?”

  慕风笑了笑,表情却有些不自然,回道:“殿下说他还是先回府了。”

  元芷慕放在门边的手停了一下,又继续开了门,进屋后才疑惑道:“走了?他不吃八宝饭了?……他有说他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走吗?”

  慕风跟在元芷慕身后进了暖阁,一边为元芷慕斟茶,一边摇头道:“属下不知,殿下也没有告诉属下。”

  元芷慕微微颔首,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不再说话。

  慕风侍立在旁,元芷离离开时说的话却在耳畔响起:“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你再给我一些时间,不会太久。”

  元芷离说这话时虽是风平浪静,云淡风轻,可慕风却看到了他心底的波涛汹涌,惊涛骇浪,以及巨浪之下的心如死灰。

  慕风想,或许我会是第一个看见离郡王露出此种表情的人,又或许还会是最后一个。

  轻微的扣门声打断了慕风的思绪,他跨至门前,将门开出一条小缝,却见若伶带着浅浅笑意站在门口。

  慕风不知该不该将人放进来,便转头看向元芷慕,而后者也正好看着他,并示意他开门让若伶薇进来。

  慕风这才如释重负,将门大开,行礼道:“属下见过郡主!”

  若伶薇抬了抬手,以示免礼,又道:“我有话要和王爷说,你先出去罢。”

  慕风又将视线转向元芷慕,待得到许可后方出了门,若伶薇转身,顺手将门关上了。

  元芷慕正坐在书桌前读书,连眼眸也未曾一抬,可冰冷如常的声音却照常响起,“郡主,还有事吗?”

  若伶薇踱到书桌前,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伶薇是来向王爷道别的!”

  果然不出若伶薇所料,元芷慕在听到这话后即刻便抬起了脸,她甚至在他那有如万年冰川般的眼眸中看见了一丝惊喜。

  元芷慕尽力压制着狂喜的心情,故作平淡道:“郡主怎么忽然又想走了?”

  若伶薇道:“伶薇只是认清了现实罢了,与其这样蹉跎岁月,拖到最后两两相伤,倒不如就此放手一别两宽,至少日后见面时还能笑着说说话。”

  元珉稹微微颔首,嘴角眉间也荡起了浓浓笑意,“郡主说得对,原来郡主这般通情达理。那等郡主收拾停当了,你我再一起入宫面圣,待请了圣旨后,我再向父皇求一支数百人的军队,将你们安全送回北境!”

  盯着眼前这个侃侃而谈,满面笑意的男子,卿烟心中又升起了阵阵苦涩与愤懑。

  ‘这一日我竟见他笑了两次,可一次是为了一个男人,另一次却是因为我若伶薇要走!’

  虽然心中已是痛不欲生,可若伶薇依旧逼着自己扯出了满面春风,“伶薇马上就要走了,却有一事想请王爷帮忙?不知王爷可否愿意?”

  元芷慕直勾勾地看着若伶薇,许久才道:“你说说看。”

  若伶薇缓缓道:“伶薇将生我养我的父母抛诸脑后,千里迢迢来到上京也近一年了,今日恍然梦醒,这才发现自己已成了一个十足的不肖子孙。”她停下来,稍稍平复了心情又续道:“伶薇此次回北境,定要给父母带些礼物才好。”

  元芷慕颔首,肃然道:“那是自然,郡主放心,金银赏赐定是不会少的。”

  若伶薇摇摇头,轻声道:“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无足轻重,伶薇想带给父母的绝非它们能比。”

举报

作者感言

小兔子乖乖哟

小兔子乖乖哟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意见,每日更新,不会弃坑(˃᷄˶˶̫˶˂᷅)

2019-06-06 22: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