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卿烟身份曝光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146 2019.12.13 00:16

  卿烟再次转醒时已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她抬眼看了看轩窗,发现已有柔白的日光从窗棂透了进来。

  光线淡然暖晕,看不出具体时间,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甚至不知道昨夜的一切是否是一场梦。

  直到她看到了自己那把挂在床头被光线氲出了五彩光圈的赤底雕花长剑,卿烟这才觉得漂浮在自己脑海中的那些事情真实了许多。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在一个只见过数面的男子的臂弯中沉沉睡去。

  虽然一想到此处,她的脸颊便会不自主地升起两朵红云。

  卿烟伸手抚上那柄失而复得的宝剑,眼底不由得幻出了满满的笑意。

  自从那日卿烟决定牺牲自己拯救永平王府后,不止是全府上下的婢女侍卫对卿烟礼待有加,就连元珉稹也不再将她当成一个侍卫,而是把她看做了一个平等对待的朋友。

  所以这方她睡得迟了些,也没人前来唤她,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但是别人可以不说,卿烟却不能真的将自己高看一等,她挂了长剑收拾停当便跨出门去。

  还好,太阳还挂在东方的地平线上,看来她并没有睡得太过。

  ……

  慕王府元芷慕寝殿内。

  檀木浮雕兰花屏旁的香炉中飘飞着杳杳白烟,不远处的银霜炭也安静地燃烧着,这殿内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如此平常。

  可这寝殿的主人元芷慕却面色复杂地和衣坐在塌边,而悬在他头顶上的白玉珠帘也早已是一动也不动。

  看来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的时间已是不短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门口忽然响起了不疾不徐的敲门声,接着是慕风的声音,“王爷,慕风有事要禀告。”

  门内没有任何反应,慕风又敲了一次,却依旧无人应答,他心下担忧,便擅自开门进了屋。

  慕风极速窜进内殿,待看到了元芷慕安然无恙后才放下心来,他踱到元芷慕身前,低声唤道:“王爷?王爷?”

  元芷慕这方才如梦方醒,他抬眼瞟着慕风,轻飘飘道:“慕风,什么时辰了?”

  “天才刚亮一会儿。”

  慕风回着话,这才发现元芷慕的金线荷花绛紫锦被还和昨晚一样,平平整整地铺在床上。

  再看元芷慕,他依然穿着昨晚那件墨色锦袍,这样看来,这位慕王爷已经是在这塌边坐了一夜。

  元芷慕昨日是何时出门的慕风并不知晓,不过他回来时寅时的更声刚落,那时虽然风雪甚急,可元芷慕却是微红着双颊。

  他回府后便径直进了寝殿,慕风叫了他好几声都未得到回应,慕风原以为他是太累了,也就没有多问。

  可现在看来事情定然没那么简单。

  慕风急忙唤来侍女伺候元芷慕洗漱,他又亲自为元芷慕端上一杯热茶,元芷慕接过茶杯,仰头一饮而尽,这方脸色才正常了许多。

  元芷慕将茶杯递给慕风,吩咐道:“你去把慕雪叫过来。”

  慕风虽是不解,可此时元芷慕的神色里透着神秘的怪异感,他也不敢多问,只得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待慕风走后,元芷慕才缓缓抬起了右手,他愣愣地看着手心那处若隐若现的疤痕,突然笑出声来。

  昨夜的景致又一次闪现在他眼前,而他也已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想起那撩人心炫的一幕幕,那软绵绵的触感也仿似还在掌间游走。

  昨夜元芷慕本是想带卿烟去一家他常去的食肆,可谁知还没走几步卿烟就在他怀中沉沉睡去。

  她娇小却又柔软的身体轻轻靠在元芷慕胸前,她身上那股若隐若现的体香也不时钻进他的鼻中,元芷慕不愿打破这份静谧,他们就这样在雪里缓缓走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卿烟许是凉了,轻轻地打了个喷嚏,元芷慕这才恋恋不舍地打马回身,朝着永平王府奔去。

  可谁知到王府后,卿烟却依旧睡得异常香甜,元芷慕不想扰了卿烟的美梦,只得将她抱回了房间。

  看着安睡在自己怀里的卿烟,元芷慕这才惊觉她竟然那么轻,那般玲珑精巧,全然不像是男儿身。

  元芷慕不敢多看更不敢多想,他手忙脚乱地把卿烟放到床上,正要给她盖被子,谁知卿烟却一个翻身差点翻下了床。

  还好元芷慕眼疾手快,抬手挡在了床边,

  元芷慕正看着自己的手掌发呆,门外传来了慕雪的声音,“王爷,属下慕雪。”

  元芷慕应了一声,慕风和慕雪便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二人行礼后,慕雪道:“王爷有何吩咐?”

  元芷慕问道:“慕雷还在永平王府吗?”

  慕雪回道:“可是王爷昨日才说以后都不必再去跟踪卿统领了,所以属下们今日都没去。”

  元芷慕颔首,昨日他要去永平王府,这才让慕雪二人撤走的。

  可转眼他又想起了永平王府巡夜侍卫们聊起的闲话,据他们说近几日永平王府极不太平,已经出了几起命案。

  元芷慕紧锁着眉头,吩咐道:“从即刻开始,你和慕雷要想办法混进永平王府,进府后不要暴露身份,然后在暗处保护卿烟。”

  “可是我们是王爷的暗卫,怎么能置王爷于不顾,而去护卫他人呢……”慕雪显然是不愿意的。

  “护卫卿烟比护卫本王重要,你们要记住,若是她有了半分差池,本王可要为你们是问!”元芷慕语气坚决,绝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罢了他又小声续道:“还有,记住别让永平王府那些男人近她的身。”

  慕风慕雪都觉得元芷慕这个要求有些匪夷所思,强人所难,但慕雪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慕风却道:“王爷,卿烟公子是侍卫统领,自然是天天与永平王府的那些侍卫厮混在一块,又怎么可能不让男子近他的身呢?更何况……”

  慕风还想再说,却被元芷慕蹿着火的眼神压制下去。

  眼看连慕风说几句实话都被元芷慕厉色喝止,慕雪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他也只得领了命令,退出门去。

  待慕雪走后,学不乖的慕风又问道:“王爷,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吗?”

  慕风的话又令元芷慕想起了昨夜的点点滴滴,他的眸间瞬时便荡起了满满笑意。

  虽然元芷慕曾对自己说过,不论卿烟是男是女,他喜欢的只是卿烟,但如果卿烟是女子,那他们的路也会平坦许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