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蓦然心动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330 2019.06.05 22:16

  卿烟靠在围栏上的身躯微微一震,这莲花居难道是她的祸地?怎么这麻烦一个接着一个?

  云箩不等卿烟回话,又道:“姑娘放心,云箩是不会将姑娘的秘密告诉外面那几人的。”

  卿烟半信半疑,挑眉道:“那云箩姑娘将我叫出来做什么?”

  云箩也踱到北面,轻靠在卿烟身旁,细语道:“云箩从艺两年,听过云箩抚琴的,少说也有千人,他们中有人是真的欣赏云箩,有人是不懂装懂却妄加评判,更多的则是装模作样妄图想做云箩的知音人,而姑娘则是第一个因为我的琴音哭泣之人,云箩只是想知道姑娘为何流泪罢了。”

  卿烟沉默了许久,才悠悠道:“我觉得弹奏乐器,并非炫技,最好的乐曲是能直达人心,触摸灵魂的,而云箩姑娘的琴声便是如此,她与我的灵魂产生了共鸣,所以我哭了。”

  云箩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云箩今日却有幸得一知己,其实云箩在西城郊还有一处别苑,若是卿烟姑娘日后想听云箩奏琴,便去那处罢。”

  卿烟闻言喜出望外,直待确定了好几次具体的地址后才问道:“云箩姑娘怎么知道我是女子的?”

  云箩弯起眉眼,笑道:“云箩是女子,还是青楼女子,若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只怕是早就被世人遗忘了。”

  卿烟缓缓点了点头,道:“既然云箩姑娘说了我的秘密,那我也来说一个云箩姑娘的,可好?”

  云箩似水般柔情的眼眸中透着惊异和不可置信,却依旧回道:“姑娘今日是第一次见云箩吧?”

  卿烟微笑着颔首。

  “那姑娘又如何得知云箩的秘密?”云箩沉吟片刻,复又笑道:“那姑娘大可说来听听。”

  卿烟直起身子,直直盯着云箩,淡淡道:“外面那三个人中,有云箩姑娘的意中人……”看着云箩愈加骇然的眸光,卿烟续道:“那个人便是离王爷,卿烟可有说错?”

  云箩一时间被惊得目瞪口呆,竟忘了反驳,待反应过来才否认道:“卿烟姑娘这可是说笑了,离王爷身份尊贵,云箩只是风尘女子,又怎么敢有如此非分之想。”

  卿烟不与她辩驳,而是笑道:“在我的家乡,人们常说一句话,世界上有两件事是藏不住的,一是咳嗽,二是爱情。而且我还知道,在离王心中,他绝没有将云箩姑娘当做风尘女子。”

  云箩的视线向屋内看去,没有再说话。

  卿烟与云箩已出去了两刻钟,屋内三人先是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一会儿,又顾自吃茶饮酒,这方那二人还没回屋,一直盘旋在三人头顶的愁云也越发浓密起来。

  元珉稹是单纯的气愤,他可是从来没有和云箩单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过,今日本想有所突破,谁知却被卿烟喧宾夺主,这让他怎么能不气。

  元芷离则是以为云箩对卿烟有意,生出了丝丝嫉妒之心。

  而元芷慕此时此刻的心情便要复杂许多,与其说他是嫉妒,倒不如说他是又一次被现实这盆冷水狠狠浇醒,而这个现实还是他刻意回避,不愿去想也不愿相信的。

  卿烟是个男子!

  他慢慢收紧握着白瓷茶杯的手指,忽然,‘啪’的一声,茶杯被他捏成了碎片,尖利的碎片插进他厚实的手掌中,猩红的血液霎时便从白亮的瓷片间滴落,落在红色的地毯上消失不见。

  元芷离二人被这响声吸引,又被这一幕惊到,元芷离讶异道:“三哥,你干什么?”

  元珉稹则吼道:“快拿金疮药来!”

  露台上的两人听到吼声后也急忙进了屋,元珉稹又对云箩道:“云箩姑娘,慕王爷受了伤,快些拿金疮药来!”

  云箩慌忙跨出门去,卿烟则从怀里掏出一个白底红花的药瓶,又从裙摆处撕下一块布条,快步来到元芷慕身前,半蹲下为他上药。

  在被卿烟冰冷的双手触碰到的一瞬间,元芷慕这才大梦初醒,他本能地想抽回手臂,却被卿烟拽住,她轻声道:“属下身上刚好备有金疮药,还请王爷稍等,属下这就为王爷上药。”

  元芷慕像被施了魔法,就这样一动不动地任凭卿烟将清酒倒在他的掌心,为他处理伤口。

  她动作轻柔,神情认真且专注,因为低垂着眼眸,卿烟温柔的视线被盖在了她浓密的睫毛下,元芷慕只能看到她如绸缎般柔亮的秀发和那如玉胜雪的肌肤。

  少时,卿烟忽然将她精致完美的小脸凑到元芷慕手掌前,薄唇轻启,一口若兰轻烟从她口中氲出,覆上了他血腥的伤口。

  两簇红霞在元芷慕双颊猝然腾起,他脑海中残存的理智在不停叫嚣,可却被名唤情感的对手无情压制。

  元芷慕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或许是该承认了,他喜欢眼前这个人。

  即便他是男子。

  卿烟动作娴熟地为元芷慕上好了药,又包扎完毕,这才松了一口气道:“伤口虽然都不算太深,可是太细碎,虽然属下已经尽力将伤口中的碎瓷片都取了出来,可难保还是会有漏网之鱼,王爷若是觉得不适,定要将纱布解开,再次清理伤口才好。”

  直待卿烟处理好了一切,元芷离也才松了口气,他嗔怪道:“我们都知道三哥掌力惊人,可也没必要将瓷杯捏碎吧?若是你在这莲花居出了事,那云………”

  元芷离这话说到一半又觉不妥,便不再说,而是对元珉稹道:“你的侍卫还不错,是个心细之人。”

  元珉稹原本还在生气,现下气也消了,急忙谢了离郡王的夸奖。

  元芷慕握了握手掌,柔声道:“包得很好!”

  卿烟也笑了笑,回道:“这不算什么,就权当属下报答王爷了。”

  元芷慕道:“这样的报答,会不会太小家子气了?”

  ‘他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卿烟脑中又多了一团疑雾,她觉得或许可以和这个慕王爷约个时间,让他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都解决掉,可就在她要开口时,元芷离却好奇地插口道:“卿统领要报答三哥什么?”

  元芷慕道:“秘密!”

  元芷慕这两个字说得稀松平常,可却让卿烟觉得温暖异常,甚至连那冷冰冰的心脏也暖了许多。

  元芷离正要再问,云箩却刚好取罢药回了莲花居,她见元芷慕伤口已然包扎毕了,这才松了口气,淡然道:“是云箩照顾不周害王爷受伤,还请王爷责罚。”

  元芷离被元芷慕秘密两个字伤得不轻,他趁机含沙射影道:“关云箩姑娘何事,是三哥自己把茶杯捏碎的,你过会子找他要银子,弄坏了别人的东西岂有不陪之理。”

  云箩不知发生了什么,惹得元芷离不高兴,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像元芷离一般耍性子,急忙笑道:“离王爷这话言重了,一个瓷杯而已,哪里比得上慕王爷的手重要。”

  元芷慕也笑笑,“本王没事。”

  经过这一闹,元珉稹也没心思玩了,匆忙同几人告了别,带着卿烟出了君馨阁。

  直待坐上马车,卿烟才将手覆上了自己隆隆直跳的心脏。

  

举报

作者感言

小兔子乖乖哟

小兔子乖乖哟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意见,每日更新,不会弃坑(˃᷄˶˶̫˶˂᷅)

2019-06-05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